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一天(下)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扬高下巴,斯内普冰冷的目光落在对方脸上,“或许你对你拥有的的‘特权’而感到荣耀,但我希望不会再看到你的傲慢与无礼!”

    显然,他将他之前的种种表尽入眼底,他认为那是对他无声的挑衅。

    “哦——”带着短促,消遣式的尾音,斯内普突然讽刺的笑,“当然,肯定不会再看到,过了这一年,你们中的许多人将不用再上我的课——我只挑选最优秀的学生进我的N.E.w.Ts魔药班,我们有些人将不得不说再见。”

    斯莱特林的座位上传来讥笑,哈利无所谓的耸肩,略有感触的看着异常熟悉的一幕上演。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点怀念。厌倦了聚光灯下的荣耀,而斯内普那种特有的,打击人的腔调竟让他意外的留念。

    配置魔药的过程异常顺利,事实上,虽然哈利从不会成为魔药大师,但作为潜行者,能够自行配置些药剂却是必备技能。只是他不认为现在的自己也有这个能力——即便那只是配好一副简单的缓和剂——梅林知道,他五年级时候的魔药成绩有多么的糟糕。

    叹息的摇头,哈利看着坩埚里异常澄清的药水冒出一股微微闪烁的银白蒸汽。然后,在其他人没有注意前,他迅速的又加入一滴嚏根草糖浆。药水瞬间变蓝。

    “波特!”不无意外的,斯内普冲他怒吼,“你不识字吗?!告诉我,黑板上写了些什么?!嚏根草糖浆是要加几滴?!”

    “两滴,先生。”答案显而易见,不然他也不会在后面再补加上那一滴。对于他突然能够一次完美配置出药剂这件事,一定会被这个多疑、敏锐的双面间谍怀疑。

    “很好,既然你看见了,那么你应该也知道,你那一坩埚的东西是毫无用处的垃圾!”斯内普挥动魔杖,“消隐无踪!”

    无奈的,哈利在心中撇嘴,显然他忘记了斯内普对他的偏见与偏激。虽然离下课还有段距离,但一名“十五岁”的男孩绝无可能再配置出一副魔药来交差。这意味着他第一堂课的魔药成绩是——零。

    反正这里并没有什么是他再需要去学的,他断然的想,索转过头,习惯的观察起周围——这同样是作为一种缅怀。接着,他看到了纳威及高尔那简直糟糕透顶的药水,他们成功的令他理解了斯内普经常愤怒的原因——如果是他需要去面对那些就像刚刚搅拌好的水泥,但只要碰触就会被灼烧的试剂,他想他可能会哭泣。

    不过,他也有个意外的发现,虽然斯内普永远绷着一张脸,以恶毒的言语刺激每一个学生幼小的心,但他却一直小心环视所有人的作,以防他们真的炸死自己。

    抛弃掉那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似乎一切都有所不同。哈利嘴角翘起,为自己的发现而喜悦——

    oo00oo——

    “哦,哈利,你带我们去哪儿?”

    “相信我,罗恩,”哈利眨眼,“那将是整个霍格沃茨最棒的地方。”

    他带着两个人离开休息室,小心穿过走廊,爬上八楼,避开所有人。然后,在一副画着傻巴拿巴试图教巨怪跳芭蕾舞的巨幅挂毯前,对着对面一段白墙,哈利对着挥动魔杖,念了一个幻咒。

    “哈利!赫敏低声叫,”你什么时候会学这种高级咒语?还有,这里是那里?”

    没有说话,哈利三次走过这面白墙。接着,令人惊讶的,这里出现一扇门。他握住门的把手,拉开,率先走了进去。

    “天!”罗恩兴奋的看着四周,就像格兰分多的休息室,摆卖了松软的,缎面的大垫子,“这太神奇,你是怎么发现的?!”

    “有求必应室,”他轻笑,“也许——是我某次夜游时候的发现。这是间在人们有需求时可以满足所有愿望的房间——除食物以外。”

    罗恩打了个响指,“酷——那么如果我想——”

    “好了罗恩,”似乎已经了解他会说什么,赫敏不赞同的挑眉,“我想现在不是你发表关于这间屋子评论的时候。”她转过头,对着哈利,“我相信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我们,对吧哈利。”

    “是的,”他点头,“所以我带你们到这儿来。我想——你们希望知道我假期的经历。”

    他说完,看见他们紧张的坐在那里等着。哈利露齿而笑,为朋友们的关心。斟酌着,他继续说,“嗯——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潜行者——”

    “潜行者?那是什么?”罗恩一脸迷惑。

    赫敏却似乎在回忆,“等等,我似乎在哪儿听过——”

    “算是一个很古老的职业,”哈利提醒,“曾经,在远古的时候,还有另一个称呼叫盗贼——最早人类给以的称呼。”

    “啊!”赫敏大叫,“我记得!在《精灵,与巫师相交的历史》中提过,那是游走于边缘的一种‘职业’。”

    哈利微笑,“我很惊讶你听过,虽然我一直知道你博览群书。”

    “她是万事通小姐,”罗恩撇嘴,“不过什么是游走在边缘?”

    赫敏不满的瞪他,“他们,我是说潜行者,从事于偷窃,谋杀、暗杀等的职业——”

    “哦天——”罗恩惊讶的张大嘴。

    “抛开那些偏见,罗恩”哈利看上去有些无奈,“事实上他们比其他的更容易接触到危险。”

    “嗯,的确,”出乎意料的,赫敏点头,“不要只看表面,罗恩,成为一名潜行者除了高端的天赋还需要难以想象的努力。他们有避开大自然的伤害,潜行和在战斗中牵制对手的能力,同时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中立。据说他们与法师一同被喻为精灵族的绝对‘武器’。”

    “事实上,潜行者需要大量的能量来施展大多数的技能,譬如绝对的潜行、瞬发、割裂,以及——附魔。而这些是普通巫师无法做到的,除非你能学习到那些高端的天赋,否则你不能像精灵族那样随时增加你施展技能的能量或是它重生的速度——这是潜行者一直以来只存在于精灵族的原因。”哈利补充,最后冲她眨眼,“赫敏,你让我再次惊讶——甚至很多成年巫师也不会知道这个。”

    “哦,行了哈利,你不也知道,说起来你才让我惊讶。”赫敏翻了翻眼,“我完成宾斯教授家庭作业时在区书籍中偶然看见的。不过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总不会是你想和我们说的与潜行者有关吧?要知道,书上说距离人类的潜行者再次出现已经过了上百年,他们一直存在于精灵族,而精灵族——几乎从不涉及人类的世界。”

    “嗯——”哈利决定暂时告诉他们与邓布利多一样的内容,至少在他们学会大脑封闭术前是这样,“其实——我离开德斯礼家后,便一直与一名潜行者在一起。”

    “什么?!”赫敏与罗恩同时大喊。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