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筹划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魔杖的尖端闪了闪,预示着有人接近。随后,那位哑炮,费格太太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带着慌张。

    在这件事发生以前哈利一直不知道费格太太是邓布利多一方的人,她隐藏的很好,包括平里对他表现出的不喜欢。而今天的意外看起来让她有些六神无主。在她极力谴责了没有尽到监护责任的骗子,同时也是凤凰社成员之一的蒙顿格斯后,带着哈利及达力回到女贞路4号的花园小径。

    佩妮姨妈与弗农姨夫在看到虚脱、膝盖发软的达力的那一刻,立即尖叫了起来,带着恐惧与愤怒交织,一边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们的孩子,一边冲着哈利怒喝。

    “你对我的儿子做了什么!”弗农姨夫气势汹汹的大吼,眯起一对黄豆粒大小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蒲扇一样的大手做着伸展运动,似乎在考虑怎么才能用它们好好的招呼哈利。

    “不是我,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摄魂怪。”随意的说了下况,哈利并不认为他们能相信他,也不认为他们能听的明白,所以没必要再过多的去说什么。现在,他还会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一封信,一封由魔法部寄来的信。

    “不——不是他——”达力的嘴边还挂着呕吐物,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颤巍巍的抬起发青的脸,“是他帮了我,谢——我是说,谢谢——”

    有那么一瞬间,包括哈利,屋子里的人甚至都忘记了要做什么,只是直直的看着达力。直到哈利反应过来,冲着达力露出了十多年来在这间屋子里的第一个真心的笑,“那么,不客气。”

    “达达,”佩妮姨妈发出高八度的叫,“你怎么——”

    就在这时,一只长耳猫头鹰忽的从窗外飞进了厨房,在众人的瞩目下,将嘴里叼着的一个羊皮纸大信封丢在了哈利脚边,然后优雅的转,嗖的一声,顺着原路飞了出去,掠过花园上空,消失了踪迹。

    “猫头鹰!”弗农姨夫气的大吼,“该死的,这又是什么!我对你说过,止猫头鹰飞入我的家里!”

    耸耸肩,哈利没有理他,而是扯开了信封,抽出里面的信。

    亲的波特先生:

    我们接到报,你于今晚九点二十三分在一个麻瓜居住区,当着一个麻瓜的面施用了守护神魔咒。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因此你已被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开除。魔法部将很快派代表前往你的住所,销毁你的魔杖。鉴于你此前已因违反《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保密法》的第十三条而受到正式警告,我们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必须在8月12上午九时前往魔法部受审。

    希望你多多保重。

    你忠实的

    马法尔达-霍普柯克

    魔法部

    止滥用魔法司

    好极了,终于等到了。

    哈利将信连读了两遍,满意的将它对折起来,塞入衣服的口袋内。跟着调整了下心态,他以恰到好处愤怒的表大吼,“好了,都给我闭上嘴,我会立即离开这里,就如同你们一直希望的那样。”

    “什么——?”毫无准备的,德思礼一家都蒙了头。

    “没看到吗?刚刚那封信!如你们所愿,魔法部要将我开除,并销毁我的魔杖——因为我使了魔咒对付摄魂怪!我会离开这儿,我不能让他们逮捕我,我不能留在这儿坐以待毙!”之后肯定会有人对德思礼一家摄魂取念,他必须表现的更加激动和愤怒。

    “不——你不能——”一声尖叫。

    哈利怔了下,没有想到率先做出反应的竟然是佩妮姨妈,而且,还是这样的反应。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而佩妮姨妈看上去像要晕倒。她抖动不停,两手抓紧餐桌旁的椅子靠背,支撑着体,用苍白的面孔勉强扯出个难看的笑,“他就这么走了,邻居们会有闲话。”

    哈利深深的看着她——这个世界上唯一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他的姨妈,他母亲的亲生姐姐。她一向厌恶自己,厌恶巫师,甚至习惯的用另一种方式虐待自己的外甥。不过她却从没有提出过将他送走,哪怕是孤儿院。虽然从未放开肚皮吃饱,但她也从没让他饿着过。而且——如果他没记错,她甚至知道什么是摄魂怪及阿兹卡班。

    或许不光是对魔法的痛恨,里面还掺杂了对自己妹妹莉莉的嫉妒与痛惜——

    哈利古怪想着的同时,召唤来海德薇的笼子,将她放出来,同时用放在餐桌上的笔和纸快速的写下了一张便条,绑在她的脚上。

    “去找海格,我拜托他代替我照顾你。相信我,我们会再见面的,那不会太久。”

    海德薇轻啄了哈利一口,扬起美丽的翅膀,在厨房盘旋了两周,同样从窗户飞了出去,消失在无边的夜幕中。然后,他再次看向手足无措的德思礼一家。

    “不管你们说什么,我必须要逃走,事不宜迟,不然会来不及。我肯定魔法部的人已经在路上了!”邓布利多他们肯定也收到了魔法部的信,他必须赶在邓布利多之前有所行动——去寻找那枚带有魂片的戒指,同时也是三圣器之一。

    “啊,达力——”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临走前劝告这个表哥一下,恐怕今后他再回到这里的几率会很小,“你应该学会如何能独自生活,而不是一辈子活着父母的羽翼下。还有,你那些朋友——其实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然后,他握着魔杖,在所有人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什么之前,打开了大门离去。

    夏的风温柔的吹着,夜晚的星空绽放着神秘的图案,月亮的颜色冰冷而又皎洁。稀薄的光晕给地面笼罩着一层朦胧的薄纱,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宁静而和平的夏夜。

    走出德思礼家的大门,哈利很清楚周围还有监视魔法的存在。那么,首先他要做的是隔绝一切追踪魔法,隐藏自己的气息。

    甚至没有抽出魔杖,哈利站在那里,嘴里念了一句什么,不是英语,也不是巫师的魔咒,他的体被一束银光包围,并且下一刻,消失在了原地。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