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记者会

    那傍晚,霍格沃兹学生们是在礼堂大厅前列队集合,同行还有他们院长以及所有教授,看上去严肃并可怕。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这周围是异常沉静和压抑,带着某种古怪令人不安紧绷气氛,让人想起了五年级时哈利•波特说神秘人归来那个夜晚。

    无关有意识想法,但在这样环境中人们总是会更倾向有非同寻常事正在发生。

    其后立刻,一些人开始无声环顾彼此,试着从周围人眼睛里能找出什么有关今晚线索或启示。而与此同时那扇门开始分错——笨重、迟滞,咯吱嘎吱开门声让人心烦意乱同时也焦躁难宁——直到完全开开。然后,几乎是立即,那些四处飘忽视线被完全聚焦在里头。

    这儿看起来像是即将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不,不是像,而是这儿马上将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许多——至少两打以上——记者就守候在第一排座位上。之后没多久,霍格沃兹校长先生出现了,在此起彼伏闪光灯中。

    他穿着一件用于正式场合黑色天鹅绒长袍,长长鹰钩鼻上支着那副老旧半月形眼镜。银白色长发和胡子束进了腰带里,而不是用通常那个可笑蝴蝶结系着。那双明亮湛蓝眼睛此刻极具穿透

    “邓布利多校长——”

    “校长——”

    “邓布利多先生——”

    那些相机凑了过来,还有记者们,起立同时奋力涌向前方——即使他们接到消息并未透露任何报,但事实上,没有那个人会蠢去怀疑那位绝少于公众中露面先生将要宣布新闻重要

    这持续了一小会儿,直到邓布利多穿过人群,到最前头台子上。接着他轻轻敲了一下台面,那声音却像锣鼓一样无限扩大,顿时全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包括学生们——入座,伴随着周围悉悉索索声音开始减弱,每一台相机镜头又一次集中了过来,并且目光都投向高台上人。

    “首先,我很高兴各位在这么短时间内辛苦到来。”邓布利多环视四周,吸着鼻子对那些好奇脸孔说,“今天,我邀请各位先生、女士,是有件重要事需要宣布——这关乎这我们大家安危。”

    他定了下,因为媒体们躁动起来——闪光灯不停在他面前闪烁,显然,这吸引了所有观众群。

    “请原谅,校长先生。” 一位有着深色皮肤《预言家报》新闻员站起来,“我不太理解您所说‘安危’含义——最近我们可没未听到魔法部说英有出现什么防问题。”

    “哦,当然。名书院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邓布利多估计局势。“那是因为这也是我刚刚得到消息。”呼吸后,他决定让问题直击要害,“准确消息。是与伏地魔一项恐怖计划密切相关。而我认为公众们有权在最短时间内知道他们即将面临危机。”

    这话后是突如其来静寂,像坟墓一般,几乎所有人都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然后,就像海面刮起飓风,惧悸嗡嗡声迅速扫过整个大厅。人们怀疑又害怕看着邓布利多。

    “——抱,抱歉,邓布利多校长。”另一位戴眼镜记者从椅子上跌撞起立,“您,您刚刚是在说那位可怕神秘人?”

    “是,没错。”那些脸都惊恐地望着他,邓布利多说,“我们都知道,伏地魔复活了——即使在此之前我们未得到任何有关食死徒们大规模行动消息,但不是说他们就会从此洗心革面。”所有眼睛都固定在校长上,平静,年老者坐在房间最前面台子上继续,“相反,那是作为即将进行,更危险潜藏行动蛰伏。因为现在,一场彻底毁灭风暴即将席卷而——”

    话声戛然中断在大门被突然“砰”撞开声中。魔法部部长斯克林杰带着他官员和傲罗们气势汹汹、昂首行进,然后在记者座位与邓布利多台子之间停顿住。

    “哦,鲁弗斯。”校长站起来,用并不很惊讶声音打招呼,“很高兴看到你,没想到你会来霍格沃兹。但——你看到,目前我有点忙,恐怕无法招待你。”

    “你太客气了,阿不思。”斯克林杰面无表盯着他,严厉说,“很抱歉我不得不打扰一下,”他看着那些诧异人群,“因为我有事必须和你谈谈,现在!”

    邓布利多眨眼,走到桌子末缘。“当然。”他微笑,“我想各位应该不介意稍等片刻,对吧?”

    回应他们是拼命按快门声音,还有嗡嗡低语。然后,在周围可能变得更加喧杂时候前,他们短暂离开礼厅,前往到较为私密空间。

    “我真不敢相信,阿不思!”当门关上,那些手下官员就守候在外头。斯克林杰怒目而视,在声音中带上强硬指责,“你竟然选择私自召开记者会而非事先告知于魔法部——我以为有关家安全事宜应该是属于我们责任。”

    “那是因为事又有了不好发展,我们没有时间去一步步推进公众承受能力。”

    “我只是不想人民陷入猝不及防恐慌!”他用怫郁脸孔诉斥,“作为魔法部部长,维护英巫师们安定才是我首先需要考虑职责!”

    “通常况下我会同意你观点。”邓布利多坐在魔法变出来椅子上口气正式说,“但目前事态发展却无法令我们再等待——公众有权利即刻知道真相。”

    “当然,关于这点我从不反对,”斯克林杰从来都痛恨对方表现出睿智,他已经预料到和这位校长谈话会有多么恼人,“可不是说是在现在。”他紧绷他唇线,带着愤怒脸袖,“你应该知道眼下巫师界有多动不安——自从去年神秘人归来,几乎所有人都被笼罩在黑暗畏栗里。所以,我需要他们最少能稍稍镇定下来,不至造成更大混乱。而你却突然要告诉他们——没有任何铺垫,告诉他们那个神秘人不但成功复活了,现在又成为了一名死亡术士,拥有更加令人无法抵挡骇人实力?!”

    “我理解这种事总是令人乏倦不堪,”邓布利多叹气,“但我希望你明白,我选择这么做并非没有理由——有个最新出炉可靠信息,一个十分可怕恶魔被伏地魔释放出来,在继成为死亡术士后,那个男人将获得更大能量。”

    这突然像被冻结住,斯克林杰震惊僵立在他牵头。部长看起来很紧张,面孔刷白色。“梅林!你是说——那,那个神秘人变得更强大了?!”他脸上表就像刚刚吞了下一条鼻涕虫,“他究竟又获得了怎样能力?”

    “你不会想知道。”沉默后,校长先生说,“据亚撒说——你知道亚撒是谁,对吧?”他看到魔法部部长机械点头,“据说那是一个出现于远古时候邪恶力量,是燃烧着杀人魔王。即使是那些精灵在它面前也只能节节败退。”

    “天!精灵族也无法抵御魔鬼?!”他几乎想要叫。

    “是。”邓布利多悲哀说,“所以我们无法再等待,在伏地魔很有可能下一刻就发起非巫师手段攻击时候,而我们人却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斯克林杰明显被震悚事实令他变得彻头彻尾恐惧,但不是胆怯。他开始焦躁在房子里踱来踱去,带着紧锁眉头思索表。而邓布利多只是一言不发坐在那儿,在膝盖上堆积起他手指尖。

    他最终停下来宣布,“好吧,我同意将消息发布出去,但我坚持认为这应该是魔法部责任。”评论,他说,“希望你明白,有时你这种越俎代庖行为会给魔法部造成不必要困扰,让我们官员威信受到动摇。”

    “当然,如果你这么认为。但我需要澄清,任何挑战魔法部权威事都绝不在我计划范围内。事实上,我从未有过要让魔法部威望受损念头。”邓布利多微笑,“那么现在,我想我们最好赶快回去——毕竟还有不少新闻员在等候,你可以继续外面记者招待会。”

    然后,他们又一次回到礼堂,除那些学生和教授,所有记者依旧坚持不懈守在原地。当大门被推开一刻,男巫和女巫们立即从四周周围成半圈将他们包围,快门就像要被按断似拼命响着。

    “斯克林杰部长,对于最新防安全上问题,是否真像校长先生所说那样存有隐患?”

    “是说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魔头又有了更为可怕动乱?为什么我们并未收到任何来自魔法部紧急通知?”

    “部长先生,有传闻您与阿不思•邓布利多间存在不和,请问这场未统一发布会是不是与此有关?”

    “部长先生——”

    “部长——”

    穿过那些人群,斯克林杰在下属协助下回到台子上,取代邓布利多坐在那儿。接着他清了清嗓子,点头看他下手副官,他首席秘书领会开始要求台下人安静,然后记者会再次开始。

    “那么——”这个脸上伤痕累累男人表严肃看着下头,“各位先生女士,接下来会有我主持这场记者会。”

    “部长先生,我并不是想对您突然取代邓布利多校长召开记者会发表什么微词,但这是否代表了您确实在此前与校长先生未达成统一?所以,校长先生所谓噩耗是真实?是否是说我们真即将面临又一场浩劫?而魔法部却想隐瞒?”

    “你是?”

    “哦,抱歉,赫尔•兰杰,《唱唱反调》记者。”

    “好,兰杰先生,我会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希望你能注意,如果我未指到你提问,你不应该自己站起来发言。”在那记者尴尬脸袖中,斯克林杰说,“我承认,我们目前确遇到了很大难题。我原本希望可以在有确切把握或者是较为不激烈况下向大家宣布这件事,可目前看,我们时间紧迫。”

    “那么是说确是神秘人——”这回被点到名字记者站起来问,在他念到那个单词时候有明显瑟缩下,“神秘人又有了什么行动?”

    离再次回答明显有几秒钟停顿,这足以令那些鼻子敏锐记者们抓住新闻。“出于众所周知原因,我不会讲太多。但,是,魔法社会正受到前所有未威胁——而造成这种局面人正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神秘人。”在那些充斥房间嗡嗡议论声中,他继续,“我肯定你们都调查过——自从那个受精灵族承认,被称为亚撒•普莱切人出现——远古精灵各种职业。所以,相信你们对死亡术士不会太陌生。”

    这又引起一阵抽气,差不多全部记者再次露出骇异。

    吞咽口水声音,“是说,是说除了潜行者,又将有一位死亡术士出现?!并且是站在神,神秘人一边?”

    “——不,”斯克林杰透过眼镜严肃看着那群记者。模糊缓慢爬行恐惧感绞着他们胃,然后,他们听到他说,“实际上是神秘人让自己成为了一名死亡术士。”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