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返霍格沃茨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亲的,你确定你没问题了?阿不思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看你。”

    “是的,庞佛雷夫人,”哈利小心的回答,生怕用错了称呼,“我想我已经没问题了。何况——嗯,明天就要离校了,我希望能在此之前回到格兰分多的塔楼,在那里度过这学期的最后一个晚上。”

    “好吧,”庞佛雷夫人对他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以保证他确实无恙,“你可以回去了,相信与朋友们待在一起会令你好过些。”塞得里克的死让她感到十分遗憾,但同时,她也希望那些恐怖的事不会给他带来太多的负面影响。

    哈利向她感激的笑了下,走出校医院。

    离开霍格沃茨已经有十多年,很幸运,他勉强还能记起回格兰分多塔楼的路。只是当看到三两聚集于走廊,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年轻了许多的学生们,以及那些永远只能存在于记忆中的伙伴们,哈利的指尖因为激动而不自觉颤抖。随后,他很快按捺下来,并冷静的提醒自己,保持平常心,因为这一次,一切都会不一样——战争依然会胜利,但是,不会再有那么多的人离去。

    攥紧拳头的那一刻,哈利下定了决心。

    然而他并不认为该把在他上发生的一切告知他人,至少不是在现阶段,即便那人是赫敏、罗恩,又或是小天狼星、莱姆斯。前者如今甚至还不会大脑封闭术,而后者,出于对阿不思的忠诚,让他们很难隐瞒什么而不被察觉。

    要知道,人们很难立即相信这一切——那个在战争中活下来的男人因为一条龙的原因,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嗯,准确说其实应该是十三年前。其次,在他见识过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为了最后的胜利,甚至将自己的命也计算进去的“魄力”后,他无法保证在他知道后,会不会又产生什么更冒险的举动或想法——毕竟伏地魔梦寐以求的长老杖一直在他的手中。

    阿不思是个了不起的巫师,无论是个人魅力还是能力都让人折服。虽然有时他会表现的过于固执、强势了些,这让哈利略有点受不了,但他他,尊敬他却是毋庸置疑。他不希望最后他依然会离开大家,阿不思的存在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值得庆幸的是,好在他之前已经和阿不思谈过话,不需要再见面。不然他可没把握以现在这种状态面对他而不被发现——校长的洞察力之敏锐无需怀疑。

    太多的内容需要他好好思考,同时最好能在脑子里制定出一个详细的计划。不过,目前最迫切的一个问题显然被他不小心忽略了。当哈利站在胖妇人的画像前,他发觉自己愚蠢透顶。

    “口令。”穿著粉袖色的丝绸长裙,胖妇人优雅的扇着扇子。

    “哦,见鬼!早知道应该在走廊里找个人摄魂取念。”虽然认得路,但别想他能在十年后还记得上学时的每一次口令,尤其是那玩意儿更换的那么频繁。

    胖妇人有些不耐烦,挥动着带着蕾丝边的扇子催促,“快说口令,我可不想一直站在这里不动。如果你不想进去的话我就要离开了。”

    “嗯,其实我——”

    “哈利!”同样很熟悉的声音于背后响起。

    哈利转过,是缩小版的纳威-隆巴顿。他正从楼梯口快速跑上来,还是那张圆圆的面孔,即便是十三年后也没多大改变。

    “那个,哈利,你还好吧?自你从三强争霸赛中带着——呃,我是说,你从迷宫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庞佛雷夫人那里,而校长则要求大家不要前去打扰。所以我们都很关心你现在怎么样。”停顿一下,中间的话纳威忽略了过去。虽然很想知道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不过很明显,他不觉得应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尤其是哈利刚刚出院。而且——邓布利多也说过,不要问哈利任何问题。

    “是的,谢谢。”哈利对他报以真诚的微笑,“我正要回去。明天就是离校宴会,我希望今天能够在寝室好好休息一晚。”

    “嗯,既然如此,我们快点进去吧,相信看到你平安无事大家都会很开心。”

    哈利点头,以十分自然的方式侧开。没有任何的多想,纳威对着墙上的胖妇人说,“巧克力蛙。”

    入口的门打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钻了进去,纳威一边走边嘟囔,要是每次的口令都像这回一样容易记就好了。而哈利也在庆幸,还好这次的口令足够简单,能让纳威记住。否则他就要费脑汁去解释,为什么不过在校医院躺了两天,就会忘记通关密令。

    格兰分多的公共休息室内挤满了人,有些乱糟糟。在哈利跨入门厅的那一刻,一切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瞬间静止住。

    “哈利!你没事了?庞佛雷夫人批准你回来?!”是罗恩,一把推开之前绕在他边不知在做什么的双胞胎,第一个冲了过来,拥抱住他。

    “谢谢,我很好,”哈利拍了拍他的背回应着,并希望以此躲开众人的疑问与好奇,“庞佛雷夫人检查过了,没有问题。但目前我有些累,你知道的,校医院的可不是那么舒服。”

    “好了罗恩,”赫敏走上来,不赞同的看着他,“让哈利回去休息,他经历了——我是说,他在校医院待了那么久,一定烦透了。明天是离校,今晚他应该得到最好的休息。”

    感激的看向赫敏,在众人的瞩目中,哈利登上男生宿舍的楼梯。

    第二天的黎明似乎提前到来,突破黑暗的枷锁,一线曙光跳跃出地平线。

    在罗恩试图接近哈利叫醒他时,哈利已经翻坐起,并拿起魔杖。

    “你已经醒了?哦,那就快点,哈利。今天是离校,我们要比平常早一步到礼堂。”有点奇怪,但显然罗恩并未在意。

    “呃,礼堂——是的,礼堂。”局促的,哈利将手中的魔杖收好。

    该死!他刚刚差点因战斗本能,条件反的送给罗恩一个恶咒。

    “喂,伙计,你没事吧?”收拾好一切,罗恩已站在门口,而哈利却还坐在上没有动弹。

    “嗯——当然。稍等,我这就来。”

    与早就在休息室内等待的赫敏汇合,三人走进礼堂。和以往不同,今礼堂内的墙壁上悬挂着厚厚的黑色帷幕。

    阿不思、西弗勒斯和真正的疯眼汉穆迪——这三个曾永远离开他的人,及其他所有教师,包括布斯巴顿的马克西姆夫人,坐在教工桌的位置上,低低的交谈什么。而哈利则尽可能的使自己平静,不去刻意关注那些。

    然后,等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邓布利多站了起来,在鸦雀无声的礼堂上开始讲话。先是对塞得里克-迪戈里的追悼,接着,便是有关伏地魔回来的消息。

    他注意到,当邓布利多说出“塞得里克-迪戈里是被伏地魔杀死的”这句话的时候,周围一片抽气声,几乎所有的人,都惶恐的,不敢相信的瞪着这位校长先生。他们惊慌失措的窃窃私语,声音由小到大,再渐渐归于沉静。

    在为塞得里克的不幸哀悼的同时,哈利顺势低下头,以免露出什么马脚。只是,紧跟着,邓布利多再次发言,并且提到了他。

    “——哈利-波特逃脱了伏地魔的魔爪,冒着生命危险,把塞得里克的遗体带回了霍格沃茨——为此,我向他表示敬意。”

    随后,邓布利多又一次举高了自己的高脚杯,礼堂里的人几乎都在这么做,而哈利不得不继续将头埋在水平线下,一直到离校宴的结束。

    w/w/w.x~iaoy~anwe~nxu~e.c/o/m 【小~燕~文~学~首~发~更~新】

    【小~燕~文~学~交~流~群:114187151】

重要声明:小说《哈利波特与龙的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