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开局

    051开局

    有的人就是这样,无能为力又逃避不了的时候,喜欢否认自己,否认那就是自己,就像现在的肖斯诺。

    脑子明明很清楚,但体没有反抗的余地,那种手脚酥软,被男人压在弄到快感迸发的人是谁?是他吗?他绝不承认!

    那只是一具被支配了的,一具令他都不齿的破壳子。

    腿被抬得高高的,像个女人一样被整个抱起来,靠在墙上的体几乎无法承重,双臂不得不以一种极端弱势的姿态攀住对方的肩膀,然后感受着男人那硬块似的昂扬顶到最深处,内脏都有种被烫到的灼,神经一根一根收缩。

    喘得几乎无法呼吸,只能闭紧眼睛高高仰起脖颈,被紧扣住的腰简直都要被折磨得断掉,但千道忍那该死的浑蛋,也不管发泄了几次,系的畜生发起来,根本就是只疯狂饥渴的野兽,肆无忌惮地掠夺和索取,连让人喘息的机会也不给,肖斯诺心下冷笑,如果还有力气,他一定现在就割了这浑蛋的头当球踢。

    “……嗯哈……”来不及咽下喉咙的呻吟仿佛勾引似地逸出唇,下一秒,千道忍蛮横的舌就吻了过来,手指缠着发丝扯紧,将他仰起的头按下来,极度强势的索吻几乎让人窒息,连味蕾都被吸得发麻。

    王八蛋!

    肖斯诺挣扎着想要扭开头,却被对方钳制地动弹不得,男人抱着他跨出气氤氲的浴室,但对方那丝毫没有软化迹象的**分明还存在感十足地插在他那里,肖斯诺一下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那个深深嵌在体内部的硬块,简直像要捅进自己的内脏,柔嫩的内壁被摩擦得有种割出血痕的疼痛。

    “脑子稍微清醒点就不安分了?”千道忍丝毫不显温的声音凑在他耳边冷冰冰地说着,惩罚似的,托着他体的手忽然在他后上啪啪拍了两下,少年体敏感地往上一弹,重心惯下,再次下落时,只觉对方那傲人的家伙一下顶到了自己心口,那种被彻底贯穿的滋味叫他脊背一酥,差点泻出来。

    肖斯诺顿时羞恼得满面通袖,环在对方脖子上的手狠狠一扯千道忍的头发,作势就要一口咬上对方的脖子。

    就着体位的姿势,千道忍把人扔上,然后瞬间又压了回去,膝盖顶在少年修长的腿间,手指轻轻一挑那精致漂亮的下巴,细细摩挲道:“把你做得下不来,你是不是就不给我出去惹祸了?”

    肖斯诺眼睛里早褪去了初时那种脉脉的水意,黑玉的眸子暗得发亮,瞪着千道忍嘴唇咬得死紧,许久才迸出了一个字:“滚!浑蛋!”

    “嘴巴永远这么不老实。”握住少年的长腿猛地架到自己肩上,男人鼻腔里微微闷哼了一声,重新将自己纳入了对方那紧窄火的内部,抽动了两下,然后狠狠压下去,极度扭曲的姿势几乎将人一折两断,那个紧密结合的部位赫然在视线里展露无遗,花蕾似的形状美妙得叫男人忍不住摸了上去。

    手指尖的温度像冷冰,一下激得肖斯诺神经啪嗒一声断裂。

    “……不要!不要碰!你这个浑蛋!”脸狠狠扭开,神崩溃似地埋进了枕头,肖斯诺拽着下的被褥差点掐断手指。

    千道忍亦是如梦初醒般,愣了两秒,俯将少年抱起来吻了吻眼梢:“对不起,你不喜欢的话,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

    “王八蛋!”少年的眼睫不住沾了泪意,疯了似地大吼起来,“我也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上我!你妈的怎么不去死!”

    “我不能死。”千道忍搂住他,强势地占据一切,索吻,然后霸道地进入,“在你死之前,我都不能死。”

    “……变态!”肖斯诺咬牙切齿地迸出两字,被他顶得胃液翻腾,五脏六腑都觉得移了位,可是体内**的火焰却节节攀升,光是肢体的摩擦,前面的分就忍不住勃起了。

    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在这男人的面前,他所执着的尊严和骄傲简直就像一个笑话,他想击溃就击溃,他想占有就占有,凭什么?!凭什么?!

    凭力量吗?还是凭那一声完全没有丝毫意义的“师兄”?

    肖斯诺简直想仰头大笑,莱斯沃说的没错,他真想杀谁的时候还真是会表现得比谁都温存无害——因为他要一击毙命。

    “……师兄……师兄……”肖斯诺伏在对方肩上,仿佛驯服地低头,一头黑墨长发妖娆地散了一体随着对方骤然加速的动作剧烈摇摆着,他发现了,早发现了,千道忍对他喊的这一声“师兄”格外动,简直就像兴奋剂一样,打一针下去,就能做到不死不休,他斜过眼睛,重重喘息着道,“……师兄,你让我上一次?”

    “可以。”千道忍微微掀了下嘴角,贴在他耳边说得毫不含糊,“哪天你敢爬我的了,你可以试试。”

    “……你这个浑蛋!”

    “嘴巴不老实的后果很严重。”

    “……王八蛋!!”

    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千道忍那货吃干抹净已经没了人影,肖斯诺愣了十秒钟,爬起来就直奔浴室,洁癖似地里里外外洗了三遍澡,差点搓掉一层皮。

    以千道忍那种折腾法,他原本以为第二天真要瘫上下不来了,但事实证明,这具破烂货还就是命/死不了,不仅一痕迹连抹影都没有,连手上那些血口子都全部愈合,他撑着浴室内的洗手台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那个神神秘秘的林医生给他换血的时候好像说过,他能有米兰·Z的八成力量,自我恢复的治愈力完美,现在治愈力的效果他是看到了,但所谓的米兰·Z的八成力量在哪里?除了人骨PK场会西尔斯的那时候意外爆发了一次,他实在感觉不出自己体内部哪里蕴藏了米兰·Z那种非人类物种的力量。

    洗完澡随便收拾了一下,肖斯诺走出浴室,满目狼藉又刺激得他僵硬了片刻,脸色忽青忽白,房间里弥漫的气味简直让他一刻也待不下去,刚要冲出去,一眼瞄到千道忍的鬼斩刀明晃晃地横在书架旁,走过去,执起刀在空中挥了下,凌厉霸道的气魄一下从细长略弯的刀流泻出来,气势人。

    眯起眼睛不屑地哼了声,闷男人,连用的刀也这么闷

    肖斯诺乌黑的眼珠冷光剔透,纵挥刀,一刀将房内的Kingsize的大斩成两断,横踹一脚,握着刀就开始大面积地毁尸灭迹,片刻间,好好一间豪华房就成了满目疮痍的废墟。

    眼光冷冷扫了一圈,再看不见一点碍眼的东西脸色才算微微好看了些,似乎是满意了,肖斯诺轻轻一抿唇角,反手将鬼斩刀倒插进来了地面,然后摔门而出。

    满目狼藉中,就那么一把寒光湛湛的本刀戕在中央,地上用刀尖勾了一行字迹清晰的花体字:Blackcerry。

    Blackcerry,黑樱桃,曾经上流社会最负盛名的交际花碧雅翠丝在报黑市中的代号,当年黑市中总流传这么一句话,黑樱桃走过的地方,有裙底的芬芳和血的滋味。

    不过,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Blackcerry的地方,已经没了那种源自中东的古老香料的芬芳,徒留血的滋味。

    事实就是,碧雅翠丝死后,D夜出任务时,总喜欢把这个曼妙的名字写在每个死人的口,不管出于什么目的,Blackcerry如今早就浸透了鲜血的味道。

    千道忍,你该死——这就是低头驯服后的肖斯诺隐晦表达出的挑衅。

    离开千道忍的住处,肖斯诺直接回了自己房间,但手指刚触上门把的刹那,他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那是一种由经验沉淀出的探嗅危险的本能,被枪口瞄准的时候他总有生理的异常反应,比如心跳陡然加快。

    手上力道未松,眼睛却已经在四周打量了几个来回,门把转开的同时,猛地一脚踹上去,人借力向后遁去,就见几下点精准无比地在他刚才站的位置,这边动静一出,房内的枪手显然也发现了他逃窜的意图,立刻追了出来,瞬间子弹像雨点一样飞了过来。

    肖斯诺闪人的速度堪称一流,还没等对方埋伏在周围的枪手有所动作,他鬼魅般的影已经窜到了一人后,夺过对方手里的冲锋枪,一脚将人踹了出去,几乎就是瞬间,那人立马被扫成了马蜂窝。

    有枪在手,总算捞着一丝保命的资本,不过他还是费解,这里是BLOODY的地盘吧,明着在这里找他火拼,对方不是脑抽得嫌弃自己人手太多,就是自信得另有目的。

    “你这只蠢猪!谁叫你开枪的!”莱斯沃那华丽优质的音色陡然扬起,酒杯碎地的声音顿时让枪声消弭得一干二净。

    “老板……”手下顿时惶恐了。

    “雪狼。”声音里明显带出了不耐烦。

    不带一句废话,干脆利落的一声枪响,肖斯诺背靠着走廊石柱喘了两口气,看都没看一眼就忍不住冷笑起来:莱斯沃这货,戏又演崩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在默默忏悔。

    其实我很想求个真相,哪位同学慷慨地打赏了我个霸王票?(原谅我——,我实在是有点不确定,火箭炮啊~~~~其实我在怀疑乃是手抖点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