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德思礼家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韦斯莱夫人向往常一样等候在站台上迎接罗恩等人,并且在看到哈利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临走的时候,哈利叫住赫敏,抱着一线希望问她是否知道什么是“太古龙”,可惜,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或许精灵们会知道。

    带着这样的念头,他走出站台,注意到弗农-德思礼姨夫远远的站在隔栏外,看起来紧张而又厌恶。当他看到哈利推着装满“稀奇古怪”东西的箱子走出来,尤其是海德薇正在最上面的笼子里打盹,显得尤为不愉快。

    哈利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他,一直走到车子旁,将行礼放进去。路上弗农姨夫不停的诅咒着,不过哈利只是静静的坐在后车座上,没有说一句话。他在思考着对策,关于如何能顺利摆脱德思礼家而又不会被人察觉。

    他知道女贞路的房子周围设有魔法部及阿不思的魔法——即是为保护,也是为监视。在有任何异常的时候,那些魔法便会被触动,然后被迅速通知给他人。

    现在的问题是,他必须尽快找到魂器——主要是那枚马沃罗-冈特的戒指,并一定抢在阿不思戴上它前,以挽救他的命。因此他需要尽快离开这里,行驶自己的任务。同时还他需要一个新的份,方便他今后的行动。

    他的伪装术成熟而巧妙,相信即便是阿不思、伏地魔也无法识破。虽然他完全可以选择一走了之,再利用新的份回来,但是,他却无法同时抛弃“哈利”这个名字。他需要能够深入内部——一个能另阿不思及凤凰社成员完全放心的份,有利于他随时知道他们的信息,以确保他们的安全。而这就意味着在没有恰当理由的况下,他不能轻易离开德思礼家,不然阿不思一定会察觉到什么,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至少目前不是。

    显然,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思考出结果。很快,女贞路就出现在眼前。停下车,在弗农姨夫愤怒的吼叫声中,哈利迅速从后备箱中拎出行礼,躲回阁楼上的房间。

    虽然十多年没再见这个地方,不过哈利肯定,他一点也不怀念这里,尤其是下面的那个壁橱。值得庆幸的是,如今他不用住在那里了。

    将行礼随意的扔在地板上,他决定,先外出探探况。

    哈利打开了门,走下阁楼,弗农姨夫与佩妮姨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尖叫着,怒气冲冲的诅咒他为何不待在房间里。而他则尽可能的回想自己在这个年龄时,应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然后,气呼呼的进行顶撞,顺利被他们赶出门。

    木兰花新月街,这是哈利第一次见到他教父时候的地方,对他来说意义非常。虽然从回来后直到现在,还没再见过小天狼星与莱姆斯,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着急,静下心来等待。

    坐在秋千上,公共游乐场的空气里弥漫着乎乎的干草味。一直待到夜幕降临,昏黄的路灯同时亮起,投下周围朦胧的光影。隔栏外的道路上虽然接连不断的响起刺耳的喇叭声,游乐场内却除了被哈利摇晃的嘎吱作响的秋千外,空而寂静。

    突然的,吵杂的大笑声打破了这一切,伴随着不知什么撞击出的叮咚乱响,一伙人穿过游乐场。

    眯起眼,没花多大精力,哈利很快分辨出为首的那个人——他的表哥,达力-德思礼。他跟他的“朋友”们不断制造出古怪的声音,中间的一个人正大声谈论着“D哥”的英勇表现——就在刚刚,达力用他火腿般粗胖的手狠狠修理过一个孩子。而其他人则不断大笑,直到拐进游乐场的大门,他们挥手分开。

    达力哼着走音的小调穿过游乐场,看上去心不错。然后,他听到了“嗨”的招呼声。抬起头,他看到丁香树的影中隐藏的人,瞬间,面孔变得扭曲。

    “好久不见,达力。”

    的确,很久不见了。哈利印象中的最后一次见他是在那个时空的四年前,达力因事业感上的挫折而自暴自弃,疯狂的暴饮暴食,从而变得越来越胖。

    嗯,的确很胖,足足有600磅重,所以他会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一点也不稀奇。而他上的鲸脂也变得过于肥厚,以致压迫了心脏,这些使得麻瓜的医生对他的治疗不抱希望。不得已,佩妮姨妈带着他来找他,祈求能挽救她的“达达小宝贝”——即便是使用她最厌恶的巫师的方法。

    “哦,怎么是你。”达力嘀咕着,看上去很不高兴。

    哈利满不在乎的耸肩,其实自从那次为达力治疗,他便发现或许德思礼一家并没有他以前想象中的那么愚蠢透顶,无可救药——最少事后达力还会说声谢谢。不过他从来没有天真的指望他们就会因此而化敌为友。

    “我只是出来转转,然后看到你,嗯,和你的同伙们。似乎你混的不错,看起来你像是他们的老大。‘D哥’,他们是这样叫你的吧?比起‘达力小亲亲’来的确要酷的多。”

    “闭嘴,哈利!”达力恶狠狠的大吼,胖胖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不然我会让我爸爸再把你关进棚子里!这样你就休想用那见鬼的猫头鹰与你在怪物学校的同学们联系!”

    无所谓的笑了笑,他没必要去和一个十五岁的小孩斤斤计较。他有没义务去提醒他这些,但很明显,他被父母溺的过了头,被那些狐朋狗友们吹捧过度,以至于对成人后的麻瓜世界没有任何防备,经受不起痛苦和打击。基于他最后对德思礼一家感观上的一点点重新发现——他认为,如果只是一些言语上的提醒也无伤大雅。

    不过显然,达力将哈利的表现默认为是挑衅。他脸上的肌在抽动,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似乎在用尽所有的自制力克制他的拳头不要向哈利脸上招呼。喘着粗气,他愤愤的转向前。

    路灯与那些来来往往的车灯将四周照的昏黄、朦胧。虽然月亮、星星都挂在半空,但在前方木兰花新月街和紫藤路之间的一条近路上,就是那条他们经常会走的小巷,却因没有路灯的光亮而黑漆漆一片。

    沉闷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哈利皱起眉,那经历了无数艰苦战争所培养出的先知感让他产生了不安。没有犹豫的,他迅速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快速沿着达力走掉的方向追去。

    听到声音,达力转过头,用尖利的声音怒吼,“混蛋,你跟着我想要干嘛?!”

    “嗯,天色不早了,我也要一同回去。”

    “哈哈,你是怕回去晚了被我爸爸再次锁到壁橱或棚子里……”达力嘲笑着,忽然,他奇怪的打了个机灵,抽了口冷气,就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浑一阵哆嗦。

    温和宜人的夜晚瞬间变得寒冷刺骨,世界的光亮像是被人偷走。小巷被隔绝了一切声音,汽车鸣笛的喇叭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都有如被施了静音咒。他们被包围在无法穿透的深邃而无声的黑暗中。

    “哦,见鬼,摄魂怪!我竟然忘记了!”

    就在四年级即将升上五年级的那个假期,他与达力在小惠金区街边的小巷里,遇到乌姆里奇派来的两只摄魂怪!

    “你——你做了什么?”达力抽抽搭搭的哆嗦,恐惧的惊叫。“为什么这么黑,我什么也看不见——快停下,我,我要告诉我爸爸——”

    “我什么都没做过。达力,冷静,尽量想些快乐的事。”这只是象征的安慰,他知道在这种况下对一个慌乱的人说什么都不会起太大作用。哈利一手拽住达力异常粗胖的手臂,让他知道他在这里,另一手抽出魔杖,“呼神护卫——”

    巨大的银色牡鹿从他魔杖顶端喷了出来,瞬间冲破了黑暗,雄壮的鹿角笔直的朝等待在巷口的摄魂怪刺去。

    “那——那是什么——”无意识的紧紧抓住哈利,颤抖着,达力几乎站不稳。而因牡鹿带出的美丽银光,他看清了巷子,以及那两个丑陋、黑暗而又冰冷的影子。

    银色的牡鹿奔向摄魂怪,将其中一个撞开,另一个被鹿角刺中。受到了阻击,一个摄魂怪在被抛到半空的时候,腾空逃走了。另一个紧随其后。

    这一切的发生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星星、月亮、路灯又发出了亮光,温暖的风吹散了寒冷,汽笛声及树叶摇摆的声音再次充斥了夜空。

    “好了,摄魂怪已经走了。感觉好些没?来吃块巧克力。”他从衣服兜中掏出一大块藏起来的巧克力,递给对方。

    蜷着庞大的体,达力仍然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他接了过来,茫然的听从哈利的话,拼命将巧克力塞进嘴里。

    “嗯,我想我会有些麻烦了,因为在校外使用魔法。好吧,在那些人反应过来以前,我需要离开。”

    “什么?”努力制住体的颤抖,达力有些混乱。

    笑了笑,哈利没有说话。实际上在就在刚刚,他已经有了一个美妙的主意,即可以保留哈利的名字,又可以在同时创造出另一个份以随时方便他的行动。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