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精彩地方!!)2

    上的两人尽去相融在了一起。彼此指腹抚摸各自的肤缕,灼的感觉让空间中的暧昧气息不停地升温。

    在北北低语的要求下,齐陌耀减缓了自己下面的动作,在新一轮渴望燃烧至极之时,他慢慢地摸索着进入了她的里面。这次他没有特意地刺入,可是带着怜人的意去与她结合。

    “是你吗,老公?”北北有些不确定地唤着。

    同样温柔地进入,可那种感觉不同,很大的不同。像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一样,微微痒人的,甚至带着淡淡的割舍。

    的一种体现,所以那种谨慎而温柔的进入,是小心翼翼地捧着的吗?北北的思维很乱,酒精的作用让她无法聚精会神地想,只是自己的体好似不听话那样,很服从自己上的人。

    服从到……想要一直沦陷,哪怕坠入万丈深渊。

    齐陌耀依旧保持着动作,他的手感受她肌肤的丝滑。那种触觉,久违而让人愿意感受其中糜毒。

    “丫头……”

    这句深的低喃涵盖了太多太多意义,有淡淡的伤感在其中,更有一种笃定的信念在那里。

    我不会放开你的,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

    只要在你边,我会想方设法的。一定会。

    “还要……野蛮的……”她的声音煞是好听,叮咚似泉水,沁人不已。

    北北觉得他下面的傲充满了人的气势,却得到了自己体最原始而真诚的反应。她还想要,还想要。

    “好……让你感受我的力量……”齐陌耀咬上她的玉兔,感受到更加大的浑圆时,仿佛回到了五年以前,他抚摸她的那些子。

    往事如烟,却时刻醺痛他的眼。

    齐陌耀,不要想太多,重新开始了,你们重新开始了,你要好好珍惜她……

    自我安慰完,他更加动地侵占着她,感受着她的躯下那种颤人的芳泽……

    “唔啊……”吟哦四泻,催人心弦触动,催发更加汹涌的愫。

    窗外月如钩,室内色未尽。

    ----------------------------------------------------------------

    深蓝市。暗杀集团总部。

    陆满城盯着仓库中新到的枪炮,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而他后,一个半跪着的男子继续将自己调查的况上报:“确定了最近很火的女星北北就是五年前的安北北,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娘……”

    满是粗茧的大手拿起一把枪,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枪面,陆满城讽刺地勾起嘴角:“当年那两个垃圾,竟然成事不足。一个小时后将他们毁了!”

    “报告老板,那两个男人五个小时前出车祸,当场死亡。”

    如此消息,让陆满城有些狰狞的脸掠过些许惊讶,是巧合吗?他不露声色的问:“三少呢,还绝食吗?”

    地上的人如实回答:“三少开始进食了。”

    “哦?那浑小子不会是知道他的妹妹还活着的事吧?”大掌握紧手枪柄。

    “报告老板,三少是否知道属下不知,但二小姐昨去看望三少了,保镖说他们聊了很久。”

    听到这里,陆满城勾起诈的笑。看来自己的二女儿果然倾心于那么小子,即然这样,就帮她一把。

    “准备烈药,明晚给浑小子吃,将二小姐带到那小子的房间。”

    “是,老板!”

    --------------------------------------------------------------

    北北好似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一个材健硕、气质清冷的男子和他火地相拥,他们尝试了许多限制级电影里面做的事。有在上,有在浴室里,有在沙发上。而她的吟哦是那样的动听。

    她还在那个梦中做了梦中梦,梦中梦里面,是一个材纤瘦的女子望着一方哭泣的模样,还在低喃着:“为什么你要找那么多女人……”

    梦中梦之后,她看到了一个男子模糊的脸庞,他用温柔至死的声音对着自己说:“我你,一直都只你……”

    当一个枪声在梦中轰然响起时,她猛地睁开双眼。白花花的天花板跃入眼前,北北摸着额头,从上半坐起来。

    “天……我昨晚做了很多梦诶……”看来限制级电影看太多不好呀。

    她随意地低头——

    “啊啊啊啊!!!”爆吼在这间卧室爆发出来。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着的自己上那些明显的红色印记,牙齿哆嗦着。天哪,一看就让人脸红啊。

    “不是梦!?”北北做抓狂状。

    那那那昨晚那个男人是谁啊?自己老公说两周后才会从澳大利亚回来,就不可能是他啦!是谁啊……

    呜。北北耷拉着头,她貌似出轨了。

    可看到自己全的印记,她想起来了自己吟。叫的是那般的欢愉,声音叮咚如泉水,因为当时在他上咔嚓咔嚓的男人。

    是冰天辄不曾给予她的感觉,刺激而新奇。

    “啊!!北北,你这个不安分的女人!你是已婚少妇啦,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觉得那么爽啊!要愧疚愧疚呀……”她不停地打了自己的额头,缓缓地下了

    走到浴室时,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对了!天幕和天艾呢!?

    北北咻地抬头,忽而看到镜子上贴了一个便利贴。她疑惑地凑过去看——

    昨晚不过是两人醉酒的一。夜,你不需想太多。天幕和天艾在萧安家玩,不要担心。

    纸张的右下方是——齐陌耀。

    北北惊恐地将便利贴撕了下来,浑战栗,拿着那张纸的手都在不停地颤动着、颤动着。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让她high到爆的男人竟然是那个冰冷的变态男!?

    呜呼,何以堪哪!北北的左手捶打着大理石的漱洗台,表悲壮地看着天花板嗫嚅着:“醉酒害死人……害死人……”

    不过……

    看着便利贴上遒劲的字体,北北深呼吸,自我安慰:“大家都是大人了,对,他据说也很风流嘛,就是成人不小心就弄在一起了嘛!没事儿没事儿!”

    碎碎念了许久后,北北想起来了自己今天要去拍古装戏,便匆忙地换好衣服出门了。

    -------------------------------------------------

    顶端影视公司。

    北北在员工电梯上等候着,瞅着自己的长衫长裤,想要确保不会被人看到那些让人耳红的红印。

    突然,一个气场强大的影靠近了自己。

    她疑惑地抬头,就看到那张她此刻最不想看到的脸!

    重点是——

    “齐陌耀!!你拉我去哪里!?”她着急地唤着。

    可齐陌耀在VIP电梯开了的时候,横抱起她,进了电梯。

    “你、你想做什么?”北北警惕着看她。他那双深蓝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带着明显的笑意,他还很满足地说了句:“盖过之前的印了。”

    印?北北立刻知道这家伙指的是什么!天哪,他就是个大色狼!

    她拧动体,想要挣脱下来“齐陌耀!放我下来啦!我要开工,开工!”

    “离你开工还有两个小时,时间够了。”

    听到一个眼神暧昧的盯着自己的男人说“时间够了”,北北哪里不会乱想嘛,她立刻咆哮:“啊!!放下我啦!你这个变态的家伙!”

    什么?说他变态?

    齐陌耀很生气,偏偏跟她杠上了,“不放。”电梯此时到了56层总裁区,他便直接抱着她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关上的时候,北北想起了上次和这家伙在这里见面的画面,娘呀,他该不会又来一次。色刺激吧?

    发现齐陌耀是讲自己抱到办公区的另一间房,北北先是疑惑,看到那里的后,她下巴都掉了几分,使劲儿拍打齐陌耀的手臂:“喂!放下我!!”

    齐陌耀忍着痛,只是没想到北北竟然突然地咬上他的下巴!他立刻如她所愿地将她丢到了上!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