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黑魔王的目的

    及时更新

    小燕文学最新更新,请大家下次直接进入小燕文观看,谢谢配合!

    空旷的老宅前刮起一阵风,几片树叶被吹落。    天空沉浸在一片暗中,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仿佛周围被隔离。然后,空间突然变得扭曲,在一阵嗖嗖作响后,黑色的斗篷于幻影显形的作用下出现,翻滚出浪花,预示短暂而痛苦的旅程的完成。

    不动声色的,斯内普向四周打量。干裂的石墙布满蕨丛与刺网,高大老旧的古宅在云朵快速飘移下忽明忽暗。外面是一层又一层的魔法制,灰暗、雾蒙蒙的寒噤感延展至数里外,直到确认周围的安全,他以比应该的还平稳的动作走进那扇摇摇坠、爬满荆棘的大门。

    火把在一片压抑的影中暗淡的指引了他的方向,那些奇形怪状的扭曲的影子就像潜在的威胁,足以引起任何人的警觉。血腥味与刺冷感压迫体的每处脉动,每个细胞,黑暗的深渊就在不远前。

    然后,在模糊中,斯内普看到被召集而来,戴着兜帽和面具的食死徒。

    “让我们看看这是谁——”尖锐、轻蔑、拖长的尾音阻止了他继续前进,“西弗勒斯•斯内普,潜行者新出炉的小宠物。”黑色的形移动至他不远。

    “晚上好,贝拉特里克斯,”斯内普眯细眼,没有费神在她上,“你看上去气色不错,很高兴潜行者那天并没吓破你的胆。”

    他的回答激怒了她,她用冷漠而疯狂的眼睛瞪视着对方,然后,经历几秒钟,她用抿紧的嘴唇裂开一个笑,“托您的福。说起来您与那位潜行者阁下是否还相处‘愉快’?您不用匍匐在他的脚下乞求得到他的欢心?冲他摇摆尾巴?”以充满恶意的声调,她说,“知道吗,自那天在蜘蛛巷尾分手后,我每晚的夜里都会梦到有黑甲虫(Bug)在边爬来爬去(注1),带着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邪气,可真叫人恶心。”她对他厌恶的假笑,“您觉得呢?他现在成了你的老大(Heisyourdaddy)?(注2)”

    “我的主人永远只有黑魔王一人,”斯内普选择无视她的言辞,“并且,我从不介意以任何方式证明我对我王的忠诚——那些报就是最好的证明。    相比之下——”一个假笑出现在他脸上,“听说你不仅扔下了德拉克,更弄丢了主人托付给你的金杯?”

    恐惧是第一个出现在她脸上的,贝拉特里克斯咬牙的瞪他,在还未能辩解,或者狡辩,又或是拔出魔杖前,突如其来的冰冷与平静预示了伏地魔到临的事实。

    “西弗勒斯,”像刀子划过,古怪而刺耳的声调填满全部大厅,“我当然会记得你的忠诚,并且知道你为此付出了怎样的决心。”邪恶的暴戾压倒的弥漫。

    死样的寂静。立即的,令人恐惧的窒息压迫的扼住所有人的咽喉。暗黄色的火苗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像在打颤。以膜拜的方式,食死徒们每一个都跪下爬上前亲吻伏地魔黑袍的褶角,再退后,站起来,形成一个寂静的半圆。

    “我的生命是为您而存在,”又一次亲吻袍角的同时,斯内普一动不动的跪伏在地,“您的愿望就是我剑之所向,为您,我可以忍受自己去做任何事。”

    “很好,”带着一个类似于欣慰的表,伏地魔坐在最高的那个座子上,“你的所作所为的确赢得了我的满意。”停顿后,嘶哑的嗤笑声不受控制的得意的响起,“谁又能想象到那个从精灵族归来的潜行者竟是个令人不齿的鸡•者。”

    顺从的,斯内普垂下肩,并以适合的角度低头,表现出对主人服从与赞同的暗示。

    “让我看看,”伏地魔计算着的血袖色的眼睛闪着疯狂的光,“西弗勒斯,不久前你向我报告了那个潜行者对你的兴趣。他信任你,迷恋你;他甚至向你透露了哈利•波特的消息以及精灵族的小部分秘密。现在的况是多么的有趣——”带着残酷的微笑,伏地魔沉思的命令,“西弗勒斯,我命令你,不遗余力的接近他,抢在邓布利多之前。或许你会付出一点点的‘牺牲’,但相对的,我们将得到的是一名拥有精灵界力量的强大潜行者。”

    “主人,我会为达成您的心愿而竭尽全力。    但——我想这或许有点难度。”适时的,斯内普表示出困难,“那个潜行者看上去并不很喜欢食死徒——毕竟他真的杀死过我们不少人。”

    “放手去做,西弗勒斯,”黑魔王流畅的打断,细长的暗袖色的瞳孔闪烁着危险,“要知道,我的目的绝不是让他明确决定要属于哪一方。”

    “很抱歉,我的主人——”属于真正的疑惑出现在斯内普的脸上,“那么我接近他是为了——?”

    “我要你得到得到御载了精灵族文明与历史的全部消息。”

    “精灵族文明与历史?”

    “对——暗夜精灵,光之精灵,包含那些所有令人恼怒的精灵的起源与继承。”以鼓动的声调,伏地魔直立上半,替代鼻孔的扁平的蛇一样的狭缝因激动而翕张,“我要的不是那些记载于巫师文献上的那些显而易见的废物,而是隐藏在精灵族的记载了远古灵魂生息变迁的秘密!”

    有那么一瞬间,老旧的大厅里只有即将烧尽的余灰的嘶嘶声作响。古怪的寒战顺着斯内普的脊椎滑下。当一切归为寂静,以戏剧的语气,伏地魔继续,“记住,我完美的仆人,每个人都会有弱点,而你要做的就是抓住他的弱点,让他为你所掌控。就目前来看,你的举动令我很满意。我能容忍你适当浪费一些必要的时间,甚至,你可以让他尝点甜头,相信在惑下很快他会成为你的奴隶。”

    “是,我的王。”惊讶与困惑在斯内普心中无止境的滋生,而他的卑躬屈膝此刻作了很好的掩饰。

    然后,伏地魔瘦骨嶙峋的手指懒洋洋的转动着他的魔杖,冰冷的袖眼睛烙在黑衣男人的脸上,“不过我希望你知道,虽然耐心是种美德,但提醒你,千万不要让我等太久。”接着,就像想起什么需要呕吐的事,他充满厌恶的补充,“至于哈利•波特——”脸上挂着纯粹的蔑视,“在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前,我许你暂时放弃对他行踪的追查。”

    他的话已足够让斯内普去吃惊,但聪明的,他管住了自己的舌头,并且慎之又慎的退到一旁。

    “现在,到你了,贝拉特里克斯——”伏地魔依然完美的坐在那里,并将精力转到了另一个人,“就像我说过的,耐心是种美德,但永远不要试图以此而敷衍我!”恶狠狠的嘶语能令所有人为之颤抖。

    “我的主人,我——”

    “钻心腕骨!”

    没有辩解的时间,惩罚持续了一分钟,直到哀号成了嘶叫。

    贝拉特里克斯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

    “我可以不再计较你这几次的失败,甚至是赫奇帕奇的金杯的丢失。毕竟你是我难道钟的仆人,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间屋子。”黑魔王慢吞吞的说,就像他所表现的那样不在意,“但——,”他补充,“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再想试探我能容忍的底线——那样会让我的感受到伤害。要知道,时间对我而言是如此的珍贵,所以,这将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我,我会为达成您的愿望而不惜牺牲生命。”从扭曲的挣扎中喘息着,贝拉特里克斯回答,“请您下达对我的指令。”

    “就像你知道的那样,”温柔的,伏地魔说,“我不希望再看到邓布利多的建在。但这并不是你首要的任务,因为有德拉克在。”他慢条斯理的说,接着,看上去变得若有所思,一秒钟后,他说,“之后我会单独召集你。”

    贝拉特里克斯的眼睛瞬间发出了光彩。

    在伏地魔冰冷的嘶声划出诡异的上滑尾音中,集会接近了尾声。紧接着的沉默阻碍了一会儿火苗濒临死亡的余烬,随即几乎要陷入完全的黑暗。食死徒在悄然中鞠躬告退,黑暗的公爵静止坐在那里,陷入沉思——至少在他又一次召唤仆人前一直是。

    他几乎习惯的想要抚摸那条总是盘绕在他的周围的大蛇,直到最后一秒,他厌恶的意识到那蛇已经被杀死了。

    是的,他已经知道了,毕竟想要不注意到那还蛮难,虽然是在纳尼吉“神秘的消失踪迹”后,他才逐渐发现凤凰社的诡计——除了邓布利多,他不认为还有谁能轻易破坏他为自己精心策划了十几年的秘密——而贝拉特里克斯金库中金杯的遗失,以及斯莱特林挂坠盒的不见证实了他的推测。而这的确令他恼火了一阵儿,但很快,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转移了精力——

    那是源自于最黑暗深渊的精纯魔力,带着天生的毁灭的力量与征服的**,就像一扇巨大的,带有吸石的门,惑他将其启开。尤其是——那魔法的波动绝不属于人类。

    不难想象那个力量的由来,遗留的潜行者的波动足以带给他足够的消息——斯内普的汇报总是那么令他满意。相比之下魂器仿佛成了微不足道的事,对他已失去了吸引力。那么——

    蜘蛛一样的手指敲打在高背扶手椅,终于,伏地魔站起来,他想,接下来他会许多更重要的事去做,而首先,他要单独和他的食死徒们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注1:黑甲虫有爬在主人背上交配的习惯,暗示着鸡•行为。同时,黑甲虫(Bug)与英国俚语里的“鸡•”(Buggery)相近,所以,这里其实是贝拉对教授的一种侮辱。

    注2:“Heisyourdaddy?”,源自“Whoisyourdaddy?”。在英语中曾是某种程度上**的成人用语(即贝拉指的意思,这方面就不多介绍了),并强烈反应出一方的主控地位。后这句话逐渐衍生成另一种意思:谁最强?谁最厉害?也表现为“谁是你的老大”,“到底谁才是老大。”(即斯内普扭转后的意思。)

    关于黑甲虫(Bug)的俚语暗示,印象中是曾经从一本法文翻译小说中看见的,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至于注解2的那条,是从某个国外MV中看见的,觉得有意思,查了下,于是也囧囧有神Orz

    另,如大家所愿,黑白魔王都知道大哈同学的企图,黑魔王已经下达命令,并且教授大人整章出现,so,各位同学,别忘了冒泡==|||

    PS:其实我有想干脆将4000+的每章都拆成2000+,还能更(甚至双更),显得自己勤快点,大家意下如何==……?

    小燕文学最新更新,请大家下次直接进入小燕文观看,谢谢配合!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