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无法抗拒

    轻风吹得树叶微响,这里奇异的气氛在那声响的烘托下,更显奇妙。

    “我、我要回去了……”北北眼神一凛,便准备拗开齐陌耀的手臂。齐陌耀的长臂一捞,在她跌入自己怀抱中时,强调道:“我今天救了你,你不应该给我些奖励吗?”

    他大爷的!见义勇为还要奖励?

    “我没你救!”北北反驳。哪有这人的,还无论任何都要占便宜。

    将她尖细的下巴挑起,齐陌耀坚持己见:“但如果我不救,你可以会死翘翘,所以你必须给我奖励!”

    哇哇哇,还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该死的黑心资本家!画个圈圈咒死你!

    北北不耐烦地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命?齐陌耀笑得很开心,道:“好,那我要你的人。瞧瞧你这副材和样子,确实有价值。”

    敢这家伙救我就是这目的!?

    北北这下可懂了,立刻指着齐陌耀的鼻尖,恶狠狠地说:“你丫原来是这种人,吃了东西不吐骨头的,还无论如何要抓一把!要我的人?我这命很矜贵,你,你买的起吗?”

    公司总裁了不起啊了不起啊!

    哦?那就是可以买?齐陌耀很开心,凑到她耳边说:“那你要100亿还是1000亿?”

    呃……做影视这行可以赚那么多吗?怎么这家伙感觉就在说一角钱啊?不行,看他这副乐颠乐颠的样子,就是真的可以买,自己哪会那么笨!

    “无价之宝!拒卖!”说着,北北就想耍赖皮,对着齐陌耀的脚猛地一踩。

    小妞动作还快!齐陌耀的脚火辣辣的痛啊,北北踩得真的很大力。但看到那小妞竟然想要逃窜,齐陌耀也不管他什么绅士风度了,快步地将她揪着,再次地压回车门!

    他二话不说,直接低下头,他的手将北北的后脑勺固定住,开始肆意地啃咬她的唇瓣。

    冰天辄看他用强硬的,想要出手,然而——

    看到北北浑僵住,眼神中的震惊慢慢被柔取代,他知道自己输了。

    输在了忘记北北和齐陌耀彼此的感还在,输在以为自己的足以动摇北北的心。

    可纵然失忆,体的服从,依旧意味着她的世界习惯了那人的存在,割舍谈何容易。

    内心的酸涩让冰天辄思绪飘至了前的谈话——

    “古老氏族新继承人的培养计划要开始了,不论你愿意不愿意,作为长孙的你是首选。”长老跪坐在榻榻米上,那双饱经沧桑的脸上,紫色眼睛下的注视好似可以控制人的绪。

    这便是强大的氏族前辈们拥有的力量。

    “如果我说,我不想呢?”冰天辄喝着清茶,无所谓地说着。

    长老嘴角勾起冷笑,道:“不想?作为这个强大的氏族之一的长孙,你多少事是可以随意去做的?让你带着那个安北北五年多,已经是我们容忍的极限了,你还想忤逆什么?”

    见他沉默不语,长老继续说了:“虽然那个女人的孩子的特殊能力尚未被激发,可觊觎着那两个孩子的人很多,我们虽然对他们两个小孩没兴趣,可如果你再抗拒,我不排除长老会的人会做出激进的事去伤害那两个小孩……”

    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靠!长老就是利用他的感!冰天辄冷声道:“呵,既然你们知道我容易感处事,为何还要培养我成为冰家未来继承?”

    长老笑了,“你的感处事,不过是对那个女人罢了,其他人,你照样可以狠下心,何况,最具有资历的人,是你,而不是你的二弟和三妹。”

    冰天辄一直沉默不语,似乎陷入沉思,而后似是有了主意,开始淡笑。

    他何尝不知道长老的意思呢……

    可是,如果自己任由北北作为威胁,只会让氏族宗亲变本加厉,那样以后对北北,对自己都不好。与其承受未来不可知的伤害,不如适可而止,让自己早些和北北断开。

    这便是他会提前回来的原因。

    决定分开,不是不了,而是害怕那种让彼此陷入苦难。

    ----------------------------------------

    齐陌耀目光中沉淀的浓在北北眼中模糊,而那暖暖的目光,却好像一直洒进自己的视野中。他的吻一开始很恣意妄为,可下一刻,带着乞求的滋味,变得柔万分。

    他细细地亲吻着,在自己腰上的手是那么地紧,如同要将自己嵌进他的骨髓里。

    抗拒不了!

    北北,你抗拒不了!

    她的体都软绵绵了,恨不得就这样沦陷在他的怀抱中,她的手臂忠诚了,圈着他脖子的力道是那么地紧。体每个部位的反应都是烈而激地,甚至主动撩拨,主动迎合。

    感觉齐陌耀的舌头开始慢慢地撬开自己的贝齿,北北寻思间,嘴巴已经微张,齐陌耀逮着时机,长舌驱入,过她齿间芬芳。

    他的舌在追逐着自己的舌头,北北想要躲,可他好似知道自己的舌头想要躲去哪里,很快地便缠住了它。

    那种唇舌的交缠升腾出的奇异感觉,似悱恻的歌曲,如同梦境。

    齐陌耀享受这样的感觉!他掌着她腰际的手掌慢慢地钻进北北的衣衫下,再慢慢地转移到北北的前方,感受到她内衣的形状,他一阵雀跃。

    可是!

    他的手指刚要抚上北北的高峰,北北就猛地将他的手臂打掉,说了句“奖励完毕”,就张皇地逃开了。

    她的面色凝重,说不清是生气还是郁闷。

    齐陌耀就这样地望着北北离去,知道冰天辄慢慢地走了后,他才上车。

    打开院子的门后,北北死死地抿紧嘴巴。自己竟然,竟然希望他褪去自己的衣衫,一起进车内?!这个疯狂的念头让北北惊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胡思乱想了一番,北北才进家门。看到冰天辄出门时穿的鞋子时,她双目瞪大!

    老公回来了!?

    那……那刚才在外面的事,他不会看到吧?!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