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告密者与情人节禁令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没有了重回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喜悦,当然,这并不是说哈利不再想念这里,事实上,这里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灵归所——即使是在他足够成熟到于世界各地探索的那段子里,他也从未停止过想念在那里的美好时光。只是现在,他有太多的事需要去做——精灵族的义务,小天狼星的清白,魂器的净化,以及与伏地魔的最终战争。而这些却都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学生可以放手去做的。现在,他迫切需要的是暂时的离开。只是,他却还不能让哈利“消失”,凤凰社的安排,邓不利多的计划,有许多事还需要靠“他”去继续。

    神秘事物司的抢劫——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他需要利用自己充当饵而使背叛者皮特,还有那个蛇蝎女贝拉上钩。贝拉喜欢张扬,找机会解决她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那只该死的耗子——他实在是太过警觉,多年来的躲藏生涯让他时刻都小心翼翼,几乎从不涉及户外的活动。但哈利可以肯定,策划神秘事物司抢劫的时候他必然会出现。而他只需要等到那个时候,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捉到他,令小天狼星恢复清白。

    “圣诞节过的如何?”当哈利与罗恩迈上了火车,他看到赫敏在不停冲他们挥手,这是自放假后的第一次见面,“很遗憾我不能前去与你们一同过。”

    “如果不算不得不与自己的教父进行一场男人间的‘谈话’的话,还不错。”哈利清清嗓子,“哦,对了,感谢你的圣诞礼物,我发誓会好好用到它。”他眨眼。

    “嗯——”棕发女孩翻了一个白眼,“我发誓,没有别的意思,那只是为了让你注意安全。”即使她看上去确实有点窘困。“不如说说你所谓的‘男人间谈话’,我很好奇小天狼星能够正经的和你谈些什么——他自己就像没长大。”她咕哝。

    哈利耸肩,拧开桌子上的柳橙汁的盖子,“,青期,荷尔蒙——哦,还有小天狼星年轻时的疯狂罗曼史,用以鼓励我能够尽早抛弃那见鬼的处男份。”

    “——我很庆幸在此之前你没有真同意我让小天狼星和你谈谈感问题的建议。”她愣了几秒,终于说,“不过看上去他给自己找到了机会。”

    “哇哦——”哈利另一个朋友惊讶的张嘴,甚至没发觉巧克力蛙已经从他手上逃走,“这可真劲爆,我认为我绝对不会喜欢去与我老爸谈论这个,那实在太令人尴尬了。”想了一秒,他撇嘴补充,“当然,和我妈妈更不行。我宁愿选择自杀。”

    哈利一口把他的饮料喷到地上,赫敏同罗恩发出短声尖叫。在罗恩用力帮他拍顺呼吸的同时,他决定永远坚守关于他最好朋友的梦已被他妈妈知道了的这个秘密的事实。

    很快,警告的汽笛声响起,火车开始缓缓驶入站台。罗恩、赫敏作为级长,已经换上长袍开始督查巡视的工作。而在他们离开包箱的时候,他听到罗恩的声音隔着门传来,他在不停追问着赫敏是否能借给他魔法史的假期作业。

    傍晚,所有人迎来一顿丰盛的大餐,但紧跟着的第二天一早的课程就是黑魔法防御。乌姆里奇尖细的声音就仿佛是有人踩住了她的脖子。而休息的时候,则不断有防御协会的成员则在他边走来走去,

    哈利清楚他们的目的,所以,他愉快而迅速的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圣诞节后第一次集会的时间很快被敲定。只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搞定。挑起一根眉毛,他望着秋•张和她的朋友穿过大理石走廊。

    “玛丽埃塔,晚上见。”秋对着她卷发的朋友眨眼。

    “恩——”一瞬间的犹豫,接着,玛丽埃塔•艾克莫快速挤出一个笑,“抱歉,我不太舒服,今晚不去了。”

    “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同你去校医院?”黑发女孩眼中的是担心。

    “不!不用!”对方几乎是急促的否决,跟着清了清嗓子,“是晚上的那些海鲜粥让我有点反胃,休息一下就好。”好在她的确不怎么喜欢海鲜。

    “——好吧,”考虑一秒后,秋•张同意,“但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及时通知我。”

    “嗯,好的。”她回答,并试着不去看她的脸——

    oo00oo——

    “你要去哪里?”低沉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预示了所有者的不快。

    “谁——”带着被惊吓到的表,艾克莫抽气,“哈,哈利•波特?!”

    格兰芬多的长袍移动出角落的影,哈利走出来,跟在后面的是赫敏以及罗恩。

    “如果我没记错,前面那扇门就是乌姆里奇的办公室。”他望向那边,忍住叹气,“当然,我想我是不会记错的,我,还有许多人,都曾被叫到那里去接受惩罚。”

    “真不敢相信,”罗恩嫌恶的说,“你竟然想去当个告密者。”

    “我没有。”几乎是立即的,卷发女孩争辩。

    “那是否能请你解释下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呃——是,是因为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乌姆里奇教授罚我留堂。”

    “但据我所知,”赫敏的双眼眯起——这是她典型的愤怒前的表,“拉文克劳的黑魔法防御课是安排在明天。”

    艾克莫没有死心,“是之前安排下的劳动服务。”

    “在圣诞节前?”罗恩不耐烦的说,“行了,不要再找理由了,我们彼此清楚你会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来这里的原因。如果不是哈利注意到你的反常,我真不知道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接着,他转过头,“哈利?”

    “好的。”他点头,在玛丽埃塔•艾克莫有所反应前,抽出魔杖,“一忘皆空。”

    像是一阵风,或者是气流——有什么东西从周围擦过,接着,他们看着女孩的表从惊恐慢慢变成茫然,那双眼睛原本装满恐惧,现在看起来却带着奇异的空白。直到几分钟后,她才从古怪的行为中苏醒,“晚上好,哈利、赫敏,哦,还有罗恩。嗯,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她看着周围,“还有,为什么我会在这儿?”

    哈利微笑的回答,“我们遇到了皮皮鬼,并被那些永远弄不清方向的楼梯带到了这儿。不记得了吗?”

    艾克莫歪头回忆,有什么模糊的景象闯入她的脑海,接着,她记起来了,皮皮鬼的恶作剧。“嗯,是的,我当然知道。”她不那么友好的看了他们一眼,那眼神很明白的表示,如果不是因此,她才不会与他们一起。

    “好吧,我想回寝室的路已经恢复正常,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待在这里?”

    艾克莫礼貌而生疏的冲他们点头,然后迅速离开。

    “我不认为我们这么做是对的。”赫敏看上去有些担忧,“或许我们应该找麦格教授来帮忙解决。”

    “得了,”罗恩生硬的打断,“你是想给麦格教授找麻烦?别忘了魔法部止所有学生集会的法令!”

    “但——”

    “好了,赫敏,”哈利在另一边说,“罗恩说的对,没必要麻烦教授,我们可以自己解决。另外,”他缓慢的说,“我想也许我们应该快点。集会,还记得吗?我们已经迟到了。所以,希望一会儿你能向集会里的其他成员好好解释,尤其是关于告密者的事。”

    两天后,集会中的人都知道他们中曾出现过告密者。理所当然的,所有人都表现出了愤怒。但哈利要求他们保持足够的安静及沉默,并止再谈论此方面的话题——要知道,在这样的况下破坏防御协会的安定可不是件正确的选择。所以,很快,大多数人忘掉了这件事,毕竟它没有带来什么真正的影响。和平的气息一直持续到人节。

    说真的,这一年的人节是哈利所能度过的最糟糕的,甚至比洛哈特在的那年还要糟糕——充满粉袖泡泡及含有**剂的各类食物的节怎么也要比在躲在暗处伺机纠察,各地逮捕“不守规矩”的侣的节要好上许多。

    根据《第二十五号教育令》,止霍格沃兹学校内任何学生庆祝人节,止任何含可可粉类食物的出现。如发现有学生私授相会,轻者闭,重者立即开除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布告栏上贴着的告示的墨水痕迹甚至尚未干透,落款处则是高级调查官乌姆里奇的签名。四周围绕着的是义愤填膺的学生,以往就算学校从不鼓励这种节但也从未进行过止。不过哈利理解乌姆里奇对于人节的痛恨,他根本无法想象她会庆祝人节的样子——没有哪怕一个人会送给她玫瑰花或者巧克力。因此,城堡内正呈现一派古怪的景像,就像地下党人躲避党卫军的迫害,侣们用眼神及各种小动作传递着信息和巧克力。

    “所以,你想过要如何将礼物送给罗恩吗?不介意的话我愿意代为效劳。”哈利在离开礼堂去上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问,“毕竟我们住在一起,更不容易被乌姆里奇的爪牙发现。”

    “什么?”赫敏眨眼,接着以一种生硬的方式回答,“不!为什么我要送他礼物?!绝不会有任何超出友谊范围外的东西在我们之间存在!何况——”她不屑的撇嘴,“他不是已经有了一位狂的追求者?!”

    “如果你是指拉文德•布朗,我必须说,那个姑娘——”

    “嘿哈利,你在这儿。”以一种窃喜的声音,话题中的另一主角从楼梯拐角奔下接近他们,“我打赌你不会知道刚刚我和谁接吻了,梅林啊,我们躲过了费尔奇的突袭巡查,那可真刺激——嗯,嗨,赫敏,你也在。”

    对他来说,哈利简直无法相信他的朋友竟真的这么不能置信的愚蠢。那男孩现在几乎是以一种立在针尖上,浑都烧起来的方式站着,因为他终于看到在他后脸变成一种死灰的惨白色的棕发女孩。

    “如你所见,”赫敏提高声音愤怒的宣布,“我与这个混蛋没有任何的关系!”她重重的踏着步子离开。

    他们无声的尴尬的站在那里,直到人都走光。哈利发现罗恩突然间变得丧气,就算是刚刚经历的,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令人兴奋的亲吻也无法将之赶走。“白痴”,他听到罗恩在沮丧中嘀咕,哈利沉默的同意。

    “喂,其实我没做错任何对吧?”过了一会他听到他的朋友这么说,哈利挑起一根眉毛,等待他继续,“我是说,我们并没有在交往,从未对彼此承诺过什么。我们只是朋友,最好的那种,所以我有完全的自由去吻任何人。她自己不也一直在给克鲁姆写信。”

    哈利耸肩,他清楚他的朋友更多需要一个人倾听。在得知赫敏曾与克鲁姆约会的消息后,嫉妒简直令罗恩抓狂。他理解那种感受,但这不代表他会认同罗恩的做法。作为一个绅士,你总不能永远要求女士去采取主动。相对于赫敏的美好——所有人都知道她其实是多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并且聪明——罗恩不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自信的个以及在韦斯莱家庭中养成的习惯被忽视的行径从来都让他缺乏勇气。

    罗恩用力咬他的下唇,“说起来也许乌姆里奇总算做了回对的事,人节果然会带来灾难。”哈利对这个观点表示怀疑,但聪明的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去与他争论。然后在看向他之前,他听到金妮接近的声音,“嘿,你们在做什么?我刚刚看到赫敏跑了过去。”她冲他们露齿笑,“那么,是不是罗恩刚刚收到了某人的巧克力?”

    哈利无法感激她的出现,他的朋友明显陷入了更多的失落中,并且她似乎没注意到紧随其后的那个人。

    “格兰芬多,扣十分,我相信你们刚刚提到了巧克力。”马尔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后面紧跟着他的两个跟班。以一种懒洋洋的声音,他说,“这都是谁?贫穷的韦斯莱一家,以及救世主波特。”

    几秒钟的震惊过后,金妮是第一个注意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人,“只有教师才能扣学院的分数!”

    “我当然知道,只是纠察组的成员不包含在内。”马尔福冷笑的说,扬起尖尖的下巴,“乌姆里奇教授已经授权给我督察是否有学生违反了人节的新规定。现在,各位先生,以及小姐,我希望你们能许我进行搜,我有绝对的把握怀疑你们中有人违反教育部令夹藏了巧克力。”

    金妮看他的样子就像他疯了,她争辩,“你无权这么做!那是对学生权利的侵害!”

    “你会知道我究竟有没有。”马尔福得意的笑,同时示意他的两个跟班上前。

    就在这时,门廊尽头传来的声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是双胞胎。

    “快!快去礼堂!乌姆里奇要开除海格!”——

    作者有话要说:说两句题外话……

    昨天被朋友告知在XX论坛看到这文的盗贴,囧囧的奔过去看,结果就是我风中凌乱……

    那啥,其实我可以理解大家对V文的怨念,但即便是要盗,也请等全文完结后的1、2个月好伐?不用做到同步这么夸张吧……

    虽然知道这东西是堵也堵不住,但……呐,盗贴的兄弟,咱大家都商量下,各退一步,完结后再来,不然对购买V的童鞋未免太过不公。

    嗯,盗贴的坛子俺在朋友的建议下投诉了,也请那些觉得这文还过得去,希望共赏的朋友见谅

    以上

    PS:那啥,关于下部,会接着这个写,不然再开一个太麻烦,并且没了V的约束会让我又想犯懒坑掉==bbb

    PPS:L爹不会领便当,事实上,这文除了开头被我不得不炮灰了的塞得里克童鞋,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炮灰~~so,大家请放心

    书~客~居~首~发w~w~w.shu~ke~ju.c~o~m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