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地底城(12)

    067地底城(12)

    安瑟利用乔白的血破了陆宗南的密码锁,带人直接闯进那个被称为“死亡区域”的地——活着出去还是死在这里,这就是最后一搏。

    次通道的大门一合拢,纯白色的空间被顶部源源不断的光源照得刺目非常,放眼望去,一个个圆柱形的透明玻璃容器伫立其中,排列得整整齐齐,俨然军容肃整。

    突然闯进区的家伙们个个表凝重,压抑的氛围里,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瞳孔里映落的景象叫人倒抽冷气——所谓圣骑士,就是一群被剥夺了自我意志,化人形兵器,全裹满金属钢甲的怪物。

    Bloody的人马刚冲进这里,就在同一时刻,立玻璃罩内僵直如标枪的怪物们立即有了反应,像某种警示,人类的瞳孔折出熠熠闪动的袖光,然后,咔地一声响,密封的玻璃罩忽然齐齐打了开来。

    没人后退,因为退无可退。

    安瑟目光朝后扫了一圈,那双格外出彩的眼睛似乎在笑:“诸位,勇闯夺命岛的时刻到了,我们都该为自由而战!”

    结实强壮、浑浴血的男人们肌隐隐绷紧,粗壮的手臂像凸起了硬石块,攥紧的手上青筋爆出。一帮人表僵了片刻,突然又呲了呲牙,鲜袖的舌头过咧得大大的嘴角,盯着那群慢慢走出玻璃罩的钢铁怪物,眼睛里冒出残忍暴戾的血光,兽飙开,一个个都像饥渴的嗜血野兽,只等将对方撕皮拆骨、吞吃入腹。

    血腥的厮杀就此开始!

    机枪火力全开,子弹横扫而出,震耳聋的枪响后,血撕烂、骨头碎裂的声音伴着人命终结时的惨嚎占据了整个空间。

    呛人的血腥味像低气压一样笼罩下来,让一干死亡线上拼杀的勇士忍不住狂喘起来。

    同伴的断肢和内脏被踩在脚底下,叫人毛孔紧缩的惊悚感又带来一阵阵莫名其妙的兴奋,也许实在和死亡贴得太近了,那种濒死时的恐怖感觉竟然淡薄得一丝不剩,手、脚和咚咚乱跳的心脏,体每个部位和器官都在渴望鲜血的浸润,被人撕咬的同时也狰狞着脸部肌想要咬断对方的脖子。

    怪物的可怕,不在于他们战斗力有多非人类,而是他们不死!怎么打都不死!

    一名高壮如铁塔的黑人端枪直冲,左手拔出军刀刷刷甩出去,想要一击毙其命,却没料到对方丝毫不惧子弹和利刃带来的威胁,脑门上鲜血直流,竟还出手如电,双手像勾爪一样突然刺穿了黑人的膛,然后——

    头一仰,嘴巴忽然大张,一下咧到了耳后,更叫人惊恐的是,嘴里竟然生出两排豺狼似的尖利獠牙,只见那家伙双手洞穿了黑人的体,将人一记提起来,一口咬下了黑人那不生毛发光溜溜的脑袋。

    碗口大的断颈鲜血狂流,没了脑袋的体被撕个粉碎,吞掉对方头颅的怪物像饱食了一顿大餐,精气大涨,治愈力惊人,脑门上汩汩冒血的伤口瞬间没了影子。

    太过匪夷所思的一幕,叫人震惊之余,更是惊悚!

    肖斯诺护住泽拉,眼看势不利,手上长刀一挥,就准备出手。

    “Snow!”碎碎的金发落下湖蓝色的眼睛,泽拉小家伙忽然出声叫住他。

    肖斯诺回过头。

    金发的小东西走上前,低捡起碎尸堆里一把沾满烂和污血的枪,端枪,瞄准,然后砰地一声,子弹穿过古太的肩头,一枪直爆对面的“圣骑士”,喷了古太一脸黄白脑浆和黏糊糊的血,长眉细目的青年恶心得差点暴走。

    “干掉安瑟,”略带稚嫩童声的嗓音质若冷玉,随手扔掉枪,侧过头盯住肖斯诺,晶亮的湖蓝色凤眼笼在逆光下,泛起一层水银似的暗灰,“还有那两个多余的俘虏。”

    肖斯诺微微愣了下,刀尖在地面一顿,随即挑起了唇:“臭小鬼!”

    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挥了挥刀,一个纵跃出去,刀势疾落,刀影在眸光一闪,鲜血像袖墨一样喷溅上眼角,被斩掉首级的家伙一下颓然倒地,嘴巴再张也露不出那凶恶的獠牙了。

    回旋一脚将古太踢了出去,青年一个踉跄差点跌到泽拉脚前。

    肖斯诺头也没回:“看好那小鬼!”

    刀光雪亮,手里的刀前所未有的血腥和残忍,细长锋锐的刀刃里像藏了渴血的妖魔,饱饮的鲜血愈多,刀上的光泽愈加妖异明丽。

    “爆头,让他妈都吃狗屎去!”肖斯诺手执长刀在空中一挥,寒光映上那精致冷丽的轮廓,棱角锋利得像刚拔出鞘的妖刀,一声高喝吼得嗓子都变了音。

    一帮人穷途末路,本来就跟饿急了的野兽似的,爪牙锋利得能挠得人肠穿肚烂,拼死一搏总好过被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当大餐一样地啃掉,听肖斯诺这么一提醒,立马醍醐灌顶,什么也不顾了,手上有枪的端枪就哒哒地狂轰起来,没枪的也凭着一双能砸碎石头的铁拳硬碰硬地干。这时候,这帮家伙才庆幸自己是Bloody从死人堆里训练出来的,除了一没“圣骑士”那钢甲耐,从体到心理还有哪里是没兽化的,野兽对怪物,倒也不吃什么亏!

    古太挡在金发小家伙跟前,冲肖斯诺吹了声口哨,竖起拇指,又突然往下比了比。

    小Boss怎么突然要灭了安瑟,肖斯诺一想就明白了。小鬼那一枪轰得很有深意,这批异化了的人形兵器是安瑟协助制造的,解决的办法对方自然一清二楚,但安瑟讳莫如深,一字不提,故意让Bloody损失这么多人艰难摸索,消耗战力,这种暗地拆桥的做法根本是在自找死路,惹毛泽拉那冷脸小鬼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了。

    不过,以安瑟那种高智商加高商,就算想卖了他们,不是该做得更不动声色些吗?

    除非——

    这里已经是头了,他的或者……Bloody。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