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禁林(下)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太阳已经向着林中最西侧的树丛方向沉落,他们沿着浓密漆黑的树林向前,月亮反的光线透过头顶上厚厚的树枝留在落叶上蓝银色的斑。高大的树冠和带刺的灌木丛延展至视线之外,山毛榉树浓密的影完美的笼罩住周围。青苔以及绿藓一层层布满蜿蜒的小路,荨麻和羊齿顺着一切可攀爬的东西向上蹿,带着利钩,发疯似的环绕着甚至是路边的石头垒砌的造型,并且在风吹过后,发出刺耳的嘶嘶的声响。不远处有条小溪流淌,水花拍打石头的声音隐隐作响。除此之外,一定还有其他东西躲藏在寂静灰暗的森林中,因为他们有听到什么在地面上被拖动的声音。

    “真的,哈利,”金妮两眼直直的窥视着那条漆深的小径,似乎她只有一移开视线那里就会有什么蹦出来抓瞎她的眼,“我不明白你进来的目的。我是说,林很危险,尤其是在晚上。”喉咙里发出的是哽住似的的声音。

    “海格的一位朋友住在这里,”哈利在她的另一边说,“而我们答应会在他需要的时候帮他去照看。”

    “但——我不认为你们有必要一定选在这个时候来。”她将自己环抱的更紧一些,向着同伴的方向又一次靠近,“何况,究竟是什么样的朋友,会需要在这儿?”

    哈利耸肩,“有点长的一个故事,或者回来后我会讲给你。不过现在,我们最好尽快找到罗恩以及赫敏。”

    他们尽可能快的行进,但那些荆棘与石块阻碍了前行的速度。事实上,如果不是顾及金妮,哈利一定会用比现在至少快上两倍的速度找到他的朋友。太阳已经完全消失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惨白的月亮高悬于密林上空。许多奇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钻入他们的耳朵里。他让他的唇在紧绷中慢慢拉直,耳朵警惕的捕捉着幽暗道路上的那怕最微小的任何声音。冒险的,他在悄声中在他们周围设下了一层制,是一种保护咒,就像是壁虎的保护色,能确保他们不会在路上被其他什么生物——主要是那些魔力不那么强大的,或林中比较常见的——所耽搁又或袭击。

    哈利低头看了下表,距离他们分手的时间已过去三个半小时,而前往格洛普所在的路上他并未发现任何那两个人的踪迹。出于对自己职业的自信,他十分肯定他并未遗漏掉任何的痕迹。这便代表了——他们并没有前往这个方向!

    迅速的,他做出判断,站住,眯眼快速巡视视线范围内的整座林,然后,哈利对困惑的金妮微笑,“抱歉,请稍等。”他指指脚下,弯下腰,开始系躲藏在袍子下的鞋带。

    几片云彩无声无息的飘过,令整个林一下子陷入了短暂的漆黑。在一连串原

    本复杂而冗长的咒语几乎是不期然的被以极快的速度念出后,一束暗灰带着细小银色粒子的光——追踪咒——在十分之一秒内窜了出去,驶向森林的尽头。

    金妮的双臂紧紧环绕着自己,试图令她不那么害怕。魔杖就在她的手边,这看上去勉强给了她不少安慰。“好了吗?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我们不用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她喃喃的说。

    “好了。”在他立起的时候对她微笑,“说真的,金妮,你不必一定跟我闯入林。”

    “不,我坚持!”女孩在颤抖中下定决心。

    哈利耸肩。罗恩是她的哥哥,而他永远无法向对担心哥哥的妹妹说些什么。

    很快,或许是几分钟后,追踪咒语捕捉到的频率让他获得了他朋友们的气息波动的方向。以可能的最大的速度,他拖动金妮加快脚步,直到即将到达侧腹地那片荆棘林,朦胧的,他看到三个黑影的晃动。

    几乎是立即,就像丛林里的猎豹,哈利在她甚至无法注意的况下消失不见。而在他眼前的是罗恩与赫敏被一层层冲击而来的,网一样的魔鬼藤所包围。后者半跪在地面,面色苍白而吓人,紧紧抱着倒在地上的罗恩的同时,不停在魔杖上施加着咒语以对付那些难缠至极的植物触手。然后,他也注意到德拉克•马尔福被那长满毒刺的,长长的,无数条乱颤的枝条触手像圣诞节的火鸡腿那样扎捆在一起。

    哈利粗鲁的冲上去,“冻火咒!”他对着那些猖獗的藤蔓大喊。瞬间,火焰突然犹如从火山爆发般的喷出,仅用一秒便阻隔在他们周围。灰尘和浪像洪水一样的蔓延,滚动和奔涌,火蛇吐着信子卷上那些张牙舞爪的藤条。而魔鬼藤开始疯狂扭动起仿佛是嗜血魔的触角的蔓枝,腾起,落下,再腾起,直到撕破空气的啪啪声在浓烟中消散。

    奇迹的,炙的火焰贪婪而凶恶的熔燃了那个食植物的每一寸,像瘟疫一样直到最终被地狱而来的烈火所吞噬,但却没有哪怕一个人因此而受一丁点的伤,除了略微的,几乎可以不计的酥麻。

    在最后一条魔鬼藤的尖刺化成灰烬前,德拉科已经被甩到了地上。赫敏,还有金妮,她们惊讶的瞪着着一切。

    “金妮,我需要你去看看马尔福的况。”他对惊呆了的女孩下命令,并且快速走得他朋友的边,用他的魔杖施展一个检查的咒语——他听到赫敏关于罗恩的紧张的大喊,不过他在精神上来不及回顾她的话——感谢上天,除赫敏受到惊吓外,罗恩是被击晕过去而不是重伤,否则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真是天杀的可耻。带着宽慰,哈利在自责中想。在进入林的瞬间就应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该首先使用追踪咒而不是顾及金妮而畏缩行动。

    “哈利!”金妮在支撑起德拉克•马尔福手肘时大喊,“他有点不对劲。”

    附加一个恢复咒的同时他将罗恩完全交给赫敏,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经注意到罗恩渐渐苏醒,然后,快速走向德拉科。他的样子似乎在经受最可怕的磨难,他的体温在不断下降,他的脸以及整个体是一种程亮的紫色,嘴唇带着鲜艳的蓝,而他的手正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伴随着刺耳的,沙哑的喘息,就像有什么堵住他的喉咙。

    “该死!”哈利在将铂金色头发的男孩平躺放在地上时想,魔鬼藤的毒刺进入他的体太久,毒针穿透了他的喉咙并融于气管不能拔出。他不能呼吸。

    当他朋友的妹妹始终保持担忧的注视,德拉科已经蜷缩在一团,颤搐并发抖,而他的眼睛已经开始翻白,白色的唾液泡沫出现在嘴角。直到哈利给了他一个束缚咒,让男孩四肢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不能挪动分毫,接着,快速的从靴子内侧抽出一柄小刀,割开德拉科的喉咙。

    尖锐的抽气声与飞溅起来的鲜血一同出现。他知道这对一个十五岁男孩而言有多么痛苦,他不假思索的将什么——某种叶片,或者应该说是呼吸代替的装置——埋入了被割断的气管内,几秒钟后,斯莱特林的男孩稳定下来。

    “我需要你们去找找看附近是否会有澜斑草,或者可可豆,那能缓解魔鬼藤毒刺的功效,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回霍格沃兹求援。”在他的话未得到任何回应后,他转过头发现金妮以及赫敏——罗恩正因从昏迷中清醒而头晕脑胀——以一种灰白而震惊的表看着他,然后,让他意识到他刚刚做的是什么,并且上、手上,甚至是脸上都还挂着从德拉科喉管里喷出的血。

    “可,可可的话或许我有,”当金妮在惊吓与困惑中——主要是那些无法理解的哈利的行为,还有大量涌出的鲜血——清醒,她颤抖的回答。接着,精致的以粉袖色亮片纸包装的物体被从长袍内拿了出来。

    “谢谢。”哈利看着她,然后点头。好吧,我想我恐怕会急需找个好点的借口来解释这一切。将被剥开的巧克力碾成粉碎涂抹在链接气管的叶片周围的同时,他想。

    宽慰的,哈利看到德拉科渐渐好转,当然,并未真的全部变好,不过相对于他之前的紫色皮肤及哆嗦的体而言已经稳定了不少。而就在这时,他同样听到了某种生物靠近的沙沙作响的声音。

    “谁——哦,费伦泽!”幸运点,在他即将攻击前,哈利认出了那团影子。是一匹有着一头浅亚麻色的头发和淡褐色的躯的人马,他的朋友,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费伦泽。

    “哈利?”人马发出不确定的声音,他奇怪的看着他,“是你们。那个男孩发生了什么?”苍白色的宝石般的眼睛落到躺着的德拉科的上。

    “感谢上天你在这儿,”惊喜的,哈利说,“魔鬼藤的毒刺扎入了他的喉咙,我们需要一些草药,能医治他的。”

    “看来你们碰上了不小的麻烦,”费伦泽的蹄子刨着土地,“给我几分钟,我正好知道有什么能治疗魔鬼藤的毒。”他投入了森林。

    森林再次陷入了幽暗,“呃,哈利,那是什么咒语?还有那个呼吸救急术——”最终,是赫敏在沉默里发现了自己的声音,并问了出来。

    “嗯,冻火咒,相信你也知道。除对人类产生轻微的酥麻感外并无伤害,对邪恶植物则有和烈火咒同等的威力。”他回答,“至于呼吸救急术,偶然间学会的玩意儿——隔开气管,将丹杞树叶塞入代替呼吸——这是我第一次用,希望中途不要出什么错。”

    赫敏瞪着地上的人,“看起来马尔福的运气倒是不错。”

    “似乎是这样,”哈利微笑,“不过我认为现在应该是你们有个故事想对我说。”

    再一次皱着眉,赫敏耸肩,简要回答,“你太久没回来,所以我们就在这儿附近转了转,然后看到马尔福鬼鬼祟祟的进了林。你知道,他很邪恶,所以为了弄清楚他想要做什么,我和罗恩决定跟踪。但牙牙因为在半路过于害怕而逃走,结果我们被马尔福发现。随即在僵持的过程中出了点小意外,我们谁也没料到这儿竟是魔鬼藤的巢。”

    “小意外?”头痛的,哈利揉着额角,“我不知道如果我们没有赶到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你及时救了我们对吧,”罗恩摇摇晃晃靠着赫敏露齿笑说,“伙计,谢谢。”

    哈利冲他微笑。

    很快,蹄子的响动声穿过森林,马人又一次出现。带着一株蓝色的半盛开的花。哈利把它挤压成汁,洒在断裂的喉咙上,同时令赫敏施展治疗咒,那道可怕的伤口已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慢慢愈合。虽然不是全部,但他正在被治愈。

    “走吧,我带你们出去。”马人说,然后弯下腰,“你们可以将那个受伤的孩子放到我背上。”

    在哈利想要拒绝而使用悬浮咒的时候,赫敏他们则感激的看他,并执行——在经历如此跌宕的一晚后,没有人“能”保有更多的体力。

    在接下来的那段路上他们保持着平静,直到另一边传来更快的马蹄声。贝恩,还有另一匹袖棕色的马人,以剧烈的起伏从森林冲了出来。

    “费伦泽,你就这么喜欢去给人类当骡子吗?!”贝恩怒吼。

    “这个孩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子受了伤,”费伦泽争论,“我不能放任不管!”

    “就好像我们在意一样!”贝恩气冲冲的说,并模糊的咆哮,“你的职责只是去盯着那些星象,而不是当人类的奴隶!星象的变动将会是——”

    “等等,贝恩,”忽然地另一个马人的脸露出惊讶的表,“看,那颗异星!”

    突然间,头上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随即是无声的寂静。周围光线变得更加地昏暗。在马人,还有他们,抬起头凝视天空的时候,一颗闪烁的袖色星星在银河中向他们眨眼,然后突然发出金色的光。一片叶子——香锦葵的——燃烧起火焰,幽兰的烟丝笔直的引向天河。马人的思绪在震惊中被完全吸引。

    “战争的火星开始显露灿烂的闪烁,硝烟很快就会再度燃起。但逆转的星迹划破了时空,是转变的浪潮的象征——”马人低声说,在含糊的不可辨闻的话中抬起头,目光最终锁定哈利的双眼。“时间之线已被切断,某些事从此增加另一个转折点。而我想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的期望。或许这是上天的恩赐,但也会是一段考验人的旅程。”那声音是缓慢的,严肃的,“不过要小心,不要让中土及绿山之林被来自黑暗之国的影所笼盖,从永恒国度来的军团会将地狱业火点燃。”——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今天打开网页,然后惊见自己竟然被按在了活力更新上,于是囧之……编编大,你好狠的心啊啊啊啊ToT,我我我,我血泪奔~~~

    PS:戳了戳,冒泡了不少人,是不是下章拿教授大再戳戳,继续会有人冒上来= ̄ω ̄=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