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探寻

    对罗恩来说,圣诞节过后的这一周完全是在迷茫与混乱中度过。资料、盘查、写写画画,一趟趟往返于图书馆之间,翻找什么代表了中土,什么又是绿山之林,得出的却是无休止的层层谜团。罗恩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看过那么多的书,抄过那么多的字,并且他甚至还说不清究竟需要调查的是什么。而那个女孩总是告诉他忍耐,一切等她弄清楚或有把握确定事实的真相,就会全部向他说明。于是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耸肩,再把精力投入到跟班及搬运工的行列里。因此,当星期五的晚上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过,不好的预感也突然降临。

    “我们今晚就去林,”赫敏轻轻的对他说,就像她邀他一起去湖泊后的小树林散步,“明天是前往霍格莫德村远足的子,大家都有点兴奋和浮躁,所以,没有人会注意我们。”

    “嘿,为什么我会觉得我们的角色被突然掉了个?”在赫敏带着一点尴尬的微笑中罗恩喃喃说,“好吧,又不是说我劝阻你就会听。不过我们最好小心,除了要保证生命的安全,我也不想再给学院扣上130分的袖宝石。”

    “当然,”赫敏保证,“我们去只是为了寻找马人。我已经找到些线索,只是还需要被证实。”

    那两个好奇心强,并且好冒险的格兰芬多学生就这么趁着傍晚偷偷钻入了林。袖紫色的光还停留在地平线上,远处锯齿一样的高耸山脉隐隐可见,但林子里依旧是昏暗、幽深。厚重的枝桠在狂风吹动下发出“拍拍”的声响,巨大、古怪的艳丽花朵不分时节的盛开,还有许多魔兽躲藏在密林里啾啾凄鸣。香草根特有的气味随着呼呼的风钻入鼻孔,像是中世纪传来的香料,神秘、醉人,却有同时引起了一些不安。

    “小心,屏住呼吸躲开那排笼草,不要去闻它们开出的花朵散发出来的香气,不然会令你陷入幻觉。”赫敏提醒,冷风吹起她的头发,“我想只要再通过这里,就能找到费泽伦他们。”

    “你确定是这个方向?”罗恩怀疑的说,“可我们每次见到他们都是在不同的地方。”

    “只是猜测。”赫敏咬了咬嘴唇,“记得和哈利的那次吗?他们就是都从那边林的中心奔出来。”

    无尽而星辰密布的夜幕笼罩着整个世界。四周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他们的脚步,和远处不明生物的啼鸣。昏黑的半空有东西在迅速移动,一只半狗半羚羊的动物自他们边奔过,令那两个人不喊叫出来。

    “谁在那里?”一个深沉的男声透过树影幢幢的森林响起。

    “是费泽伦!”迅速的,罗恩认出那个声音,他有点激动向那林子里喊,“是我们,罗恩和赫敏。”

    那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一个男人□着的上半从浓密的树林中移向他们。“是你们。”那个马人站在他们前面,优雅而敏捷,前蹄轻踢着土地。那双苍白的眼睛与月光相互辉映,就像在说这世间并没有多少事物能逃脱他的观测。“很晚了,我以为你们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林。”他静静的说。

    “,是的。”赫敏平复她的心跳说,“但——我们有些疑问,必须要弄清楚。”

    “我相信那会是让你们冒险闯入进来的原因。”费泽伦温和的说,“但我想你们也明白,马人的职责只是观察那些星象的变动,并不许去参与并泄露给人类。”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是来询问预言?”赫敏的脸有些发袖。

    那马人只是神秘的笑。

    “拜托伙计,别那么严谨。那你们已经说过了,”罗恩接口,“虽然并不详尽——好吧,在我看其实是含含糊糊的根本无法让人弄懂。”他小声的咕哝,“另外,你也有提点我们对吧?就在送我们回来的最后。”

    马人摇头,“我可以做的只有那么多。我们有我们的规则,不把星象的结果透露给外族是马人自始至终得遵循的法则。”

    “没关系,费泽伦,”赫敏收起失望恢复镇定,“我们并不需要你去解释那些预言。事实上我想我基本能明白中土和绿山之林代表了什么意思——那指巫师,或者应该是说人类与精灵,对不对?”

    她看到淡褐色马人用赞赏的凝视望她,然后赫敏继续平静的陈述,“从这个,我能推断出一些大概——譬如因为某些不好的事的发生,让这两个种族突然有了交集,并有可能将面对共同的敌人。虽然我不明白‘黑暗之国’和‘永恒国度’——也就是危险的关键——代表了什么,可那听上去就不会很美妙。”

    她紧皱着眉头说,“但最令我担忧的是,你的另一个伙伴同时也有讲时间之线之类的东西,并说那虽然是哈利的期望,却也可能会不小心让战争燃烧的更广。”她停顿了下,有些模糊的意识及忧虑从她面色闪过,“我始终无法弄清那指的是什么,听上去像在说因为哈利心底的某些希冀而使什么发生改变,而那就像蝴蝶的翅膀,有可能会引起一连串谁也无法说出好坏的反响。”

    最后赫敏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生恐流露出面上,“所以,眼下我最关心的是,那是不是说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在了哈利上?他会不会有危险?”

    这中间有十几秒钟的空隙。赫敏屏着呼吸,等待答案。一阵幽幽的冷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月光透过云层照亮透顶的树枝并留下一道银蓝色的波痕。

    “你很聪明,并能比任何人都迅速的真正掌握重点。”马人轻叹了一下,嘎扎的踏在枯枝上挪动一步,“确实,你们的朋友可能有一些非凡的际遇,即使是在我们看也很不可思议。但——我无法告诉你那究竟是什么,不是我不愿或不能,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费泽伦很认真的盯着他们看,“行星虽然能告诉我们不少秘密,可不是所有。很久前我们曾发过誓,不再取和上天对抗的,并只关心已经注定的事。而那男孩上的经历——不得不说,真的打破了我们的某些认识。”

    “所以,是说哈利的确会因此而遇到危险?”小心翼翼的,赫敏问。

    费泽伦抬头看着天空,今晚的火星明亮耀眼,却交织偏向了金星的轨迹,“命运的走向已经被改变,我无法肯定什么,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但也有可能化险为夷。”

    “可——”

    “你们要相信哈利。”他摇头打断她,“回去吧,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这么多。还有,别再来林,这里充满危险。”

    然后那马人转,蹄子踏进土地,扬起细微的灰尘,跑回森林深处。在无数叶片摩擦的声音后,很快,周围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所以,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一会儿后,罗恩投过询问的目光,“无论如何,你们的一问一答我完全没明白。”

    “承认吧,罗恩,即使你去年有报占卜课,但你的占卜实际上依旧是不及格。”接着她思虑的垂下浓密的睫毛,“虽然不像预期那样多,但我想,足够了。”

    “好吧,那是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在这见鬼的地方我的血都要冻起来了。”他用力揉搓肩膀。

    “你应该记得给自己续加保温咒。”温和的,赫敏说,并挥动她的魔杖。纯蓝色的光晕将他们两人环绕,温暖回到上。“谢谢。”之后她对着他轻柔的笑,并且靠的越来越近,直到嘴唇贴到对方的上。

    一分钟后,他们分开。罗恩陶醉的叹息,“哇,这感觉棒极了!如果每次都能得到这样的回报,我很乐意为您效劳,我的公主。”

    赫敏大大的露齿笑,就在她又一次贴近,一颗金色的脑袋迅速从不远处的树叶底下急匆匆闪过。

    “嘿,看!那个人是不是马尔福?!”她压低声音喊。

    “,拜托——”懊恼的,罗恩呻吟。

    赫敏依旧在盯着,犹豫了片刻,慢慢、小心的探过去。“他为什么会来林?!”她回头尽量低声的说,“我们得跟上去,我相信他偷偷摸摸到这儿不会是为了去做什么好事。”

    罗恩翻了翻眼,叹气的跟在后面,“好吧好吧,忘掉接吻,我们会跟着——他妈见鬼的马尔福!”他诅咒。

    那两个人谨慎的尾随,穿过凄白若骨、叶袖似血的橡栗树丛。那些交错盘结的枝研相互拥攘,犹如在头顶编制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前面的路开始愈加难走,蜿蜒曲折的幽暗小径四处分布,有几次他们险些跟丢。在踏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栗树枝后,那颗金色的头颅终于停留在一棵参天的大树下。

    他们看他蹲下来,在轻轻、缓慢的抚摸什么,背对着的影周围散发着珍珠般朦胧的光泽。那两个格兰芬多的学生好奇的向右稍稍跨了一步,于是看到一只银白鬃毛的闪闪发光的独角兽倒在那里,细长的腿上受了伤,并缠绕着魔法捕兽咒的痕迹。

    德拉科福用最温柔的手法顺着那银闪的鬃毛拂拭,而独角兽只是的扬起脑袋,转向对立的一边。那个斯莱特林嘴巴中有念叨什么,但距离太远,无法听清。接着,他们看到他从袍子口袋里掏出一支银色的匕首,将那冰冷而锋利的短刃对准那美丽而纯洁的生物,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你竟然想要谋杀一匹独角兽!”

    “停!你疯了吗?!”

    震惊的,在罗恩猛的从树后蹦出来的同时,另一个有着同样色系脑袋的姑娘也打对面的灌丛跳了起来。

    “金妮?!”

    “呃——嗨,罗恩,赫敏。”那女孩眨眼,似乎有点不妙,喉咙里发出尖细的畏缩声。

    “为什么你会在这儿?!”罗恩问,咬牙切齿的诅咒他该死的妹妹的胆大妄为。

    “只是偶然看见马尔福畏畏缩缩的跑进林。”她挣扎着,“我以为他一定要去做什么邪恶的事,所以跟在后头寻找证据。看,我成功了。”

    “你那漂亮的小脑袋里塞满的都是稻草吗?”罗恩几乎是在喊,“难道就没一丁点的理智能让你意识到这究竟会有多危险?!”

    “嗯——我很抱歉,”她退缩,接着又迅速鼓足勇气,“但你们不也私自闯入林?!”

    “那是因为——”

    “好了,伙计们。”赫敏及时加入进来,“这些我们可以留着以后再谈。现在,有件更严重的事正等着我们解决。”她说,然后那三个格兰芬多的学生一致的看向另一个人。

    “韦斯莱、格兰杰,”德拉科从惊讶的僵持中恢复,感觉空气像被火烧,辛辣的灌注着他的肺。“你们跟踪我?!”

    “那又如何?”罗恩厌恶的说,对他咆哮,“看看你做了什么?你这个邪恶的食死徒!”

    突如其来的,对方变得暴怒。德拉科飞快用魔杖对着他们,“我干什么绝不需要你这穷鬼来指手画脚,四分五裂!”

    罗恩险险的躲过去,抽出魔杖,“统统石化!”

    “除你武器!”赫敏和金妮同时的喊。

    显然,三对一的形式很不利,德拉科并没有支持太久而迅速败阵——他的魔杖被狠狠的击落在地。之后是熟悉的对持,铂金男孩怒视着他的宿敌们,只是咬紧牙关。

    罗恩用那种得意洋洋的表俯视他,“我们会把你送到邓布利多校长那里,相信要不了多久,你犯的罪孽就能令你同你那败类食死徒父亲一样,被送往阿兹卡班。”

    那男孩看上去狼狈而凌乱,但却带着灼人的怒火,“不许你侮辱我的父亲,肮脏的黄鼠狼!”他似乎想要毫不顾忌的扑上去。

    “马尔福,我希望你能知道,伤害独角兽是——”

    赫敏的话在说完前被粗暴、无礼的打断,“闭嘴,泥巴种!别在我面前卖弄你的学识!”

    “止你这么称呼她!”罗恩愤怒的呼喊,他挥舞起魔杖,“你给我——”

    然后,在他真的念出点什么咒语前,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雷鸣般的响声打断了一切。

    大地如崩裂般的摇动,周围鸟兽疯了一样的四散逃窜。林一下子陷入了更幽深的黑暗,刚刚还似坟墓一样寂静的地方变得比大减价时候的超级市场还要杂吵不堪。伴随树枝,又或是树干,被不停整个折断的声响,那晃动越来越剧烈。

    他们都惊恐的睁大眼,突然发现脚下有些发软。当距离最近的两棵粗壮之极的树干被吓人的拨到了一边,尖叫声在他们意识到前已经冲破喉咙回在夜空。

    “哈格尔——”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缺口,就停留于跟前,黑黝黝的仿佛是一座压顶的大山。

    “梅林,那是什么?!”金妮惊吓的随便攥住她边某人的胳膊。

    “是——是格洛普!”颤抖的,赫敏尖叫,“他在找海格!”

    海格的弟弟眯着那双呆滞的淤泥色的眼,低头盯着脚边的生物。断了的粗大绳索就拖在他脚脖子的后面。

    “,梅——梅林!”罗恩看上去是在哆嗦,“我们——”那声音哑的像是被砂纸打磨,“上学期的那件事后,我们是不是还有记得海格关于他弟弟的嘱托?!”

    “不!”赫敏用近乎窒息的声音喊,“有谁还会想去记得!”

    “你们——”德拉科气喘吁吁的瞪着,“除了龙之外你们竟然还在林里养了个巨人!!该死,韦斯莱,你捏疼我了!”

    “,抱歉。”金妮不怎么诚心的说。事实上她根本无法从那座山一样的巨人上分出更多精力。

    “他天杀的不是我们养的!”格兰芬多的男孩在惊愕及害怕的同时不忘反驳。

    “哈,是吗,那你们为何显然认识那怪物——”

    “够了!都给我住嘴!”赫敏愤怒的制止他们无谓的争端,“我们应该做的是先逃离这里!”

    在她的发言后是格洛普恐怖的怒吼,声音大的仿佛要令耳朵裂开,而他喷出的气流带着腐酸,犹如一阵呼啸的风喝叱连连。那两个男孩费劲儿的吞咽下口水,有生以来第一次获得了一致的同意。但是,在他们能有所行动前,那巨人已经开始发怒。他喉咙里在隆隆震响,在挥舞着一百只棒槌组成的又大又粗的手臂的同时,双脚盲目的踩跺地面。

    这简直是一场灾难,更多的树木被撞折,土地的表面开始洼陷。

    “快跑!”不知道是谁在喊,然后,那几个学生转过,慌乱无序的躲闪。

    巨人再次发出狂怒的嚎叫,他连根拔起树干,随手投向了一边。

    “独角兽!”德拉科突然喊,“盔甲护!”他吼,随即才意识到魔杖并不在手边。

    那树即将撞到那美丽的生物上,接着格兰芬多的人听到德拉科的诅咒,“他妈的混蛋!”然后,令人惊异的——罗恩甚至忘记了躲闪——他们看到那个马尔福挡在了独角兽跟前。

    “盔甲护!”

    几个声音同时喊。在两道微弱的光后是一面竖起的魔法盾。结实、坚硬,以至树干在撞上的同时就四分五裂。

    “老天爷!感谢梅林你们没事!”

    就像终于看到黎明的曙光,那四个学生惊喜于听到他们的教授——亚撒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