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新纪元

    那是一座隐藏在西海岸沿线老街区最里头的旧房子,位于纵贯整个半岛的高木掩映的绿色丘陵上。这对面就是宽广的海滩,有泛白的浪花拍上岸的声音不时响起,并将带着浓浓咸味的海风顺着空气流推上来,浸染整个镇子。

    今天的天空十分晴朗,头高照,只有层薄薄的云像纱一样飘渺的浮在上头。而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和街道上的野狗叫声开始如诅咒般的此起彼伏响起,吵得人心烦意乱的同时也预示了新一天的开始。

    所以,当那道该死的阳光终于穿透落满厚厚灰尘的玻璃窗倾照进来,拂上他的皮肤,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头痛裂的焦躁中睁眼,努力挣扎着要不要从潮乎乎的被单上坐起来好爬下地。现在已经是早上的八点三十分,他应该收拾东西准备去上班。

    是的,上班,在麻瓜镇子上的一家药剂店里。恐怕谁也想不到曾经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魔药教授,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会跑到了这儿。

    距离他离开魔法世界已经整整十三个星期,所有战争都结束了,黑魔王死透了,人们从他的残暴统治下获得了解救,被巫师史——或者是人类史,随便怎么讲——上最伟大最不可思议的救世主,大名鼎鼎的英雄哈利•詹姆•波特。

    斯内普撇嘴,坚定的痛斥自己,为他又一次想起了那该死的名字。而这期间头痛就像是遭遇龙卷风袭击的田野,一刻不停的在他脑袋里翻滚——他甚至为这疼痛起了个蛮不错的名字,就叫做“哈利•波特”。

    哦,该死的梅林,停止!别再他妈的想那名字!斯内普对自己低吼。

    他吸了吸鼻,缓缓呼出口气,甩掉所有不相干的绪,把膝盖滑到下,站起来换掉了睡裤。他走向洗手间,推开那扇嘎吱嘎吱作响的门,拧开龙头把冰凉的水泼到自己脸上。很好,他终于清醒了。

    接着年长者拽过一条毛巾,用力搓他面上的水珠。然后,在他把毛巾挂回到它应该在的地方的时候,不期然的,他的眼睛与镜像中的自己相遇了。

    那里头显示出的是一张蜡黄苛责的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些。油腻腻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偶尔冒出几根白发,耙在面孔周围。还有他巨大的鹰钩鼻子,以及眼角和嘴唇周围都长了深深的皱纹。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张吸引人的脸。斯内普深刻的认识到,然后厌恶的扭过头,离开洗手间。

    之后他把自己装进了发皱的纯棉衬衫和牛仔裤里,到厨房吃了两片烤焦了的土司面包以及喝掉三杯黑咖啡,让苦涩而温的液体足够支持他一整天的清醒神志。当墙上的挂钟敲响九下,斯内普重重叹了口气,他得离开上班了。

    德兰是一个充满海洋气息的美丽半岛,位于北海和波罗的海之间,构成了丹麦的陆地框架部分。它两侧沿曲折的海岸线是一些规模不大的古老小镇,老到连房子都是由大块大块石头堆砌成,而不是砖。斯内普目前的居住地和工作地就在这里。

    这个时候街道上陆陆续续有车子开过,发出轰轰的响。一些店铺的主人开始懒散的挂上营业牌子,布置起橱窗里的东西。斯内普慢悠悠的沿着青砖石路走,一直拐过一道弯,找到那个坐落于唱片店和室外咖啡馆之间,用丹麦语写着“apoek(药剂店)”的地方。之后他直腰背,和每一天一样让自己看上去无坚不摧,然后在清脆的风铃中推开了木门。

    “Godmorgen,Mr.Ericsen(早上好,埃里克森先生)。”他和站在药膏柜子前的年迈的店主打招呼。事实上,应该说是前店主。因为几天前老埃里克森卖掉了这儿,准备搬去东部的兰西岛和他子女同住,而斯内普则有幸成了它的下任男主人。

    “Godmorgen,Mr.Snape。Dkomligeireeid,Viarendejliggæsvenerpådigilangid。(早上好,斯内普先生。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有位可的客人等候你多时。)”老埃里克森微笑的说,转的时候露出了“躲”在他后的另外一个男人的脸。

    是哈利•波特!斯内普几乎是震惊的瞪大眼。一个符合那男孩现在十六岁年龄,但却又拥有英俊脸孔,感外表的哈利•波特!

    他有着十分野的厚实的黑发,遮挡在疤头的上面。然后是灼烁的绿眼睛,高的鼻子——不是鹰钩的那种——以及一张斯内普知道会有多适合亲吻的嘴。他把自己束缚在一件紧绷着体的恤里,突出了宽阔的肩膀以及结实的肌。而在他腿上的,包裹着股的牛仔裤更是看上去该死的合宜——

    斯内普站着,在惊骇的缄寂中谛视他。然后,就在下一秒,他扭跑掉了——

    oo00oo——

    “哦,见鬼,真他妈的好!”在他居住的屋子里,斯内普第一百零一次诅咒自己,并灌下了三杯袖茶和两杯咖啡,再恼火的把体陷入破旧的沙发内。

    他知道他迟早能找到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他同时也憎恨自己的表现——在设想中他应该是趾高气昂,或者是冷嘲讽,最少也要是置若罔闻、毫不在意,而不是像这样,如同只丧家犬,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掉。

    烦躁的,斯内普对自己怒目而视。一段时间的休整隔离让他强烈意识到他的感,还有忠实于内心感受——他真的上了那个该死的小混蛋,难以置信的上了。

    当然,他也从不否认巫师界的宠儿,世界的救世主也是真的着他——就像他会毫不犹豫的为了他暴露自己并接受黑魔王的死咒。但这不是说他就会原谅那男孩的做法——把他当成个傻子一样的戏弄于股掌之间。

    是的,戏弄。斯内普愤怒的想,感受到深刻的侮辱。尽管作为亚撒•杰洛米•普莱切,他强大,感而甜蜜,很难有人能抗拒他的惑,尤其是在那混蛋竭尽全力想要追击某人的时候,但并不代表斯内普就能接受这个人同时也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的事实。

    哦,梅林的蛋蛋!他几乎几次要被一个未成年的学生带上,而这个人还是他今生最大的敌人詹姆•波特的儿子,莉莉•波特用尽生命所保护的孩子!斯内普呻吟,在讽刺和憎恶的欺骗中挣扎。

    印象中的哈利•波特从来是个懒惰、傲慢、无知、自大、出风头、喜欢把自己放于世界中心位置的小杂种。虽然比他的混蛋父亲要好点,但有限。可现在,所有都变了,他成了真正的英雄,不再是用莉莉的生命换来的那种,而是有勇有谋,睿智沉着——即使是他也要承认,现在那男孩很有吸引力,不光在外表上,还有他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和阅历。

    斯内普不知道是什么造就那男孩成现在的样子,但可以肯定,一定不是报纸上说的那些媲美“梅林传奇”的鬼话。他同样可以肯定这不是波特家族又一次窳陋之极的恶作剧。那么,究竟要怎么面对现在的况成了他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他的尊严不许他畏缩于逃避,和,任何人的该死怜悯。

    是时候去理清他们的关系了。斯内普叹息的想,看着咖啡杯上的气一圈圈散开,直到彻底变冷。然后,外面的敲门声咚咚响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里面,西弗勒斯。”那男人——哦,其实是男孩,随便吧——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我很抱歉,但我们需要谈谈。”

    没回答,或者是里面的人假装没听见。而敲门声继续。

    “看,西弗勒斯,我知道我的做法有些过分——好吧,是十分过分,但我乞求你能给我解释的机会。”哈利在门的另一端喊,“如果你不开门,我就会一直在这儿敲到你开为止。除非你想要听到邻居们的议论。”

    中间有那么几秒钟的间隔,接着门被“咔”的打开了。斯内普面无表的站在对面,再次起腰板对着他。

    “了不起的威胁,真是大有长进。”年长者假笑的说,眼睛里是空洞的黑暗,“我以为你会直接使用魔法闯进来,毕竟那才是属于你的强势方法。”

    “我来是为了得到你的原谅,而不是强迫你的接受。”小心翼翼的,哈利说,“那么,我能先进去吗?”

    斯内普还是像开始时一样没有动,哈利发现自己有些慌乱,眼睛盯着他的,之后年长者移开了。他开始向里面走,哈利跟着,但在这之前先关上了门,并且用力把新鲜空气吸入他的肺。

    这是一间并不多大的房子,但还算功能健全,至少起居室里包括了应有的桌子、扶手椅、电灯、书架和茶几,甚至地上还铺了一张破破烂烂的手工编织的厚地毯。而墙的东侧是一扇窗户,应该是能看见屋前面的院子,只是被厚厚的黑幕帘遮的严严实实。典型的斯内普的喜的风格。

    “呃啊——”当他们到达房间,年轻的男孩试着开口,不过嗓音卡在喉咙里。

    “你可以坐在那边。”斯内普草草的说,似乎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切。

    “谢谢。”窘困的,哈利点头,尝试放松他每一根的神经——即使他打定了主意,但实际上真正面临这况的时候还是令他觉得有些手足无措。“我一直在找你,为什么离开?”最终他鼓起勇气说。

    “我以为你明白。”冷笑的,斯内普抬起一根眉毛,“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得知的这儿?”

    “我监控了你的账户资金——哦,很抱歉,真的,但我不得不这么做,我用尽了所有手段,只为能更快得到你的消息。”哈利慌张的解释,在看到另一个男人没流露出更多表后继续,“而直到一天前,他们告诉我有笔款子转账到了丹麦半岛上的一个户头,我才发现你其实一直是在麻瓜的世界。”

    “我没想到古灵阁会许你这么做。”斯内普神依然是平静的,但他微微眯细了眼睛,“我以为即使是魔法部也很难要求他们出面干这个。”

    “嗯——事实上,”男孩犹豫着,“我是说有时,尤其是在一些特殊的时候,英雄的头衔还蛮好用。”他差不多是用飞一样的速度把后面的句子说完。

    “哈,当然,伟大的救世主无所不能。”斯内普讽刺,“和那只该死的老蜜蜂以及黑魔王一样,所有人都在你摆布下,是被纵的工具。”

    “这指控太可怕了,”哈利惨白脸说,在座位上不安的挪动他的体,“我发誓,我绝没有那种意思,也不会那么做。”

    “哦,真的吗?那么你对我的欺骗又是什么?!”他突然咆哮,嘴巴因为生气而扭曲,“这会是我这辈子受过的最大的羞辱,甚至你那该死的父亲詹姆•波特五年级时把我倒吊在树上,让我在所有学生面前露出内裤也不如!”

    哈利真的感到心悸,还有痛苦。他的话像刀子一样划在他的心上,许多感——悲伤、惧怕、懊悔、歉意、担忧——开始在他胃里蓬勃发酵。恐惧犹如恶魔的手,紧紧捏住他的喉咙,掏空他的内脏。“我——真的真的很抱歉,可在那时候我别无他法。”

    “别无他法?哦,真抱歉,我不这么想。在我看只是你可悲的英雄结在作祟。”他轻蔑而精准的评论,“恐怕你认为这更多只是个善意的谎言,可我更倾向于你觉得无论是阿不思还是其他什么人,都无法再与你的程度相媲美。想想看,精灵族的传袭者,奠基者的继承人,还有救世主的光环,多了不起的一群称号。”他用他最刻薄的声音说,但惊讶的发现对面的男孩没反驳。

    沉默降临了,这可能持续了有一分钟的时间,一直到哈利能运用起他干涩的喉咙。

    “——或许你说的对。”他用力揉搓了把脸,抬起那双绿眼睛,“就像你多年以来给我的评语:盲目、自大,自以为是,还有着可悲的英雄主义。而我不怀疑到现在这些都还直入在我骨髓里。”

    这之间有几秒钟奇怪的静寂,然后哈利呼气,摸索他的口袋,从中掏出一包烟,“抱歉,我是否能抽一支?”

    斯内普意外的眨眼,“请便。虽然我很好奇圣人波特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

    “很久前。”哈利轻轻的笑,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我甚至还曾因吸食过量大麻而被关入戒毒所十三个星期。”

    斯内普确实震惊了,“为什么——”他瞪眼,怀疑的发问,但很快就推翻自己所有假定,“不,不可能!时间上不会许你离开这么久。如果是这样,阿不思或者魔法部的任何人都能发现。”

    哈利合眼抵抗痛苦,指尖香烟的烟雾形成一条优美的线,“当然,这期间有些偏差。所以,介意我给你讲个故事吗?我指的不是《预言家报》上胡乱编织的那些,而是一个绝对真实,复杂,又很奇妙的事。”

    年长者迟疑的瞅他,然后点头。

    “这得追溯到许多年以前,哦,或者对你们来说并不太久,就在五年级。那时候伏地魔利用我的血复活,而后我最终想办法从三强争霸赛的陷阱里逃出来——”

    他叙述了蛮久,从最初争霸赛的归来,到小天狼星的死,再到阿不思的死(包括他见鬼的计划),斯内普的死和其他许多人的死。而另一人只是安静的听着,一直到结束。

    “——我是个懦夫,因此有段子我让自己沉浸在了毒品里。那玩意儿有让噩梦都变得和蔼可亲的神奇魔力——至少我再见到曾经的亲人和朋友。”

    最后,他作结,而陈述中的真相让斯内普花了些功夫才令自己消化掉他的所有句子的意思。

    “你是说其实你来自另一条时间线?就像是经历一场时空旅行,被所谓的太古龙带回了过去的时代?”他问,眉毛几乎要跳到发线后,“但这不可能,即使确实有时间转换器的存在,可纯粹意义上的时间旅行这种事是被证实为无法实现——那将导致世界的崩溃。”

    “无论如何,这就是我上发生了的事。”哈利叹气,手肘在膝盖上支撑住自己,“瞧,如果不是这样,你觉得有什么能让一个在五年级前都还只是平凡蠢小子的男孩拥有超越普通巫师的,了不起的魔力?更何况那还涉及到了精灵族的能力。”

    “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喃喃的,斯内普说,“不过得纠正,‘平凡’两个字与你从来不在一条线。”

    哈利吃吃笑,“的确,我的人生从生下来就充满戏剧。那么——”他停顿下,小心的看他,在不安中努力聚集起力量,又一次的,“我是否可以重新乞求能获得你的宽恕?”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哈利心跳加速的等待,比他任何时候还来的紧张和焦急。

    “请原谅我的直接,”突然的,斯内普开口,“你说你曾陷入战争的创伤不可自拔,但事实却是因为你穿梭未来,把事引向了更大的灾难。”他从理智的角度分析,“无意冒犯,只是我没看到现在有比过去强多少。”

    “——我承认,”缓缓的,哈利抬头,用一种坚定的目光看他,“无知和自大令我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我从不后悔这趟旅行,最少我一直拥有你们,拥有你——”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就像他一下子变成了世界的中心。事实上,对哈利而言他就是他世界的中心。

    这一刻时间凝聚住了。然后是有淡淡袖色的痕迹爬上斯内普的脸。

    “好吧,你得到你想要的了。”他用一种似乎是恼怒的声音说,“现在,你可以滚开我的房子。”

    在意识到他的意思前哈利眨眼,接着快乐就像焰火一样被迅速点燃。他开始像个低能儿般的傻笑,“当然,不过我可否期待我们能一起离开?”

    斯内普冷笑,双手抱,“一起离开?哦,抱歉,我觉得这里蛮好的。另外,你不知道我已经从霍格沃兹辞职了吗?”

    “嗯啊,是的,我知道。”哈利考虑的说,“但你不会以为阿不思会这样轻易接受你的辞呈吧?”

    “可——”困顿的,他眨眼,“那现在教授魔药学课程的又是谁?这么久,我不相信阿布思会一直把这职位空出来。”

    那男孩突然变得和他之前一样保持缄默,虽然他转动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

    “我的老天!”一瞬间斯内普发觉了,他看上去像是就要昏倒,“别告诉我是你在代授这门课!”

    “嘿,也没那么糟,至少我现在的魔药学要比过去好的多的多。”哈利抗议,但很快又呐呐的补充,“虽然我想阿不思明年没准儿得多加一笔修缮教室的费用预算。”

    “梅林!”斯内普的双眼睁大,“我就知道是这样。”

    “所以你会和我一起(回去)?”他再次尝试并且利,“你不知道他们还有一枚梅林一等勋章在等着你吧?”

    对方翻了翻眼,“如果还有其他选择的话,你这个放肆的小混蛋。”

    哈利咧嘴笑,发自内心的。接着他快乐的拽住年长男人的衬衫,吻了上去——

    oo00oo——

    突然出现在学校礼堂实在是件令人瞩目的事,尤其他们赶在晚餐结束之前抵达。但鉴于无论如何哈利希望能尽快返回城堡而不是等着——事实证明这只是出于他自己不确定的忧心——年长者会再反悔,以最快的方式,他们千里迢迢的由丹麦赶来。

    “哈利,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带着显然的高兴喊,“欢迎你们回来!路途愉快。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一起吃晚餐?”

    全部学生都集中的盯着他们,正确说是哈利,用钦佩和好奇的目光迎接这个为巫师们开创新时代的英雄。而他最好的朋友,赫敏以及罗恩,挥手向他加油。

    “不,谢谢。”年轻男孩的脸上是纯粹笑,“我来只是希望告诉你,下周起我们就能正式工作。”

    “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邓布利多咯咯笑,拽着他系在长胡须上的蝴蝶结,“梅林保佑,西弗勒斯,我终于不用提前修理魔药教室。”

    “你完全可以再聘一个人,斯拉格霍恩先生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斯内普说,鼻孔翕张,声音中带着最起码的尖酸,“说实话,我已经忍受够久了,这只取决于你是否同意——”

    后面的内容被吞进了哈利勇敢的嘴巴里。而后是除哈利•波特份曝光以来所经历过的最凶猛的抽气声和惊呼声,盘子、叉子络绎不停的砸在地上。一时间似乎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下来,为这戏剧化的“惊悚”一幕,眼睛瞪的比碟子里的荷包蛋还要大。

    “停止——”当他们终于分开,哈利气喘吁吁的说,“别再讨论这个,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干。”

    他朝邓布利多笑,那老人又一次欢乐的咧嘴,对他点头。之后他们消失在光幕里——

    oo00oo——

    卧室中,哈利已经开始拼命撕扯另一个男人的衣服。他用他厚实的体猛烈的压住他,把他钉在板上,火的嘴在他嘴巴、脖子、锁骨以及暴露出来的,苍白光膛上饥渴的咀嚼。他不停在男人上碾磨,挤压彼此裤子里的肿块,让总算空出来的手能用力捏他的股。

    斯内普只能在粗重的喘息中挣扎。但当那男孩撤掉他变得紧的过分的裤子,把手伸进内裤握住他勃•起的•茎揉搓,所有抵抗都显得微不足道。他感觉有另一只手滑进他的大腿间,玩弄他紧绷的双球,戳它们的凹点,然后,一个湿的物体包裹住他的•茎。斯内普开始在颤抖的呻吟中闭上眼。

    哈利要命的舌头在那柱体上移动,他敏感的龟•头,再深深的把它吸入喉咙里,品尝他的味道。斯内普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前列腺液汹涌彭湃的往外冒,整个•茎都在闪闪发亮。

    之后那男孩迅速进入下一个阶段。他用唾液沾湿手指,打开他一条结实的大腿,滑腻的指头伸进股的缝隙中徘徊。难以置信的快感从他脊椎底端窜了上来,有能让人疯狂的愉悦感。他锯齿般呻吟,失去残存的那一点点自制力,配合他探入他的动作。

    哈利艰难的□,感受他包裹着手指的肌蠕动和收缩。他有他的手指在年长者股里这个事实差点让他直接在裤子里爆发出来。飞快的,他撤了出来,扯掉他裤子的前端,将自己勃•起的头部推进斯内普扩展的入口——

    “嘿,哈利,我听说你回来了。任务完成的怎么样?说实话,我真的认为阿布思没必要去找那该死的、油腻腻的、恶心的老蝙蝠,他根本是——”

    “停下,小天狼星。你应该先过打招呼再来——”

    全部的动作被呼呼响起的壁炉声打断了,有无比熟悉的声音率先从里头传出来。然后两个人形的陆续掉落,在目光接触到那激烈交缠着的一对儿时,前者闪亮的笑容瞬间被以一种恐怖的姿态胶固在脸上。

    就像按下了静止开关,所有声音突然断掉。不过这只持续了1、2秒,抽冷气的呼吸声再猛然拔高,又断掉,反复几次。

    “哦,该死!”哈利诅咒,并且迅速拽过斯内普的衣服将他们包住,“嗨,教父,莱姆斯。”他尴尬的和他们打招呼。

    “你,你们——”小天狼星的面孔变成了青色,眼睛瞪得就快凸出来。

    “我就知道——”另一个人,莱姆斯•卢平叹气,“你应该事先打招呼的。”

    “是,是,是说,是说你们——梅林!”他的教父几乎陷入了错乱的状态。他直直的盯着他们,眼睛一眨不眨,就像看见了比经历世界末还要让人悚然的事。

    “这就是布莱克家族的教养?”斯内普拉整他的衬衫,以比较有轻蔑感——即便无论怎样效果都不如以往——的语气,他说,“还是说蠢狗当久了,你忘记了人类的礼貌?”

    “你,哈利——我——”小天狼星甚至忘了反驳,只是无意义的重复着单词,视线不断在他们上游移。最后,他突然两眼翻了过去,“咚”的一声,直直倒向后面。

    “嘿,小天狼星!”

    “哦,上帝,教父!教父!”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