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格里莫广场

    一切都是那么迅速和模糊不清,当赫敏与罗恩他们的肺得到舒缓,并大口大口的吞吐新鲜空气,已经是在旧败的、黑黝黝的格里莫广场中间。

    这四周都是高高的摇摇坠的屋子,破烂的名牌随着刮起的风“呯呯”响动。头顶上有淅淅沥沥的蓝色星星在闪烁,是那种比最冷冽的宝石还要纯粹的颜色。偶尔有几辆打着昏黄车灯的汽车驶过,发出轰轰的声音。

    “这儿会是一个安全的藏之处,”赫敏转向其他的人,“并且有办法能让我们对抗危险。”她神秘的说。

    “好梅林,这还真天杀的好。”德拉科瞅向那简陋的麻瓜房屋,左边是11号,右边13号,然后讽刺的说,“不要告诉我你领我们来这个麻瓜聚集的,愚蠢的闹市区就能把大家隐蔽起来——你不知道这会引发更大的危难吗?!”

    “哦,闭嘴!如果你想知道赫敏的计划,就给我安静的看着。”罗恩急的抢在他女朋友前回答,然后担忧的转头,“你确定将那地方告诉这个斯莱特林的前•预备食死徒?希望你明白况的严重——他可能现在看起来蛮无害,但如果这家伙出卖我们,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赫敏咬着拇指指甲在最后的论断之前沉思。突然的,金妮插入进来,“我同意赫敏的做法。”她说,“现在,我们是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无论如何,我们只有相信他。而如果这真的引起什么险恶的后果,别忘了亚撒教授也会帮助我们(制止他)。”她对哈利微笑。

    罗恩看起来很怀疑,但德拉克愤怒的喊,“说的像我会对你们感激涕零。你以为我需要依靠你们的怜悯过活?休想!马尔福家的人绝不会仰人鼻息——”

    “好啦,我不认为此刻是吵架的好时候。”哈利及时打断他们,“不如我们先听听赫敏的安排。”

    那女孩无所谓的耸肩,然后迅速用魔杖变出一根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刷刷的在上头写着,最后将它们塞到德拉科和哈利的手里,“默读一下,然后牢牢记在脑子里。”

    羊皮纸上是一行漂亮的英文花体字的痕迹,写的是:凤凰社指挥部位于伦敦格里莫广场12号。

    德拉克吞咽了下,以及,意识到这代表什么和那些格兰芬多紧张的原因。然后赫敏将纸片收回,用魔杖顶端冒出的火星点燃它们,直到烧成灰烬。

    “现在,在脑子里去想刚刚羊皮纸上的话。”轻声的,她说,同时所有人开始专心的想。

    接着,有一扇脏兮兮的门突然自11号和13号屋子间挤了出来,就像被吹起来的膨胀的气球,但带着可骇的肮脏墙壁及发霉的窗户。而旁边的两栋房子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依然处在平静里。

    “我们走吧。”赫敏说,并率先把脚踩上了坑坑洼洼的石头台阶。

    之后其他人跟着,德拉科看上去还在犹豫,但似乎被漆黑的大门上的银质蛇形门环勾起了兴趣,咕哝声后他发现他已经跟在后面。

    门发出“咯吱”的声响,向左右两边开开。伴随了一道白色的亮线,越来越多的光从里面泄了出来,几秒钟后,他们跨过门槛,走进通明的门厅里。

    那后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它所表露出来。如果说外头看上去像是一座废弃的空房子,那里面却足够的温暖和奢华:厚重的大理石地砖,一整面墙上挂着绿色丝绸窗帘的窗户,还有旁边的包裹银边的长条桌。不过更引起德拉科兴趣的是摆着的枝形烛台——它甚至被做成了大蛇的形状卧在上头。

    当然,更多的不可思议和研究来自那些个格兰芬多,因为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清楚几个月前这地方究竟是什么样——暗、潮湿、空,而不是明朗、整洁和丰足。

    “有人在吗?”小心翼翼的,赫敏喊,四下打量的时候经过洁白的墙壁上挂着的一个装饰华丽的镜框。

    “发生了什么?”金妮不安的问,“我以为这儿不久前还是座废墟一样的屋子。除非克利切突然决定不再偷懒耍滑而开始认真服务。”

    “我觉得,在有其他人发现前,我们最好还是出去。”罗恩的嘴巴似乎有点发干,“你不认为这里变得比过去还要斯莱特林?!没准是食死徒发现了他们并占领了格里莫广场12号!”

    在德拉科发出不屑的嘁声的同时,哈利抗议,“嘿,男孩,斯莱特林可不是该与食死徒划等号。”他说,又再停顿了一下,表突然变得有些愉悦的补充,“另外,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我以为主人会给你们解答。”

    接下来的半分钟他们显得惶恐不安,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哈利的教父从门厅另一端的楼梯上奔下来。后面还有莱姆斯•卢平、唐克斯、莫丽•韦斯莱以及——

    “爸爸?!”德拉科嘴唇张合了下,从喉咙里挤出一个词。他睁大眼愣住,简直不敢相信。

    “德拉科。”卢修斯•马尔福慢慢走下来,微微冲他点头,试图保持完美礼仪。但他的声音有些哑,攥着手杖的指头收紧。

    看起来德拉克想要跑过去,然后一头撞进卢修斯的怀里。但最终他只是移动了一步,就一步,然后停下来,控制了自己站在原地。

    “罗恩、赫敏,还有金妮!”小天狼星匆匆跑向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喜悦并给了他们一个几乎要把肋骨折断的拥抱,“我没想到你们会来,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罗恩,金妮!”愤怒的叫声来自两个格兰芬多的母亲。莫丽怒气冲冲的跟在后面,“我希望你们最好有足够的理由说明为什么没乖乖待在学校里——你们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尤其是如果有食死徒就跟在后面!”

    “可亚撒教授和我们在一起——”那些学生在莫丽的瞪视下瑟缩,扯出一个不那么好看的笑,“呃,我们可以解释,这是有原因的。是斯内普想要抓住海格,我们为了帮助海格逃走才被吸血鬼找上——”

    “吸血鬼?!”莫丽的叫几乎要震坏他们的耳朵,她甚至无法忍耐到孩子把话说完,“你在告诉我,你们是因为和吸血鬼对抗而逃离了校园?!我的梅林啊,你们怎么能和吸血鬼对抗?!他们会把你们撕成碎片,或者吸干你上的血——每一滴!”

    罗恩和金妮由衷庆幸没能把后面发生的继续告诉他们的妈妈,因为她已经陷入了歇斯的惊恐里。

    “好了莫丽,让他们喘口气吧。”莱姆斯插入进来,“这些孩子经历了很多,我想他们一定又饥饿又疲惫。为什么我们不先到餐厅里为他们弄上一些吃的东西,再顺便让壁炉燃烧的更旺些。”

    韦斯莱夫人看上去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当她看到罗恩、金妮以及赫敏祈求的眼神,选择了妥协。她让过子,开始轰着她的孩子们进去。

    “十分感谢你的帮助,亚撒教授。”在他们开始往餐厅走,卢平微笑的感激,“相信如果没有你,那些孩子会遇到大麻烦。”

    “他们是我的学生。”哈利耸肩,他发现莱姆斯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苍白和消瘦,不过精神倒是蛮好。

    狼人带着明朗的微笑同意,接着转向这其中唯二的两个斯莱特林,“马尔福先生,还有亚撒,”他温和的说,“相信你和小马尔福同样需要吃点什么东西,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过去——莫丽的手艺真的蛮不错。”

    “不,谢谢。”卢修斯拖长声音懒洋洋的说,“克利切会给我们准备好一切。”

    “感谢你的邀请,”哈利微笑的回答,“可我现在更迫切的需要洗个水澡。我们可以明早一起吃早餐。”

    “好的。”莱姆斯点头,“如果有需要,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

    卢修斯从鼻子里发出哼声,头部以极微弱的角度上下摆动下,随后看了看哈利,带着德拉克离开。

    五分钟后,他们处在了卢修斯在这栋房子的住所中。门关上的同时,德拉克开始环顾周围。这是一间纯粹的贵族的屋子,有豪华的墙角装雕,鎏金的刻饰,以及闪亮的水晶器具。看起来和他们一直住的地方有些相似。

    “我要克利切以马尔福庄园来布置,可惜这儿荒废的太久。”卢修斯重新走回德拉科的旁边时说,“那么,需不需要吃点东西?或者是喝些什么。”

    德拉科沉默的点头,看到父亲优雅的打了响指。然后一个脑袋光秃秃的,两只蝙蝠般的大耳朵里长满白毛的小精灵出现,毕恭毕敬的将银色托盘里腾腾的餐食摆到桌子上。之后他坐在那儿吃了些通心粉,少量的软布丁和一大杯可可,结束了进食。

    “对不起,爸爸。”当银灿灿的餐具从桌上消失,德拉科在向后倾斜回椅背里时喃喃的说。

    卢修斯抬起一根眉毛,“为了什么?”

    “所有——”铂金头发的男孩低头,短暂的,小声的说,“我的任妄为,鲁莽冲动和固持己见。”

    “你很肯定我打算对你斥责你近些子来行为的缺失,对吧?”高傲的男人转动手杖,在他的座位中站起,“事实上,在某些事件里我确实并不那么满意——你还未能完全摆脱上的孩子气。”

    对面的男孩因为他的话将脑袋垂的更低,一直到他父亲接下来的话响起。

    “但德拉克——”静静的,卢修斯看着他的儿子微笑,“我也得承认,我不在的子里你大部分都做得很好,其实我是为你感到骄傲。”

    斯莱特林的男孩抬头,看起来很困惑,接着终于再无法忍耐他内心的喜悦和激动,离开餐桌并用力抱住了他父亲的体。

    “爸爸!”他喊,“我真的很想你。”

    卢修斯发出一声短促的,低沉的叹气,在宽藉和安心中回抱住了他。

    这持续了一小会儿,直到德拉克平复了他的绪。“我能知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疑惑的问,“我一直很担心,还有妈妈,我们以为你还被关在阿兹卡班,并且受尽折磨。”

    “记住,没有任何能让一个马尔福屈服。”卢修斯高傲的说,“而我之所以会在这儿是因为一个交易。”

    “交易?”男孩停下来思考,短暂的分析,而周围所处的环境让他很快理出头绪。随后他说,“所以,是说我们不在跟随黑魔王了,是吗?”他问,并没有一点的遗憾和气愤,相反,有隐隐的轻松与高兴混合在里面。“我们与凤凰社站在了同一边?”

    “你可以这么认为,”卢修斯回答,“但我更倾向于是与亚撒达成的协议促使我们暂时合作在一起。”

    “亚撒教授?!”年轻的斯莱特林小心的考虑,“确实,如果是这样将更符合我们的利益。”

    “好了,让我们暂时停止这些对话,你需要好好的休整。”卢修斯满意于他儿子的进步,却提出另一个建议,“现在,我想你先去浴室清洗——你还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污浊狼狈吧?”

    “是,爸爸。”德拉科放松的呼气,跟着站起来向浴室的方向走,一直到那扇木门的门口,他停下,犹豫的转,“爸爸,我——”停顿了一秒,男孩脸袖的说,“我真高兴你能安全的回到我们边。”

    卢修斯专心看着他许久不见的儿子,欣慰的对他笑——

    oo00oo——

    “所以,你们遇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冒险?看看你们的样子,简直像从地底刚爬出来。”小天狼星兴奋的问。

    往嘴巴里塞进一块烤馅饼,罗恩小心翼翼的确认他的妈妈还好好待在厨房,“哦,是很刺激。”他得意的说,“我们对抗了一只吸血鬼,从魔鬼火焰中逃了出来,还撞见了死亡骑士。”

    “哇哦,听上去可真不赖。”小天狼星称赞,“看到你们就让我想起过去。又一次我和詹姆,还有莱姆斯不小心闯入了林深渊,差点就丧生在食人葵充满恶臭的嘴巴里。”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小天狼星。”莱姆斯翻了翻眼睛,“事实上,你应该教育他们不要犯险而不是教唆他们继续冒险。”

    “哦,得了,我们可是以勇气而闻名的格兰芬多!”

    “不说这个。”罗恩在看到他妈妈即将完成她的工作回来时飞快转移话题,“为什么这儿突然变得干净整齐了?还有那些意属于斯莱特林的装饰——我几乎要以为这儿是被食死徒们占领了!”

    这话之后是其余人好奇的看着小天狼星以及莱姆斯•卢平,但他们只发现这屋子的现任主人开始变得咬牙切齿。

    “全是那只傲慢的金孔雀的错!”他愤怒的控诉,“他指示了克利切按照他的意愿来布置!为什么他能对我的家指手画脚?!”

    那些孩子惊讶的瞪眼,莱姆斯耸了耸肩,“我猜是因为克利切更乐意听从他的安排而不是你的指示——包括你母亲的那副油画相。别忘了,你们家除了你,其他全部是斯莱特林。”

    “卢修斯•马尔福怎么也会在这里?”金妮突然说,“这意味了他们投靠了凤凰社?”

    “不,”莱姆斯喝了口咖啡说,“他与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或者比这更浅,就像暂时的结盟。不过请原谅其中细节我无法告诉你们。”

    “但——马尔福真的靠的住?”

    “我想是的,而且邓布利多校长也这么认为。”

    “我再次强调,他根本是个狡猾的杂种。”小天狼星嘟囔,对此嗤之以鼻,“你们不该这么相信他,这其中一定会有谋。”

    “说起来你和莱姆斯的任务完成的还算顺利?”赫敏有意识的控制话题延伸方向问。

    小天狼星停了一下,不愿的承认,“我们做了能做的一切,但神秘人以及他的食死徒们对狼人以及其他族群控制的真的很严,现在只能祈祷这真的会有用。”

    在他们研究他的话的同时韦斯莱夫人托着一壶暖茶过来。她把它们放到收拾干净的桌子上,解开围裙命令,“好了,已经很晚了。卧室已经准备好,我想你们应该去上楼休息。”

    “可是妈妈——”

    “没有可是。”韦斯莱夫人毫不留的拒绝,“现在,快上楼去。”

    三个孩子不得不妥协,他们遗憾的放下杯子离开座位。他们在那些大人注视下爬上楼梯,通过了一组裱糊在墙上的作为修饰的古怪物体,最终停在有着巨大毒蛇头的各自房屋门把手的前面。

    “好了,那让我们明天见。”赫敏说,然后推开门进去。其他的两个学生耸肩,决定遵从,毕竟这一天确实令他们感到疲累。

    然后走廊里恢复到之前的黑暗和空,所有都静悄悄的。橄榄绿色的天鹅绒帘子垂挂在窗户上,挡住了想要拼命从外头透过来的月光。过了会儿,也许是半个小时,又或者是40分钟,似乎传来一声微弱“卡嗒”声,接着橘黄色的光透过门缝出现在走廊的过道里。有一个女孩的影钻了出来,蹑手蹑脚的通过了长廊,前往与他们这些人对着的另一侧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