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伊底(上)

    049伊底(上)

    和莱斯沃一会,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知道了Bloody的底细,他怎么也没料到Bloody竟然就是ES,或者说是ES的核心组织。

    eSalvaionArmyOfBloodAndFire,血与火的救世军,或者称之为“圣约”更让人熟悉。

    从西西里岛掀起的赤色风暴,曾经一度狂卷欧洲大陆,让联合都头痛无比,直到祭SAC的建立,诸国精锐部队组建祭军团,数度交火,虽然没能将ES全数剿灭,但那股猖獗势力终究是被一遏再遏。就在五年前,ES突然销声匿迹,宛如人间蒸发一样,就算祭和联合部那帮家伙再怎么努力,还是追寻不到一点圣约门人的踪迹,连西西里都一度没落了,然后曾经的黑手党趁机死灰复燃,重新又将西西里占据成了大本营。

    但按莱斯沃的说法,ES根本就不是给祭打怕了,当年祭的纽约总部大厦被毁,恰恰就是圣约干的,而干那一票的人就是Bloody,Bloody夺走祭内部三块用于人造生命的“盖亚天石”,炸了整个研究中心,而陆宗南当时作为祭军团的军长,负责剿灭圣约和追回天石,事最后就是以ES人间蒸发,陆宗南取回一块盖亚石引咎离开祭SAC而草草了结。

    肖斯诺把整件事在脑中略略过了一遍,忍不住有点想笑,如果Bloody和那陆宗南早搭上了线,那么“圣约”为什么能全体消失也就好理解了,而陆宗南退出祭时自己独吞一块天石基本也在理之中,这种戏码合格却并不完美,按着莱斯沃对那个肖楚的评价,对方也是个厉害人物,肯定早就把事摸得不离十了,但若说陆宗南扳倒肖家只是为了更容易除掉肖楚这个有可能的潜在威胁,这又实在太牵强了些,以水牢内刑讯那个赝品的形看,陆宗南根本是在找什么东西,而这东西,才是他为什么弄死肖家的关键所在。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肖斯诺忽然也有了些好奇,毕竟能让陆宗南费那么大功夫的,肯定不会是什么等闲之物。

    这么想着,头却明显有些重了,猛晃了晃头,手指揉着太阳忍不住低咒了两声,体本能地警觉了两个度,莱斯沃那个浑蛋,给他喝的酒里不会掺了什么料吧?

    就在刚要转出走廊口时,后人影一晃,这地方正好是一个死角,他刚从光亮处转进来,眼睛还没适应,眼前正好一片黑什么也看不清,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不住神经微绷,体条件反地动作起来,旋起一重脚就直踢了过去。

    对面那人形也是轻捷若豹,速度极快,影里倏忽一闪,就绕到了肖斯诺后,然后猝不及防地欺了过来。

    肖斯诺漂亮的眸子在不见光的黑暗里透着股野兽的警醒和嗜血,眸光余韵在眼角略微一闪,手肘千钧之力地反击对方腹部,同时形反扭,食指拇指一屈,风雷之速般毫不犹豫地直锁那人咽喉。

    对方刚被那一手肘顶地撞上墙,闷哼一记,似乎还没缓过劲,就见少年那来势汹汹的致命一击到了眼前。

    千钧一发的瞬间,就听那人声音微紧地叫了声:“肖!是我!”

    肖斯诺闻声却已经收势不住,手指重重一捏,一拳冲到了那人背后的石墙上,极沉闷的一声,震得整面墙都微微发颤。

    肖斯诺拳头顶着墙面,指骨疼得想抽筋,一时间整条手臂都被震得麻掉,手指一点动不了,咬牙喘息了半响,猛地一膝盖重重顶上乔白的肚子,戾气收敛不住地全数迸发了出来:“你妈的早出个声音会死啊!”

    乔白闷哼了声,靠在那里喘咳不已,呼吸间,嗓子眼还冒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莫名其妙地,盯着肖斯诺却还能笑出声,黑暗里,男人翠绿的眸子像大型猫科动物似的折着幽幽寒邃的光,目光落处,却又似有某种隐晦的温柔意在缱绻。

    手在冷冰冰的石墙上一撑,乔白整个人倾了过去,顺势把肖斯诺一下拢进怀里,紧紧搂住,用那种像要把对方揉进体里的凶狠力道死死扣实了,那是一种无言而执着的意,在黑夜里晦暗的角落悄无声息的蔓延,就像长在墓地里的玫瑰,汲取暗黑的气息开出迷人芬芳的花朵,但那花朵是有毒还是无毒的,不亲口尝尝,谁又知道呢?

    乔白想,尝尝又怎么样呢,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肖斯诺神经没那么细,自然不会体恤乔白那种隐晦的感,骨痛的手被对方这么一勒,冷汗立马下来了,脑子里刺刺的,镇定不下来的烦躁绪直徘徊在危险线上,整个人有种暴走失控的趋势,连他自己也觉察出了不对劲,他深吸了口气勉强稳住声音道:“松手,我状态很不好……”

    乔白感觉自来敏锐,听他这么一说,立即也发现了肖斯诺的异样,微微松开他,声音发沉道:“怎么了?”暗光里,乍见肖斯诺的右手上一片血模糊,伤得极重,乔白一怔,翠眸闪了闪,然后也不见犹豫,扯了自己衣袖用力撕下一大块,抓过肖斯诺的伤手就将布包了上去,“手疼是不是?忍忍,先止血,回去再上药。”

    肖斯诺没答话,心里火烧似的越来越浮躁,气息也喘了起来,无法集中注意力地晃了晃头,直觉眼底像有股幽浅的雾气迷住了眼睛,黑狱里萧飒沉魅的夜也似蒙了层水灰,有种光怪陆离的影晃进眼瞳。

    他猛地一把甩开乔白,自己脚步不稳地往后跌了两步,肩膀撑着墙壁闭了闭眼睛,背上冷汗涔涔瞬间就湿透了衣服,捏着的手指微微发颤,竟然有种握不住手心的虚脱感。不行!他得赶快回房间,莱斯沃那老浑蛋,果然是越玩越过分了!

    乔白不知在想什么,半天才有动静:“肖……”

    肖斯诺狠狠一咬牙,故作无恙地撑起,直接与他错而过:“你回去吧。陆宗南虽然在你手上,但一天没出这个岛,就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意外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乔白沉默地在那立了片刻,突然在他后沉声叫了一声:“D!”

    “……”肖斯诺脚步顿了下,又继续往前走。

    乔白一步冲过去,拽着他一把推上墙,朗月落在天顶,泻出一地银白霜雪,将两条人影映得纠缠而暧昧。

    肖斯诺被突然压过来的男人惊得一怔,朝向反地仰头间唇瓣被狠狠吻住了,体挤在墙壁和对方的膛间,那种被压缩了的狭小空间让他一阵窒息的难受,口腔内的津液被对方放肆的吸搅拌,雄荷尔蒙的味道叫他极不是滋味,弱势的姿态让他忍不住愤怒地一拳挥了过去:“滚!别让我宰了你乔白!”

    乔白的脸被打得一偏,然后又慢慢转了回来,舌尖轻顶了下破损的口腔,体毫不松力地压制着肖斯诺的手脚,凝视过去的眼光晦暗不明,半响突然点了点头笑起来:“肖,千道忍上过你,为什么不宰掉他?”

    肖斯诺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猛地抬起头凶狠地瞪着他,粗喘了几口,忍不住冷笑,镀了一层月光的唇瓣在夜里泛出一种玫瑰色的靡丽艳袖:“我可以不宰掉他,但是我一定会宰掉你。”

    乔白无声地笑了两声,然后慢慢凑过去,贴着肖斯诺的耳廓用舌尖细细描摹勾画,像妖媚的蛇一般以灵活的姿态游移过下颌和锁骨,那飘然入耳的声音是从未听过的沉魅:“我不信,肖。我一个字,也、不、信。我们一起闯关,一起拼命,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相互扶持,甚至还相拥入眠,这么多一起,难道还没有一点点意吗?”

    “你的意和他毫不相干,我的人也不是你能表白的对象。”

    冷肃低郁的音质以寒夜霜降似的温度突然响起,下一秒,千道忍凌厉绝杀的影瞬间出现,乔白被他一脚得退开肖斯诺的边,立在那里僵硬片刻,混血美形的俊脸上霾一现,突然形一动,不退反攻,几招快攻后,一拳直击千道忍面门,千道忍不闪不避,也是硬碰硬实打实,两人的拳头就像行星对撞般,在半空中猛地相撞,速度力量,强悍凌厉的气势,谁都不缺,谁都不弱,两个男人的战斗顷刻间开启。

    千道忍鬼斩刀在手时,气魄惊人,一刀斩人首级的威慑力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肖斯诺没想到,这家伙的格斗术竟也一流,肃杀硬实的作派一如他的刀法,毫不给人转圜的余地,所幸乔白手也不弱,平里演技一流,把真正的实力隐藏的滴水不漏。

    肖斯诺靠在那里看了会儿,越发觉得腿软体力不支起来,伸手从大腿外侧拔出军刀,咬咬牙,反手一刀扎进手臂,然后拔刀,鲜血瞬间汩汩冒了出来,疼痛刺激得头脑一个激灵,血腥一阵浓过一阵,呛得他喉咙阵阵发紧,他动作利索地割了块布在手臂上绕了两圈,看着那边打得起劲的两人冷冷一笑,目光里少不得涌起几分残忍的杀意。

    正准备离开,千道忍那边动作一紧,凌空踢在乔白太阳上,旋又是一脚直蹬对方腹,踩在乔白口的脚刚往锁骨处滑了两寸,背后子弹上膛的声音咔咔两声,瞬间止住了所有人的动作。

    “敢动老子兄弟!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段洛枪口直直对准千道忍,一双狠戾的狼眼眯得沉的,“放人!”

    千道忍绷着冷峻的脸,重重一脚顶在乔白咽喉处,丝毫不受人威胁:“开枪!”

    “狗的!”段洛咬牙切齿地骂了声,手指扣准扳机,压着声音一字一顿地吼:“你他妈给老子放人!”

    就在这际,对面走廊上手电一晃,亮白的光束正好打了过来,楼内的值班狱警显然是听到动静找来的:“谁?谁在那里?”

    肖斯诺心下低咒一声,顺手一摸军刀,微微眯起眼睛,看准那边迅速移动过来的人影。一个、两个,三个……

    呵,三个。

    紧了紧手指,努力稳住了手上的力道,黑夜里寒光一闪,三把军刀瞬间直飞出去。

    “DIE。”某个纯澈优质的男音以鬼魅一般的飘忽感突然出现,就在肖斯诺三把军刀飞过去时,对方手里的刀似乎也同时出鞘了。

    走廊上手电一暗,那一束亮光埋进了黑暗,肖斯诺全神经一紧,直觉有人接近,指尖军刀流星月般嗖地一声飞了过去。

    对方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刀光一闪,那道人影倏然就散了,然后肖斯诺看到那个眼尾下有妖媚蝴蝶花印的男子靠在了他旁边。

    忍者果然就是叫人讨厌,神出鬼没得防不胜防,肖斯诺对此人狠狠地唾弃了一把。

    “哈,我真好奇你上到底藏了多少刀。”卫斯的声音失了初次见面时的友好,带着一种叫人浑不是滋味的阳怪气。

    肖斯诺不着痕迹地退开了些许,以免被他发现自己上的异样,随手一记拔下被对方接住然后插进墙面的军刀,眼睛瞟了瞟那边仍处于僵持状态的几人,冷笑两声,不怀好意地说:“你可以问问刺刀鬼斩上有多少刀。”有千道忍的地方总有这只花蝴蝶,这种巧合未免也太多了些?

    卫斯眯起他那双好看的丹凤,勾着嘴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半响才说话:“白少,代理人找你谈生意。现在。”

    “谈?谈个毛啊?”段洛冷笑着拿枪顶住千道忍,眼光不转,话却明显是冲卫斯说的,“我们命都没的保障,和Bloody谈生意是不是也太冒险了?”

    卫斯笑:“命都得自己惜着些,就你现在拿枪顶着一把随时能反斩的刀,那就算是Z发了话,估计也保障不了你的命。”

    段洛点点头:“OKOK,老子拿枪顶着把刀是我不对,那老子收枪,刺刀入鞘怎么样?”

    千道忍没表态,连丝动静也没。

    段洛冷冷哼笑:“现在你看到了?不是老子不服软,是他妈的这把刀太硬,非要和子弹比比哪个飞得更快。”

    卫斯看了眼段洛,然后眼光移到了千道忍上,突然意味不明地低笑出声:“鬼斩,你家D走了,你还不走吗?照我看,他好像喝了索多玛的特酿‘蛇舞’,你不去看着他吗?”

    金碧辉煌的贵宾房内。

    “老板!你竟然给D喝‘蛇舞’!”魁梧健壮的雪狼瞪着茶几上那瓶酒眼珠都要掉了,丰厚的嘴唇忍不住哆嗦了下。

    莱斯沃笑眯眯地看他两眼,意态轻松道:“索多玛特酿,这可是外头绝对没有的好酒啊,我这么疼属下的老板,怎么舍得不赏一杯给重新回归组织的D呢?”

    “老板,你太险了。”忠厚老实的雪狼支吾两声,轮廓硬气的脸涨得通袖——“蛇舞”确实是好酒,但那是为了使宠物更满足主人**需要的催药酒,老板怎么能给D喝?

    “不险怎么能当Boss级人物?”莱斯沃手指轻轻一挑眼梢上落着的冰栗色发丝,袖色的酒液沾湿唇角,然后又被轻轻抿掉了,眼光漫不经意地一转,愉悦非常地笑起来。

    “D非常记仇。”雪狼瞟了两眼莱斯沃,忍不住小心提醒道。

    “哈哈,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比他更记仇。”莱斯沃拎着酒杯仰头大笑,“竟敢拿刀在老板脖子上比来比去,哼哼,那小子就是欠教训。”

    雪狼精锐的眸子不自然地闪烁了两下,咽了口唾沫,凑上去强笑道:“老板,你上次把D追得满世界乱跑也说只是教训教训他。”

    “嗯?”莱斯沃眉毛微扬,金棕色的眼睛习惯地眯起了几分,笑意慵懒地问,“雪狼,你是不是也欠教训了?”

    “绝对没有!”雪狼一听就惊悚了。

    莱斯沃端着水晶杯轻轻饮了口酒,手指支了支下巴,突然有些遗憾地说:“真可惜,上次应该帮D找个女人的体才对。”

    雪狼:“……”

    莱斯沃哈哈笑了两声:“这样我就可以留着自己享用,也不用便宜别人了。”

    雪狼嘴角抽了抽,心里一阵恶寒,沉默半响,咬咬牙说:“老板,下次我死了,你就让我死了吧。”

    莱斯沃转过头,诡异的眼光在他上转了一圈,吞在嘴里的半口酒突然就咽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真的那啥,请低调,评论里千万不要出现啥的词,不要引人遐想,不然会遭螃蟹横扫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