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地底城(10)

    065地底城(10)

    D夜是个宝贝。莱斯沃遇见那个狂妄傲慢的小子时就有这样的认识。

    能坐到帝王级的大佬位子上,莱**oss可不只有纯粹的恶趣味,更多时候,那张柔俊魅的笑脸下掩藏的是能将人生吞活剥的精明算计,从这一点来说,他和做惯了地下生意的林代理人如出一辙。

    权财色,名利场上不过如此。

    莱斯沃之所以宠着D夜,除了D夜心冷手狠办事利落,更让莱斯沃高兴的是,D夜这个宝贝的附加价值叫他心花怒放。

    风迷人的交际花碧雅翠丝死后,Blackcherry的代号就变成D夜横行报黑市的专属名。“黑樱桃”对那些流窜在各大洲的地下报组织,就等于一张盖了女王印章的通行证,没什么消息是得不到的,就算想知道苏丹国王养了多少妇,又生了多少私生子,只要有这个需要,国王晚上的夜生活有多丰富也能成为早餐时的谈资。当然,所谓杀手的脾气都很古怪,这一点也没错,我行我素惯了,就算手头有这么一个可供消遣利用、价值巨大的资源库,D夜这个冷脸傲气的家伙也从没想过要和那些闻到血腥和火药味就兴奋的苍蝇们为伍。所以,如果肖美人知道莱**oss一直打着他的名号和碧雅翠丝的旧部联络交易,在报黑市上畅通无阻,估计会气得动手宰人。

    宰不宰得掉是一回事,但可以确定,因为这层原因,莱斯沃对D夜的态度是颇耐人寻味的——一方面,他似乎很乐意看到D因为肖斯诺的份搅进一堆麻烦事里搞得焦头烂额,这个可以归结为恶趣味使然,品质劣下的人都这样;另一方面,他又绝对舍不得D死在这里,用他的话讲,左手和右手,有一只就绰绰有余,但断掉一只又成为一种缺憾,连做\都不会有高\潮。

    所以说,小气的莱大Boss是不会大方到把自己的左右手折下来送给Bloody或者别人的,那些扯淡的话谁信谁傻,但偏偏还就是有人信了,比如说林希林医生。

    军师级的林大代理人当然不傻,只是自信太过,低估了莱斯沃说话像放的随和无耻。

    对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莱大Boss来说,信义这种玩意儿,就是自欺欺人的东西:弱势的一方因为害怕被合作者背弃反扑,所以用道德来约束对方,但却不知道,敢背信弃义的人都是无惧事后的打击和报复的。

    莱斯沃就是个疯狂的赌徒,喜欢孤注一掷,要么让别人一败涂地,要么把自己败个精光,走极端的结果就是让他倍感刺激。感官和心理的双重享受,比推倒那些金发碧眼、得发浪的美女都叫他愉快。当然,其实他还是更有把握让别人输得连裤衩都脱下来的,比如Bloody,比如林希。哈哈,他真是愉快极了,林美人再聪明,大概也想不到他莱斯沃这次到底是代表谁来的岛。

    Bloody如果全军覆没的话,最高兴的,莫过于西西里上那个装腔作势的贵族大佬——泽勒曼。哈,能和TheS的大元老联系上,D夜宝贝的报资源库功不可没!

    有了和泽勒曼的那层关系,和肖楚、和林希的交易只能退居其后了,生意经的第一原则就是代价最小化,利益最大化。

    世俗的野心家和生意人的合作总是最愉快的,因为有共同的追求,那就是腐化堕落。比起肖楚、林希,泽勒曼更符合世俗野心家的这一份,搞内斗的家伙总是特别恶心,也更世俗。所以,莱斯沃在心里也给这位伟大的盟友定了个蠢蛋的个标签,谁让莱大Boss更喜欢和蠢蛋做生意呢,因为这样他能捞更多的油水,不是吗?

    能源通道内火浪窜动如蛇,轰然的爆炸声震得地面几近崩塌,支撑地下空间的巨大矿石柱接连断裂,几乎就是瞬间,储存摩尔晶石的能源库开始迅速下陷。中心能量以奇异的蓝色光束骤然爆发出来,因为太强太直接,毫无缓冲的余地,周围石墙被激光似的光束得千疮百孔,有些来不及撤退的家伙一下内脏爆裂,炸成一堆血

    千道忍单手执刀,一米五的长刀挥动间霸道悍然,一刀架开迎上脖子的凶器,刀尖在地上一点,面对扫而来的子弹只进不退,寒光冷冽的太刀在他手上直如死神收割人命的长镰,同样华丽冷酷,血腥得叫人心惊胆战。映着四周攒动的火舌,那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轮廓很是朦胧模糊,但即使如此,男人上强劲的冷气场还是压得那帮手拿冲锋的家伙一阵胆寒,个个面现土色,枪都端不准了。

    雪狼带着人迅速撤退,打开出口大门,护着莱斯沃进入安全升降梯。

    特殊材质的金属门开始缓缓合上,只要门一合,能源中心就算彻底毁了,不,不仅能源中心,武器库、实验室,连同整个地底城大概都要被海水灌满,然后沉得毫无踪迹——也许这之后,G海域的海面会出现一个谓之“奇观”的大漩涡,吸引某些好事的家伙夸大其词一番,大概监狱长的失踪或者还有一些重要人物的失踪都能被归咎于这次太过意外的海难了。

    哈哈,很完美不是么?

    莱斯沃回过头,眼光越过前两重墙,微微一撩额发,盯着那个将斩鬼武士拦在十步之外的青年笑起来。啧,真是个俊俏又可的家伙,不过D比你更狡猾些,虽然那小子看起来乖顺得过分。哦,小冒牌货,你还需多多努力才行啊,不然鬼斩可不会手下留的!

    “Ciaomybella!”莱斯暧昧兮兮地勾起唇,挥挥手,也不知从哪来的水晶杯,杯子里晃着三分袖酒,手指尖流光溢彩。隔着一道渐趋合拢的门,他笑眯眯地冲里面轻轻一举杯,眼中攒动的光影揉着窜起的火舌,瑰丽的金棕色眼睛狡诈似狐,嘴角边流着绅士般优雅的笑,却可恶得叫人想一拳揍上去——说实话,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游戏就是用来享受的。

    气质贵族、品恶劣的男人摸了摸下巴,手指从暗袖色的嘴唇上一点点抹过,扬起嘴角的弧度最后看了眼那个拥有D的体又复制了D部分零碎记忆的西贝货,口气十分欠扁地对千道忍笑道:“杀他或者不杀他,都是一种错误。心里矛盾吗,鬼斩?”

    千道忍脸色冷冰,形一闪,挥刀直奔而去。雪狼连忙掏枪,但枪法再好,突破不了那把死神长镰似的鬼斩刀,就只有等着被斩的命。

    他一刀挥过去,却忽然感到背后劲风来袭,想都没想,体自动做出防卫,反手一刀横挡,强劲的力道直接将人震得跌了出去,但就是这瞬间的一滞,出口的金属大门正好合上,哐的一声连丝缝也不剩。

    眼神冷且硬,盯着那门许久没有动作,忽然手一扬,刀尖自下而上在空中划了道半弧,只听闷哼一声,一道血喷溅出来,后一名鬼祟的家伙直接丧命,刀口破喉。

    也许他该另寻出路。千道忍冷静得没一丝躁怒的迹象,即使整个空间毁得只剩这里寸毫之地,甚至两三分钟后,连这仅余的地方也下陷得没影了,不过,天生冷血的人是不懂什么叫焦躁的。

    他握了握手里的刀,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除了满地内脏横流的尸体,就只剩下他,还有“D”。

    “D”在伤口,右手的虎口处裂开很大一道血口子,也许就是刚刚被他那一刀震裂的。

    细长的指,惑的舌,鲜血的色泽总是格外迷惑人的,眼睛也是斜挑的,眼梢处勾动三分挑衅和嚣张,但这份自信到底从哪来,连千道忍都看不明白,所以他皱了下眉。

    “你不是D夜。”他说的肯定,“你是谁?”居高临下,刀尖几乎点到对方侧颈的瓷白的皮肤上。

    “我是谁?”舌尖在虎口上轻轻一,抬头,挑起眼睛浑不在意地笑了声,语气也是漫不经心的,“我就是来证明我是谁的。”

    D的皮相还是很好的,半长不短的黑发,很细柔,想来手指穿过发间的感觉会像丝缎;眼瞳很黑,睫毛浓长但并不卷翘,这样的眼睛很容易给人乖顺蛰伏的错觉,但那也仅仅只是错觉,一旦眼神流动,眼梢就能带出藏都藏不住的傲气来。眉若水墨勾描,眼不带花,唇不薄,虽然笑里藏刀,但那也是女人一见都能喜欢的长相,俊俏又没有叫人嫉妒的漂亮。千道忍也喜欢这样的D夜,不薄,不惹事,放在眼皮子底下永远不会丢。

    莱斯沃说的没错,杀或者不杀,都是一种错误。

    千道忍盯着他沉了眸色,握着刀半分没有移动,冷硬的口气毫不动容:“莱斯沃是让你来找死。”

    “杀了D,我就是D;杀了你,我就是鬼斩!”对方突然狠一笑,毫无预兆地挥刀出手,和千道忍的正宗刀撞得火花四溅。

    千道忍看他一眼,几刀将他挡开。

    突然间,一阵巨大爆炸声震得头顶的矿石一下崩塌倾落,通道内部猛然窜出一股汹涌若岩浆的火浪,袖色火浪着火舌直扑而来,凶险无比。

    “D”被千道忍一刀挑中肩头,重重撞在后的石壁上,石壁上的裂纹一下开至地面,轰地一声,墙壁连带地面整个塌方下陷,对方啊地一声,一脚踏空。

    千道忍眼光微闪,想都没想就伸手拉了他一把。

    却不想,就是这一把,将他自己也搭进去了。

    “师兄,你舍不得我死吗?”那人笑得一脸狡诈,趁机反抓住千道忍,右手上突然转出一把枪,枪口朝上,指到了对方心脏的位置,“那我们一起下地狱!”

    然后,砰地一声枪响,有人直坠而下,火浪从头顶窜过。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