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锤!

    那种一直被盯着的感觉让她怪难受的。

    不会现在就有所谓的“报应”了吧?

    她蹙紧眉头,手伸进包内,摸索自己的手机。

    要打电话给那个家伙……

    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打给他有用。

    或许自己早就不知不觉地依赖上齐陌耀了吧。

    出乎北北意料的事发生了!!

    她刚要拨号,一个影飞快地蹿了出来!将她手中的手机夺去!还恶狠狠地将她推进了巷子!!

    “你是谁!”北北觉得手腕被扣得很紧,张皇地叫了起来。

    听到她这声惊呼,上官一品微微瞪大眼睛,他将她压在墙边,捏紧她的下巴,“看清我的脸!!你竟然问我是谁?”

    那种相陌的失落感让他难受。他看着北北,她比以前还瘦,下巴尖尖的,显得眼睛更加澄澈,而材,也是更加的火辣,自己的指腹不经意地碰到她前凸的双峰时,都会有种心舒畅的感觉。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啊??“先生,放开我!!我根本不认识你!”

    上官一品有学如何观察人表的真实和虚假,北北的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在演戏。

    她失忆了??

    刹那,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养父会让他来见她了。

    陆满城!!你竟然那样做了!!就是看死她的记忆不会恢复!!

    上官一品眼中带恨。忽而,听到北北挣扎着说:“放开我啊!”

    放开?如果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看着北北轻轻动着的唇瓣,上官一品似是隐忍了许久,恣意地吻了上去。

    他的唇瓣微凉,让北北一时惊讶到忘记推开他。

    姑***!!!!吃我豆腐!?

    北北醒悟过来时,知道自己又遇到了一个色狼,所以直接挥了一拳过去!

    听到钝钝的砸衣服声音,可压着自己的这个有些柔美的男子却一动不动。不,他的嘴唇可动得厉害了,不停的低北北唇间的芳香。

    “唔……混蛋变态……滚!”北北含糊的说。

    可上的男子却没有放弃进攻,他的手隔着衣衫,不停地摩挲北北极具美型的大白白,下面还慢慢地压向北北……

    娘啊!光天化之下遭遇色狼,也太悲催了吧!

    她的视线不经意地看到这个男人夹克口袋内自己的手机,这才忆起自己准备呼叫齐陌耀的!

    齐陌耀!!

    想到他,北北就来劲了!她狠狠发力,对着面前男子的胃部一锤!!

    上官一品直接退后了好几步!!

    她什么时候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力量的??

    上官一品捂着自己的胃部,觉得里面很难受。可北北的力量更让他惊讶,想到她的特殊能力可能被激发了,他顿时着急起来。

    他箭步朝前,将准备逃跑的北北再次地扯了回来,“告诉我!!你的特殊能力出现了吗?”

    什么特殊能力啊?

    额的神,自己遇到的不单是变态,还是个精神病患者啊!

    “我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先生,我不认识你,ok?”意思就是你快放开我啦。

    “不可能!!”上官一品突然变得凶狠,还开始随便地摸北北。

    “你干嘛啊??不要动手动脚好不好!!”北北打掉他的咸猪手。

    上官一品的指尖还残留她的气息,他心中的眷恋不仅仅是因为亲……

    “那你体有没有什么异常?”他捏住的肩膀,追问道。

    “这位先生!我体有无异常也与你无关!!”北北简直莫名其妙了,一直问来问去,以为他是调查户口的嘛,重点还摸来摸去,以为他是捏骨的啊。

    与我无关!!

    看着她看着自己时陌生的神,上官一品猛地将她拉入怀抱中,“我是你哥哥!!”

    哥哥?!

    北北瞪大了眼睛。

    ------------------------------------------------------------------------------------

    冰天辄醒来时,觉得自己前一片清凉,他睁开眼睛,发现是自己的伴在轻自己的上

    “宜……”他皱起眉头。

    而上的女子体一直紧贴着自己,看到他醒来,扬起可纯美的笑容,而后慢慢垂下头,吻上了他的梅花点。

    “哧……”冰天辄发出了声音。

    她轻轻咬着的感觉,很奇异。可是……没有北北给他的感觉好。

    北北总是有很多招数,弄得他本想起来,却还是会继续和她几次。

    “主人,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还在想她,对吧?”女子忽而说话了。

    冰天辄刚要回答,女子就爬了上来,直接咬住了他的唇瓣,稚嫩却大胆地深吻着。

    “我你呀……可为什么,你的心从以前开始,就只有那个人呢……”女子低低说着,唇瓣下移,开始朝他的脖子前进。

    她轻咬着,在上面留下红印。

    她知道冰天辄不会回应,他现在是清醒的,清醒了就不会将自己当做那个女人咔嚓。

    可是……

    “啊——”在冰天辄一个翻朝自己欺而来时,女子低呼,眼中尽是惊喜!

    眼前的男子有着如清风般动人的笑,头发微卷,一双紫眸绝美到好似随时可以将人的心思吸进去那样。

    如果不是因为心甘愿,她绝对不会愿意当他的伴。

    “即使,即使我将你当成她来缠绵,你也愿意?”听到冰天辄凑在自己耳畔这样说,女子眼中的伤痛愈加浓郁。

    我也想不愿意,可心说它很愿意很愿意。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她的指腹划过冰天辄的背脊,不停地摩挲……

    忽而,她觉得眼睛酸涩不已,竟也随自己哭了出来。

    和古老氏族相伴的还有一些附属的族群,他们如同这两个大族的忠实仆人,可以预感到这两个大族的危险。而伴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要帮助自己的主人进行特殊的“体质”激发,更是会预感自己主人的危险。

    “主人……你会有危险……怎么办?……”

    冰天辄的样子依旧清俊,“无所谓……”

    就算死亡,只要是为了那个有些善良而纯真的她,就都无所谓。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