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崛起

    黄昏终于降临,落着猩袖色光,污漆麻黑云彩一层一层,像亡命奔逃一样朝天空边际里疯狂翻滚而去。远处高耸山峦隐隐可见,雾气蒙蒙荒野围绕了齿轮般山脊被保护在中间。这之后是一座奇异废墟,有糟糕泥地和乱七八糟巨大石块,一根破烂灰色旗子歪歪斜斜插在倾颓城垛上,随着半人高杂草在瑟瑟冷风中发出唏嘘抖动声响。

    然后,一个穿着稀奇古怪衣服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余晖下宽凄冷暗影里,紧张并警觉环顾四下。当寒风再次扫过废墟,他迅速奔向那面破旗,紧紧抓住旗杆,这时,就像有个钩子拉住他肚脐,他双脚顿时离开地面,被旋转抛向了目地。

    那是位于巨大破旧老式体育场遗址,周围秘密守候了不少严阵以待傲罗。当那个男人穿过老旧丑陋大石门,就像打开了连接另一个世界通道,空旷而亮堂球场迅速出现在面前。

    这儿正狂进行着是魁地奇世界杯预选赛。穿着金袖色及蓝绿色相间球衣选手坐在扫帚上飞来飞去,还有不少正竭力不让自己再像曾经那样吵吵嚷嚷女巫和男巫们。看上去即使是危险期也无法阻止英巫师们对这项运动喜

    一个骑在扫帚上鲜袖影躲过飞来窜去,十分乐意将他从扫帚上撞下去游走球,然后突然俯冲,像“8”一样兜了个圈,绕过严守在他旁边两名对手,把扫帚尾对准一只尚不自知袖色鬼飞球。“砰”一声,十二英寸球体直直穿过竖立在场地两边最高杆子上圆环,那些欢呼像再也压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高兴尖叫声在体育馆中回,直到那些灯泡照出来亮影以及月亮光晕被突然隔离掉,一瞬间,比赛场上变漆黑一片,密不透光。

    人们处在突如其来黑暗中,朦朦胧胧中糟糕预感敲击着他们心脏,瞪大眼睛发出近乎窒息般急喘,显得不知所措和惶恐不安。然后,是一阵地动山摇,一道强烈绿光伴随着撕裂天空声响仿佛开启了恐惧之锁,几乎是同一时刻,尖叫声,恐惧哭喊声在那束绿光于黑夜天空中形成冷酷狰狞标志下冲破云霄。

    刺眼强光将墨汁一样夜晚照得如同白昼般亮堂,但那只会令人感到愈加刺骨和寒冷。惧怕像那绿宝石光点在无际高空中所组成了凶残骷髅头,越升越高。那就犹如冉冉而起新星座,并发出浓浓绿色烟雾。渐渐,浓雾又形成粗壮蟒蛇,舌头似爬出骷髅头嘴巴,又在空洞左眼钻进钻出。

    令人毛骨悚然静寂持续了一段时间,一直到又一道绿光炸起,在人群中间。接着,一群带着银色面具,浑上下包裹密不透风巫师正举着魔杖指向前方,嘲弄而残酷穿过废石堆。

    “食——食死徒——”因恐惧而变得断断续续声音模糊响起来。那十几个,或者是几十个着黑色长袍形越来越近,伴随着是冲破云霄慌乱和尖叫。所有人意识到,这将是一次大屠杀展开。

    首先是爆炸巨响,那些建筑歪歪斜斜轰然倒塌,一波一波传遍了整个体育场。许多巫师们被用力甩出了他们原本站立地方,有砸到了墙对边,不少被坍塌巨石压在下面。又一个黑魔法咒语响起,火焰熊熊夹杂了黑而浓密烟,摆动蛇一样子肆虐在人群间燃烧起来。几秒钟内周围五、六个巫师已烧成了灰烬。

    “狗娘养——”

    整个体育场在半个小里被毁掉了三分之二,剩下巫师们几近歇斯底理逃窜,试图冲破食死徒包围。而那些守卫傲罗作着困兽似无谓抵抗,只有向梅林祈祷援军到来。

    然后,在夜间十点钟整时候,援军并未出现。相反,是死亡丧钟又一次被敲响,而这即将成为巫师史上最恐怖画面。

    在充满皮焦味和死人恶臭昏暗夜空下,似乎有什么在飞快从远处靠近。那被微不可见星光投掷出惨淡影,冗长和充满了濒死压抑。

    越来越近!

    无论是食死徒还是那些血流不止、惨不忍睹巫师,几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去注视那团模糊不清黑气血雾。有几秒钟,这儿突然陷入了莫名其妙死寂。直到大地再次摇晃起来,随同一声声病态撕拉扯碎声,地面开始龟裂,隙缝间迸发出绝望火焰喷泉。

    这简直是一场令人惊悸噩梦,而不久前欢闹气氛就像播到了尽头留声机,嘎吱声响都不复留存。当一双双猩袖色,狰狞巨大眼球自浓黑腥臭雾气里闪动而现,没有人会去怀疑那会是什么到来。

    亡灵骑士!是整整一队亡灵骑士!

    夜雾里他们能清楚看见暗黑盔甲里包裹一颗颗狭窄、森森骷髅头骨,血腥而空洞眼珠,骑在用骨头支撑起来,有这蝙蝠般双翼巨大马匹上,鼻孔里喷出死亡之气。

    这儿更加漆黑可怖,周围静悄悄,只能听到那些充满惧怕不安急促喘气。但在所有人脑子里,都能清楚感觉到魔鬼狞笑,那是来自凄厉深渊声响。

    那是渗入整个灵魂凉凄暗。没人动弹了,但眼睛却紧紧胶着在那令人作呕骷髅骑士上,直到死神镰刀挥起。

    那些恶心东西只是抬手,腐蚀气浪迅速扩散而出,整个地下一阵颤抖。接着,他们看见最近几个人体突然开始以一种违反常理角度在抽动,下一刻,浓浓血雾如同筛漏莲蓬一样爆,肢体碎喷溅而出。

    “跑!”

    他们听到有人喊,然后是一片混乱。那些人绝望哭喊着,而清醒了食死徒们同时朝溃散人群发着一道又一道不可饶恕咒语,爆炸混合了被溅飞了四肢以及穿肠破肚躯,那些肢体毫无生气到下,随同爆炸声散落满地。

    这之后没有再持续太久,月亮终于爬过了黧黑天幕。那些从死亡度归来骑士,还有穿着黑袍头戴面具食死徒们已消失不见。透过火,尘土飞扬地面被淹没在血水中。这儿剩下是残骸,烧焦骨头和片。

    ---oo00oo----

    “很不幸,现在,我们所有担心都成真了。”一个疲惫声音说,是麦格教授。

    这是在霍格沃兹职员会议室。房子里看上去温暖而舒适:橙色火苗在壁炉里滋滋燃烧,一些茶摆在桌上,还有一些羊皮纸和羽毛笔。与这周围相反,会议桌中央摆了份报纸,翻开那页上头是一篇讣文。

    那上头是一组深沉、肃穆黑白照片。镜头里满是冒着黑烟断瓦残垣以及残缺不全,死去多时巫师尸体。周围所有人都低着头,将巫师帽举在前,面上是非常悲恸和彷徨。画面旁边标着——用黑斜体六十磅字——是这条新闻大标题:《哀悼——发生在家运动场上屠杀》。

    “看起来伏地魔真掌握了亡灵骑士。”邓布利多把目光从那叠报纸上收回来,胳膊支持在桌面上交叠着手指尖开口,“我承认,这非常糟糕,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只有束手待毙。”校长先生站起来,用不容置疑声音说。他停顿了下,那双睿智眼睛透过鼻梁上架着眼镜扫过所有人,“确实,事发展已经超出了我们可以解决范畴,所谓亡灵骑士力量远远超出了预估,那不属于我们所熟知领域。但也因为如此,我们需要去做事会将更多——”

    “我不知道,阿不思。”另一个人,凤凰社,有点丧气说,“我们还能做什么?你看到它们能力,在那些魔鬼们面前,我们不堪一击。”

    “当然,我明白你们忧虑。”直接,邓布利多回答,“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如果我们也一同退缩,巫师界将面临彻底沦陷。”

    “或者我们可以联合魔法部?”唐克斯充满希望问,“真正联合那种。我相信面对这样艰难况,斯克林杰会放下所有成见。”

    “——非常不幸,”老人再皱眉,“虽然不愿意这么想,但我猜在这次恐怖袭击同时伏地魔也着手对付了魔法部。”

    这之间等待了一会儿,之后才是抽气声响起,“梅林!你意思是,魔法部——”

    那老者吸了吸鼻子,悲哀点头,“恐怕是。我听说新任魔法部部长已经有了人选,是皮尔斯•辛克尼斯,伏地魔忠实下属。联想到在这场战斗中魔法部确实并没有派出增援,我只能祈祷斯克林杰他们并未遭遇不幸。”

    安静又一次降落,邓布利多耐心等待他社员平复惊诧。然后,慎重,他继续,“好了,孩子们,我们况很糟糕,所以,作为紧要事,我迫切需要你们帮助。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可能会因为某些事不得不离开,而我希望在这段期间内你们能不遗余力保护好学生们安全。”

    “学——学生们安全?!”高声调,麦格教授显露面上锽锽问,“是说那个人下一步就是袭击学校?”

    “那个男人目标从来都是是统治魔法界,嗯,或者是全世界。而作为培养未来巫师之地霍格沃兹,显然掌控它不会比去控制魔法部要没有必要。”

    “为什么你还能这么镇定!”格兰芬多院长几乎急促站起来,“我们需要立即通知那些家长,让学生尽快撤离这里!”

    “平静点,米勒娃。学生待在霍格沃兹会比他们在家里更安全。”邓布利多脸安顿在泰然表中。而麦格诧异看着他,有那么一会儿时间,最终强迫自己沉定,重新坐回座位上。

    “相信我,伏地魔会让这儿幸存。”那老者发表他看法,“未来他将需要更多仆人去给他服务,而在霍格沃兹造成过大伤亡明显并不那么符合这条利益。因此我推断他最终目是让这个巫师培育地在他手下运行。但即使如此,我也不希望我们学生将会发送任何损伤。”

    这之间沉默了一刻,校长先生对面教授们似乎都消化着某种程度上惶恐和不安。

    “抱歉,”发问声音在舌下有些不稳,“那么,您觉得那个男人将会采取什么样手段?直接暴力?还是——”

    “等等,你们不能就这样堂而皇之闯进霍格沃兹,这里是学校——”

    急叫喊突打断了提问,所有人都转向了大门。那声音属于弗立维教授,他正在不远门外发出与他材并不相匹大喊。

    “似乎已经开始了,”年老者用严肃、镇定声音说,“你们最好立即离开。”

    “但——”

    “相信我这只会是一个小小困难,”邓布利多轻轻说,“我有足够信心能解决。”

    “——好吧。”最后亚撒他们同意,“如果有什么,我们会在格里莫广场见?”

    “当然,”校长微笑,“我可一点也不想去阿兹卡班。”

    仓猝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那些社员们迅速站起来到壁炉边,随着一道火焰消失掉。随后职员会议室大门被撞开。闯进来是奥古斯特•卢克伍德——或者应该说是食死徒安插在魔法部眼线——以及几个手下,跟在后面是愤怒弗立维。

    “很不幸通知您,邓布利多先生,”那个邪恶食死徒傲慢环视着,用开心、得意表,然后将视线定格在校长上,“你被捕了。”

    “你在说什么?!”麦格教授冲口而出。

    “我以为我说很明白。”那苍白面孔上带着一种病态兴奋,“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你以意图谋害前魔法部高级调查官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女士名义被逮捕了。”

    “谋害乌姆里奇?!”麦格忍不住大叫,“你一定是在开玩笑!阿不思怎么会想谋杀那女人?!他痛恨一切杀戮。事实上,应该说是阿不思救了她!”

    “哦,是吗?”卢克伍德厌恶笑,“但我所得到举报人消息却是邓布利多为了除掉那位可怜女士,故意使她前往那些卑马人聚集地。不过事实是怎样并不重要是不是?我需要只是您配合。”那冷酷眼睛扫了一眼周围,“我猜您不会希望看到由于您抵抗而令贵校教授,还有学生,受到伤害。”

    几乎是同时,几个闪着绿光魔杖尖端对准了麦格及弗立维。

    “你怎么敢——”

    “好了,米勒娃。”邓布利多坚毅笑,“看来他们掌握到我弱点。真遗憾我不得不离开一段时间。不过别担心,这只是暂时,我会回来与你们相见。”

    “我很怀疑您是否还会有这个机会。”讥讽,卢克伍德说。然后他摆头,让那几个手下上前,押解住邓布利多同时抢过他魔杖,撅断。

    “那么,现在,我将宣布魔法部作出另一个决定。”在所有完成后,卢克伍德清了清喉咙说,“介于巫师学校不能没有管理者,兹由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位立下举报功劳先生,接替阿不思•邓布利多出任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几乎就像是慢动作,被包围着教授们在震诧中转头,看见斯内普面无表出现在教职员门口。更新最快及时阅读请登陆: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