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猫头鹰的信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早上的时候,就像往常一样,猫头鹰们争先恐后的飞进拥挤的大厅,并将一个个包裹或信件扔在了学生们的餐桌上。一只灰褐色的,上面标有恩特家政邮差标记的猫头鹰也盘旋着将一个不大的邮包,以及一封镶嵌着美丽的银绿色花纹的信件丢到了教工桌上斯内普的跟前。

    这是次很普通的送信,就像订购的是预言家报一样平常,并没有因为对象是斯内普而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过斯内普产生了一瞬间的迟疑,然后,很快回复了平静。

    他瞪着那封收信人处标有S-S符号的信,几乎立即猜想到是谁给他送来的——事实上,他与外界的联系很少,除了以前上学时认识的,同为食死徒的学长卢修斯-马尔福还偶有联系外,剩下的就是魔药店的老板——他会在他订购的魔药药材到货后派猫头鹰通知他,其余再不会有人寄信给他。

    或许是有人特意吩咐过,那只灰色的猫头鹰在放下东西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有些不耐烦的用嘴巴轻啄了他一下,发出难听的叫声,催促他拆开信。斯内普扫了它一眼,依旧没有动。他回想那个人那天的“发言”,虽然不知是真是假,究竟有何用意,不过这显然都让他并不愉快,甚至泛起了头痛。

    “西弗勒斯,难得见到有猫头鹰送东西给你,为什么不拆开看看?那个小家伙似乎也在等着呢。没准里面会藏有意外的惊喜。”是那个该死的老蜜蜂的声音,显然是那只蠢鸟弄出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斯内普冷冷看了一眼邓布利多,犹豫着先拿起了信。

    惊喜?哦,希望不是惊吓就好。好吧,也许他只是来提醒我那天忘记将药水交给他。或许一会儿我能顺便托这只蠢鸟直接带去给他,这样我就不需要再见到那个疯子。

    怀着这样的心里,斯内普拆开了信。

    亲的西弗勒斯:

    希望突然收到我的来信不会使你感到太意外,我只是想知道,本周的周末能否邀请你与我一同共进午餐。牛津街上有一家叫做翠蜓轩的中国餐厅,我预定了座位。听说那里卖的虾饺、烧卖、卷、客家酿豆腐等味道很不错,大受好评,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欧洲的风味,希望你也能喜欢。周末我会一直在那里等候你的到来。

    不用给我回信,猫头鹰并不知道我在那里,在确保你看到信后它会直接飞回家政邮差服务中心。

    PS:那天我与你说的话,就是那个关于我喜欢你的言论,发自肺腑,真心实意。

    PPS:与信一同寄来的包裹里是奎昂,如果你不想收下,可以直接扔进垃圾箱。

    PPPS:貌似上次我们都忘记了潜能药水的问题。

    上了你的亚撒-普莱契

    “啪”的一声,信纸被瞬间揉成了一团。一种强烈的侮辱感让斯内普迅速的抽出魔杖,对着那团垃圾使用了一个“消隐无踪”。

    很好,他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叫亚撒-普莱契的潜行者虽然表面看上去绅士十足,本质却是个强势且恶劣的男人——竟敢擅自定下约会,并让他无法拒绝。见鬼的中国餐厅!见鬼的发自肺腑!见鬼的上了你!他一刻也没有相信过他的鬼话!!

    那个可恶的疯子,这是他经历过的,有生以来最恶劣的玩笑!与该死的詹姆-波特简直不相上下!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以为他是个好戏弄的人,但他发誓,他绝对不会让那个可恶的男人得逞!

    先不说他并不是同恋的问题,难道那个男人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相信他不是在故意捉弄,并且没有带着任何目的吗?!他以为他是谁?那些学校里像孔雀一样没有大脑,被异(或同?)称赞后就只知道四处散发荷尔蒙的小鬼吗?!早知会惹上这样的麻烦,当初他就不会因疑惑他的来历而答应他的要求!

    斯内普愤怒的站起来,虽然他的脸上一如寻常的没有任何表,但就连一直守候在一旁的猫头鹰也感受到了他的不愉快——在他读完信的下一秒,它立即飞离了他的视线。

    微微的眯起双眼,斯内普注意到周围的教师因为他之前的举动而有些奇怪的看他,包括邓布利多——很明显,他刚刚的态度让那只老狐狸意识到了这封信的来历。或许今晚他就会叫他到校长办公室商谈——毕竟那天自金贝餐厅回来后,他还未抽出时间将与潜行者见面的结果告诉他。说实话,其实他完全不知要如何开口,当时他出于对那句话的震惊,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目标。

    难道要直接告诉那只老蜜蜂,一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男人说要追求他?那太可笑了,他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很明显那个男人别有居心!虽然他现在无法确定那是什么,不过他发誓,他会查出来的,在那之后,他会给那个男人一个终难忘的教训!

    这一天的开始真够糟糕的,好在一会儿的第一节课是格兰芬多六年级的魔药,虽然有点可惜不是那个救世主的年级,不过这好歹也能让他发泄一下自己的愤恨绪。想到在金贝餐厅碰到的那对学生侣,斯托克及芬格没错吧?他们的确是格兰芬多的,就先拿他们开刀好了。

    这么想着,斯内普整理了一下衣襟,准备离开霍格沃茨大厅,去好好准备自己今天的第一堂课。而在离开座位的时候,他不由的盯着那个与信一同送来的邮包,并且愣住。

    魔药学教授眉头皱了起来,对着邮包挣扎——他似乎很想将它如信里描述的那样直接扔进垃圾桶,不过在经历了一秒钟的犹豫后,他还是将那玩意狠狠的揣进了怀里,并大步流星的走开——考虑到奎昂的珍惜程度,比起垃圾桶,显然还是他的魔药柜以及坩埚更适合作为它最后的归宿。或许他很厌恶那个男人的恶劣玩笑,但却没必要与珍贵的魔药药材过不去,是不是?——

    oo00oo——

    过了一会儿,学生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大厅。赫敏同时招呼着哈利及罗恩,“好了两位,早餐时间到此为止,我们该去上课了。我看看,今天第一节是——弗立维教授的魔咒学,还好,相比起其他来不是很糟糕,不过可惜下午有乌姆里奇的黑魔法防御术。”

    “好的,赫敏,这就好。”哈利慢吞吞的喝下最后一口恶心的南瓜汁,心还算不错的放下杯子,开始收拾东西——虽然毁掉了那信,但最起码他有收下那份礼物。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