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丫是男主角!?

    对了!自己怎么找李一风求救啊,全公司都知道他和齐陌耀很兄弟好不好!瞧瞧,这就是蛇鼠一窝、物以类聚、近墨者黑……

    北北很是憋气。

    “丫头,你刚才的很舒服,再来几口吧。”

    娘啊,我那是咬!咬!你丫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是咬吗?北北气结:“你有病吗?那是咬!”

    “我分不清什么是咬什么是嘛,不如你全部演示一番?”

    全部演示一番?!

    北北哪里有那么傻啊,“不还是便宜你!大色狼!”

    “我只对你色……”齐陌耀的样子很臭,深邃的蓝色眼睛中映出浓浓的深,就好像想将北北所有的怒火都融开那样。

    他确实有让女人为他倾醉的绝佳资本。北北这刻强烈的觉得,而她,不想再与这些长得祸害的男人有太多纠缠了。

    “我要去拍戏了,放开我吧。”

    “你和李欣欣的那部戏,我决定换掉你了……”齐陌耀突然说。

    北北微微睁大眼睛,“你干嘛啊?我签了约的啊!”

    “那部戏是我们公司自己打造的,所以合约不是问题,你也不同赔一分钱。我要你和我一起,好好演好这部《亦缠》!”

    “为什么……”北北低下头,话中听不出绪,“突然换下我,为什么……”

    她的失落让齐陌耀有些难受。他俯,好看的唇瓣凑在她的耳垂里面:“你那部戏有太多女人对打的场景,我舍不得让你被扇巴掌或者推搡,演戏也舍不得。”

    想到他会被扇巴掌或者再次推到泳池之类的,他就无法冷静了。立刻让另一个新手代替北北的角色。

    有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瞬间让你想为他痴醉一辈子?

    听着齐陌耀略带忧心的话语,北北很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他对自己的好,究竟是寄托给那个洛小姐,还是自己??

    自己分不清,害怕这样真实的幸福又是一场虚幻。自己和冰天辄共同生活五年,却得知自己和他毫无任何关系,这一次,又要耗损几个五年?

    的世界太多欺骗,北北深知自己有孩子要养,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完全相信齐陌耀这样的缱绻话语。

    “我、我要去看《亦缠》的剧本了……”

    “那我们一起。”齐陌耀很赖皮地说。

    “我要酝酿角色的感,你在我哪里可以专心啊!”

    齐陌耀挑眉,很是欣悦地挑起北北的下巴,目光如注地看着她,道:“也就是我,我会扰乱你的心思?也就是说,我在你的心中已经有了足够扰乱你心思的地位了?”

    他小兴奋的模样简直就是帅翻了!!

    北北咬咬牙,想要推开他,“喂,不要用你欺骗其他女人的眼神看我,怪别扭的。”

    “你是不是有种想要沦陷的感觉?”

    “齐陌耀!你是写小说的吗?什么沦陷不沦陷的!快让开啦,我要去看剧本,不跟你嘴贫。”北北不去看他的目光,或者说是根本没勇气去看。

    齐陌耀这才缓缓地松开她的手,北北立刻落荒而逃。不过没有五秒,齐陌耀就箭步地挡在北北的面前,说:“你在我办公室的休息区看吧!”

    拜托,那就是送羊入虎口嘛!自己哪里会那么傻X啊!

    北北立刻拒绝:“不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

    “你又拍广告啊?”北北鄙视他一眼,就准备绕道走,不过很快就又被齐陌耀扯了回来。

    她要抓狂了!“齐陌耀,你老实点!”

    “我哪里不老实了?”齐陌耀在可怜巴巴地装无辜。

    娘啊神啊圣母玛利亚啊,快把这个男人劈走!“那你扯我回来做什么啊!”

    “就是问你,你要去哪里看剧本?”

    “切切,你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会那么蠢告诉你我要去哪里然后让你不请自来吗?”北北做了一个紧闭嘴巴的动作。

    哦?那就是打死不说咯?

    “啧啧,那只能当霸王了!”齐陌耀狡黠一笑,直接抱住了北北,低头就是狂啃她樱红色的唇瓣。

    呜呼!这个家伙就是个人格分裂啊!!

    北北“唔唔”地想要挣脱,齐陌耀就是不放弃。

    被那个家伙又咬又了不知道多久,他才放过北北,还很赞赏地说了一句:“味道不错!”

    “味道你个头!老娘心不好!!”粗喘着气,北北都怀疑自己要窒息了。

    还给不给人呼吸啊,给不给啊!

    “不要学我姐说话,丫头,你是温柔动人的!不过泼辣下,也很好……”齐陌耀的样子简直就是包,而且还自作主张地说:“为了奖励你狂野的口吻,我觉得赐吻一个!”

    说话间,已经开始对着她“啵”了一个。

    天啊!!

    他今天究竟怎么了!

    北北狠狠地对着某人的脚再次踩去!齐陌耀这次是真疼了,终于松开了她的手,所以北北拿着剧本疯狂地逃开了。

    -----------------------------------------------------------

    李欣欣狠狠地砸掉剧本,“她的角色被换掉了!?”

    她的经纪人立刻点点头,示意她不要激动,然后凑到她耳边说:“是总裁亲自叫人换的。说是要北北专心拍那部投资巨大的《亦缠》,重点是,那部戏的男主角是总裁本人!!”

    该死!

    齐陌耀,你是有多在乎那个北北!!

    李欣欣妒火狂烧,盯着原本剧本上北北的名字,一直沉默不语。

    ----------------------------------------------------------------

    北北将两个小孩终于接回家了,和天幕、天艾小打小闹地,她笑得很是灿烂。

    忽而,看到门口有一张便条,?便好奇地撕了下来。

    刹那,她惊呆了!!眼睛满是震惊。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