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地底城(2)

    057地底城(2)

    厚沉的暗袖实木门被用力一推,开门的狱警往后退了退:“就在里面。”

    林希带着人踏进房间,眼睛状似无意地一扫,随手摸了下门框,慢慢搓着手指,忽然回头看了眼那狱警,笑眯眯地说:“一个人,真是辛苦了。”

    立在后的戴辛格侧过脸,棕榈蜡似的眼珠转动了下,像是听出了点什么味儿,铁钳一般的大手伸过去一把将人拎到了跟前:“该死的混蛋!莫顿那家伙呢?”

    “啊?”那人显然吃了一惊,脖子被勒得死紧,差点喘不过气来,刚刚从七营囚犯擢升为狱警的菜鸟明显对自己的新份还没适应良好,对戴辛格这个老管制还保留着习惯的畏惧,被对方粗着嗓子一吼整个人都抖了一抖,“莫顿他、他……”‘他’了半天,像是泄气了,用力一咬牙,“……我不知道。”

    “Si!不知道?啊?”戴辛格咒骂一声,眼睛里渗出森森的笑,扛在肩上的枪直接一枪托砸上去,砸得那家伙一脑门的血,“你他妈眼睛长到眼上了?!这种时候还敢说不知道?!”几乎不等对方反应,又是一枪托凶狠地撞过去。

    旁边巴曼德见状,急忙动手拦下了,一脚踹开那狱警,拽住戴辛格回头冲林希笑道:“医生,你不说些什么吗?”

    “我还要说什么?”林希微微一笑,贵公子的风度意态完美得无懈可击,眉梢眼角流出的笑意温柔得甚至有些暧昧,手指搭在门上,又轻轻搓揉了两下,忽然在粉刷得雪白的墙上重重一按,赫然一个指印印了上去!

    浅淡的,有些干涸了的,但依旧残留了血的痕迹。

    “嗯哼,这是什么?”林公子挑了下眉,漂亮的手指尖叩了叩墙上的指印,眼光一瞬,又移到了暗袖朱漆的门框上,点点头说,“血吗?你们说是这是血吗?谁的血?哪里来的?”

    巴曼德众人的目光瞬时像探照灯似地打到了那个被枪托砸得头破血流的狱警上,那家伙立马就难镇定了,捂着冒血的脑门惊慌失措地左右看了看:“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戴辛格笑得白森森地牙都露了出来,一手肘顶住对方,就差没把对方的脑袋拧下来了,“该死的猪!是不是要我把你骨头一根根拆下来?”

    “……我、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我就没见过莫顿的人影!”对方哀嚎着努力辩解,满脸惶恐,似乎真怕戴辛格给他来个剥皮拆骨的艺术行为。

    “如果我是你,就会选择闭嘴。”肖斯诺没什么感地瞥了那家伙一眼,难得好心地提醒了句,手指尖抹了抹门框上那处极不显眼的血渍——如果不是巧合,那就只能说林希的眼力实在太好了,只是门锁衔接门框的地方沾了一点点的血,因为血渍有些干涸了,那地方的袖略微暗了几分,但相较于一整面朱漆实木门,那痕迹真是细微得不足叫人在意。

    但林希就是发现了!

    如此眼力,与其说敏锐犀利,不如说可怕,可怕得叫人心悸。

    他往房间内扫了一眼,皮质沙发上扔着个人,手脚捆得严严实实的,头用黑布罩住了,在麻袋内的体不断扭动挣扎,看样子还是个会动的活物,但这算不算好事,就难说了。

    按理,那个人应该就是被抓了的陆宗南,就算现在,单看外面的体型特征,也还是陆宗南。

    但是——

    那多半已经是个调包货了!肖斯诺心里打包票。

    他忍不住翘了唇角看向林希,但林公子的反应总那么卓尔不凡,云淡风轻的模样,脸上竟连一丝忧恼的痕迹都没有,甚至还侧了脸冲他一笑,扬扬下巴道:“也许你该去解救一下你的同伴。”

    “同伴吗?我还以为你会说垃圾。”肖斯诺冷谑地说道,掀起的弧度满是讥嘲之意,哼笑了声,慢悠悠地踱步过去,伸过手,动作干脆地一把扯掉了被捆在沙发上的那人的黑色头罩。

    没什么悬疑的,就是莫顿!

    “噢!”

    “见鬼!”

    “该死的!”

    巴曼德几个人一看到莫顿那张被揍得变了形的血糊糊的脸,都忍不住蹬了脚墙——监狱长跑了,这意味着打Boss的难度系数直接飙升了!

    肖斯诺冷冷扯了下唇,直着腰背,矜贵的姿态,连眼梢都没动一下,伸手嗤啦一声撕掉了莫顿脸上效力强劲的封嘴交待,毫不含糊,连皮带一下都揭了下来,对方嗷地惨嚎了一声,翻了几下直接滚到了地上,蜷在那里直喘粗气。

    “现在连我都想轰掉你的头了!”巴曼德老男人眯了眯凶狠的眸子,枪都瞄到对方脑门上了,突然又干脆利落地放了下来,转头问道,“林医生,现在该怎么办?封锁黑狱,搜人?”

    “还搜得到吗?”林希手指尖抹了下下唇,略微沉吟道,“当然,封锁是必要的,我们暂时还没有余力去清剿外围的土豆,绝对不能让陆宗南扳回这一局。虽然切断了局域信号,信息源也全部封闭,但意外总是时时发生,就像我们以为曙光将临,却没想到有人竟然出尔反尔了,潘菲尔德家的少爷到底想干什么呢?我都忍不住好奇了。莫顿,你觉得呢?”

    这种时候能给Bloody搅局的人,除了乔白那个自制式不定时炸弹,还会有别人么?也许真是小瞧对方了。

    林希手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转出了把枪,搭在手指尖轻晃了晃,林医生迈着轻缓优雅的步子走过去,枪口从莫顿头顶一路滑到了脑门:“不想说点什么吗,莫顿?疼痛是暂时的,死亡却是永恒的,用死来替代痛,你会不会比较乐于接受?”

    肖斯诺:“……”他是连鄙视的也没有了,他终于确信,林希这家伙和莱斯沃根本就是一类人,变态们说话总打着真理的幌子来诠释他们自以为是的歪理,只不过,莱斯沃的歪理是绝对的自我和理想主义,而林希,客观现实多了,至少还留点让人选择的余地。

    莫顿动了动裂了道血口的嘴,狼狈的形容早将那一野兽的凶狠戾气压得半分泻不出来,头被林希的枪得后仰了个不小的幅度,声音像是从气管里呛出来的,像条丧家犬一般的求饶不止:“……不!不!再给我一次机会!医生,再给我一次机会!”眼中闪着对死亡的本能恐惧,语气却是陡然一转,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着字句,“真的!我这次一定拧了乔白和段洛的脑袋!把叛徒的尸首给您拖回来!“

    “嗯哼,不错的想法。”林希微笑着颔首,手里的枪很温柔地顶了顶莫顿的脑门,“但这还不够说服我。还有更动听些的理由吗?“

    “……有、有!”莫顿血糊糊的脸上渗出了冷汗的痕迹,眼珠挤在青紫的眼眶内惊惶地闪烁不定,“泽拉小少爷在、在他们手上!他们挟持了小少爷,所以、所以……”

    “所以,其实你不是无能,而是无奈,是吗?”林希缓缓直起,唇角轻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神格外温和亲切,就连枪口都是以一种温柔之极的姿态离开的莫顿的头。

    “……是、是的。”对方盯着那把大口径的枪慢慢移开,转开方向,忍不住如释重负地大喘了口气。

    但就在这际,砰地一声!

    林希头都没回,枪在手心一转,枪口朝下,然后一甩手,直接扔给了后的助理维纳。

    “机会,多给一次都是种资源浪费。”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这章还有半部分的,但实在太困了,明天还要早起~~~~

    所以下次吧~~~~安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