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精神通道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即使晚餐是在混乱的思绪中度过,但实际上斯内普与哈利真正离开餐厅的时间并不是那么的早。然后,他们决定前往伦敦麻瓜的街区——对于之后将要谈论的那些内容,比起魔法世界,显然混在麻瓜中要更加安全——起码他们中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伏地魔与哈利•波特代表的意义。

    街上到处是兴奋的人群,闪亮的挂饰,栩栩如生的冰像,甚至,不远处还有个露天的舞池,月亮正皎洁明亮的挂在那里。虽然并没有到24号,但节的气氛浓厚而郁,那些到处挂着的帽子、毛绒玩具以及奇装异服的男女对两个穿着巫师长袍的人来说同样是个不错的掩饰。

    放纵的,哈利许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将视线悄悄落到斯内普的脸上。或者说其实是他根本无法控制不让目光追随那个男人,事实上他也没有想要去控制——他对他有着难以想象的吸引力。

    当他第四次将他带到槲寄生下(注1)的企图失败后,对方终于无法忍受,并且再次变得暴躁与不耐烦。

    “普莱契先生——”

    “是亚撒,西弗勒斯。”哈利微笑提醒。

    “好吧,亚撒,”他尽量试图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完整的话而不是诅咒,“既然说到协议,我希望你知道,围绕着这个满是麻瓜的广场,我们已经傻乎乎的走了半个多小时,而你却只是该死的一直在问我一堆无聊的问题,一句没有谈及到重点!”

    “哦,我可不认为那些是无聊的问题。”哈利抗议,小心翼翼的将视线扫过他正吐出刻薄言辞的嘴唇——那看上去十分的人,不知道那尝起来会是什么感觉,“事实上对我来说,能与你在一起就是重点。”他小声嘀咕。

    嫌恶的,斯内普故意忽视掉他所听到的而威胁,“你最好能停止将你那愚蠢的、白痴似的目光继续盯着我看,否则我不敢肯定不会对你的施展一个恶咒!”

    烛火下,哈利注意到斯内普的颧骨处有淡淡的不常见的袖晕——虽然他不确定那是否是周围的烟花反的缘故。

    “呃,很抱歉,我——嗯——”窘困的,哈利侧开头,迅速将视线转移到随便某处,“我只是在想——你看,整个街区到处充满人群,大家都在庆祝,为什么我们不融入他们而一定要在这样的子里讨论那些?”

    “普莱契先生——”他沉的眯起眼,以称呼提醒对方注意。

    一点点的失望,哈利让目光又一次滑过对方脸后,简洁的回答,“好吧,既然你坚持,那么,让我们看看这附近会有哪里比较适合交谈。”

    斯内普喷了下鼻,“如果你注意到,其实我们刚刚已经走过了不少人烟稀少,适合交谈的地

    方。不过现在,我决定让你跟着我。”接着,他飞快的拉住哈利的胳膊,做了移形幻影——

    oo00oo——

    当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蜘蛛尾巷。

    哈利眨眼,打量着四周——即使曾经进入过这里,但又一次被许踏入对方私人领域的认识令他感到喜悦。

    “停止你脸上那个傻笑,普——”斯内普在哈利的审视下改口,“亚撒。”

    “是的,西弗勒斯。”哈利努力控制自己嘴角上翘弧度,“可以的话能否来杯袖茶?我想那是我们目前都需要的——屋子里,呃,过于冰冷。这与圣诞节的气氛可不怎么匹配。”

    “我带你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请你喝茶,亚撒。”斯内普点燃壁炉里的火,将茶壶从某个角落召唤来,清理一新。

    很快,室温升暖,灶台上的火烧起来,几分钟后,气腾腾的茶滑入胃袋。

    “如果可以,请告诉我你如何知道我的份。”斯内普以僵硬的声音发起话题。

    哈利为他的单刀直入而轻笑,“那个男孩知道你是个的食死徒,或者说曾经是个食死徒。而他的两个死党却在暑假期间的凤凰社集会中看到过你,并说,邓布利多曾不止一次表示出对你的绝对的信任。这些信息不够证明你是一个间谍吗?”

    “伟大的救世主男孩一直认为我恨他。事实上,我也的确不喜欢他,甚至厌恶他。以我对他的了解——冲动,自负以及粗鲁——完全遗传自他那个见鬼的父亲,我不认为他会有任何倾向于我的结论。愚蠢与鲁莽从来占据了他脑容量的五分之四空间,学不会要如何才能抽出理智来去分析及思考,自大通常都令他迷失了自己的双眼。”他的话令哈利成功的瑟缩,“三人组里或许只有那个格兰杰小姐还会稍微好些。”他想了一秒钟,以强迫自己去保持一定的客观。

    “你必须考虑到他们才十五岁,而年轻人从来都更适合发明,而不适合判断;适合执行,而不适合磋商。”(注2)

    斯内普冷笑,“即使我赞同培根提出的观点,但并不代表他们的愚蠢及自大惹出来的一次又一次的麻烦就值得被原谅。”

    痛苦的,哈利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那些时候他年轻和不成熟,自大,缺乏耐心,有足够胆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智慧。悲哀的是,直到小天狼星被杀,他甚至也没有认识到他究竟有多么的愚蠢。而是——而是将那归罪于眼前的人。

    短暂的沉默后,哈利把自己从那些曾经的生命中最坏的回忆里拔•出•来,试图轻松缓解,“嗯,很有趣不是?一个充满骄傲与活力的年轻男孩,一个喜讽刺挖苦的年长男人,你们相互看不对眼。但谁也不能保证今后会如何发展——”

    “我必须说,把我们关在同一间屋子里而能不向对方施展恶咒已经是极限。”厌烦、迅速的打断他,斯内普威胁的眯起眼,“另外,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事迹用以证明你的推断。”

    “我只是——去掉那些明显的双方共同持有的傲慢与偏见,再加上为老一派的巫师界的领袖,邓不利多对你的无条件信任。嗯,或许还有我对你的某种程度上的了解——”

    斯内普发出类似不屑的嗤笑的声音,“这就是你所谓的包含了逻辑的推断?

    “好吧,为什么你不认为,或许是因为我上了你而造成的毫无道理的顺从?你知道,感的妙处就在于能使我们意迷乱(注3)——”哈利咯咯轻笑,仰头倾斜子,露出富含深意的凝视,随后,在对方恶狠狠、刀子一般锋利的眼神下不得不选择收声。而周围空间却开始弥散着平和。

    几分钟后,一切又平静下来。

    “伤疤——”哈利自茶杯上空漂浮的蒸汽里抬头,“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那个男孩额头上的那道著名的伤疤所代表的意义。”

    “——巫师界所有的人都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斯内普对这问题感到疑惑,并敏锐的发现关键所在,“或者说还有一些其他的我们所不知道的存在?”

    哦,它的作用当然不止是让他在七年的时间里一直被人称作“疤头波特”那么简单。事实上,正是它,令他到目前为止的近一半的人生中都充满了讽刺与谎言——先是他的父母的死亡,然后是“救世主”的预言,到最后是作为一个魂器的链接。他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比他的人生更加跌宕传奇——即使这些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的确,”哈利一只手支持额头,结束了短暂而惊栗的回忆,“那是死咒留下的标记——这个我们都知道。”他闭上眼叹息,“但我想或许你不了解,那同时打开了那个男孩与伏地魔精神上的链接。”——

    oo00oo——

    注1:英国的传统,圣诞节期间,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吻。

    注2:青年人比较适合发明,而不适合判断;适合执行,而不适合磋商;适合新的计划,而不适合固定的职业。——弗兰西斯•培根,英国哲学家、思想家、作家和科学家。

    注3:感的妙处就在于能使我们意迷乱。——奥斯卡•王尔德,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著名的作家、诗人、戏剧家、艺术家——

    作者有话要说:汗,那些执着于的童鞋,暧昧,暧昧才是王道口牙!擦边球,擦边球才是根本!!

    PS:下章一定要小H吃到豆腐==|||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