欺骗小孩儿

    “……”齐陌耀有些愤恼,随即对着门吼:“冰天辄!!带她出来!!”

    “你无法帮助她,何必呢?”是冰天辄更加冰冷的声音。

    齐陌耀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局外人,苦心地想要踏进北北的世界,却被她世界的人都狠狠推开。

    究竟算什么?

    算什么!!

    他曾经那么狂狷,而今终于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和古老氏族相比,他还是差得远吗?

    齐陌耀有些怅然,忽而想起齐陌瑜天幕在萧安边,便立刻又跑向自己的跑车。

    天幕!或许那个小孩可以帮自己!!

    而北北的屋子里,北北和冰天辄的对峙也在进行着。她的牙狠狠地咬住鞋柜的一脚,眼睛通红,含糊而愤怒地吼出一个字:“不!”

    “不这样,你会死的……”冰天辄说着,便准备将刀片对着自己的手臂。

    北北立刻扑了过去,制止了他的这个行为。

    “我不想了,上次,上次你已经因为我,难受了两天了。我不想再害了你,不可以啊……更不能再欠你那么多了。我不知道怎样回报,越来越不知道了……”

    她虽然狠狠地推开了齐陌耀,可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自己和齐陌耀的阻碍少些。

    她不想再增加责任了,那样会更加失去坚持下去的勇气。

    即使决定回到冰天辄的边,可更加不忍心他因为自己而受伤,那种自责让她恨不得直接撞墙。

    “可以忍受得住吗?”她听到冰天辄有些空落的声音。

    北北别开头,不想去看他的手臂,那喷薄的血脉让她担心自己会招架不住。

    “嗯……”她喑哑地说,有些尴尬地从他上起来,“你离我远些,我怕我忍不住。让我自己呆着,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冰天辄只能站起,如她所愿地远离她。

    如果北北可以自己熬过去,一种特殊能力就会成功地创造,也是好事。

    他刚走出两步,听到北北有些淡淡地问:“我不是普通人,对吗?也是你当时跟我说过的,特殊家族的人吗?”

    这是失忆后的北北第一次问相关自己的事

    “嗯。”冰天辄的紫色眼睛流露出淡淡的伤,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对她说。

    “这样的我,不会伤害到其他人吧。如果会伤害更多人,那,那我可以选择……”“不要胡思乱想!!”

    冰天辄狠狠打断北北的话,他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字是“死亡”,她就是这样!!太过于善良,善良到宁愿自己受苦也不希望成为别人的累赘!!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她,让他想要一直守护着,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

    北北浑都在颤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担心自己的存在变成累赘,明明那种想法很不成熟,可她就是担心。

    “相信我,你不会为任何人造成伤害。你只是命运比较多兜转而已。”冰天辄说完,进了他们两人之前的卧室。

    北北有些难受地依靠在墙面上,闭上眼睛时,脑海被一张险的面孔占据!!

    她吓得立刻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天花板,没有那张面孔。

    “为什么,浑的细胞都在害怕……”她蜷紧了子,再次闭上眼睛时想起了齐陌耀的模样,一直,一种安定而惊恐的感觉在她世界轰炸。

    不想理会了,自己不要再拒还迎了。

    不想牵连齐陌耀,就真的漠视他吧,只有真的漠然对待,才会割断彼此感。

    -----------------------------------------------------------------------------------------

    “天幕,我想跟你谈谈。”齐陌耀到了萧安的别墅后,立刻抱起天幕朝洗手间走去,并示意萧安不要让天艾跟来。

    天幕紧紧地抿住嘴巴,没有吱声。

    关上洗手间的门后,齐陌耀立刻问:“你知道你妈妈的特殊体质吗?”

    天幕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跟平时的天幕不同了?齐陌耀有些疑惑,转而想了想,“你在隐藏是吗?”

    “齐老大,你说什么呀?”天幕终于开口了,他眨巴眼睛,无辜地看着着急询问的齐陌耀。

    天幕的样子不像是装的,齐陌耀也是不确定,可如果贸贸然问,只会适得其反。齐陌耀沉吟了片刻,道:“我和你妈又冷战了,你可以帮我吗?”

    “老大,你的样子好像欺骗小孩儿的坏蛋。”天幕咯咯直笑。

    齐陌耀拿这个耍宝小鬼没有办法,立刻说:“我很你妈妈,你可以帮我吗?”

    “如果我帮了,对紫眸爹地不公……”低下头,天幕幽幽地说。

    紫眸爹地!?齐陌耀这时才注意到这个称呼。

    为什么他没有直接称呼冰天辄“爹地”,而是加了个形容词?

    他疑问越来越多了!!

    “老大,女人是要哄的!我帮你,你在我10岁时,赞助我1亿,这就是条件。”

    “怎么帮?”齐陌耀看天幕信心满满的样子,很是欣赏这个小鬼。

    天幕笑得更像坏蛋,他半眯着眼睛,嘿嘿嘿地笑着,右手往自己的兜里掏东西……

    第二天,北北昏昏沉沉中醒了过来,她的手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发现那种裂痛已经没了!而且她的体竟有种放松的感觉。

    她看着自己已经沾湿的衬衫,“熬过去了,对吧……”

    忽而,一个黑影覆过来,她抬头,看到同样满脸倦意的冰天辄端着一个碗。

    “喝下去。”他蹲下,将碗给北北。

    北北不怀疑,拿过碗,喝着的时候听到他说:“我要回去冰家一趟。”

    她吞下汤药,问:“怎么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