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成长与抉择

    及时更新

    小燕文学最新更新,请大家下次直接进入小燕文观看,谢谢配合!

    在莉雅的离去后,哈利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包括历史出现的微妙偏差。    在他所熟悉的那个历史里,即使是战争结束后也从没有人提起过关于精灵族的一点消息——哪怕是在许多书中都有过关于他们的记载。直到在那之后的第三个年头,才因为他的鲁莽——误闯入了海加尔山——让精灵族被放到了巫师的视线范围内。他还能记得那曾引起了多轰动的轩然波起,毕竟在此之前都只是传说,并且精灵的确距离巫师世界十分遥远。所以他毫不意外如果此时出去会引起怎样的注目和动——无数拉长脖子的巫师记者早于第一时间就守候在了酒馆前,而到现在为止阻止他们闯入的,恐怕是对外交政策上的顾虑。

    目前的状况让哈利感到不适,看上去事的发展在渐渐脱离他的认识。当然,那并不是指关于今后他会作为精灵族在魔法世界的联络人的责任。对于未知潜在的危险,任何人,或者生物,都有率先选择对自己有利一面的权利。虽然过多的暴露总是会带来麻烦——毕竟没有哪个潜行者会乐于将自己推到世人面前——并且精灵族很少有可能会与巫师结盟,除了那些独特的规则,他们也同样不希望本族战斗艺术的秘密被广泛流传在外。但如果这能导致两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有一定的的接合,则同样是他乐于见到的。

    令他感到担忧的是伏地魔会有的举动。到目前为止,他最大的优势除了自带来的变化,就是对伏地魔的所有计划的掌控。而他现在不再敢肯定是否能预料到今后黑魔王的种种行动。他不觉得伏地魔会是那种在得知有精灵族力量的参与——即使只有为潜行者的哈利的一人对他的对抗——后会依旧无动于衷,患于未然总是那个男人第一考虑的事。

    至于莉雅的话,则是另一个意外。事实上当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所带来的震惊不亚于他被龙送回来的那一刻——没有哪个处精灵界的人会不清楚那可能掀起的浩劫。如果印封的松动真是由魔法世界所引起,无论出于哪一方考虑,他势必要担起责任。正因如此,调查它同样是迫在眉睫的一件事。

    无论如何,他目前都需要一个可行的计划,首要的便是让他得以用潜行者的份在魔法世界站住跟脚。

    正当他开始思考进一步的措施的时候,哈利突然被犹豫不绝的敲门声所打断。然后他才意识到一天已经基本过去。在稍后的晚上,他享用了一顿足够丰富的晚餐——当然,是在房间里,他可没兴趣出去给众多的人参观提问——接着决定到街上去散散步,以消化掉摄取过多的食物。    在此之前他的体几乎恢复到理想的状态,但还未到巅峰。

    当他穿越过一条狭窄的由几栋不规则建筑物组成,看不到亮光的窄巷,同时用力将一口闷湿的空气吸进肺里,突如其来的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朵,而最右侧的那个迅速引起了他的注意。很轻,迅速并且敏捷,从落地的节拍判断这脚步应该属于一个女巫师,而哈利不怀疑她受过某种程度的训练。左侧的略缓慢,相比下不够沉稳,但以一个战士的角度而言并不太糟。而中间的——每一步都带着明显的紧张、紊乱,让人无法不察觉那其中显露的惶恐和不安——他甚至能听得他颤抖的呼吸。

    “还要有多远?”哈利为那声音的熟悉而惊讶。

    然后是一阵咯咯的响声,代表那三个人已经停下。他听到另一个不陌生的尖细的声音在叫,“我们已经到了,只要再通过这堵墙。但——说实话,你一路的举动并不能让我感到特别自豪。”女人的冷冷的说,“我希望在你今晚见到那位大人的时候能表现的不像现在这样焦躁。”

    一个脸色苍白男孩出现在狭窄的井巷,铂金色的头发,尖尖的下巴,上穿着镶有银边的高级真丝的墨绿长袍。或许是快速前行的原因,那原本应该一丝不苟的长袍上此刻被挂上了一些折皱。他们的前方是一堵空白的砖墙,哈利让头部向向偏动了25度,如愿的看到他们的脸——他熟悉的敌人德拉克•马尔福,还有贝拉特里克斯以及另一个没有太多印象的男人。

    “很抱歉,”他听到德拉克不那么在焉的说,“我只是,我只是有些紧张。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真的可以这么快去为黑魔王服务。”

    “你应该为此感到骄傲。”贝拉特里克斯高傲的说。

    “当然。”对方急促的说,“我是我们这一代中第一个有幸被选为食死徒的人,可——我只是担心,毕竟我还不够强大。我不希望自己会令那位大人失望。”

    “你会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与恐惧。”女人用冰冷而严厉的嗓音说话,“你将拥有地位、能力还有权势。这所有的一切黑魔王陛下都会赐予你。而你,要记住的只有一点——为我们的王奉献出所有。”她几乎是嗤笑的补充,“当然,前提必须排除你是个像你父亲一样的蠢蛋。”

    一瞬间德拉克的脸变得有些扭曲,他愤怒的注视她,而贝拉特里克斯发出了哼声,“你不能否认我说的事实,我亲的德拉克。    卢修斯的任务连续两次失败,并且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被关入了阿兹卡班。”

    他仍然瞪着她,“但那是潜行者的错,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我父亲会成功。”他申辩,“另外,别忘了你们同样十几个人都无法抵挡他!”

    “你是想要激怒我吗,德拉克。”贝拉特里克斯冷笑,“我承认他超乎意料的厉害,但这不代表我们无法击败他。”

    “击败谁?”突如其来的,哈利说,并走出了建筑物的影。

    贝拉特里克斯的脸在震惊中扭歪,而德拉克回以了迷茫的眼神看着他。

    “嘿,”哈利对他们愉快的以完美的贵族礼仪打招呼,“自从那晚以来,真高兴我们又见面了女士。”

    “潜行者!”贝拉特里克斯,并且在她叫出哈利的称号的时候,另一边的男人以及德拉克变的僵硬。

    “晚上好,女士,还有两位先生。”他礼貌的点头,却在同时,留意着四周的变化。

    回应他的是毫无迟疑的进攻,“快杀了他!”

    在他听到贝拉特里克斯这么对着她的同伙吩咐的同时,哈利已经躲入了黑暗。他的攻击是锋利而无的,周围狭挤的环境同样给以了最便利的条件。当敌方的男人试图用魔杖守卫在前,哈利已顺利击中他的腹部。痛楚的尖叫出现在静寂的巷子,哈利耐心等待,直到贝拉特里克向他藏的方向丢出一连串的咒语,他显,吐出一个只是用于迷惑的防御咒,接着,快速拔出小刀,让刀刃对准了那两个人的膛。

    战斗的警觉顿时敲向了贝拉特里克斯的脑袋,在刀柄扔出的那个瞬间,德拉克想盾牌一样被丢进他们之间的视线内。哈利不得不在震惊的同时迅速使用咒语以改变刀子划过的轨道,而一束闪着邪恶绿光的咒语同时瞄准了他的体。

    当哈利使用全部力量以避免德拉克吃到枪子的同时,他试着在最小范围内令自己受伤。无可避免的,诅咒擦着他的右肩穿过,略微的刺痛感沿着肩膀蔓延。

    “混蛋,”他在贝拉特里克斯露出得意的大笑时想,“我不能让德拉克受到伤害。”在贝拉特里克斯将惊恐的德拉克抵挡在自己前,并指挥受伤的同伴靠近时,哈利叹气,收回了剩下的刀子,“好吧,你赢了,你比看上去的要聪明些。我的确不会对未成年人出手。所以放开那个男孩,我答应不再找你麻烦。”

    “不再找我麻烦?”贝拉特里克斯得意的大笑,“看来你还未搞清状况。现在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我的手里。”

    “是吗?”哈利冷笑,然后在那两个人举起魔杖露出胜利的笑,并准备夹击的那一刻,以左手将腰间的左轮手枪拔出,扣动扳机,子弹连续冲出了枪膛。

    消音手枪成功隔绝了火药爆炸的声响,但子弹穿透**造成的痛苦却令德拉克倒地尖叫。而另一个男人——在德拉克倒下的同时,额头正中的弹孔说明他这辈子都再无法从地面上爬起来。

    “现在怎么样?”冰冷的,哈利对站在那儿无法相信的女人说,“你的盾牌受了伤。”他的视线落到德拉克被弹痕穿过的一条腿,“我不认为你能再带着他执行什么活动。”

    贝拉特里克斯愤怒的瞪着哈利,她的牙齿因为咬的过紧而相互摩擦。几秒钟之后,她选择了最恰当的举动——将德拉克抛弃在了原地,并幻影显形于黑暗中消失。

    哈利放松的叹气,将他的左轮手枪别回腰间。接着他开始靠近颤动的德拉克,“嘿,我很抱歉,”他说,“但你知道,这是不得已。现在让我帮你做个治疗怎么样?我保证不会再伤害你。”

    回答他的是不信任的怒视以及类似痉挛的吞咽。

    哈利耸肩,在对方的敌视下掏出魔杖。

    当银色的雾气开始冒出,德拉克的瞳孔因惊恐而收缩。然后,温暖的水流一样的触感将他包裹住,他为那不是酷刑咒而感到出乎意料。接着,是潜行者放轻的声音从对面飘出。

    “我把子弹取了出来,并简单的施了个愈合咒。但我想你如果不想留下什么后遗症——毕竟治疗不是我的长项——我建议最好还是再找个更专业些的医生去看看。”停顿后,哈利说,“另外,希望你明白,我并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

    德拉克鼓励自己发出嘲弄的冷笑,即使他甚至不明白什么是子弹,“所以我应该相信腿上的洞是我自己捅出来的?”

    哈利发出一声短促的,尴尬的笑,然后他将他拉起来,支撑着男孩的胳膊开始走路。

    “那么接下来你准备送我去哪儿?”一分钟后,德拉克终于开始忍受不住他的不安,“阿兹卡班?”他尽量让声音不带上颤抖。

    “当然不!”惊讶的,哈利看着他,“只是带你回家。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不久前你将我的父亲送了进去!”怒火甚至冲破了他的恐惧,他愤怒的瞪着哈利,“更不要说就在刚刚,我的确正要去加入代表了那位大人阵营的食死徒!”他轻蔑的冷笑,“或者你是想说我尚未成熟,只是受到一时的蒙蔽?”

    “你是指卢修斯•马尔福?”作出惊讶的表,哈利撇嘴,“你们的确很相像。得承认,你的父亲是个少见的聪明人——他知道继续待在阿兹卡班会比外面要更好,所以才会不出来。”在对方表现出除迟疑外的反应前,他继续补充,“另外,看上去你有十六岁了,因此我不认为还有什么是你无法自己决定的。”

    显然,眼前那个男人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德拉克震惊的看着他。

    哈利对他微笑,“年轻人总是鲁莽的,将事搞的一团糟。但如果你因此就放弃了自己做决断的机会,你永远不会长大。”

    男孩眯细了眼看他,那表就像他才是上被开了个洞的那个。哈利耸肩,“不过我要声明,我认同的只是你的行为,而不是你的选择。”

    “我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同。”德拉克发出哧鼻的喷声,似乎没有注意的这样做有多么的不贵族。

    “这可是本质上的区别。”哈利叹息的告诫,“我只是真心希望你知道自己将要进入的是怎样一个世界。”停顿过后后,他以严肃的口吻说,“成长的定义在于你能够真正面对你做的事所带来的一切后果以及责任。你可以决定一切,但同时你要有勇气正视你的选择。”

    德拉克嗤之以鼻。哈利耸肩,就像罗马不可能一天建成,许多事也非一朝可以改变。

    “好了年轻人,”在感到微微挫败的同时,他也在心底为这个称谓而觉得奇异,“现在不如让我送你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头晕眼花的爬上来更新,于是,我想说,为毛收藏与留言会相差那么多==?戳戳,人咩?

    小燕文学最新更新,请大家下次直接进入小燕文观看,谢谢配合!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