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大概到了凌晨1点,北北才回到家。

    她一打开家门,就感觉自己被拉进一个怀抱。

    “丫头,你去哪里了!你要听我解释,刚才你看到的……”

    “不需要解释。”北北冷冷的打断齐陌耀的话。

    齐陌耀的怀抱很暖,可是想要他之前将另一个女孩圈在他的怀中,她就觉得厌恶!

    “丫头,你在生气……”

    她的语气让齐陌耀很难受,他紧紧地拥着她,脸贴着她的脸颊,正想说出为什么会和李斯莉一起,就听到北北很淡然的声音:

    “我接受了。戏。”

    她的语气仿佛在随意的说今天的天气一样。

    齐陌耀愣住。

    感受到他体的僵直,北北继续说道:“我刚才去跟大成传媒集团签了拍《缠》的约。”

    《缠》是大成传媒集团最新的主打电影,除了女主角外,其他角色的演员都已确定。而且因为里面几乎所有角色都是一线明星,因此多方媒体关注其中女主角会是谁。而戏中女主角与男主角两次的。戏更是火爆点。

    “你!”齐陌耀一把扣紧北北的肩头,与她对视。

    北北无惧的看着他,说:“你可以用我不遵守公司的规定为由,扣掉我今年的工资!尽管扣!反正大成传媒那边已经说了,你罚我多少,他们三倍给回我!”

    该死!

    谁人不知道安北北的材有多好,而她甚至不接受三点式的服装的行为,让外界的众人粉丝都希望看到偶像的火辣材。这样一接受拍那出戏,不火才怪!!

    “丫头!”齐陌耀看她一副淡定的样子,无名之火涌上心头。

    什么钱,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是恼怒她为了气自己去签约!

    “我累了,要洗澡。请齐先生放开我。”

    齐先生齐先生齐先生!

    恼怒升级,可看到北北拗开自己的手时,表上的失落,他的愤怒顿时消散。

    “你不可以告诉安小姐她血统的事,否则,血液的苏醒会遥遥无期。”黑纱男子的话语如雷贯耳,让齐陌耀冷了冷脸色,解释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是自私的吧……

    说到底,还是为了他的天之国着想。

    见他没有继续拉着自己,北北不知什么滋味。可还是冷漠的上旋转楼梯。

    她可以听他解释的啊!可连解释都懒得说,那她究竟算什么!

    北北上楼梯上到一半,听到门砰然砸上的声音。

    她的眼神黯了几分,莫名的酸涩在心中不停地叫嚣。她缓缓地坐在楼梯上,抱着膝盖,不住地啜泣。

    记得她曾经问过他是什么。他说,是无论何时,都想见到你,都想和你一起……看你和其他异一起,我会很生气;看你不理会我,我会很难过;看你不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很揪心……

    现在,他不理会自己,她很难过,可他没有过来。

    那他们两人之间的,不是吧。

    内心的感觉越来越苦涩。

    北北忽而想起了两人的初次相见。那时的他给她很熟悉的感觉,不知为何,而他又真的好像带着目的接近自己……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母亲曾经成为了齐陌耀父亲的女人。

    所以,耀,你是还有其他目的的吗?

    眼泪顺着脸颊,不住地留下。

    忘了谁说话,每个沦陷入单恋的女子,都会变得悲催至极。就像此刻的自己。

    北北痛苦地闭上双眼,越来越不知道她与齐陌耀究竟是什么关系,究竟有没有。突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啧啧,有什么好难过的。”

    她猛地抬头,“啊——”地喊道!竟然、竟然是冰天辄!?

    天,他怎么进来这里的!而且现在还悠哉游哉地踱下楼梯,在大厅欣赏起来。

    “你、你怎么进来的!”看到那让人有奇异感觉的紫色眼眸,北北眼神警惕。

    冰天辄随意地环视四周,忽而转头朝着急下楼的北北说:“你就在这里被锢的呀。”

    他说什么?锢?

    “你在这个所谓的家,有了那些回忆,自然而然被锢了。”冰天辄看着北北。

    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让他……心痛。

    隐藏眼中的一抹痛,冰天辄丢了一包纸巾给她,“喏,脸上有眼泪,不像你了。”

    他的声音温柔,带着让人清心的感。

    北北本来焦躁的绪似乎因为他的一句话,慢慢沉淀下来。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就像他为什么总是存在得神龙见首不见尾那样,就像他好像能读懂自己内心想法那样,北北有种被窥探的错觉。

    “你,究竟是谁?”她问。

    “我是谁……这是个问题。不过你以后会知道的。只是我想不明白,”冰天辄看向北北,表有些严肃,“你似乎慢慢的忘了你的理想是什么了?得过且过,沉浸在齐陌耀的世界,自欺欺人。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你的世吗?”

    慢慢握紧拳头,北北的面色瞬间煞白。

    她或许是猜到了什么。冰天辄观察她的神色,得出结论。

    “世什么的,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就算我知道了又如何呢?就算我真的找到了我父亲又如何?这些年来,我都没有见过他,不就意味着他抛下我了吗?既然这样,我何必自取其辱的非要找到他?”北北用有些怨恨的眼神看着他。

    她从小就感受到了被人抛弃的滋味,她不想再去感受。所以才会那样奋不顾地,想要抓住齐陌耀给她的幸福吧。

    顿时,她也质疑起自己来了。她究竟痴迷的是齐陌耀带给她的温,还是痴迷于他的魅力?可是,她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吧。

    悲凉重新侵入,让北北无奈的叹息。

    “如果累了,想离开了,就亲吻那个指环一下。我会来带你走。”冰天辄慢慢走向北北,轻轻揽她入怀。

    他的怀抱有淡淡的香,有安定而舒服的感觉。

    “是吗……”北北也不挣扎,或许是累了,或许是自己也想不通了。

    “还有,北北,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你最亲密的人。我要走了,再会。”冰天辄有些忧心的话语刚拂过北北的耳畔,她就觉得那个让人想依偎的怀抱消失了。

    有种心如刀绞的短痛。

    可她还是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忽而,她的手机响起……

    “喂。”

    “多多!?……嗯,明天没事呀,见面?可以啊!对……”

    危机潜伏,缓慢而至。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