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突变

    就赫敏•格兰杰小姐来说,接下来的子都过得异常迅捷。对于未知事的探索,相信这位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永远不会腻烦,尤其是那件事还关系到她最好朋友哈利•波特的安危与消息。所以,当她的推断越来越接近真实,除些微的焦躁不安的冲击外,一切的缘由和可能都在不停搅动着她的思绪,而在她一次碰上斯托克,并得知他见到亚撒同斯内普教授约会的时间,那种探寻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这一切都最终导致了她将更多的时间都又一次的投入进图书馆。

    至于罗恩,为她另一最好的朋友以及现任男友,义不容辞的担任起查找以及搬运的工作,看着那女孩一本本的翻寻和记录出所有有关龙的资料。

    “如果你想要找的是这个,其实我建议你应该去问问查理。”那男孩疲惫的归还一批书,并送来另一批的同时这么说。

    “事实上我已经有寄信给他。”赫敏几乎头也不抬起的回答,“但——我承认查理在这方面蛮擅长,只是这回,我恐怕我们还得自己努力。”

    罗恩耸肩,“所以,成果如何?”

    “不太美妙。”她终于抬头,带着一点尴尬,“没有哪本书中记录过有关那个的详细资料——哪怕是那些**。”

    “你翻过了**?!”罗恩惊叫。

    “,放心,我有得到麦格教授的许。”她拿了学院院长的签批字条晃晃,“只是这真的蛮难的。至目前,除一本书中——《遥远的史诗》——有写一首吟游诗人的歌,提到了那单词,我再无法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罗恩皱眉,“如你所说,但哈利是从何知道‘太古龙’这个名词。”

    赫敏叹气,“这也是我的疑问所在,只是在他向我询问的那个时候我未在意。”她面上的表有点闪忽不定,只是瞪着那一摞笔记。那指间的羽毛笔杆有节奏的敲击桌面,是她典型的思考问题时候的方式。

    最后她轻咬唇时作结,“无论如何,我坚信这会成为揭开所有迷雾的关键。”

    那之后是午饭,赫敏还陷入在无穷思索的环节——中途她曾一度把盐当作胡椒拼命的往烫里撒,为此罗恩不得不照顾她直至午餐的结束。

    “我得去找亚撒教授谈谈。”之后在休息厅,赫敏认真考虑的说。

    高个子的男孩在意外中皱眉,“亚撒教授?为什么?”

    “,不是说我一定真得和他说些什么,只是——”她不知为何看起来困惑,“只是我需要一次私下接触的机会,让我有时间能作出点不一样的判断。”

    罗恩耸肩,“好极了,但你准备以什么理由去?”

    赫敏一下子变的丧气,“我还没有想好。”

    罗恩哄着说,“,别担心,你总会找到机会。”

    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无趣的沉默。赫敏继续调查所有书籍,而罗恩有一下没一下的看他不知翻过几遍的《魁地奇特刊》杂志,直到他妹妹突然闯入进来。

    “你们在这儿。”金妮抱着不少东西进来,“看,乔治和弗雷德的最新作品,还未投入生产。他们刚邮来给我免费试用。”

    “为什么只寄给你而不是我?”罗恩扔掉杂志不无嫉妒的说。

    袖头发的女孩咧嘴笑,“嗯啊,我猜因为我是他们最小的妹妹?”

    “我也是他们最小的弟弟!”

    “看的出来。”金妮耸肩,“毕竟某些时候我也会以为我才是较大的那个。”

    罗恩眯眼,“嘿,女孩,小心,你在挑战你兄弟的权威。”

    “,得了。”金妮翻了翻眼,“还是看看他们寄来的都是些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那三个学生是在无穷无尽的新奇与钦佩中度过。必须说,隐形糖和墨黑饮料汁都很有意思,另外还有魔法反弹头盔以及其他一些看起来就很棒的东西。但引起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注意的是一件名为“恶作剧之王——魔棒扰乱棒”的东西。

    那女孩突然变得有些目光闪烁,“嗯,其实我有个想法——”她的一只脚开始围绕地面画圈。

    两个小时后,罗恩气鼓鼓的坐在有求必应室,面对他的女朋友。“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真的同意你这么做。”他用那种恨不得掐死自己的表对赫敏说,而中间放着的是他的魔杖——它正五颜六色的向外冒着星星一样的火花。

    “呃,我很抱歉?”赫敏尴尬的笑,小小声说,“我发誓,它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你最好保证。”罗恩咬牙,“我绝对绝对不希望去再换一根——妈妈会寄吼叫信给我。”

    金妮咯咯笑,“不,这次妈妈只会宰了你。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做?”

    “请亚撒教授修好他——毕竟他是教授黑魔法防御的那个。”赫敏看向不那么高兴的男孩,噘起嘴,“好了罗恩,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保证即使没有亚撒教授,也能将它修好。使用说明上记载的很详细,这只会令你的魔杖出现短暂的失常。”

    罗恩的表放松了一点,投降的,他翻了翻眼,“好吧,还是让我们尽快去找亚撒教授。”

    稍后的十几分钟里,他慎重的捧着他“失常”的魔杖,看了一会儿,然后担心的让两条腿跟着赫敏、金妮行进。一半忧心自己的魔杖是不是真的能变回正常,一半在祈祷上天无论哪个神明,让赫敏可以真的发现点什么,这样那女孩就不用让目光一直充满怀疑的围绕着亚撒教授转。然后,当他们转过楼梯,深入地窖,那两个格兰芬多的学生都惊讶的看到德拉克•马尔福正在这附近徘徊的闲晃。

    “马尔福?!你在这里干什么?”不那么友好的,罗恩开口。

    斯莱特林的学生立即回以战斗的戒备,“我以为你们出现在这儿才是比较奇怪的那个——毕竟这是我学院导师的房间所在。”他让目光落到罗恩手上的魔杖,思索后发出嗤笑,“魔杖出了问题?,不用说,一定又是你们的值得称赞的‘冒险精神’搞的鬼。不过穷鬼,你确信你妈妈还有多余的钱给你再买第三根?”

    “该死的你这个——”

    “罗恩!”金妮轻轻警告,虽然看上去也有点愤怒,“别忘了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去做。”

    看起来德拉克似乎对争吵没能延续下去有些失望,但那个固执的斯莱特林只是决定环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直到那三个人犹豫的逗留在他们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门前。

    “准备求救于亚撒教授?”德拉克嗤笑,“很有趣,那么,这次你们准备好了要如何解释自己的‘不自’?”

    罗恩瞪着他,“这不关你的事,马尔福。为什么你不赶紧滚到一边去?去找你们学院那个油腻腻的老蝙蝠什么的,你是来找他的对吧?”

    德拉克冷笑的同时用力瞪回去,“很遗憾你猜错了,事实上,我是来找亚撒的。”

    “亚撒?”

    另外的人对他的称呼而露出点担心的注视,而德拉克看上去对此格外高兴,“,他许我这么称呼的,并且,他还告诉了我那道门的开门密令。”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能如何进去。”罗恩磨牙,盯着那个斯莱特林,直到他在高傲以及轻松的炫耀中走上前,对着那扇门喊“开门”。

    然后,惊吓来的是如此突然——相比起他看到的,那要远远惊恐震诧于他对马尔福会知道他们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门密令以及那个该死的斯莱特林希望得到的炫耀——以至他全然没有防备的叫出来。而十几秒后,他才意识到金妮、赫敏和马尔福也是如此——那个傲慢的小混蛋全僵硬的站在原地,正眼瞪瞪地盯着看,下巴几乎要掉到地板上。

    “梅林(老天)——”同时发出的声音就像锯子锯在了木头上,被强行划成了一片片。

    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个油腻腻的、沉、恐怖的老蝙蝠四肢展开几尽□的被压倒在了桌子上,油腻的头发散乱在周围,锐利的目光涣散,蜡黄的脸颊上泛有不正常的袖晕,就像——就像正在经历一场激烈的□!

    事实上,地上确实还散落着一只保险的包装袋,而另外一个,也就是房间的主人,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同样衣衫凌乱狼狈不堪的看着他们,直到赫敏犹如口吃的声音在哆哆嗦嗦中响起。

    “我,我我,我很抱歉,教,教授——”她苍白了脸,几乎是用尽全部自制力才不使自己发出尖叫,“只,只是罗恩的魔杖出了点——”

    桌子上的人发出了危险信号,那些学生上的肌都几乎是瞬间绷了起来。

    “我们立即离开!”迅速的,那女孩截掉自己要说的全部句子,用飞一样的语速表示,然后转过,一把抓住罗恩的胳膊把他一起拽出了门。短暂的麻木后是金妮和德拉科慌张惊栗的跟着他们后面。

    走廊走完了全程,他们跌跌撞撞的爬上楼梯,罗恩才猛的停下来,转过去用充满恐惧的脸对着惊魂不定的剩下的两个人,“刚刚,刚刚他们——他们是在——”

    “,拜托你行行好,给闭上嘴!”赫敏说,用拇指和食指揉搓自己的眉心,“我正努力试着修正自己所看到的所有画面。”

    “我的好梅林,”罗恩木然的瞪眼,蹲在台阶上,将脑袋抱在了两手里,“我今晚一定会再度失眠——这简直比上次看见他们接吻更惊悚吓人。”

    德拉科几乎跳起来,“等等,什么?!你很久前就见过了他们接吻?!”

    “别那么大声,你这白痴!你是希望叫的众人皆知?”罗恩靠在墙壁上咒骂,并试图不要让自己发出更多的呻吟,“这刺激有点过了头,谁能想到那只老蝙蝠也会——天!”他激动跳起来,“魔药课!老天,明早的第一堂就会是魔药课!”

    “那又怎么样?就像我不是也一样。”德拉克轻蔑的说。

    金妮勉强支起自己,“,最少为老蝙蝠的教子及斯莱特林的学生,你不必担心会直接面临大魔王的死亡威胁。”

    “究竟谁告诉你我是斯内普教授的教子?!”

    金妮眨眼,“你不是?”

    德拉克抱肩,斜眼看她,“当然,你简直和你兄弟一样愚蠢之极。”

    “你——”

    “好啦,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下来。”赫敏虚弱的说,“我现在头痛的要命,如果有精力吵架,你们不如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能逃避掉明早课程的好主意。”

    “——”罗恩痛苦的靠着墙,“我希望从乔治和弗雷德那儿买的鼻血糖不会被全部用光。”

    “或许我那儿还有剩。”赫金妮干巴巴的回应。

    “这是今天唯一不错的消息。可——我的魔杖(wand)该怎么样?”罗恩记着他手里还冒火花的宝贝武器。

    “相比之下我更在意地上扔着的保险子。”赫敏站直,神秘的说,“我想我确实得开始练习大脑封闭术了。”

    “天!该死的给我住嘴!别提保险,别提魔杖(wand)(注1),至少是现在!”德拉科头痛的吼,非常难得的,他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之一竟表示了同意。

    这之间是继续的沉默,直到一会儿,斯莱特林的铂金男孩带着犹豫和窘困的希望问,“嘿,韦斯莱,”那两个袖发的格兰芬多同时抬头,然后他看向金妮,咬了咬嘴唇,“我——我可以购买你的鼻血糖?”

    ---oo00oo----

    在那之后屋子里是令人尴尬和紧张的寂静。哈利下巴收紧,在懊恼自己面对斯内普一次又一次大意的同时祈祷着如果他真的想要杀了自己,那最好也能许他把之前的事做完。但无论如何,他首先需要忏悔。

    “呃,我很抱歉,再次的。”哈利道歉,心中默念咒语,确保那扇该死的门永远、永远不会再突然开开。

    “——你确实应该感到抱歉。”斯内普说,同时收拢好他衣服,“现在,我确实对你这个著名的因谨慎而获得的称号保持怀疑。”他抿嘴,用惊人的毅力摆脱了之前的意乱迷——除了两颊还留有的灼烧的痕迹。

    “嗯,通常况下我会足够小心,”哈利小心说,留意着年长者一起反应。接着,他有看到对方在怀疑中挑起眉毛。“只除了和你在一起的那几次。”他补充,并感到脸上迅速燃烧起来,“我知道我表现的并不怎么样,好吧,事实上是很糟糕,就像个好色蠢蛋,但——我总是会因为你的感和魅力而变得无法控制的心猿意马和魂不守舍。”

    “油腔滑调的小混蛋。”斯内普嘘他一声嘀咕,低头抚平他上都是褶皱的衬衫,声音是不自然的绷紧。

    哈利眨眼,抬头看的时候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所以,我不会从此失掉全部的机会吧?那会是最残忍的惩罚。”

    年长者有被逗乐的短暂一笑,然后脸色迅速跌回他通常严谨的皱眉中,哼了声,他说,“用加强你的慎重与细心来回答吧——就像你见鬼的对开门密语的定义。”

    哈利瑟缩,“嗯,是我的错。不是说那密语,你会发现其实只有被接受的人才能通过那扇坚固的门。”停顿后,他积攒勇气继续,“比起这个,我会记得下次要先在那该死的把手上挂上点什么东西。(注2)”

    魔药学教授真的脸袖了。“笨蛋,”他嘲弄地哼了声,嘴角微微向上挑起,“我肯定这是你有一种惯用的迂回勾引的手段。”

    “所以,这机会我并没有用完?”

    斯内普翻翻眼睛,看到年轻的男人双眼闪着笑意、满足、舒适、期待及其他一些东西,或者他无法说出那些,但确实令他感到愉悦。

    大胆的,哈利伸出手臂,让指尖抚慰上了年长者的脖子,另一温暖的手掌在他隔着衬衫的膛上伸开摩挲。

    “我——”哈利开口,带着傻笑,但然后,烈火灼烧一样的痛苦将他攫获住,突如其来的。

    那远比曾经服用潜能药水时所经历的苦难要强烈上数百倍,甚至超过了所有酷刑咒。事发生的是如此突然,他甚至来不及设下任何可以保护自己的节制。而直到他在斯内普紧张惊惧的表里几乎痉挛的和他交缠着倒到了冰冷的地板上,一个名字终于闯入了他混乱的思想。

    伏地魔!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