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信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什么——!”尖锐刺耳的声音,乌姆里奇叫了出来。与此同时,教授们都在惊讶及若有所思。

    “你不能!对于一个罪犯,我不认为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乌姆里奇教授,我尊敬你对在魔法部职位方面的尽职尽责,”邓不利多平静的说,“但正如我之前说的,哈利并没有被真正定下什么罪名。而我目前还是霍格沃茨的校长,我想我有权力及义务保护我的学生。”

    然后,他没有再对她说什么,而是转向紧张、不安的哈利,“那么——哈利,能否请你与我,一同前往校长室谈谈——关于你的假期。”

    充满局促,哈利答应,“嗯,当然。好的教授。”

    在众人紧切、疑惑的目光及乌姆里奇愤怒的奔走——或许她是急于去给魔法部写信汇报,请求他们派傲罗来支援,邓不利多离开座位,而哈利紧随其后。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开始小声不停的嘀咕议论,最后变得人头涌涌有些混乱。直到麦格教授反应过来,立即吩咐级长们维持秩序,带领学生回去。所有人断断续续的离开了礼堂。

    “呃——我,我很抱歉,似乎我给您带来了不少麻烦。”惊慌失措的,哈利站在校长室,用手拨开挡在眼镜上的头发。

    “嗯,那的确有些棘手。不过,我想还是能解决掉的。而现在——孩子,坐下来。”邓不利多那双极具穿透力的眼睛躲在半月形的眼镜后,他建议,“要不要吃点蜂蜜公爵的毛毛牙薄荷糖?”

    “啊?”有些出乎意外,哈利不解的看着他摇头,“不,我现在不想,谢谢。”

    “哦,我只是希望你能放松,”邓不利多带着关心补充,“你看上去十分紧张。”

    哈利张口结舌,过了一会儿,默默坐在对面那张沙发上。

    “那么,既然如此,让我们来谈一谈——根据这封信,它告诉我,在你离开德斯礼家后,似乎遇到了些有趣的事。”

    “嗯,是的——”他立即跳起来解释,“关于我离开德斯礼家,我知道那很鲁莽,我会去认真反省。但那是因为——”

    “我知道,”邓不利多平和的看着他,“摄魂怪的袭击。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费格太太将会去作证。对于你当时的表现,我是说你勇敢的击退摄魂怪,救出了你的表哥,这让我感到高兴——我相信你一直以来并不喜欢他。”

    “嗯,的确,”他撇了下嘴,“不过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摄魂怪亲吻。而且——现在看来,或许他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糟。”

    “我为你感到骄傲,”邓不利多冲着他笑,慢慢的,他靠向背椅子,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信上,“好吧,还是让我们继续来说说这封信。我想在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你一直与信的主人——一名潜行者在一起,是吗?”

    “嗯。”不自觉的,哈利再次想要解释,就犹如一个犯了错的,真正的十五岁少年,“我从德斯礼家离开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邓不利多安慰着,“我想这可以理解,毕竟你才十五岁——”

    “谢谢您。”哈利用感激的表看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他继续说,“我沿马路漫无目的走着的时候,遇到了他——我是说,那位潜行者,然后,他给了我一个向他学习的机会——”

    “学习?是指教导你同样成为一名潜行者?”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惊讶。

    “我想是的,”哈利顿了顿,他想,他并没有说谎,他的确是成为了一名潜行者,并在不断的学习中,“而我——希望能学习到更多的知识及力量,我想要保护我的朋友。所以我留了下来。”

    “——”欣慰的,邓不利多看着他,同时思考,“据我所知,距离上个人类潜行者的出现已经过去了上百年。”

    “嗯——或许。但他告诉我,他得到了精灵的正式认可——哦,对不起,我不该说!”他立即捂上嘴。

    “精灵?!”邓不利多的瞳孔收缩了下,“好吧,我想我已经理解了,他为什么会帮助你。精灵,是的,他们一直以来很神秘,远离人群,从不参与人类的事务的。事实上,现在几乎没有人再接触过他们。而这位先生显然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得到了精灵的承认,他是目前巫师界里唯一的潜行者。不过也因此注定这位先生不会明确表示什么——关于立场方面。但是——我想他愿意在今后的假期教导你已经说明了问题。”

    哈利没有说话,看上去更像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好半天,他终于开口,“嗯,可以的话希望您不要告诉别人,有些事他不希望别人知道,关于训练的内容,以及——精灵。最少目前是这样的。”

    “我理解,”邓不利多表示同意,“但是哈利,你又怎么确保其他人不知道呢?大脑封闭术似乎你还没有学过。”

    “什么?”他装作不明。

    对方解释,“大脑封闭术,防止头脑受外来入侵的法术。”

    “哦,那个,之前那位先生曾在我上下了某种界制,一种防止外人侵入头脑的界制,他是这样告诉我的。所以我想应该不需要太担心——除了我自己说出去。”

    “好吧,我了解了,谢谢你哈利。”邓不利多冲他眨眼,笑出声,“回去休息吧,我打赌你已经累了。而且——我恐怕你回去后还要遭受另一轮的‘轰炸’。”

    哈利有些尴尬,不过他问,“我能告诉赫敏和罗恩一些事吗?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他们担心。”

    “当然,”邓不利多思考了一下,“我想你会有分寸,是吗。”

    哈利冲他感激的点头,起走到门口。

    “对了,哈利——”邓不利多叫住他,担心的问,“你知道所谓潜行者的含义吗?那是一个相当古老、不凡的职业。”

    “嗯——是的,教授,”哈利果断的回答,“我已经了解到了。我想您是想告诉我——战争无法只利用正面的手段获得胜利,对吗?”

    “你说的对,”邓不利多嘴角翘了起来,“好了,回去吧,好好休息。至于审判——我认为你不用再担心。”

    “谢谢您。”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