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地底城(7)

    062地底城(7)

    微笑,挥刀,再见,结束。

    ****

    “我不想和你赌。我想和你一起活着出去。”男人的眼睛折着雪白的灯光,翠色的瞳仿若掺了浓墨,深不可测,深不见底,就那样伸出手,旁若无人地向敌对者发出邀约,“活着出去,一切都能从头开始。”

    “乔白,”肖斯诺细细的眉梢不住挑出讥诮的冷意,唇角轻轻一扬,“人太自以为是,就显得愚蠢了。这种时候,你觉得你们还能全而退吗?”

    乔白的脸深刻而立体,抿唇不语的时候,眼神都是忧郁带伤的,但这种忧郁,绝不是游吟诗人的悲天悯怀,而是一种黑色元素渗透进心的沉:“如果不能全而退,那就叫所有人在这陪葬。”

    “!”段洛恼火地吼了一嗓子,“你他妈不会说点吉利的!”

    就在这时,中央电梯的金属门又开始滋滋地冒火星,淡蓝色的诡异电流迅速窜过,突然向两侧金属墙扩散,一时间,墙面像爬了无数交错纵横的细藤蔓,电流交响流窜。空间内的灯光也频频闪烁起来,头顶骤然有五彩光束下来,激光似的光束在空中转了几圈,直直投下来。

    安瑟脸色大变,像见了鬼似的,唇色全白:“快退、快退出去!实验室要关了!”

    众人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哐地一声,入口处的大门突然闭合!

    空间内响起一阵刺耳的嗡鸣。翁鸣声中,整个球体快速旋转起来,立时,一帮人摔得七倒八歪,嘭嘭乱撞上金属墙。闪烁的灯光里,诡异的电流像绞丝一般裹住人体,瞬时就将人炸得血沫横飞,焦黑一片。

    混乱中,肖斯诺趁机挥刀架开乔白,将泽拉抢到手。

    乔白臂上挨了一刀,差点被削掉半个肩,献血淋漓而下,染了一,翠绿的眼睛隐隐发袖,手里一把枪直直对上肖斯诺:“别我。”

    肖斯诺冷然而笑,一下扔开泽拉:“小鬼,自己保命!”说话间,刀尖在地面一点,挥刀直上:“让我看看,你的这份从容还能坚持多久?”

    肖斯诺凌空跃上,一刀直斩而下,乔白蹬蹬退了几步,手在地上微撑,抬头连扣扳机。肖斯诺翻避过,横刀挡开子弹,刀在前强势挥过,脚跟用力一蹬,风一般地席卷而上。

    肖斯诺一刀挥过去,瞬间化出三道刀影,诡异莫测,齐齐斩向对方脖颈。但就在这际,地面猛然倾斜了60度,乔白膝盖一磕,顶着地面一下滑下去,眼见就要撞上后通着电流的金属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攀岩绳突然出现在眼前。

    乔白不失时机地抓住绳子,朝上一望,意外之极——肖斯诺!

    “死也别死得这么难看!”逆着光,肖斯诺脸上的神模糊得叫人看不清,他拽住绳子将乔白往上拖了几步,戕进地面的刀擦着坚厚大理石隐隐爆出火花。

    终于,球体轰然一震,整个空间顿时寂静无声,连金属墙上的电流都消了踪迹。

    安瑟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入口处,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下都不见动静,索举枪朝大门连开数枪,然后慢慢退了回来。

    手指轻轻一抹嘴角边沁出的血,又伸舌将指尖的血了干净,安瑟转过,深吸了口气,脸色平静地冲段洛一笑:“陆军长呢?”

    段洛松了松领口,却因为心烦意燥,一下崩掉了两颗铜扣,索一扯军装外摔到了地上,瞪着安瑟冷笑:“你问我?老子他妈的也想找他呢!”

    “原来如此。”安瑟点点头,口气仍然很淡,眼睛转到了乔白的方向,“不愧是陆军长,夫人可以不要,儿子也可以不要吗?”

    乔白讥讽地看了眼安瑟,扔开手里的攀岩绳,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陆宗南和我有关系吗?”

    “哦?”安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毫无意义了。”

    乔白眼神郁,冷冷哼笑一声。

    段洛脸色臭到极点:“要不是你他妈带人来捣乱,我们早就离开这鬼地方了!”

    “带着盖亚石和那具尸体离开吗?”安瑟唇角一扬,“难道陆军长没告诉你们,那具尸体只是他掩人耳目的复制品?说到底就是个冒牌货。”

    “你说什么?!”乔白半眯起翠眸,眼神一冷。

    安瑟笑:“连那个疯老头都看出来了,你们竟然不知道么?”

    段洛惊讶:“齐伯?”

    安瑟眼梢一挑,眼光淡淡转到了肖斯诺手边的泽拉上:“齐老头是不是真疯,小Boss您应该清楚?”

    金发小美人湖蓝的凤眼冷淡到极致,脸庞上映着一抹寒洌刀光,覆着卷翘睫毛的眼睛微微一动,抬起目光:“死人无所谓是装疯还是卖傻,同样,你们死在这里,也无所谓是敌对者,还是尽忠者。”

    肖斯诺眼光淡淡扫过去,不住冷笑,这小鬼和米兰·Z说话还真是同出一辙,冷酷,直白,毫不避讳。

    简单一句话,信息量很丰富。

    第一,齐伯死了。怎么死的,多半和泽拉这小鬼有关。

    第二,死人没有利用价值。安瑟和这里每个人,甚至包括他肖斯诺,如果死了,那都是活该,弱者注定被践踏得尸骨无存。

    “安瑟,开启‘盖亚之源’的通道。”金发小美人眯起冷淡精致的凤眼,扭头看了一眼肖斯诺,“我们要进驻‘盖亚中心’。”

    安瑟愣了愣,低笑了两声,忽然改口道:“Boss,陆宗南将我们摆了一道,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泽拉脸庞稚嫩,工笔描画的眉目却透着一种叫人心神一凛的强横感,倨傲的眼神淡淡一扫莫顿的方向,高壮的男人不住瑟缩了下眼睛,看到小Boss伸手,立马很识时务地递上枪。

    泽拉接过枪,火力超爆的H8到他手上,竟没有一点违和感,枪口慢慢瞄上乔白,稍微一顿后,又一下对准了段洛。

    闻到火药味的段大少嚣张不减,一撩头发,扛在肩头的冲锋倏然调转枪口,呲牙哼笑道:“小鬼,把你的玩具枪收起来。”

    金发小鬼漂亮的凤眼轻眯了眯,忽然枪口一转,只听嘭地一声,血炸烂的声音沉闷得叫人心里作呕。

    安瑟交代要好好看管的尸体一下被爆成了酱,鲜袖鲜袖的血溅出来,顺着光可鉴人的墙壁慢慢往下淌。负责看管尸体的两名手下来不及反应,呆呆愣了两秒,一抹脸,沾了满手血。

    乔白那边刚要有动作,Bloody一众人的枪就顶了上去。

    泽拉随手扔掉枪,眼神睥睨,倨傲临下的姿态仿若King座亲临:“安瑟,打开次通道。”

    “次通道?”安瑟眼神怪异了下,忽然抬头望了望顶部的巨型拱顶,仿佛触手可及的地方,却是完全隔绝开的另一个空间,“Boss既然知道次通道,也该清楚那条次通道的不同寻常。陆宗南把我们困在这里,用心太明显,就是想让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开启次通道。那里面,封存的是陆宗南造的第一批人形兵器——‘圣骑士’,真正的不死系怪物。”

    激进和保守的问题选择上,肖斯诺通常都偏向前者,个嚣张的人再隐忍,骨子里还是有种活腻了的逆反劲,无所谓寻找刺激,纯粹不想在循规蹈矩和无意义的等待中浪费生命。

    “既然已经走投无路,找死不比等死更叫人心愉快吗?”他冷笑一声,指肚在刀口上极为细致地轻轻抹过,沁出的血珠被慢慢上舌尖,微微一侧脸,漫不经心地挑唇讥笑道,“魔鬼也能造出‘圣骑士’吗?也许是披着黄金衣的骷髅兵。”

    “骷髅兵,那也是不死的。”泽拉小鬼突然拉过肖斯诺的手,捏着对方手心轻轻一握,冲他冷心冷肺地微笑,“胜任不了Z的左手,就会被完全舍弃。Snow,你会死吗?”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