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黑夜的序曲

    在他勉强的找回一丝模糊不清的神智的第一时间里,哈利迅速念动咒语,在保护斯内普的同时将周围的房间全部封闭。痛苦的发生是选在如此清净的时间里可以作为另一种幸运。虚弱的,哈利跪于坚硬的地板上,在持续不断的磨难中大喘着粗气。他深呼吸,希望能令自己慢慢回想起放松时的记忆。直到他可以控制住自己双手的颤抖,才真正寻回一些可供思考的意识。    他太久不曾记得那是什么感觉——自从他学会屏蔽掉自己的思想不再透露给任何人——他的精神波动力以足够强大到不被任何绪所影响。这个时代的黑魔王还并不清楚他们之间通过那道被诅咒伤疤所创立起来的精神上可共同分享的链接,并且他也一直小心隐藏这一点不被他的敌人发现。但——目眩的头痛此刻突然带给他一种恐惧的全新的认识——有某种特殊的力量闯入了本应只有他们才可建立起来的深入意识的链接。    几乎是本能,他迅速追踪并锁定了那个从遥远的彼端渗透而入的力量之源。那不是伏地魔的咒语波动,或者说,并不全是伏地魔的——即使相隔再多年,他永远不会认错他今生最大敌人的精神运作。这更像是有某些力量正在被强行融入他的意识,缓慢而痛苦,并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他小心渗透过那道连结,企图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肌的扭曲与精神的紧绷令他的手指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抓痕,并从嘴巴中吐出一连串的连结咒语,在尽可能减少抵抗伤害的况下,令它更紧密的让自己与对方的精神联系在一起。而直到他模糊的碰触到两人相通的意识深处的那团迷雾,就像受到了石化咒,熟悉的魔法波动让他陷入了彻底的震惊。    是来自黑暗深渊的精灵族的力量!    这个认识令哈利屏息。他不能集中——即使在模糊中他感觉的到斯内普紧张而忧虑的问候,但,此刻,慑人的痛苦是唯一能挤入他意识的东西。    这是一个仪式的举行,是在汲取、融合着最纯素的邪恶力量的本源。波涛汹涌的仇恨和愤怒似乎要将他撕裂,而这最终结果导致的会是比死更糟糕的命运。黑暗之中的囚者被释放了出来,带着疯狂和死亡的气息,咆哮着,叫嚣着,最终与堕落的灵魂融为一体。这个过程是持续而漫长的,直到他强迫自己张开眼,能令自己维持较为清醒的神志。    “梅林,发生了什么?!你突然倒下。”    那声音紧张而带有一点点惊慌。哈利从他半模糊半清醒的脑子里认识出是斯内普,他就在他的旁边,面上挂着惊骇和忧虑。他用力扯出一个可以被称之为笑的东西,“有个——非常骇人的结果。我恐怕得立即和阿不思谈谈。”他喘气说。    “在这之前你最好先坐到那边的椅子上休息下——我会为你配些放松精神的药剂。”    “谢谢。”哈利说,在斯内普的帮助下蹒跚的让体与地面不再保持亲密的接触,几乎倒在沙发上。他看起来有些虚脱,但没有变的更糟。然后,一会之后,斯内普带着一瓶深蓝色的魔药回来,哈利感激的把它灌了下去。很快,他注意到自己的双臂已经微微颤抖的开始放松,那没经历多长时间,尖锐的痛苦慢慢减退。    “好点?”魔药学教授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仔细的问。    “谢谢,好受了许多。”哈利努力放轻松他自己,至少不让全的肌再抽痛。“我想我应该向你解释下刚刚突然发生了什么。”    “不,你可以让它留到明天。”斯内普皱眉评论,“现在你需要休息。”    哈利摇头,“这很重要——超过了我体的况。是有关伏地魔。”    斯内普吸气,脸变得苍白,一些严重的表迅速被关押在面上。“是说黑魔王发生了什么?你之前的痛苦会与他有关?”他迅速掌握了重点。    哈利虚弱的点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讲,但我确实能通过某种方法而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请原谅我无法说明,因为这中间需要承守的东西太多。”    这儿突然出现一段小小的空缺,接着是斯内普迟疑的滑向了另一端,“这——不必要。你无需对我解释什么。”    那里面含有着谨慎和不肯定。努力的,哈利支撑子,温柔地探向他腰间绷紧的臂膀,“不,我希望你知道,这不会是因为不信任你而做出的决定。如果可能,我不想隐瞒你任何。”他放轻声音的说。尽管那些痉挛已经停止,他依然在衰弱着。“但那或许将引起某些非常、非常危险的后果——这冒的险比我曾经有过的都更恐怖。所以,仅仅是基于对重要人的保护,独自面对是我目前最好的选择。”    斯内普看上去有些迷惑,墨水般的黑眼珠衡量的审视着。这持续了几秒,最终,他似乎将结论偏向于精灵族的特殊能力,因为他以些微干涩的声音说,“我对精灵族的那些神秘能力从没有太多兴趣。现在,我更关心的是黑魔王的消息。”    哈利吞咽,在艰难中闭上眼,就像他在为此积攒着力量。“那是一件可怕的事,”他悲伤的在证实,“远远超出了人的认识。”    斯内普皱眉,“我能知道那是什么?”    沉默一会儿,哈利静静叹气,“——他揭开了远古流放的邪恶高级精灵的封印。”    这之间有几分钟的迷惑不解。直到哈利终于令斯内普明白究竟什么是流放的高级精灵的封印。    “我的老天!那么是说,是说黑魔王把自己与恶魔的灵魂完全融为了一体?!”在短暂的停滞后斯内普惊喘,表惊恐,面上带着慌乱的苍白,“他——他让自己变成了死亡术士!?”    对,死亡术士,一个已遥远印封了的名词。被所吞噬,将灵魂献给了无尽的黑暗。他让咆哮的地狱通过自己体与世界连接,用死亡的影及的活人的鲜血祈求着永生的法力。    “我相信刚刚的痛苦是最后的厄运仪式所造成。”哈利顿了顿,勉强扯动他的嘴角,“是的,就我所知,他吸取了那些灵魂的碎片,成为了在这世界消失已久的死亡术士。”抽气声后,他只能用干涩的声音叹气,“那些高级精灵的灵魂或许在这许多年里被慢慢化解,但并不是说他们留下的仇恨和愤怒就会消失不见。同时,他们掌握着太多的秘密与实力,包括亡灵军团的召唤和地狱业火的冲击。恶魔的军团将会为他提供自己的力量,许他借助毁灭的能量。你不会明白那将有多么的恐怖和疯狂,若那些死亡的使者重归大地,波涛汹涌的血腥战斗会撕裂了全部世界。”他战栗的看着他,“而我害怕伏地魔究竟得到了多少能力。在招致死亡的魔法风暴和大灾难席卷而至前,最好是我们能掌握先机,在他不稳定的这段时间里率先发动攻击。”    “但我已有足够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接受正式的召唤,自从——,混蛋!”用力的,斯内普将手砸到了茶几上,力道大的足以将那击碎。“——是我的错,黑魔王想要知道精灵族的传袭历史就是因为这个,还有他该死的委派给贝拉的任务!为什么我会忽略这一点?!”那个男人发出痛苦的声音,就像是从岩石里磨出来,尤其是意识到自己的作为究竟引发了什么样的灾难与后果。“如果、如果不是我将它们告之给了——”    “不,这与你无关!”坚定的,哈利迅速打断,并用最轻柔的动作让自己的手覆盖在他的上头,“就像我说的,即是伏地魔没有通过你得知那些消息,他同样会找到其他办法,那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我敢肯定他碰触到那些封印是在所有人意识到前——况且这在精灵族中确实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秘密。”    “但那的确是我的责任!”他的面孔绷紧,并且镇压着的自责的眼睛与微微下塌的肩膀在叙述什么。影下几条皱纹令他看上去又老了几岁。    “嘿,听我说,”哈利试着移动体靠近。用最诚挚的声音,他说,“这绝不是你的错,是我的坚持。没有人能想到伏地魔会想知道精灵族的传袭只为了找出流放精灵们的消息。所以,如果真有人应该为此而负上什么责,那也应该是我。但如果要我在只可能会晚几天引发的危难和你的安危中选择一个,我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甚至,即使你没有那么做,相信我,我会用另一种方法让他知道。”    斯内普窒息,明显的被震惊了。他抬头看他,对方的双眼跟他的接触的一刻,然后,另一波不同的刺痛他的眼。    那个男人会那样做!    这个认知让他的胃绷紧。那双眼里装着足够的真挚和决心,看上去无论是什么,对面的年轻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承受。    “——我应该去找阿不思了,”魔药学教授很快低头,注视他们交叠的手好像它们其实属于其他什么人。“你可以先休息下。”他站起来,干巴巴的说。    哈利微弱的叹气,对那个严谨的男人而言任何企图安慰的话都如此的缺乏说服力。在斯内普离开前他惴惴不安的拽住,渴望的凝视。他能察觉对方的心神不安,不过他等待,直到等待魔药教授明暗不定的眼睛同样锁住他的。    那里面有轻薄的,短暂的颤动。哈利明白它代表什么。这比之前要更细心敏感,他试着让自己带出一抹笑,用双臂围住他,指尖慢慢碰触对方的嘴唇。年长者震动,但不是抗拒。然后,他们的唇贴到了一起。    他用舌头一点点进行哄。那不是代表的饥渴要求,而是温柔并且充满意的真扶助。他感觉到斯内普在一瞬间把他抓牢,然后松开,慢慢垂下了脑袋,让两人的头靠在了一起。当他放开他,只抚着他背,哈利能觉出那袍子底下放松的体和平滑的心跳。    “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与你同在。”    他在他耳边低语说,接着轻柔的用拇指来回抚摸他的指关节,将它们捧起,缓缓亲吻年长者冰冷的手心,一次又一次。斯内普颤吸,睁了睁眼,点头匆匆离开。哈利同时把自己交回沙发里。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