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德拉克的行为

    如他期望的那样,在不得不离开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前,他意识到自己已成功得到了他的教父以及双胞胎的友谊。他一直怀念同他教父相处的时间,还有弗雷德,那又一次让他振作起来,高兴的提醒自己小心完成需要完成的使命。

    最后,他花了点时间去想接下来的问题,在确认自己的计划不会因此而变更后,他让自己放松的前往巫师图书馆。那是位于街巷最尽头的一座哥特式的建筑,耀眼的白色大理石,典型的肋架拱顶和飞扶壁,大面积的彩窗玻璃,又细又高的窗户,石笋一样林立的尖塔和尖顶,还有层层叠叠的拱形透视门。有点巴黎圣母院的风格,精巧华丽而带有艺术。并且秉承所有图书馆坚持的精神,它被建立在了僻静开阔的环境下。

    当他成功的从图书馆里找到那本《失传的魔法阵》,哈利纵容自己在里面继续看下去。那比他预想的时间要花费的多的多。就像他记忆中的那样,巫师图书馆里收藏了大量书籍,各个方面。即使他阅读过其中的不少,但不代表他就无所不知。虽然博文广识从不是他的目标,但他不会拒绝对知识的吸收。直到胃部传来了抗议,他才注意到已经错过了晚饭的时间。

    在办理完手续后,习惯的,哈利看向四周,原本被挡着的窗口处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德拉科•马尔福独自一人抱着书本匆匆的走,几乎就要从图书馆窗户的视野里消失。几乎没有思考,哈利选择了跟上去。

    他小心的潜藏在他后面,注意到德拉科抱着书在慌张中东张西望,然后绕过几条街道,谨慎的闪钻入翻倒巷。哈利皱眉思考的同时,很快追上。暗黑的巷子林立着一个个卖黑巫术用具的商店。干瘪的断手、古怪的眼球及硕大无比的黑蜘蛛被陈列在橱窗里展览,几个衣衫褴楼的男巫守在店铺里。在博金-克黑魔法商店前,德拉科停下,在挣扎与恐惧中,他最终决定走进去。想了想,哈利迈步过去。

    “我要这只柜子。”他听到德拉科说,带着马尔福家特有的贵族的高傲,同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

    “先生,这是个古董,价格可不便宜——”商店的经营者对他说。那是一个头发油亮,材佝偻的人,哈利知道他,所有买卖黑魔法物书中最著名的博金先生。

    “你认为马尔福家会付不起一个破柜子的价钱?”带着被侮辱的神态,德拉科危险的眯起眼。

    “不,我当然不是这么认为。”对方看上去有些惶恐,但脸上的表同时夹杂了怨恨和恐惧。

    “你最好知道。”德拉克威胁,并且甩出一只钱袋到柜台上,“不要告诉别人——任何人。否则等待你的不光是后悔,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为客人保密是我坚守的职业道德之一,请您相信。”博金对天赌誓,并在确认那些金加隆后迅速收起钱袋,“那么,您是想现在就拿走吗?”

    “你是白痴吗?”德拉克嫌恶的说,“我拿着这玩意儿走在街上像什么样子?!你这个愚蠢的矮子。”他尽力以恶狠狠的语气说,“帮我保管它,过两天我会告诉你送到什么地方。”

    “是,先生。”博金深深鞠了一躬,就像对卢修斯•马尔福那样。

    哈利考虑眼前的况,决定显露形。当门口挂着的暗哑的铃铛咚咚的响起,他们都转移了目光。

    “晚上好,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博金的脸挂上虚假的笑容。

    “晚上好,我只是被橱窗里那个噬魔鱼的鱼骨所吸引偶然走进来。”哈利说,然后就像他真的只是偶然看见了德拉科,“哦,是你,男孩。想不到你在这儿。”

    如果说之前的德拉科是混合了担心以及惊恐,那么现在则是傲慢与尖锐。“希望你注意到你是在与马尔福家的继承人说话。”他让自己膛,“另外我足够大,并不需要其他人许才可以进入翻倒巷。”

    带了些微的消遣,哈利有趣的看着他,“嘿,我可什么都没说。”然后,哈利让注意力落到对方似乎想要隐藏的书上,分辨出那应该是《中世纪的魔法物书探秘》。“我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所以说你并不是想说我不应该出现在翻倒巷?”德拉科怀疑的问。

    哈利哼笑,“为什么我得那么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可以自由进出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

    “是的,你没有理由。我只是想提醒你。”他喊。德拉科有些脸袖,哈利看到窘困爬过他的脸,“很好,请许我告退了。”他现在只想快点脱离这个地方。

    “我送你出去。”哈利跟着他后面走向大门。

    德拉科停下,然后带着愤怒的表转头,“我想你刚刚说过我可以自己拿主意。”

    “没错。”哈利微笑,温和的,他说,“我确信你完全能够自己回去。但你看,时间不早了,而这里是翻倒巷,为你的教授,我可不觉得就这样让你一个人回去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可不希望在开学之际就被教育局的人找麻烦。”

    “我的教授?!”德拉科惊恐的喊,震惊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嗯哼,”哈利高兴的点头,“黑魔法防御术的。”

    “我相信那只该死的老蜜蜂一定是疯了。”年轻的男孩嘀咕的说。

    “相信我,校长的选择大多数都很正确。”哈利眨眼。

    德拉科无法认同的冷笑,然后摇头,“无论如何,我拒绝。”他甩头出去。

    哈利耸肩,接着向博金先生告辞。

    暗狭窄的巷子里剩下很少的人,太阳的剩余光芒给低矮昏霾的建筑染上血一样的袖润。两旁许多诡异、难看的魔法生物被关在橱窗或笼子里,吁吁呼呼的喘气;灰蒙蒙的尘土夹带着混浊不堪、陌生的霉味腥气,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进。

    德拉科加快脚步,期望能尽快从这里出去。但他不会承认刚刚拒绝了潜行者的提议令他现在有点后悔。腐朽的木头和因潮气侵蚀的墙壁布满和水藻似的微微发绿的生物,破破烂烂的窗户悬挂在那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拼命想从窗框中挣脱出来。

    他看到一个幽黑的门洞里,有两个顶着尖尖的帽子的巫师在不怀好意的对着他窃窃私语,其中一个举着像是骸骨似的东西,一边盯着他一边用指甲从墙上的裂缝里刨出一个个的黑臭虫。他想要竭力保持镇静,直到一只枯瘦的手搭在他的肩上。

    “你迷路了吗,男孩?”

    那声音就像是用砂纸打磨过,涵盖了恶意及叵测的居心,德拉科险些从地面上跳起来。他想要迅速逃走,但肩膀上的压力令他无法移动。

    “嘿,你想对我表弟做什么?”

    潜行者的声音听上去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动听,虽然他并不愿意承认。接着,他看到那个男人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接近,而他后,那只手的主人带着遗憾离开。

    “我不会感谢你。”几秒的沉静后,骄傲的男孩紧张的嘴宣布。

    哈利微笑,“你需要感谢我什么么?”

    “不,没有什么。”德拉科尴尬的否决。

    哈利发出一声短促的大笑,德拉科生气的瞪着他。

    “好吧好吧,时间不早了,你最好还是早点回去。”哈利让原本的大笑化作一个无声的微笑,“不过在此之前,要不要去吃点东西?要知道,在中午只吃了吃了两块三明治及一杯柳橙汁充当午饭后,我的肚子快要饿扁了。”

    而德拉科悲哀的发现他无法拒绝——就在潜行者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的胃同样向他提出了抗议。如果可以,他完全不希望与一个原本应站在对立面的人共进晚餐,但看上去那个男人真的打定主意将他送回马尔福庄园。而他不能容忍在路途的一半,因为饿肚子的叫声被其他人听见而丢失掉家族的体面。

    接着他们进了沿街的一家小餐馆,它骄傲的称自己为“一流大厨”,虽然足够干净与人烟稀少——相信那是由于时局不稳所造成——但绝不是通常马尔福家会去的那种。不过明智的,德拉科没有提出异议,只有他的眉毛轻微的聚拢在了一起。

    “你可以尝尝看这儿的海鲜焗饭,味道不错。”哈利心的推荐,得到的是德拉科无所谓的耸肩——看来对方打定主意只是想要暂时勉强填饱肚子。

    气氛在沉默中进行。直到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餐点被端上来,德拉科才发现自己饿的有多么的离谱——他甚至吃光最后一道甜点。当然,并不排除这里的饭菜味道的确比他想象中的要好上许多。

    接下来,在他们开始享用咖啡与茶,德拉科终于无法忍受长时间的局促与紧张。他用力吸气,“如果你想要说什么,最好快点!”透过冒着气的茶杯,男孩烦躁的说。

    哈利惊讶的问,“你的意思是想要我问你什么?”

    这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毕竟“说教”几乎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成年人的天。怀疑的,德拉科问,“那么说我不需要为我今天做的一切解释?”不安的停顿,带着痉挛似的表他继续补充,“即使有可能是一些涉及黑魔法的不好的事?”

    “我以为我说过,你应该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并且看起来你也对这个看法表示同意。”哈利咽下他的咖啡,将嘴唇压成一条线,“另外,我不认为黑魔法就是不好的事,关键在于运用它的人。”

    “呃,我同意。”德拉科讷讷的说,将鼻子缩回了他的茶杯里。

    “嘿,年轻人,”在杯子即将见底前,哈利以审核的目光打量对面的男孩,突然开口,“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德拉科惊讶的看着他,反的点了头。

    想了想,他说,“很久前——嗯,其实也没有多久,总之,有个少年,他童年的时候有点不幸,他失去了父母,住在一个并不多喜欢他的亲戚家里,因此他从来都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认同与喜。”他有些带着回忆的开始,“直到他接触到魔法,终于,这个机会被摆放到了眼前。你无法想象当他得知自己是个巫师的时候有多么高兴,因为这代表了他不再是个‘怪胎’。”

    “一个麻瓜男孩?”德拉克眯起眼,随即在哈利有趣的瞪视下瑟缩,“最少也是个混血——纯种的巫师不会不知道魔法。”他不屑的解释。

    “嘿,将血统方面的‘见解’暂时放到一旁怎么样?我们可以以后再来讨论。而我之所以说这个开场白,只是想你对他有一点了解。”哈利看到德拉科扬起一侧的眉毛,继续,“这个男孩拥有急于证明自己的愿望,这在大多数况下都是好事,那带给了他无穷的勇气,虽然有时候勇气过剩就会成了‘逞英雄’,而再坏点的结果则变成了喜欢冒险而不顾一切后果。”

    “哦,那他肯定是个格兰芬多。”德拉克嘀咕,“只有他们才会去做那些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尝试的事。”

    哈利大笑,“我一部分同意你的观点,只是我们的小男孩在当时并不认为这是什么致命的缺点。但直到有一,他的亲人,我是说会关心他的唯一一个亲人,因为他的盲目与自大而陷入了危险。在那之前,他的朋友曾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他那或许是敌人的诡计,这样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所有的一切都没能令他回心转意,他所作的最后一个动作是义无反顾的踏入了敌人的陷阱。在那之前,他甚至完全没有想到通过什么去确认!”

    “典型的有勇无谋。”男孩嘲笑着,然后他停下来,咬了咬下唇,“所以——后来如何?”

    哈利虚弱的笑,“这个冲动下的选择给他带来的是一生的痛苦及悔恨,他不仅因此失去了挚的亲人,更险些令所有陪伴他、支持他的朋友丧生战场——尤其是相比起那些真正的刽子手,他们显得是如此的稚嫩和脆弱。接下来的事更糟,他本应该承担自己犯下错误的后果,但——你知道,在那个年龄,逃避成了第一选择。于是,他又将大部分的差错都归咎给了另一个男人。当然,随后发生的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与我们目前要说的无关。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赢得了战争,虽然也失去了更多。”

    餐桌上沉默了一刻。“那么,你想用它来说明什么?”试探的,德拉科问,“我不认为自己会去做那种有头无脑的事。”

    “我知道。相比起那个男孩,你总是更过于谨慎多虑。”哈利非常认真的看着对面的男孩,平静的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错误的选择能够造成的后果有多可怕。而那时,将不只是你能不能承担的事。”

    在那之后,他们又陷入了沉静,直到从餐厅出来,哈利真的将他送回马尔福庄园的外面,德拉科突然转头问,“嘿,你说的那个男孩,其实是你自己的经历?”

    哈利意外的眨眼,然后露出微笑,“开学见。”——

    作者有话要说:上章的Bug已修改

    Orz,这两天脑袋昏昏沉沉,嗓子痛的要死,体温一直徘徊在37度,死活下不来。

    不过,最让人悲痛绝的是,那勉强才有的28条的留言……话说,虽然这两天没能更新,但……大家也不用那么残忍吧口胡TAT

    另,多谢flyflysdreams亲从第一章起辛苦开始补的留言,拜谢m(__)m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