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赫敏的疑惑

    接着圣诞节假期就在繁忙与紧张中结束。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shuKeju.com学生们陆陆续续通过次的飞路网快速、安全的返校时候,太阳已落到水平线下。晚休息后,所有课程照常开始。    那早上他将首先教导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六年级学生们试着施加对抗黑暗火焰的保护咒。而在之前,他们首先要知道黑暗火焰的召唤原理以及方法。相比起魔鬼火焰,黑暗火焰要好对付些,最少那是可以被扑灭的。    “除特定的咒语外,些魔法阵也可以将些来自黑暗的业火给围困。”哈利对他的学生警告,“相较下更希望们去使用魔法阵,因为对抗些邪恶的火焰所使用的咒语,需要拥有足够的魔力去支持。如果的能力不能达到,小心将会适得其反。”    他带他的学生来到魔法创造出的密闭的广阔空间,询问他们是否有准备好。在得到所有人肯定的答案后,他开始念出咒语。然后,瞬间,伴随着纷纷扬扬烟尘出现的是只诡异的暗黑色的猛兽,狼头豹鹰爪,对着众人嘶声咆哮的同时,露出嘴巴里尖利的獠牙。    不同寻常规模的火浪跟着猛兽的呼吸起伏层层掀起,席卷吞噬着个屋子里全部的空气。四周是可怕的尖叫以及慌乱造成的巨响,浪与恐惧造成的大量汗水迅速浸湿衣衫。在他们开始感觉到呼吸困难,个金色图文组成的魔法阵将烈火的野兽给笼罩。就像泉清水突然降临,那无法忍受的灼烧感迅速消失不见,剩下的是被压抑住的火苗散发出的嘶嘶挣扎的响动声。    “下面是安全警示的提醒,”哈利认真的告诉他们,“注意听,将关乎们的生命。”他向前,用脚尖在地上围着困兽十尺的距离画圈,“小心范围,千万不要比个更靠近,因为那之后的蒸汽能将在瞬间烧成灰烬,并且是——尸骨无存。”    他严肃告诫,并从口袋里掏出条袖色的帕子。那帕子仅仅是挨着圈子的边,就像被爆炸咒语给引燃,甚至不用二分之秒的时间,它就如同从未在个世界上存在过般消失不见。    吸气声是致的。那些学生只是敬畏的看着,吞咽口水,屏住呼吸好像忘要喘气,直到哈利的声音又次响起,“好啦,们现在可以先去画魔法阵,只有保证准确,其实并不是那么可怕。”他安慰的,“而当认为差不多的时候,会把它再放出来。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shukeju.com如果们每个人都能准确的把它围困住,接下来就能许们在有确切保护的况下去尝试使用咒语。”    以个年龄而言似乎魔法阵对他们的应用处并不很多,但好在不会很难,只是那也要第个成功的人施展四遍才得以过关。但让哈利惊讶的是首先完成它的并不是赫敏——事实上那孩是第四个成功的,并且过程中带着种若有所思的表,就像还有另外的事占据的大脑空间。    哈利在疑惑的同时并没有更多精力去关注,他需要照看接下来准备去试验的人。要他们完成些或许稍微难,那花费比哈利预计中要稍微多些的时间。直到恐惧逐渐与跃跃试的绪相混合,他们真正进入状态。无论如何,在课程结束前,哈利都很高兴看到几乎所有学生很好做完他的“课堂作业”。    当他宣布下课,那些学生还谈论着课上学到的咒语。哈利微笑的摇头的将房子回复到原来的样子,明显的,那些年轻人超出他的预期——就像他的,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并不足以支持独个人用魔法阵以外的方法对付黑暗火焰的袭击,但并不包括以合作的形式。所以,当第组成功后,越来越多的人去仿照的学习。于是有关过去“联合”课程的内容得以发挥功效,即使脸上充满厌恶,但大部分人都没有过多障碍的接受个方式——看上去他的做法并不是没有得到推动。    学生争拗的陆陆续续离开,只个学生,在未逗留的同时迅速看哈利眼,然后匆忙离开教室,追上另个人。    “罗恩,”赫敏小声叫,“午饭后在休息室跟碰面,有些事得需要找人谈谈。”    袖发的孩眨眼,头同意,    午餐结束后的不久,赫敏费儿劲儿从霍格沃兹的联合交谊大厅里找到罗恩。那个孩正在与秋•张在起谈论什么话题,明为什么他没能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等。然后,看见那个拉文克劳的孩在失望的同时微笑而友好的告退。接着,赫敏过去,领他起前往有求必应室。    “所以,能知道们又来儿是为什么?”他们进去后,袖发的孩股坐到沙发上,不怎么精神的,“拜托千万别和学业有关,又不是会儿的下午没有魔药课。”    “——”赫敏犹豫下,轻声,“只想同谈几句话,不会很长时间。”皱眉,看上去很困惑。“有注意过没之前亚撒教授拿出的那条袖色帕子?”    “当然,它烧起来的那半秒足以让在之后的练习中离那个圈子十英尺远。”罗恩翻翻眼,“郑重其事的只是想个?那么回那条帕子又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它和格兰芬多的样式有像,无论如何那会不是们次谈话的重。让在意的是——”咬着指甲反复斟酌思绪,“虽然时间很短,但发誓有看到上面是H.P.的缩写。”    罗恩眨眼,“H.P.的缩写?所以?”他疑惑的问。    赫敏忍住不指出他的迟钝,“真心希望明白,亚撒教授的缩写应该是A.P.”    “,也许是看错?毕竟那在某些时候写起来会很像。”罗恩不怎么感兴趣的,“要知道那个时候大家都受到很大震撼,并且时间又那么短,根本不可能完全看清。”    “或许——”赫敏仍旧怀疑的,有些闷闷不乐。    罗恩叹气,“实话,真不明白为什么总喜欢和亚撒教授纠缠不清。不过起帕子,倒是让想起拉文克劳的秋•张。”    “秋•张?”无意义的重复后,那孩终于把自己从先前的思想里拉出来,以某种程度的审视,问,“起来也想问,为什么会突然来找,并且是单独。”    罗恩在投过来的眼神下瑟缩,“,别误会,那只是个和妹妹样可怜的姑娘——猜也上哈利,不然不会向询问知不知道他的近况和如何与他联系。当然,什么都没有——何况真的并没什么好的。”    “只是那样?”赫敏抬高细长的眉毛,“那为什么又会让想到帕子?”    罗恩耸肩,“不是之前没有在哈利的手帕上给他绣过名字,那时以为那孩会很适合他——毕竟蛮漂亮的。但现在看,估计没有哪个孩会适合哈利。”他撇嘴。    “给哈利的手帕上绣过名字?”再次,赫敏眯眼,敏捷的询问,“什么时候的事?是什么样子?”    “拜托,已经过去很久,没准儿是在去年的圣诞节?总之没法记得那么清。”罗恩嘟嘴,接着试图去回忆,“似乎是为感谢哈利帮助。至于帕子上的图案——应该是手写花体字,想。”他叹息着提醒,“如果真想知道,为什么不去直接找秋•张问个清楚?”    “或许会。”赫敏沉默会儿,表变得坚决,“虽然知道脑袋里冒出的个想法荒谬之极,但——太多巧合碰到起,无法就么坐视不理。”    “什么巧合?”罗恩可以感到头痛的袭击,“不明白究竟直在坚持什么,是与亚撒和哈利有关?”    “还不那么太肯定,但正因此才需要们去调查。”那孩明显被高超洞察力的发现所击中,在思考中补充,“除此之外还有另件事们得搞清。”    “们?拜托不要。”孩开始担心起自己今后的生活。    “罗恩,拜托~~”赫敏真诚的看他,用他无法拒绝的方式——尤其是如果他想得到比昨晚嘴唇上轻柔的碰啄更多的东西。    “好吧好吧,投降。” 罗恩完全倒在沙发里不抱希望的嘀咕,“就知道会样。”    他熟悉脸上那兴奋的袖润,代表“嘿,如今有件难题需要们去解决,如果不能得到答案,那将会在未来很长段时间里都寝食难安。”    “谢谢。”赫敏放心的微笑。    “所以,想搞清楚什么问题?”    “马人的预言。”    罗恩惊讶的喊,“预言?又关预言什么事?!不会是想们得又次偷偷闯进林?!”    “又不是们从没么做过。别大惊小怪的,罗恩。” 赫敏双眼晶亮的,并且站起来走向门口,“好啦,想们该去上课,斯内普的课可不能迟到。让们晚上见。”    然后打开门出去,留下罗恩个人沮丧的将脸埋在手里抱怨,“,就知道,如果有什么能勾引起的好奇心,那最终要为此承担责任的定会有。”    [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