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圣诞节的购物

    当伦敦街巷里一间中型百货商店的门被推开,单排滑轮鞋踩在涂着亮光蜡的地板上自他们眼前呼啸而过。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店里的单片CD机上正循环演唱着可怕的、老掉牙的圣诞歌曲,许多半大不小的年轻人拥挤在限量款商书的展示平台旁,几个中年妇女在通道中来回穿梭,另外,还有一班黏黏糊糊的小怪物们絮絮不休的围着包装鲜亮的点心架。

    “,天!”年长的那个狂暴的诅咒,“我们不是真的要进去吧?!”他设法躲过六个从他边冲撞而过的顾客。

    “这里的糖果饼干是最棒的。”哈利的脸上挂着轻松又高兴的笑,“作为圣诞礼物送个邓布利多校长再适合不过。”

    “如果是给那只老蜜蜂,”他咬牙切齿的说,“对角巷的蜂蜜伯爵店就可以,而不是必须跑到这种充斥喧哗吵闹,能让人脑袋爆炸的麻瓜商店!”

    “嗯啊,我只是觉得这里更不错。”哈利露齿而笑,“我注意到我们的校长最近迷上了麻瓜的食物。”

    斯内普嘶嘶的说,“既然如此,请恕我不奉陪。”他转离开。

    “,别——”哈利托住他的胳膊,“就一会儿?看,我还能把你要准备的礼物一起选出来。”那双真诚的眼眸充满恳求。

    这建议听上去倒蛮具有惑力的,毕竟他从不衷于去挑选礼物——通常况下都是用直接邮购来的糖果去打发。斯内普看着他,厌恶的蹙额,“只五分钟!”他说,严厉的思想斗争结束。

    哈利愉快的点头,灵巧的挤入人群里去挑礼物。

    “见鬼去吧!”他的咒骂被沸腾的声音盖住,然后,为了不真的让那些扯着喉咙叫喊的噪音弄炸他的脑袋,他开始默背起酿造精神药剂的配方。

    五分钟后——虽然斯内普一直以为起码有五十分钟——哈利抱了一只装满大堆彩虹糖和芥末酱饼干的盒子出来。

    “抱歉,久等了。” 他举了举盒子,不怀好意的笑,“看,我找到了很棒的礼物。”

    “芥末味儿?”斯内普审视的盯着,然后嘀咕,“好吧,我原谅你让我久等的事实。”

    哈利大笑,“我会写上我们两人的名字。”

    斯内普对他怒视,哈利迅速撤回商店大门。

    他们走出百货店,行走在忙碌的伦敦大街。路上经过一家古董店、一家杂货店、一家咖啡馆以及一家意大利风格的餐馆。在那儿他们解决掉午餐,然后继续漫步在铺有温暖地管子的走道上。

    这周围是星罗棋布的众多商店,亮闪闪的橱窗几乎都被刷上了银粉,还有粉袖色的蝴蝶结挂饰。广场中央是没有魔法的星点斑斓的圣诞树,铃铛声在风吹下叮叮作响。一个脑袋明显大于子的雪人堵在了路中间,一边唱歌一边发送着打折券。

    “嘿,这儿有间成衣店。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哈利突然说,“进去看看?”

    斯内普哼哼,“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必要——如果上次你注意到,放在蜘蛛尾巷柜子里的麻瓜衣服就足够我穿一辈子。”

    “唔嗯嗯,但恐怕我们今天得要。”哈利停顿下,微笑着说,“我没告诉你晚上还有场音乐会需要去听?”

    “音乐会?”

    “今晚乐乐团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有演出,我定好了票。”他尽可能无辜的微笑,“看起来我们得正装出席。”

    “该死的混蛋,”年长者凶恶的瞪他,语气尖锐,“你已经计划好一切!”

    哈利窃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眨眼,上前走了两步,“所以,你同意了?”

    黑衣男人把手抱在前站那儿磨了会儿牙,然后做了一个像是甩袍子的动作,大步走进那家店。

    即使是斯内普也不得不承认,这是间会让人印象深刻的店。除去店面的典雅简洁,服饰看上去即有低调的魅力又有豪华的质地,呈现出内敛和沉稳的风采,并同时将细腻与粗旷合为一体。他对麻瓜的服饰书牌没太多研究,但看得出其中挂在橱窗里的一西服格外出彩——没有繁复的装饰线条,是以雕塑型曲线剪裁为主,谦逊中带着权威。

    “完美之极,你一定得去试试。”哈利不知从什么地方滑出来,就贴在他的边说。

    斯内普甘愿什么都不做,但他确定如果是那样,那个男人会更加喋喋不休的继续推荐其他一或是更多。所以,为了他能提前结束这场痛苦之旅,他选择听从。

    他拽过店员奉上的衬衫、西裤和上衣,向更衣室走去。哈利等候在外面,“无论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叫我。”他这么对他说。

    更衣室在墙壁尽头拐角处的一个房间,顶棚是柔和的白炽灯,铺着灰色的方格子地毯。这里的空间足够宽敞,甚至能容下三个以上的人,除一张木质扶手的松软的沙发座椅,还有一只高大的用于携挂衣物的铁艺衣架。

    脱掉上衣,穿上那件中敞角,双线缝制的衬衫。接着是裤子,他伸手去系那拉链,但却把他换下来的皮带掉到了地上。然后,没有注意到沙发突出来的扶手,他的额头不幸撞到了扶手柄的一角。

    “嗷!该死!”他诅咒,额角有些袖。

    “发生了什么?!”

    他听到哈利紧绷的声音,直到更衣室的门给打开,他发现自己忘记了要上锁。

    “呃,抱歉?”对方眨眼对他说,看上去即震惊又困窘。

    那个严谨的男人衣衫不整的站在那里,纯手工剪裁的西服裤子完美的勾勒出股的曲线。衬衫的并不是所有的扣子都被扣紧,而那纯白的下摆还搭耸在西裤的外面——

    ,老天——哈利吸气,在心中呻吟。

    “如你所见,我没事,只是撞了一下。”斯内普僵硬的看他,脸上的表是不那么愉快的冷笑,“你可以出去了。”

    “嗯,好的。”哈利说,但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他只知道他绝不能就这样出去。“别忘了你的领结。我帮你。”他向他迈了一步,声音沉郁而干裂。

    时间凝滞住。斯内普抽气,向后退。他原本想说什么,但被震惊的呼吸所打断。那具年轻而结实的体越来越靠近,一直到他能感觉对方的体隔着衣服对他辐着灼温度。那双不羁的眼睛里闪烁着狂野的光,含着饥•渴焚烧起来的凝视。

    “你——”

    在他能发出愠怒和尴尬的训斥声音前,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了更衣室的墙壁和那强健的体间。他的后背抵在漆墙上,对方鲜活的呼气就吐在他脸上。斯内普不连贯的吸气,肩膀塌下,阖上眼。他感觉到有一只手钳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慢慢笼住他的背脊。从脖颈,一点点向下,若有似无的触摸,最后到达他的•部。手指开始沿着裤缝滑动,描绘他股的形状。

    “你真感,而且迷人。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碰你。”

    对方抿他的耳朵,体探前用面颊摩挲他的脸。斯内普在紧张的喘息中又一次抽气,屏住呼吸,他觉得自己的肺部被完全被卡在了嗓子里——那个男人喉咙里正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像只饥饿的大猫一样哼哼。或者更准确的,应该是像遇见了猎物的狮子王。

    被捕获的预感带来的突如其来的恐慌让斯内普战栗。然后,那双手忽然用力握住他的股,将他们的体完全契合在了一起。在咝咝的喘息的同时,年轻的男人驾轻就熟的用膝盖分开他的腿,粗糙的手滑进了裤腰,用力捏他的股。一条健壮的大腿卡在他的之间,以一种几乎缓慢、焦躁不安的狡猾频率挑逗摩擦他的胯。

    “,天——”他颤抖的呻吟,就像一把火突然自下腹开始燃烧——梅林知道他多久不曾与人这么近的接触。几乎是立即,斯内普□了。他的头靠在他的膛,膝盖软弱的分开。他双手用力抓着对方的衣服,后背弓起,尴尬、笨拙的让硬起来的地方能够用力碾磨对方的大腿。

    “我知道你喜欢的。”哈利的眼睛里闪着亮,嘴唇舐着下同样兴奋的**。他能感觉到年长者□勃•起的每一次颤动与窒息般的抽息,还有喉咙里的急促气息。他硬的发疼,轻捏对方大腿根部的同时调整好体,让他们的胯能够准确的蹭的更紧。

    那种感觉就像是乘坐扫帚直冲入云霄,在极乐与困苦之间徘徊。斯内普头昏脑胀的想,无法停止自己在年轻男人大腿上戳刺顶撞的动作。然后,当那个男人用力咬住他的脖子,如同接通了电源的开关,周围开始飞一样的旋转。他猛一仰头低哑的叫出声,高•潮瞬间冲刷过躯体。激烈的震颤后,他停止了一切动作,双眼紧闭,剧烈喘气,与年轻人贴紧他起伏的口支撑住自己。

    裤子里头粘糊糊,空气里闻上去是做•——对,汗水和精•液混合起来——后的味道。之后年长者模糊的感觉哈利攥住他的髋部在冲刺,越来越快,直到——

    “帮我把那件衬衫一并拿过来,我——!”

    一切停止于一个小小的尖叫,突然闯进来的陌生金发男孩口吃的瞪眼,“对——对不起——”是个美国佬,他不同于英国人的口音听上去格外怪异。

    “见鬼!该死的!”哈利咒骂,用衣服遮挡住他们。他记起那门没锁,而他在刚刚的沸腾中却始终不记得要施个隐咒或加锁咒的咒语。

    “发生了什么——哇!”另一个黑发的小子凑了过来把头探向前吹口哨。是英国人,他对他们急速的眨着眼。

    哈利试图停止懊恼的呻吟,并看着斯内普迅速调整好裤子,从衣架上抓过西服外,面无表的大步走出了更衣间。然后,在他跟随出去的时候,他听到那个美国小子吸气,“我的老天,他们,他们刚刚是在试衣间里——”

    “,没什么,那很平常,这里可是英国。”突然以低沉的语音,另一个小子惑,“所以——要不要试试看?”

    接着是拉扯以及快速锁门的声音。

    惊讶过后他们远离更衣室,甚至是这家店——当然,有支付那被“清理一新”好的衣服钱。谨慎的,哈利跟在后面,至少希望他在被斯内普杀掉前再看他一眼。这样的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他不能继续忍耐。

    “呃,我很抱歉——”忏悔的,他说,“我是说,我——为我之前的不当举止和对你的无礼冒犯而道歉。”

    斯内普挥手,哈利紧张的闭嘴。然后,他听到那个年长者在停顿后说,“你的确应该感到忏悔。鉴于你独特的份及本领,我想最少你可以使用个锁门咒。”

    他的脸烧了起来,“只是有些记不清。”内疚的,哈利喃喃,“在此前我从未遇到过——我是说,或许我确实有想,但却怎么也记不起来那该死的咒语。”

    “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再次怀疑为什么你能一直活到现在。”他看上去并没有纯然的生气,并且脸上有轻微的袖。

    这抹去哈利脸上的紧张与担心,他的胃收缩了下,心脏终于从膝盖以下提升回原来的位置。“介于之前我一直表现的像个急色的毛头蠢小子,我发誓之后的行程我会规规矩矩。”不安的,他鼓起勇气问,“那么是说我能继续邀请你去听音乐会?”

    斯内普双手抱,挫败和恼怒自面上掠过,“你休想我会穿着这衣服前往阿尔伯特音乐厅。”他指着哈利拎着的口袋。

    “,当然。”心被吞到了肚子里。哈利的裂开嘴,傻笑的痕迹无限扩大,“我们可以试着施展个变换咒语之类。”

    斯内普危险的看他,“不错的提议。但相比之下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天才的脑袋之前没有想到这个主意。”

    “呃——一时忘记了?”他眨眼,有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小心的回答。

    斯内普翻了翻眼,大步走开。哈利快速跟了上去,就像追随主人的忠实猎犬。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