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鼓捣鼓

    顶端影视公司。30层。

    “你在家里乖乖看书喔,我晚点买你喜欢的烧鹅回去。”陈多多嘱咐完手机那头的谭悦后,出了隔间。

    在镜子面前看到了样子媚的李欣欣时,她有些讶异,不过还是点点头表示打招呼。

    她洗完手准备出洗手间,李欣欣的话让她一震!

    “我认识一个很好的眼科医生,或许能帮助你的男友。”

    陈多多觉得有些好笑,刚来第一天,就被这里的一姐当成有用的工具了。看来这人很早就查好自己的资料。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李欣欣不知道五年前的事,因为她自己就有让侦探去调查五年前的事,想看看事被封锁得如何。结果正如陈多多所料,五年前的事都被封锁了,估计是齐陌耀隐藏的。

    因而这个女人顶多知道自己现在跟已经失明的谭悦一起生活。

    “条件是?”陈多多转,好笑似的说道。

    李欣欣看着陈多多的反应,嘴角轻扬,看来这个经纪人很懂娱乐圈的潜规则。她徐徐说道:“帮助我,陷害北北。”

    “你就那么确定我不会跟北北说?或者告诉齐陌耀?”

    “第一,我不做失败的事;第二,即使你告诉北北,她也会识趣地沉默;第三,我对齐陌耀行踪的了解比你还厉害,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你一辈子都无法亲口告诉他;第四,你还有一个失明的男友要照顾,我相信你会珍惜自己这条命的。”

    威胁的语气那么明显,就好似她早就运筹帷幄了。

    陈多多笑得更加灿烂,看来不仅自己想毁掉安北北!!

    “好……”她上前一步,答道。

    -----------------------------------------------------------------

    沙发上,两人早已汗流浃背。

    肌肤贴合的感觉让北北更加大力地环紧他的脖子。

    当齐陌耀笑着说准备发炮时,一个女娃的嚎哭从休息区震响而来!!

    他有女儿!

    这一点猛地在北北的世界里炮轰,她猛地推开齐陌耀!!

    “你去照看你的女儿吧!”知道齐陌耀眼神灼地看着自己,北北将掉在地上的衣衫遮挡布满吻痕的肌肤。

    齐陌耀继续压了过来,“生气了?”他的鼻子蹭了蹭北北的鼻尖,笑得柔和。

    好像他一笑,自己就恨不得沦陷在他的怀抱里!!

    北北别开头,那孩子的大哭声那么刺耳,却又听着怜惜,“你快去看你的女儿啊!忍心她哭吗?”

    她的声音很大,硬是将齐陌耀的吻隔绝掉。

    “那你会等我回来吗?”齐陌耀锲而不舍地追问,他眷依她上的味道。

    “……也许。”北北垂下眼帘,轻缓地回答。她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被某个家伙了一下,随即是体没有重物压住的轻松感。

    她不敢去看齐陌耀的体,他的材绝佳,每条线条都刚气惑人,是会让女人无时无刻想从各角度飞扑过去的类型。

    连自己都有飞扑过去的冲动,何况其他女人?

    所以,自己或许只是带给他新鲜感吧。新鲜感会褪,只是看什么时候罢了。

    北北坐起,开始重新穿上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齐陌耀那家伙,丢也丢得那么专业,衣衫的位置看起来就是一条直线!

    那他也是这样和其他女人狂欢的,对吗?

    齐陌耀终于哄好了囡囡,让囡囡再次入睡后,除了休息区。

    看到北北准备开门,他连忙地跑了过去,速度飞快。

    他一把拉过北北,“你怎么要走了?”

    “脚长在我上,我去哪去哪!”北北哼唧一声才回答。

    他的丫头似乎憋气了。

    齐陌耀将她掰正,面朝着自己,他的双手环在她的腰间,“我要继续火。”

    “自己拿东西解决!”北北撇开头。

    不过齐陌耀就已经很无赖地开始扒她的衣服,一边扒还一边很有理由地说:“医生说了,光着体睡有助于健康。”

    医生还说你这个样子要去精神病院咯!

    翻了下白眼,北北使劲儿想要挣脱他,“齐陌耀!!我不想!!你去找其他女人!”

    她认真反抗的样子令齐陌耀莫名地揪心,他的偏执再次发作了,他直接将北北扛了起来,回到沙发上。激将她放到沙发后,再次压了过去。

    他霸道的动作让北北觉得窒息,是不是就一定要用体的缠绵来证实所谓的??

    还是说自己对他来说就是有做那事的作用!?

    “很想玩弄我的体吗?呵——那随便你啊!”北北突然不想挣扎了,他怎么捣鼓就怎么捣鼓,自己不去迎合,让他自己娱乐。

    齐陌耀最怕的还是来了……

    那时和她冷战便是如此,他有些难受的说:“我做错了什么吗?”看北北紧抿着嘴巴不说话,他再次问:“如果你在意,如果你是在吃醋,那你告诉我啊!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去倾听你心里的声音?还是说——只有冰天辄可以?!”

    该死,他干嘛提冰天辄!

    “你不值得不值得!”北北像个刺猬,狠狠地说道。说着便要起

    齐陌耀这时哪里会让她起来,立刻压住,恣意的亲吻着北北。他的吻那么灼那么深,好似世界末也不愿放弃那样。

    很酸涩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行为还是自己的心

    北北眼中泪滚滚落下,齐陌耀到了咸味,微微错愕地看着北北。

    他停下动作,眼中划过不忍,他慢慢地起,道:“我就那么让你难受……”话中怅然很明显。

    北北不说话,静静地穿回自己的衣服,很快地逃离了这里。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想告诉他不是的不是的,可心里的介怀还是很多。

    她知道自己的心在想什么,她很想齐陌耀只属于自己的……可可能吗?因为上了,才会有那么自私的想法吧。

    所以,北北,你沦陷了……

    北北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冲进电梯,也不管前台小姐错愕的眼神。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