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艳色威胁4(7更)

    北北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流泪流得更加疯狂。

    你就是个货。

    当时舅舅是这样骂她的。

    好像总是被人指责怎样怎样,怎样碍眼。

    可她从未想过伤害谁,却得到他们的唾弃。

    所以她是生而下的,是吗?

    可是很不甘啊!

    眼泪在眼睛中打转,她可以感受到上的男人体的滚,他完全处于疯狂状态,肆意的侵占着她,在她肤缕上面留下一个又一个咬痕!

    在眼泪顺着眼角滑下的时候,她的手开始抓狂似的对着齐陌耀的脑袋打!

    “男!滚啊!!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啊!”她的声音带着恨意,拼命地咆哮而出。

    不能显露出哭腔。

    不可以让他更加看不起自己。

    她必须倔强必须坚强!

    妈妈在天国看着,所以就算再难受,也不要在恶心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

    齐陌耀忽而抬头,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泪,他并不好受,可是报复的快感让他立刻扬起冷的笑容。

    他说:“就凭你是我人。我喜怎么折磨你,都是我的事,而你,不过是一个工具。”

    工具?

    “对一个工具念念不忘,是说明你有多呢?”北北扬起唇角,她的笑带着深深地绝望。

    越是面对残忍,她越是可以像刺猬就迎击。

    如果自己不坚强,没人替她撑伞。

    “很好,看来你的体力很好。那我就继续折磨!”齐陌耀似乎是动怒了,直接咬上了她的小山峰!!

    “啊——男!滚!滚啊!”北北咬紧牙,继续打他的脑袋。

    可齐陌耀好像不觉得痛,他继续着他的疯狂,她的放抗,反而成为了让那些男人嘲笑的把戏。

    当下流曳而出的滚越来越汹涌,安北北的眼泪也愈加肆意。

    那些叫嚣,遥远如梦。

    不会有人出现的。

    她只是这个男人的玩物,是别人眼中的笑话。

    当被齐陌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折磨得昏厥过去时,北北觉得血液的流动好像加速了!而且一个声音在问她:

    与其受折磨,不如征服。

    是谁的声音?

    “安北北,你从今天起,是我的正式人。你必须开始学会如何履行你的义务了!我会让你明白如何取悦一个男人,而你,又是为何作为女人的。”齐陌耀的话语,带着谲,让她愈加绝望。

重要声明:小说《擒爱大叔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