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龄剂

    这天的晚些时候,黑色的影移动。即使有大片影和昏暗光线的遮掩,但仍能轻易辨出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他有穿带了格兰芬多徽章的长袍。然后,形停下了,沉闷的叩门声在非常空的走廊里回,校长室的门被打开。

    “波特先生,学校花了七年的时间仍不能教予你守时,对此我表示悲哀。”在哈利走进去的时候,斯内普冷冰冰的说。

    “我很抱歉,先生。”哈利深呼吸,解释,“草药课出了点问题,有棵艾德拉藤蔓不小心给罗恩拔了出来,我们不得不留下收拾残局——”

    “我站在这儿可不是为了听你喋喋不休的说那些见鬼的理由,波特。”年长者慢慢滑出他正对的桌子,停在前头,“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你其他方面都同样无药可救。”他森森的假笑,面孔被包围在油腻腻的黑发中。

    静悄悄的校长室里只有火苗滋滋作响,魔药学教授用一种类似居高临下的姿势站着,好让压力能在半空中肆意的盘旋飞舞。炉光下哈利能看清他眼眶下的深深的黑影,还有皮肤明显偏灰黄的色调。

    “我并未给自己开脱,先生。”努力按住所有熟悉的躁动,他挑战说,并命令自己毫不畏缩的对上那双墨汁般的黑眼睛,“我只是想你能理解——”

    “格兰芬多扣10分。”斯内普毫无耐的打断,“我说过,别在我面前为自己的错误寻找借口。”

    年轻学生的只是愤怒的瞪他,然后很快,选择把视线的焦距转移在地板上去。

    傲慢的,斯内普说,“我不知道阿布思究竟在发什么疯,但基于他派遣我来教导你大脑封闭术,并格外‘大方’的许我们使用他的校长室作为训练场,所以,我希望你不会表现的和在魔药课时一样愚不可及。”

    哈利仍旧保持安静,斯内普面对他,讥笑,“我确实很忙,波特。如果没其他问题,我们最好能立即开始,不浪费彼此的时间。”

    “我——对此我可不敢保证,先生。”哈利抬头,冲口反驳,和他相互对视,脸上是纯然的不满的表

    斯内普只是眯眼,“看来大名鼎鼎的波特先生也终于认识到自己并不精明。”他轻蔑的看了他一会儿,不耐烦说,“那么,不如先来看看你都知道些什么——解释大脑封闭术。”

    “是的,先生。”按捺住火气,哈利说,“它隶属心灵魔法,可以对抗外来魔法的入侵和影响。”

    “——差强人意。”斯内普评论,抬高一条眉毛上下打量他,绕着他看。这造成的结果是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显然你做过点预习,但我更想你明白,大脑封闭术是一种抵御外界精神渗透的魔法艺术,是击败摄魂取念师的先决条件。它能整理你头脑中的思想、感和记忆,防止被其他人读取——波特!告诉我你为什么需要学习它。”他严厉的提问。

    “因为我和伏地魔的‘亲戚’关系?”假笑的,男孩说,“证据显示我有和那老怪物分享感的能力。”

    “真高兴你也能动动脑子。”魔药学教授停下,转,面对他,审视,“确实,你有经验体会他的绪,而且看上去不需要经过什么特殊的努力。但是,阿不思和我都不怀疑这样的思维其实是双向的,也就是说黑魔王同样能透过你,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

    “所以,你们害怕伏地魔也会知道这个?”哈利补充,“然后利用它对我来一次强有力的伏击。”

    “——你没我想象中的那么愚蠢。”斯内普冷笑,眼睛眨动,然后从斗篷口袋中抽出魔杖,“那么,我们开始吧——拿出你的魔杖,波特。我将试着闯入你的脑袋里,看看你是不是能制止我。”

    “什么——哦!”在哈利理解那意思前,斯内普开始了。

    白蒙蒙的光晕一下子聚拢,挤满校长室,然后突然爆发,像火星一样四散炸开。接着他看到有许多幅画——是小时候的,和一些被埋在心底的秘密——接二连三的跳出来,就像是在播放一场动态电影,从他眼前闪动的掠过。

    “等,等等——”他徒劳的喊,伴随太阳的一阵阵抽痛,“我还没准备——”

    斯内普毫不留的打断,“想要我停止,就清除你所有的感。”

    这句话后有副哈利六岁时候的画面立即蹦了出来,是他独自躲在僻静的公园,在地上画蛋糕;再来是八岁的,他嫉妒的看着达利收到第二十七件礼物;还有十一岁,海格出现了,从天而降,生平第一次有人给他过生,然后他进入霍格沃兹上一年级。

    “对抗我,波特!”哈利听到魔药学教授用低沉,不紧不慢的丝丝声说,“你必须集中注意力来击退我。”

    这结果是引发另一组画面:圣诞节,他和那个拉文克劳的女孩跳舞,他们在湖水旁的树下拥吻——

    “停,停下!”哈利支撑着自己喊,这感觉像是有人正拿着钻头钻他的头盖骨。“你不能就这么侵犯我的——”

    “除非你能控制住你的思想,否则我会挖掘出你每一个藏起来的肮脏的小秘密!”尖锐的,斯内普说,他又念了一次摄魂取念的咒语。

    “盔甲护!”哈利突然大吼,斯内普一下子跌了出去,魔杖脱离手心。然后,有段不属于哈利的记忆闯入他的脑袋:

    那是一个有大大的鹰钩鼻的男人,躲在斯莱特林地窖的房间里。他坐在上,全赤•。右手握成拳头,圈着自己湿滑勃•起的•茎掳动,而左手则插在自己的股里!

    那头油腻腻的头发黏在脸上,闪亮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滚,溜过脖子、立的•头和强健的肌,一直消失在黑草丛里。接着是越来越重的呼吸声,还有口剧烈起伏。很快高•潮积累到顶点,他•精了,以某种猛烈的形式,并且嘴巴里大叫着他幻想对象的名字,“哈利——”

    “够了!”斯内普喊。

    哈利被狠狠的撞击了下,他清醒过来,看见斯内普就站在对面,脸色苍白,微微颤抖——可能还混合了一点点晕眩——如同离开水的鱼一样拼命的喘气。

    一阵可怕的沉默。

    哈利突然眨眼,然后笑了。不是微笑的那种,就像盯上猎物的蛇——扬高的嘴角令魔药学教授从尾椎骨发出的颤抖延续到头部。

    “你应该经常那么光着自己,”格兰芬多的男学生圆滑的说,“你刚刚的样子可比现在看上去要好的多。”

    斯内普吸气,紧紧的的盯住哈利。“离开!”他僵硬的命令,想让自己看上去无坚不摧。

    “你确定?”男孩一直对着他笑,用近似无辜的表,“我以为你其实是期待我留下。”他说,慢慢的靠近,而那男人立即扑向他刚刚被撞飞掉的魔杖。

    “速速锢!”

    “唔——”年长者喘息,他的手腕出现了蛇一样粗的绳子,将他的双手牢牢固定在后背上。斯内普叫出来,但下一秒,有条粗大、灵活的舌头侵入他的口腔。这几乎是粗暴的啃噬,具有占有。哈利抓住他的股,把他困在了他和桌子之间——

    oo00oo——

    格兰芬多的男孩在倒下来前小心不要压到他筋疲力尽的人,轻柔的亲吻男人的面颊,把他拉到他上。

    “哇哦,我角色扮演的游戏。”躺在桌子上,他用胳膊圈住斯内普,拨弄他头发,“我们以后应该经常这么干。”

    “——我可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的精力应付这个。不过得承认,你熬制减龄剂的水平可比过去好的多。”过了一会后,魔药学教授终于能开口说话,“说起来你是怎么弄到校长室的新密语?我以为他离开霍格沃兹去参加那个见鬼的麻瓜游行集会前才刚换掉。”

    “当然,我费了点口舌。不过福克斯也是只非常友的凤凰。”哈利狡黠的笑。

    斯内普翻了翻眼,蠕动了下,“所以,这就是你的又一幻想?永远充当挑战权威的那个形象。”

    “只能说是幻想之一。”哈利咯咯笑,“下回我们可以再试试飞天扫帚——我打赌,那会非常刺激。”

    “休想!你知道我有多痛恨那玩意。”毫不犹豫的,对方抗议。

    哈利只是微笑——他有把握最终让他答应。之后他把他抱起来,移动到卧室。他们相拥着共同钻入被子里。

    沉睡前斯内普突然说,“我从不知道你和拉文克劳的秋•张有交往。”

    哈利噎住,坐起来,“嘿,那只是男孩青期的冲动。不是说我想否认什么,只是你明白,每个男孩女孩都会有一时的迷惑之类。我发誓我你,并且一直是,永远——”

    斯内普拉下他亲吻,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微笑,“我知道,哈利。睡吧,记得明天一早将阿布思的办公室收拾好——如果你敢让他回来时有能嘲弄我的东西,我会让格兰芬多一辈子垫底。”

    “好的。”哈利笑了,在那结实的膛上吻了吻,“我你。”

    “——我也是。”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