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对角巷之旅

    之后几天,哈利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频繁出现在斯内普面前,毕竟他还有一份黑魔法防御课程的教学大纲要去完成。不是很有意思,即使他的确做过一年的D.A.教练,但并不是说对于授课他就会那么在行。而事实上,他对学生的进度毫无概念。除三年级莱姆斯及假疯眼汉的教导外,对于黑魔法防御这门课而言,他们可以说几乎是自学成才。所以,在此之前他需要拟定一份足够好的教学计划,包括1-7所有年级,并且还得列出需要的全部参考书目。基于他获得这份工作的时间以及开学的期,代表了所有的事必须得在一周以内敲定。

    虽然他希望能够求助于斯内普的帮助——当然,他不否认他含有一些“其他”目的——但那可恶的巫师仅仅回给了他一个邪恶而得意的露齿笑。遗憾的同时,哈利回想所有自己看过的黑魔法书籍,决定还是尽快去光顾下巫师书店和其他一些魔法商店。考虑到其中需要购买的物书,他想,他最好还是提前去趟古灵阁。

    离开前,哈利花了至少四十分钟去做准备,填写表格,办理手续,伪造证明。他用于证券市场上的投资真的赚了不少钱,尤其是股票的收益——显然,很有可能他得在古灵阁再开两个金库才能堆放下那些从英镑换取成的金币。而其余剩下的英镑,他相信下一年的金融风暴会需要到它们。必须说,即使他并不太习惯在这方面花费过多精力,但能为自己累积些财富还是件不错的事——

    oo00oo——

    “安,先生。”柜台后的人对他亲切的微笑,“有什么是我能帮助您的?”

    哈利有点惊讶的看着那个英俊的年轻人,袖色头发,留着长长的马尾辫,耳朵上戴着一只类似小扇子似的耳环,形容起来的话就是——很酷。哈利一眼就认出了他,比尔•韦斯莱,韦斯莱家的长子,很讨人喜欢的年轻人。然后他想起了罗恩似乎说过他调回了英国古灵阁总部。

    “安。”他冲他点头,“我需要兑换些钱,还有,可能得再开个金库去存放。”

    “好的,请稍等。”以熟练的业务,比尔作。而后,当他看到那张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资产表,他看上去有些吃惊。“很抱歉,需要您稍等一下,您的兑换金额超出了我能控制的范围,恐怕我得将您交给上头的主管。”他说。

    “好的。”哈利回答,接着在比尔的带领下进入拱门。当哈利在沙发上坐下等待的过程中,比尔离开。几分钟后,一个像橘皮一样,有着挑剔及锐利眼睛的老妖精出现。

    在对方一行一行的审核那些没完没了的资料的时候,哈利决定整理他需要的书籍目录。

    “我相信您会是未来这一年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您会这么认为?”哈利有趣的问。

    “那些书目,”比尔回答,“看的出都与黑魔法以及防御有关。除了这门课程的教授,我想不出谁还会一口气需要那么多教程。何况我的小弟弟在霍格沃兹,他说上一任的教授因不慎‘意外’还住在圣芒戈医院接受精神方面的治疗。”他眨眼。

    “您说的很正确。”哈利微笑,“我第一次接受这份工作,所以没有想到需要准备那么多内容。”

    “的确,霍格沃兹的学生不少。”比尔表示同,“而且我听说这门课的教授可不是那么好当。”

    这时那个妖精宣布所有手续顺利通过,在哈利处理完金库中的财务,并从中取出一小袋金加隆后准备离开,他听到比尔友善的建议,“关于《失传的魔法阵》,我建议您到街外的巫师图书馆去看看。噢,在做文职工作前我是银行的解咒员,曾找过它好久。”他解释。

    “再次感谢。”哈利愉快的微笑。

    在稍后的下午,哈利带着愉悦的心离开古灵阁的雪白大理石建筑,开始光顾对角巷的店铺。毫无疑问,第一站是丽痕书店。在排的满满的书架上,哈利很容易就找到了他需要的大部分东西,就像《诅咒与反诅咒》,《成功的防御》,《如果死亡就在眼前》、《黑暗力量:自卫指南》。他订购了不少书,不会少于十几种。但除了少数两、三本,大多是夸夸其谈,可如果将其中有用的部分结合起来,加上实践,相信他能还不错的完成他的教学内容。哈利想。

    一小时后,他走出书店,惬意的在巷子里闲逛——向街外的巫师图书馆的方向,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店橱窗从他后退走。虽然巨大的花生酱果仁黄油冰激凌很人,但比起往常,柑蜜伯爵甜书店里只稀稀拉拉坐了些客人。哈利猜想是因为这段危险而多疑的时期所造成——家长们不会放心孩子外出,除了开学前的那几天。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同样不那么景气,但店外橱窗里依旧树立了最新一季的礼服长袍——不知是什么材料织成,反着暗金色的光晕。相对的,间隔一个岔路口的风雅牌巫师服装店则推出了亮银色版。而在路过魁地奇精书店的时候,他看到里面摆着闪闪发亮的最新型扫帚——即使目前而言它们是最好的,但对哈利而言已经接近于古老——以及英国及尔兰十三支球队的纪念物。当然,这并不是引起他兴趣的原因,他看到一个金发,清瘦的人影站在柜台前。

    当那个人拿着一柄新扫帚漫步离开,几乎的,哈利想要叫出来,但理智提前让他刹住了脚。哈利渴望能与他的教父交谈,知道他的况,但显然,他不能。那只会令结果变的复杂,他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会想要了解他——在他们“仅仅”见过一面,并且不超过3分钟的前提下。接着,在他能做出什么反应前,他看到小天狼星走向街头拐角,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

    哈利带着高兴的笑,那是一家他十分熟悉的笑话商店——双胞胎的韦斯莱魔法把戏坊,里面甚至有他的投资,他还记得那家店会有多么火爆。橱窗里五光十色的,旋转、抽搐、跳跃、尖叫的商书吸引了所有路过的人的眼球。相对其他商店的萧落,这里显然生意袖火。

    他迅速打起了精神,走进商店。这是家占地面积不算很小的店铺,但里面挤满了客人,他得费力才能接近货架的前面。而纸箱子一直堆到二楼的天花板,各种各样的恶作剧产书被放的随处可见。哈利注意到货架上的例如鼻血牛扎糖等形形色色的速效逃课糖,他相信或许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在课堂上看到它们。

    “这是送给金妮的,新学年的礼物。我听说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球队中现在只有她没有属于自己的扫帚。”在哈利欣赏一个笑话坩埚的时候,他听到小天狼星和双胞胎之一说,“或许我应该亲自给她,但,你们知道,我就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做些事——真高兴我能不用继续闷在那间该死的屋子里。”

    “哇哦~光轮2002?!酷!”发出感叹的应该是弗雷德,“代表我们的小妹,感谢你的礼物。”

    “不客气,你们是哈利的朋友,在我不在的时候都只有你们帮助他。”小天狼星对他们眨眼,“所以,你们的生意怎么样?”

    “如你所见,”乔治兴奋的说,“简直棒极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我们已经开始收回成本。”

    “多谢你对笑话店做的投资,”弗雷德补充,“我得说,那是我们收到过的最棒的圣诞礼物。你不知道当我们第一次被人称为韦斯莱先生时感觉有多怪异。”

    “可惜妈妈还是无法接受我们从霍格沃兹退学。”乔治耸肩,“但好的一面是她已经开始对我们高超的经商天赋表现出欣赏。”

    “慢慢来,莫莉在某些方面的确固执的吓人,但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理解。”小天狼星不以为然的说,“说起来最近罗恩怎么样?”

    乔治撇嘴,“他有些焦虑,每天都要跟赫敏通上无数封的信,看上去可不那么好。我猜是因为担心哈利。”

    小天狼星变得有点失落。哈利确定自己不喜欢——他更他的教父如之前那样充满活力,乐天派的格。

    弗雷德努嘴,突然说,“说起来你会和卢平教授一起离开?那会很危险?”

    “只是打探一下消息,收集报。危险会有,但我不觉得会致命。”

    乔治满怀希望的问,“那是说你们能在未来的6月份里回来吗?”

    “6月份?”小天狼星茫然的重复。

    “对,我们将会有位快乐的六月新娘(注),”他以咏叹调唱,“比尔要和芙蓉•德拉库尔结婚。虽然妈妈并不是很喜欢她,但她真的艳光四,最近更是如此。”

    “没问题,我想我们会赶回来的。”小天狼星恢复微笑,“克服一切困难。”

    然后,在他感觉他们的对话告一段落,恰当的,哈利出现。“打扰了,可以的话我想知道这个白梦咒的作用。”

    “哦,抱歉。”弗雷德迅速转过,“这可是我们最棒的产书之一——专利产书,只要念一个咒语,你就能进入一场高质量的、绝顶真的三十分钟的白梦,适用于普通学校上课,作简单,而且绝对令人难以察觉。嗯,当然办公室工作也没问题。”在扫到哈利的年龄后,他补充。“不过要小心,可能会有些副作用,譬如表呆滞,轻微流口水什么的。”

    “听上去很有意思。”哈利真的为双胞胎的才能惊叹。

    “嘿,我可不觉得向你们兄弟未来的教授兜售这些逃课产书是个好主意。”小天狼星突然说,带着某种程度的笑。

    “未来的教授?!”乔治和弗雷德喊,显然吃了一惊。

    “当然,霍格沃兹未来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小天狼星大笑,然后转头伸出手,“亚撒•普莱切先生,之前与您在霍格沃兹见过面。”他的眼睛落到了他衣服上的扣针。

    “当然,我记得您,”哈利注意到,将起伏的绪压到心底,“小天狼星•布莱克先生。”他们握手。

    “这么说,您就是哈利说的那个——”双胞胎睁大眼,突然一致的用手捂住了嘴巴,他们变得小心翼翼的说,“我们是说——”

    “如果你们指的是那个从精灵族归来的潜行者,我想我就是他。”哈利配合的压低声,幽默的眨眼。

    “哇哦——酷!”双胞胎转动双眼,“这么说今年我们将会有个潜行者作为教授?!哦,不对,即使我们没有从霍格沃兹退学了,现在也毕业了——这太令人失望了,罗恩和金妮走运了。你会教学生精灵的绝招吗?”

    带着被逗乐的表,哈利说,“嗯,在被许的况下,我会尽可能的传授。不过我开始祈祷自己不会令你们太失望,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我是说像这样教导这么多的人。”

    “哦,怎么可能,您是位潜行者,哈利就

    是在您的——喔,该死!”突然想到什么,双胞胎看上去有些惴惴不安,“抱歉,我是说其实哈利并没有说什么太多的东西,除了您的姓名,以及——嗯,他的一点经历。”

    “我理解,”欣慰的,哈利安慰,“事实上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还短,但我同样听说了不少他珍贵的朋友的名字。”

    “真的?!”乔治和弗雷德兴奋的喊,“他说起过我们?!”他们看上去真的很高兴。

    哈利微笑点头。

    “抱歉,打扰一下,”小天狼星忽然说,“不知道您是否知道,我是哈利的教父。”在哈利又一次点头后,他继续,“我是想说,请问关于哈利——我能知道他的消息吗?或者是给他通信。我想随时知道他好不好。”

    “很抱歉,”哈利摇头,带着难过的隐瞒——他不得不将良知重重的压在心底,“我还不能告诉您——出于某种程度的协议。但就像我对邓布利多校长说过的,他会很好,他在努力学习,请您不要担心。”

    已明显失落的表,小天狼星耷下肩膀,就像它们突然变的沉甸甸。

    “说起来我或许应该感谢您,”用故作轻松的语气,哈利说,“如果不是因为您的拒绝,我恐怕无法得到霍格沃兹的那份工作。”

    小天狼星撇嘴,“在之前的十年中我没能够照顾我的教子,所以,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不会再让他单独作战。”

    哈利的感觉是微妙而复杂的,稀薄的空气就像在拼命挤压他的肺。他从来都知道他的教父有多他,而他无可救药的自大与鲁莽却令他,以及更多的朋友和挚丧失了命——即使是那些濒死的经历也没能让他足够看清他的不足,直到所有的“派对游戏”结束。或许他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但毫无疑问,他也绝不是世人所认为的那样的成功者——即使他曾经真的“打败”了伏地魔。

    当另一些顾客靠近,他们真的没有更多的时间交谈。哈利遗憾的检查他所看到的,说,“这个白梦咒多少钱?我喜欢这个的。”他掏出钱袋。

    “十一个西可——哦,不,您可以免费拿走。”乔治纠正。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贿赂我?”哈利的嘴角上翘。

    “如果您要这么认为,也没问题。”乔治和弗雷德坦率的笑,“毕竟我们还有弟弟妹妹留在霍格沃兹学习。”

    “好吧,我会尽量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分。”哈利眨眼——

    作者有话要说:注:西方文化中,素来就有“六月新娘”最幸福的说法。并且有谚语:结婚在六月-新郎幸福,新娘快乐(MarryinJune——Goodtothemanandhappytothemaid)。

    发烧,三伏天里冻得瑟瑟发抖,拉医院里吊了三天水,总算能爬起来,但脑袋疼的就像里头有只巨怪跳踢踏舞,头晕眼花还恶心。于是,我果然是夏天里的傻瓜么Orz……

    PS:拖欠大家的留言积分过两天一定补上,睡觉去了先

    _小燕文免费提供更新_hT_Tp://WW_W.x_Iaoya_nW_enx_Ue.C_om]

    _小燕文友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