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罗恩的烦恼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第二天上午,阳光明媚,罗恩一早起来便在公共休息室里等候——下午要进行魁地奇比赛前的紧急训练,关于树懒抱树滚的新战术的配合,这让他看上去有些紧张,毕竟为了比赛,麦格教授甚至破天荒的免除了他们的家庭作业。

    “哈利,你来了,”坐在沙发上,他冲他打招呼,似乎有些睡眠不足。

    “罗恩,你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下午的训练没问题吧?”

    “嗯——我想,我在努力使自己放松。”

    “相信我,你能行。”哈利理解的上前拍了拍他,坐到对面的沙发。事实上罗恩在训练时的表现其实还很不错,但是越临近比赛,他就会产生严重的心理压力,若一个球没守住,他就会变得心烦意乱,结果造成丢球更多。而现在斯莱特林的球员们又编写了一支很打击人的曲子——“韦斯莱是我们的王”——这令他状态更糟。哈利不得不祈祷希望他不会被之后讥讽、恫吓的无攻势击倒。

    “谢谢,”罗恩干巴巴的说,并似乎想要迅速找些什么转移话题,“说起来,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记得我半夜醒来的时候你并不在上。”

    “呃——”迅速地,哈利产生一丝窘迫。就在昨天晚上,他再一次鬼使神差的跟踪了那个男人,并一路尾随他到了地窖的那间房间。

    他又一次看着他脱光上的衣服,换上睡衣,躺在上。那个过程让他即痛苦又快乐——那一刻,他再清楚不过自己勃-起的-望是多么的强烈。那该死的裤子紧紧压迫着他,他的-茎硬的发疼,并叫嚣着要释放。他甚至开始幻想如何将那个男人粗暴的拖起来,撕破他的衣服,遍他的全,然后,毫不留的把自己插入到对方那个结实、紧俏的股里,将他狠狠的干进垫——

    “哈利?哈利!”

    罗恩的声音将他成功招回现实。咳嗽了一声,他尴尬的调整坐姿,以掩饰自己生理上正在蠢蠢动的某种变换,“我没事,不过是昨夜有些睡不着,到图书馆的区查了点资料。”

    “哦,那你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心不在焉的,罗恩问。

    “嗯——还不错,我发现一本旧魔药书,”认真考虑后,哈利说,“或许你应该看看,里面记载的东西十分有用,如果现在开始认真去学,那足以让你以优秀的成绩通过O.W.Ls考试。我想这是你需要的,对吗?如果要成为一名傲罗,斯内普教授那关是必须通过。而他,绝不会许成绩低于O的人在明年进入他的高级魔药班。”

    “你——”瞪大眼,罗恩紧张的看向四周,压低声音问,“你怎么知道我想成为傲罗?我不记得和任何人说过。”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哈利微笑。事实上,在那个时空,罗恩的确成为了一名傲罗,而且十分的出色。

    “嗯——你不觉得我有点——不自量力?”他苦涩而自嘲的说,“听说傲罗的要求很高,我觉得我可能根本无法达到那个标准。或许——麻瓜联络员会更适合我,我们全家都很喜欢麻瓜,而且,那不需要很多资格——据说他们只要求一张O.W.Ls麻瓜研究证书即可。”

    “听着,罗恩。”哈利突然严肃的说,“我觉得你有时候过于不自信,无论是魁地奇还是其他,你其实有能力去做好。比起比尔,查理,你没有丝毫逊色的地方。瞧,你不是也获得了级长的徽章?弗雷德和乔治就从没有得到。”至于珀西,他没有提。罗恩说过他现在和家里闹的有些不愉快。

    “那是因为他们不屑去当级长,他们到哪儿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罗恩苦涩的说,“而且——说起级长,我认为其实你更适合。如果不是假期的那件事,我觉得更应该由你来当这个职位。”

    “罗恩,”哈利受不了的给了他一拳,“邓不利多校长选择了你,不是吗?你总不会认为是他老眼昏花了吧。这证明,他认为你有这个能力!”

    罗恩没有说话,却表现的有些窘迫不安。

    “好了,不要想太多,你能行的,无论是什么。相信我。”哈利温和的说,然后,他建议,“晚上我们可以一起去学习看看那本魔药书,上面附有了不起的笔记,比赫敏还要厉害。我打赌,有了它,想要通过斯内普的折磨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在说我什么?!”赫敏从外面走进来。

    “没什么,”哈利摊手,“在谈论一位‘混血王子’留下的魔药学笔记——或许那能让我和罗恩在O.W.Ls考试中获得不错的成绩。”

    怔了一下,赫敏露出一个奇怪的表。随后,她特地轻快的笑,“我说你们还不赶快收拾一下,我们该走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或许能看到那只癞蛤蟆对上蛇院的大蝙蝠——除了海格,他是最后一个被调查的教授,说真的,我实在难以决定究竟希望他们谁能占上风。”

    无奈的撇嘴,哈利与罗恩先后站了起来。在离开休息室的时候,赫敏跟着最后,用一种古怪的声调小声说,“我说,你口中的那位‘混血王子’不会就是那个人吧。”

    哈利神秘的冲她勾起嘴角,赫敏头痛的呻吟。

    “难怪你会想学习魔药。”她对他翻了个白眼,“不过看来你的恋也总算还有点用,不是吗。”

    魔药课上,乌姆里奇趾高气昂的出现。在熬制魔药的时候,她开始在学生间溜达,并缓慢的走向斯内普。

    她开始向他提问,哈利注意到,这个时候斯内普的表变得空洞、沉寂,深不可测。而当乌姆里奇问及他进校以来多次申请任教黑魔法防御术课并被拒绝的问题时,他看上去有些恼火。

    等那一切结束之后,肯定要有人来承担斯内普的怒气,不无意外的,格兰芬多再一次受到了牵连,除了被扣了五十分外,不少人被布置了“关于药剂正确配制方法”的家庭作业。而哈利显然是最惨的一个,他的课堂成绩再次是零分,而且,作业加倍。

    看来他的确需要尽快提升他在斯内普印象中的魔药成绩。哈利苦笑的想,他有太多的事需要去做,譬如利用“那些优势”去经营他在麻瓜世界的一些投资(那是他卖了药材、矿石等物书时获得的钱),还要去想办法解决另外的魂器。而显然,五年级那些堆积如山的作业虽然不会十分费事,但却已经让他开始不耐烦。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