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恼怒

    “这就是你生完孩子后的成果吗?”齐陌耀冷笑。刚才那个小男孩说她生完他和妹妹后围更大了,就表明她真的生了孩子。

    对!刚才她怀中还有一个小女孩!和那小男孩很像,应该是龙凤胎!

    可他们和自己不像啊!!齐陌耀的眼中愈来愈绝望。

    他的丫头……真的和其他男人有了结晶!

    “吼——”他低吼一声,咬了她耳垂。

    “啊——”北北只觉疼痛灌来,经不住地尖叫出声。

    她越来越害怕,心想冰天辄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被一个怪大叔侵犯了,心想天幕会不会带他来这里找自己。

    “怪大叔!!不要——你放了我好吗?我给你钱!给你钱!”她哀求。

    她无法想象如果面前这个男子侵犯了自己,自己要如何面前老公!她知道冰天辄真的很她,总是保护着会闯祸的她,所以她不可以对不起冰天辄的呀,不可以……

    “你为什么要哀求?”齐陌耀的眼中带着暴戾,他咄咄人地问。

    你是在为你所谓的老公守住纯洁吗?

    北北一时语塞,只是不住地摇头,眼中蓄满了眼泪。可那眼神,带着仇恨与敌意。

    齐陌耀心痛不已!

    他不想让她这样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啊,他也希望见到她的时候可以温柔地对她笑,可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他知道她有老公有孩子,他知道她不认识自己了,那么突然,他本来就容易在她面前失去理智,此时此刻,要他如何地“温柔”?

    “我就那么令你难过?”他凄然地问,嘴角的笑,尽带哽咽的嘶哑。

    “放开我!”北北带着哭腔,拼命地咆哮。

    一语激起齐陌耀心底的恼意,“我说过的!!我不会放开你!!这一辈子你都注定是我齐陌耀的人!!”他的声音也失去了理智,他的眼中带着渴望拥有她的那份癫狂。

    “我不管你是不是有老公,是不是有一对龙凤胎孩子,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我要完全的拥有你!!!”那滋长的绪盖过所有的感,他只知道他内心有无数的悲戚无处可以宣泄,因为全都是只有她可以解开的心结,只有她!

    齐陌耀吻上她的唇瓣,在她使劲地甩头的时候,用左手捏住她的下巴,不让她乱动。他要攫取她口腔内的芳泽,他要感受!

    那种霸道的侵入感让北北心底的霾越来越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男人的强硬让她有了想死的感觉,内心的酸楚猛烈地刺激着北北,她眼中的眼泪越来越多,滴滴泪滚落,划过她的脸颊,有些还滑进她的嘴内。

    那种咸咸的感觉,是你的泪……可何尝不是我的心

    安北北,你知不知道我每次在那个家里面都会掉泪!每次怀揣着期待的心亲自去一个陌生国度寻找你时,我都会得到失望的结果,我对他们说没关系,可我的心在淌血!我不甘,我恐惧,见不到你的子,你不会知道我有多难过!

    齐陌耀动地吻着,他渐渐感受到怀中人儿放弃了挣扎,左手便放过了她的下巴,开始转移到她那绝色的浑圆上。那撩人的感,那动人的大小,让他的渴望越来越浓郁。

    他想要她……很想很想……仿佛想要通过进入她的方式,让她知道自己的存在。

    五年了,那些有着她气息的女人都无法让他满足!他寻求不回拥有她时的那感觉感!

    北北错愕!!她惊觉之时,只发现自己的双臂不争气地环上面前男子的脖子,那种渴望不停地膨胀,她的唇竟然还配合他的律动,她的小舌竟然也习惯地与他的舌头纠缠!

    好像是一种致命的习惯,带引着她,让她觉得面前男子的动作是那般地熟悉,熟悉到她可以深知他下一步会过她的哪里。

    她拼命地晃动,眼中划过震惊。

    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这种背叛家庭的事,她怎么可以做!她的老公是冰天辄!她的孩子还在外面不知道安危呀!她怎么沦陷其中。

    “唔唔——”北北想要甩头,无奈面前男子的左手再次地捏着自己的下巴,而且力道比刚才大了许多。她被硬硬地锢住了,动弹不得。

    她前的美好让齐陌耀心神漾,他很渴望狠狠地揉搓那两只大白兔。那曾是他的杰作,他甚至知道触碰到那个位置时,她的声音会最动听。

    所以,重新体验那里的质感吧!

    思想间,他已经开始行动。

    他的吻吻过北北瓷白的脖颈,在上面不停地,留下深深的红印后才满足,才开始继续下移。他轻轻咬了下她的锁骨,而后继续下移。

    北北本想呼唤救命,可他的牙齿轻磨自己那里时,她还是忍不住地低喃出声:“嗯……”

    那种销。魂的感觉,是自己老公没有给过的。

    ……老公!?

    她脑海顿时浮现出冰天辄看着自己时,温润而体贴的神。他的眼睛是神秘的紫,却让她莫名地安定,会在她忽而无措时,让她止住哭泣。

    冰天辄应是她最的人啊!

    缓缓地,北北眼中蓄满了眼泪。她恐惧背叛。

    “你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不要继续,不要!!!我给你钱,你放过我行吗?我不可以背叛他,不可以……”她眼中的泪滴到了他的额头,让齐陌耀错愕地停止动作。

    “不可以背叛他?那我呢……”齐陌耀受伤的眼神定定地看着她。

    北北疯狂地摇头,“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啊!!为什么你要纠缠着我!!”

    “啊——”她吼。

    因为面前的男人竟然更加肆意而癫狂地含住她的前梅花,还狠狠地咬了下去。那种痛感,不仅仅是的,北北也说不清楚,可是就是很想哭。

    她的眼泪越来越汹涌,可齐陌耀却是更加努力地加快动作,甚至将她的裙子都咬到膝盖处。

    她不认识他!她说她不认识自己!齐陌耀的眼眶竟也有些红晕,她的每个字都将他鞭打得伤痕累累。

    不认识是吗……

    那原谅我,我想用强硬地方式让你认得我!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