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地底城(8)

    063地底城(8)

    中央电梯的金属外壳被异质电流击得脆弱无比,一**火力的机枪扫,墙面顿时坑坑洼洼,反光的硬质金属被扫得千疮百孔,焦黑一片。

    安瑟挥挥手,让莫顿带人砸开电梯。

    不消半刻钟,顺利破门而入。

    安瑟走进电梯,上下环顾一遭,脚尖踏了踏光可鉴人的金属地面,扭头对莫顿道:“入口就在这,想办法撬开。”

    莫顿蹲□敲了敲地板,扔开枪,搓搓手拔出军刀,力道颇狠地一刀扎下去。其他几人动作也不慢,立即奔上去。

    厚实的金属地板和墙壁接合处一丝缝隙也没露,却硬给这帮玩命的家伙扎出个窟窿,但缺口太窄,连手臂都难下去。莫顿眼睛发亮,抹了把嘴,叫人退开,指骨捏得咔咔响,然后力道生猛地一拳砸下去。

    野兽派的壮男,气力非同一般,哐地一声,整个电梯都震了震。地板和墙壁的接合处咔地断裂,缺口大开,莫顿咧开嘴嘿地一声笑,手上的特制军刀转得飞快,刀刃切着金属脆弱的接合处,青筋爆出,凭着一股蛮力,竟叫他撬下半块金属板。

    肖斯诺漂亮的薄唇细微地弯了下,流出一丝冷谑的味道。莫顿就是个废物,至少从智商方面看的确如此,不过干卖力气的活,倒是真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地下一片漆黑,自头顶漏下的薄光将内部映得鬼森无比。

    “丢几个探照棒下去。”安瑟盯着那无底洞似的地方看了会儿,动了动手指示意道。

    耀目的强光一晃而过,几个手下动作利落地将探照棒扔到底下。

    刹那间,洞内一片光亮。探照棒滚入深处,带出一阵空旷回声,冰晶似的石头像吸光一般,不过片刻,扔下去的探照棒迅速变暗,石壁透出的光度却愈发耀目起来,将内部照得亮如白昼。

    肖斯诺走上前,朝底下望了眼,白色石壁上的冰层泛出晶莹剔透的冷色光,尖利寒锐地刺进瞳孔。

    “就是这?”转过眼睛,斜睨着安瑟冷笑了声。

    安瑟嘴角轻勾了下,点点头:“次通道通往能源基地,这下面等于整个地底城的屯兵库。封存人形兵器需要巨大能量,而这股能量就来自实验室顶楼的盖亚之源。”

    “所以这里一定可以进入盖亚中心?”肖斯诺手指轻轻搭在腰间龙纹盘旋的刀鞘上,皮笑不笑地扬了扬下巴,“既然这样,带路。”

    安瑟瞥他一眼,眼里的笑有三分郁七分怜悯,转瞬即逝,浮光在眼梢一掠就淡了。肖斯诺没注意,跟在他后的泽拉却看见了,冷冰冰的凤眼倏然暗了下,又若无其事地转开,影下,湖蓝的眼睛沉淀出一种水银的色泽,折出淡淡的灰。

    安瑟叫人把攀岩绳系好,回招呼了声:“都小心。”然后拽住绳索纵跃了下去。

    莫顿和古太带上人紧随其后。这帮随心所、暴力疯狂惯了的囚徒,不是不怕死,但脑子里绝没有“临阵退缩”四个字。被鲜血刷了无数次的亡命之徒,闻到血腥,体内的暴力因子就被刺激得蠢蠢动。也许到死,他们也不懂为什么明明怕死怕得要命,却还疯狂地不知退缩地往前冲。Bloody的训诫,实在太过深入人心,就算剔骨估计也剔不掉了——只有最想活的人才能活下来!

    想活,所以险中求胜——大概,这种意识已经被钢筋水泥硬生生封进脑子了。

    肖斯诺转头看了看被枪口掣肘得动弹不得的乔白和段洛,一挥手,示意把他们也带下去。

    “靠!老子还没活腻,不去!”段洛不爽地叫嚣,抱着手臂往地上一坐,赖在那里不走。

    乔白眉眼冷然,看向肖斯诺,忽然动了动唇。

    含糊不清的口型:别去。

    肖斯诺看清了,所以忍不住扯了下唇,嘲讽的意味挑上眉梢。

    泽拉小鬼抬头看他一眼,口吻冷淡,却流出一种静止的压迫感:“不听话的俘虏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这种惯有的发号施令的口气叫肖斯诺脑子里窜过零星片羽,却没及时抓住。

    “臭小鬼!”那边段洛气得炸了毛,从地上一跃而起,要不是枪口突然顶到鼻尖,估计已经冲过来宰人了。

    乔白不怒反笑,眼神冷地盯住泽拉。

    金发小家伙眉目精细如画,有工笔描摹的痕迹,和乔白对视两眼,忽然抬头对肖斯诺说:“不留退路,可以有最大的胜算。炸了这里。”

    炸了这里,对不听话的俘虏而言,有两种选择:留在这里等死;或者低头妥协。

    肖斯诺冷冷一挑唇,突然揉了揉小家伙柔软的金发:“小鬼,你说的对。除了向前,没有退路。”

    爆炸声轰然而起,整个空间剧烈震,直若地动山摇。肖斯诺一拽绳索,抱着泽拉跳下去。爆炸后的火舌着掠起的发梢卷过来,滚烫的浪几乎把皮肤灼化。

    Bloody的人马迅速后撤,乔白和段洛根本没得选择,要想活命,只能追着前方的人一路狂奔,冲向唯一的出口。两人一起扑进亮堂堂的洞,在半空中抓了把绳索,甩手一,落地,前冲。

    火舌窜进地下通道,一路着脚跟直扑上来。

    莫顿和古太听到上头动静,扭头一看,只见火浪铺天盖地地冲过来,脸色大变,骂了几声娘,转就跑。

    奔到尽头,眼见没了路,一帮人气喘吁吁,紧张得直咽唾沫。

    安瑟几步上前,抽出腰间的蛇皮小软鞭,一鞭子甩开人,手在石壁上摸了摸,拔出军刀用力刻了道凹痕,然后动作细微地转动食指上的戒指。戒指和石壁上的凹痕形成某个特定角度时,硕大的粉钻突然出一道纤细的袖色光束,一只微型激光数字键盘赫然印现在石壁上。他迅速输入一串指令,滴的一声,但系统作出的回应却叫人意外:“密码错误!”

    安瑟脸色白了白,微微抿紧唇,又快速输了一串指令。

    依旧是那冷冰冰的机械合成音:“密码错误!”

    后一帮人看得直冒冷汗,莫顿满脸废物样地大吞口水:“娘的!没、没这么背?”

    “闭嘴!”安瑟头都没回,手指连按,又敲了一串指令进去。

    “密码错误!十秒内进行份验证!”

    安瑟一拳砸上墙,没想到还是被陆宗南那只老狐狸抢先了步!

    眼睛朝后一瞥,正好看到肖斯诺带着泽拉冲过来,后面乔白和段洛亦是一路狂奔。

    安瑟忽然怪笑了两声,唇角微翘:“陆军长,你早有准备,有人也是未雨绸缪啊。”回,手上细软的蛇皮鞭啪地甩过石壁,擦出零星火花,一下卷住乔白的腿,直接将人拖到了跟前。

    “对不住了,白少。抓不到陆宗南,只好用你的血来代替一下了。”安瑟一双温润的眼被火光映得有些妖,没等对方回击,迅猛一脚顶在乔白腹上,趁对方弯腰之际,嘴巴咬住刀鞘,反手拔刀,一刀扎在对方肩上,浓腥的血直接喷袖了石壁。

    “安瑟!老子干死你!”段洛怒袖了眼,额上青筋爆出,突突直跳的血管都似要炸开,他凌空一记凶狠的重踢踹开两个端枪的家伙,直接冲向安瑟。

    “被你干的感觉也不太差。”安瑟轻轻一推乔白,把人交给莫顿,回头朝段洛笑,“不过以后是没机会了。”

    “人!”饶是段大少这种总把无耻当个的老流氓面子都挂不住了,铁青着脸,侧一横脚踹过来。

    场面太过混乱,火蛇涌窜,浓烟开始扩散到通道深处,就算壮得可以斗牛的勇士也顶不住氧气流失的窒息感,很多人开始弯下腰大口喘息起来。古太也捂了捂口鼻,瞄了眼那边只管罩着小Boss其他什么也不上心的肖斯诺,又看了看莫顿手上的乔白,脚下突然发力,在后的石壁上一蹬,离箭之势弹而出,直接截住段洛。

    和对方硬碰硬地过了两招,速度力量不分上下,一拳砸在对方右肩,自己锁骨的位也被段洛的指骨刮得生疼,像蹭掉了一层,古太龇牙冷笑:“段袖毛,你他妈再嚣张些!看看乔白会不会让莫顿那孬货玩死!”

    段洛一怔,回头。果然,乔白刚刚被安瑟那人捅了一刀,半条手臂动不了,莫顿竟趁这机会下狠手,几记老拳得意洋洋地送上乔白肚子。妈的,白种猪,看老子叫你死得好看!

    不客气地一拳挥开古太,硬生生压下一肚子怨火,举起双手,作投降状,一双狼眼却是亮得吓人。

    隔着愈来愈浓的烟,肖斯诺感觉他往这边看了眼,极冷郁的一眼,像狼崽子盯准了猎物,有种伺机而动的专注。呵,所谓血,也就到此为止,这种地方,玩义气,那就是在比谁死得快。

    乔白这人会演戏,就是这种时候,肖斯诺觉得,他还在演戏。如果段洛那个脑的家伙死在这,那多半就是因为乔白演戏演过了头,把他也蒙进去了。

    安瑟那边,一道血流蜿蜒如蛇形,顺着墙上的凹槽迅速渗进去,只见透明的晶石上出现一连串紊乱符号,映在白色的石壁上闪烁不定,快速地拆分重组,最后排列出一组新密码。

    安瑟冷笑,陆宗南估计死都想不到,林希替他设计的密码锁还藏了这么损的一招——用DNA编码做万能钥匙,果然很符合那位大人的恶趣味。只要姓陆的没死绝,这地底城就算埋个一百年,有心人想开还是能开。

    石壁上坚厚的冰层迅速龟裂,后面一道纯白金属门自动开启,氧气所剩无几的况下,一帮人捂着口鼻狼狈不堪地冲进去。

    ****

    莱斯沃的话,肖斯诺能信五分,林希只信三分,事实却是,莱大Boss的话仅一分可信。

    所以说,肖美人失策,林医生失误。

    莱斯沃从来两面三刀惯了,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

    一方面,他对肖斯诺交代的意思是,背后捅刀子捅好了,事儿办成了,要什么给什么。另一方面,他又跟林大代理人摊牌摊得很爽快,合作愉快的话,D原来的宝贝体就大方送Bloody,至于怎么个用法,那就随君高兴了。

    这些话,即便挑挑拣拣,信个五分三分的,那里头的水分还是能呛死人。

    说话是一门艺术,说鬼话尤其如此,这方面,莱大Boss修炼得格外到家。听莱斯沃的话,听的是一个交集,这里那里都出现了,那说明有那么点真实的意思,除此之外,都是彰显个人魅力的废话。

    莱斯沃手上有D原来的体,也就是一直被肖斯诺认为早喂了鲨鱼的那具。

    但是,莱大Boss有说过,D“伪魂穿”后,他是怎么处理那具体的吗?答案是没有!

    世上无耻的人很多,但无耻到莱斯沃这种地步的,也只能叹一声极品,还有别的可说吗?

    当千道忍一个挥刀,气势无可匹敌地斩到莱大Boss面前时,“D”自背后突然出现,疾风般的速度瞬间贴上来,刀光在眼底一闪,直奔口。

    “师兄,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对方薄唇轻翘,眸光冷酷。

    太过熟悉的声音,太过熟悉的脸,太过熟悉的挥刀姿态。

    千道忍悚然一惊,刀刃切着刀刃刺得耳膜生疼,细长略弯的长刀点住地面,却仍不住退了三步!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