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慰藉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霍格沃茨里的生活平凡的近乎平淡。但哈利知道,那只是表面,这样宁静的子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结束——尤其是就在不久前,他在广场上解决了一小丛食死徒的袭击——那不得不毁了他期待已久的约会。

    所以,他让赫敏联系那些愿意参加防御小组授课,并相信他的话,相信伏地魔回来的人,同时让他们在一张施有魔法的羊皮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作为保密契约。星期四的晚上,他们将在有求必应室开展第一次的黑魔法防御术授课。

    “说起来,我们的防御小组每次授课时间最好不要固定,”哈利端起南瓜汁,看向教工桌旁那个正一口一口,自以为优雅的吃着烤鸡的乌姆里奇,“我们需要避开众人的注意,以防有人会监视大家。根据小天狼星的描述,我不认为那只癞蛤蟆会许有人在她眼皮地下搞这些。”

    “哦,我明白,”赫敏难看的冲他撇嘴,“尤其是她现在正在得意中,为她的高级调查官权限。之前她刚刚‘检查’完特里劳妮教授的占卜课,并凯旋而归。可怜的特里劳妮教授,看上去似乎就要崩溃。不过我打赌,一会儿的变形课,对上麦格教授,她不会有好结果。”

    “说起变形,赫敏,”想起了什么,小声的,哈利问,“我记得你的变化咒成绩不错?”

    “啊,”眨了眨眼,她保守的回答,“或许——还过得去。”

    “得了,不要谦虚了,”罗恩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你的成绩明明已经达到N.E.w.Ts的水平。”

    赫敏生气的捶了他一拳。

    哈利看着他们,有趣的笑,“停止打骂俏,两位。”他的话成功的让两人愕然,然后,在他们做出反应前,继续说,“我想星期四的晚上,赫敏,或许你可以提前来有求必应室?有件事希望你能帮助我完成。”

    “提前?”赫敏问,脸袖的飞速看来眼同样尴尬的罗恩,并决定将哈利之前的那句话忽略掉,“好的,没问题。”

    晚餐过后,人们三三两两走出礼堂。罗恩与赫敏先一步离去,哈利则多待了一会儿,直到看着那边的教工桌旁,那个黑衣教授心不在焉的解决掉他盘子内的食物。

    看来那天的事对他触动很大,哈利想,不过其实西弗勒斯应该已经预料到的——伏地魔复活后力量在没有停息的增加,同样,他的追随者队伍也在益不停的扩大。这意味着很快战争的警报就会被拉响,而之前发生的那些,不过是餐前的开胃菜。

    他沉思着,然后,看到那个黑衣教授放下手中没动过几下的叉子,一声不响的退出礼堂。无奈的叹气,他犹豫于是不是应该去做些什么——以哈利的份。要知道,男人对付愤怒永远比其它感要容易得多。

    人群渐渐散去,哈利同样起离开,并慢慢绕过中央庭院,双脚踏过那些毛绒绒的,地毯一样的草坪。周围被施了魔法的薰衣草田在晚风吹拂下层层叠叠的起伏,并恣意奔放着蓝紫色的奇妙光彩与浓浓的芬香。这令他想起了那些曾在法国普罗旺斯的子——充满了浪漫与迷

    激的偶遇,还有随时随地会点燃的火焰——或许他以后会找到机会说服西弗勒斯,他会同他一样,上那个迷人的山谷及通透的天空。不过眼下,要如何得到那个该死的混蛋的心却是个难题。

    懊恼的,他发现他已经无法将心思从那个男人上移开,甚至连思绪都在不停围绕他转。不过很快,他同样愉悦的发现,起码在一些时候,那个男人并没有表现出完全的拒绝。

    “或许那是因为我的份,但起码也意味着我很有希望是不是?”他翘起嘴角,看上去跃跃试,“好吧,既然如此,那么——”

    忽然,似乎在另一个方向有什么声音。哈利敏锐的察觉,那或许是被压抑住的抽泣。

    沿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带着疑惑的表,在那棵黝黑、茁壮,枝桠茂密的大西洋栎下,哈利看到那个脸上挂着泪水的女孩。

    “秋?”尴尬的,他用力吞咽。是那个拉文克劳学院的美丽少女,也是他曾经的初恋。

    秋-张站在那里,默默的哭泣,并且因为哈利的到来而惊讶。

    “我——嗯,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哈利迅速的道歉,为他的唐突及造次,并且看上去因此感到不适。

    “不——”秋摇头,同时飞快的用衣袖擦拭眼泪,“这并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说对不起。只是——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从这里路过——”

    短暂的沉默后,哈利拿出一条袖金色,带有格兰芬多标志的手帕,递给她。对方难过的接下,用它掩住嘴,试图停止抽噎。

    “对不起——”平静过后,秋含糊的解释,“其实——是赫敏通知我关于防御小组授课的事,那让我——那让我想到了塞德里克。在那之前如果他也能够加入,或许就不会——”对方又一次变得哽噎。

    “你无需向我说明什么。”

    当沉静过后,只有抽泣声在偶然响起。温柔的,哈利直视她的眼睛,“我理解你所要表达的东西。而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每个人都会死去,但不是每个人都曾经真正活过。”

    对方吃惊的看着他——那些曾经带给他同样的哀痛,但他有了得到救赎的机会。他会把握住。

    “塞德里克,他善良、忠诚,而且勇气十足,毫无疑问,他是我们的英雄。”认真的盯着她,哈利说,“所以,即使他离开了我们,被伏地魔杀死,但没有人会真正忘记他,以及那些他曾经带给我们的欢乐、希望及勇气。”

    当他说到伏地魔的名字的时候,秋明显瑟缩的抖动,但很快,她抬起头,并用她那张姣好精致的面孔看向他,那双美丽的犹如夜幕般漆黑的大眼中再一次充满泪水,并对他报以真诚的微笑,“谢谢——我是说——”

    “不,无需道谢,又或是其他。”哈利打断她,轻柔的安慰对方——就像莫丽曾经对他作过的那样,“他会在你,以及我们的心里,直到永远。”——

    oo00oo——

    “看上去大名鼎鼎的黄金男孩还是个了不起的圣。”

    在秋恢复自我控制,已经过了很久。他看着对方带着羞涩的表走回拉文克劳学院的塔楼。然后,当他即将转离去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冰冷的、就像金属一般无的声音。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