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与爱8

    夜池酒吧。

    三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默契地进了这间酒吧。

    接待的侍应生看到其中一张脸是齐家大小姐,立刻哈腰点头:“齐大小姐,这次需要多少牛郎?”

    和秋即刻鄙夷地看着齐陌瑜,脱口而出:“大姐,你果然是老板的亲生姐姐!”

    齐陌瑜笑得妩媚,“那是那是”地应着,然后瞪着那个侍应生,说:“我今天不要牛。郎!你告诉我齐陌耀那小子在哪间包房就可以了!”

    “这……”那个侍应生惊恐的看着她们。

    此时,李老板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小陈,怎么了?”

    齐陌瑜眼疾手快,一把夺过那个对讲机,说:“你大爷的,告诉老娘齐陌耀那小子在哪里!不然我拆了你们这里!”

    那头的李老板当然听出了齐大小姐的爆吼,立刻回答:“是是是……大小姐,齐二少就在A22包房!”

    齐陌瑜当即示意和秋两个护法,三个女人便气势汹汹地冲到A22包房门口。

    “我觉得我们俩不要打头阵。”说完,就拉着秋后退一步。

    “我觉得我们不要立刻拆穿那浑小子。”齐陌瑜笑着从携带的GUCCI包内拿出三条纱巾。

    秋忐忑地看着她,有些怯懦的说:“真的要装成‘小姐’?”

    看着她害怕的样子,摇摇头,这小妞明明就很期待嘛。

    齐陌瑜作为大姐大,立刻很坚定的点头。

    --------------------------------------------------------------

    包房内。

    齐陌耀嘴角勾起魅人的笑,让眼前女人愉悦万分。不过,那服侍的女人也是感受到二少的笑是没有带任何感彩的。

    他低头,不留地咬上她的肤缕,而后伸出长舌,将女人嘴里叼着的绿葡萄一颗颗地挑入嘴内。

    而后,齐陌耀冷冷的说:“下一个!”

    那个女人依依不舍地看着他,不想从他上下来。立刻,其他沙发上等候的女人催他:“二少叫你滚了,还不滚!”

    这次齐家二少要了20个女人,叫她们轮流伺候。能在他怀中逗留得越久的,李老板已经说了有万元奖金。

    叩叩——

    听到敲门声,齐陌耀醉醺醺地喊:“进来!”

    即刻,三个气质高贵的女子出现在他眼前。

    “一P二十,这小子……”齐陌瑜从牙缝挤出这句。

    安北北消失后,齐陌耀就变得更加颓废,每到场所流连。当然,除了用女人来发泄,他更一下子灭了三个黑暗组织,手法狠辣,让黑道的人与域国的矛盾加大。自己是那小子的姐姐,自然知道他那样做是在怀疑是黑道的人杀害北北的,便有了恨意。

    自己弟弟对那个女人的用之深,四个护法和她都看得出来。可安北北消失是事实,就算他们有猜测安北北并没有死,不在了就是不在了呀。

    “你们三个——来、过来!”齐陌耀笑得忘乎所以,一说话,满嘴都是红酒的味道。

    看着桌面上几十瓶空酒瓶,和秋也都叹息。

    这不是她们熟悉的天少……

    ,果然让人喜让人悲。。

    齐陌耀看她们愣在原地,也不说过多话,直接扯过一个大女子,将她压到沙发上,肆意而疯狂地啃咬她的脖子,嘴里呢喃:“丫头丫头……我好想你……”

    他后背好看的线条在醺黄的灯光下展露无疑,让那些小姐都希望被压的是自己。

    秋听到他的呢喃,慢慢地湿了眼眶。

    在天之城的时候,天少都会用工作麻痹自己,他们叫他休息,他都不理会。后来他终于不堪重负,趴在会议桌上睡着了,可他的梦话都是和安北北有关。

    他呼唤过“对不起,丫头……”、“我你,真的很……”、“回来好吗……北北”、“没了你,那个家我都不想回了”、“你在哪里,丫头”、“你不要怕黑,我在这里……”“好冷,丫头,我想念你的怀抱……”

    她和秋每次听到那些呢喃的梦话,都会不忍地撇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而齐陌耀更是变得不惜自己的体,他近乎疯狂地抽烟喝酒,任凭自己烂醉如泥。可每次发酒疯时,口中念着的还是安北北!他甚至将顶端影视公司内安北北曾经碰过的所有东西都封锁起来,更是时常在自己总裁室的休息室内睹物思人。

    齐陌瑜看不下去了,在被压的女人的吟哦叫出时,她一把拿出两个空酒瓶,对着桌面的尖叫砸!

    立刻,玻璃碎裂声在房内响起。

    那些听到声音的女人尖叫连连。

    “所有女人,给老娘滚出去!”齐陌瑜恶狠狠地说,她一把扯掉自己的面纱。

    那些女人纷纷错愕,不过看到来人是这里的常客齐大小姐,立刻明了。虽说齐陌耀她们不敢得罪,可大家都知道齐家大小姐和齐陌耀的关系有多好,自然都听话的离开这间包房了。

    在齐陌耀下的那个女人也想走,可齐陌耀的头埋在她的口,不停地啃咬,让她脱不了

    天,这齐大小姐的眼神可以杀人了。

    “我……唔——”那个女人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齐陌耀一把吻住。他的牙齿癫狂地咬她的唇。

    齐陌瑜走到他们所躺的沙发前,冷冷的说:“齐陌耀,你这样她不会开心的。”

    她。

    齐陌耀明显停滞了几秒,可很快,还是继续抚下的女人。

    他的动作让齐陌瑜很恼,她愤怒地甩掉手中的瓶子,那碎裂声好似一些人的心

    “……”齐陌耀起,冷眼看了下下的女人,“你滚出去吧。”

    那个女人连忙拿起自己的衣服,狼狈地跑出房间。这齐家姐弟看起来好像要大战,自己还是不要黏着齐陌耀了。

    齐陌瑜别开头,带着哭腔说:“小子,何必呢?”

    齐陌耀颓靡地半坐在沙发上,笑得凄凉。

    “我要寻找有她气息的女子……一定要找到……”

    “感受不到她的存在,我会想到死亡,想到随她一起去。”

    ---

    小吃:写到这里时,我听着轻音乐,忽而就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