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

    看看,哪有小孩这样精明的。齐陌瑜顿时看到了一个奇才,而且好似从天幕的这个行为看出了一些端倪。

    啧啧,怎么跟某人小的时候那么像啊?

    齐陌耀那小子小的时候也这样过诶……

    莫非……齐陌瑜挑眉,这个想法让她坚定了那天幕和天艾的头发去验DNA的想法。

    东方阁笑了笑,解决现在的需要先,所以和天幕击掌为盟。

    当天幕颠颠地跑出去说,他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直接扑倒齐陌瑜。

    “该死的!你不顾着我的腰!”齐陌瑜打这个色鬼。

    “老婆。我认识你的第一天时,就知道你的腰力……绝佳。”东方阁若有所指地嘴唇。

    “死变态!我怎么会跟了你这个家伙啊!比我还征服!哼!”

    一物降一物嘛……不过东方阁没敢说,直接就开始脱自己老婆的衣衫……

    “哎呀,你快点,我还要问天幕一些事呢。总觉得那小孩在撮合齐陌耀和北北。”

    “那么神奇?”东方阁挑眉,不过还是很认真地说:“老婆,快,咬住我的肩头,我怕你等下叫的太大声,影响多不好……”

    这死鬼!

    于是这对男女开始了激澎湃的……对战……

    -----------------------------------------------------------------------------------------------

    北北裹着睡袍,和冰天辄对峙着。

    “你真的要那么狠心吗?”北北猛地砸上衣柜,将冰天辄拿出来的行李箱踢开。

    他竟然要搬出去?

    “我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你的心不属于我,那两个孩子不是我的亲生孩子,我在这里有何意义?”

    “那你告诉我啊!!天幕和天艾是谁的孩子!告诉我啊!!”北北质问,她的样子很痛苦,“就这样走了?话也不说清……我以为你会体谅我失忆,以为你会体谅我所有的一切……如果你会这样的狠心,这五年为什么要对我好!!让我有了依赖!!让我无法假想没有你的未来!!”

    冰天辄挑起北北的下巴,道:“找他啊,齐陌耀,他会很乐意和你一起的,包括收养你两个孩子。”

    竟然这样简单地想将自己拱手让人?北北死死咬着下唇,“这一定是梦……你不会这样对我的……不会的……”

    “贝、贝!看清楚,这不是梦!”冰天辄说着,便捏紧了她的下巴。

    微微的痛感让北北眼中再次蓄积了很多泪,她顿在原地,泪眼模糊地看着冰天辄继续收拾行李。

    以前他每次出差,自己都会激动地帮他挑选很多衣服,还嘱咐这嘱咐那,而现在,他独自收拾,不是为了公事,是为了离开。

    呵……原来过去太美,一旦回忆起来,更容易红了眼眶。

    当冰天辄拖着行李要走时,北北慌乱地冲了过去:“不要——”她将他抱紧,声声挽留:“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我不能失去你……不可以……”

    看着她为自己泪流,冰天辄心里哪里好受。

    可此时如果心软,只会让两人以后都受到更大伤害。

    北北,原谅我,我也无法假想看不到你的子,可我更不想看你成为威胁品。

    冰天辄慢慢地将北北的手臂推下……

    ----------------------------------------------------------------------------------------

    深蓝市。边野小屋。

    一个头发微卷的女生帮那个摸着盲文的男子梳头。

    “齐陌耀让我去做安北北的经纪人,还说,安北北失忆了……”陈多多有些讽刺地说。

    上的谭悦浑僵住,咬牙切齿的说:“我从未想过,上天还会给我们报仇的机会!!”他的双眼暗淡无光,失明了5年多,五年来,他对北北的恨意越来越多。

    陈多多握紧他的手,道:“放心,她不是失忆了吗?那我就一步一步地替你报仇。呵……幸好我们那时掩饰的功夫厉害,没让齐陌耀的人知道我也参与了你的****计划中,所以,我有很多机会去伤害安北北。”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谭悦不会这样!所以都是她害的,都是她害的!!

    安北北,你和齐陌耀还是那么好呀……你在娱乐圈混得还不错嘛……

    那我就亲手毁了你的这一切。

    陈多多的眼中放出邪恶的光。

    -------------------------------------------------------------------------------------

    齐陌瑜家。

    “囡囡,乖,不要调皮……”齐陌瑜哄着自己的丫头女儿。

    天幕好奇地看着囡囡,问:“姐姐,这个宝宝是谁的呀?”

    东方阁刚想回答是他们的,齐陌瑜就狠狠地踩住了他的脚。

    “唔——”东方阁内伤。这齐陌瑜的内功一直了得。

    齐陌瑜笑靥如花地回答道:“你老大齐陌耀的呀……”

    亲生爹地竟然有女儿!?天幕瞪大了眼睛,然后看着天艾:“妹妹!!!”

    天艾手里还拿着薯条,听齐陌瑜这样一讲,立刻吃不下去了。这不就意味着自己不是独女了?呜呜呜……会有人跟她争宠了……

    于是乎,天艾整晚都处于忧郁中。

    当party进行到一半时,东方阁将齐陌瑜拉进厨房,问:“老婆,你怎么那样说?”

    “老公,你不好奇北北的反应?如果她在乎的话,知道齐陌耀那小子有女儿的事,她会很激动。如果不在乎,自然是不在意。我就是要看看北北的反应,帮那小子看下他有没有戏……我还想着找几个星期让齐陌耀帮忙照顾囡囡,演戏要演全嘛。”

    “哇!你这样就将我们的女儿弄出去了?”东方阁抗议。

    齐陌瑜立刻捏了他一把,“这意味着你我有几个星期可以……大战……浴室里,厨房里,阳台上……”

    “没事儿,给齐陌耀带我很放心!!”东方阁立刻豁达了。

    他们没有想过,他们的这个举动,在以后掀起了更大风浪……

    ---

    小吃:啊啊!章节内容没错,就是章节号自己粗心,我还是不弄了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