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饕餮盛宴(下)

    “……肖!肖!”

    眼前一切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肖斯诺睁着眼睛,盯住虚空一点发愣,大脑像失控计算机,各种信息疯狂汹涌地流窜,混乱得近乎叫他崩溃。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肖,你还好吧?”乔白见他醒了,紧绷脸色终于有些松动。

    冷黑眼珠细微地动了下,慢慢转过来,肖斯诺盯住他,眼神透出某种隐晦危险信息,但也只是一闪即逝,过了就过了,乔白大意地没有捕捉到那一瞬微妙神

    肖斯诺闭了闭眼睛,环顾了下四周,竟然还在第八号通道冰室中,墙壁内透出还是蓝莹莹光,但温度显然保持在了人体不会冻僵程度。

    脑中信息紊乱无序,他晃晃头,蹙着眉整理思绪:“怎么回事?”

    乔白看看他,脸上神也是无懈可击:“我也不太清楚。醒来时候那边门就打开了。”

    肖斯诺顺着他示意方向看过去,和原来出口呈75度角地方,赫然就开了一条新通道。他想了想,没说话。

    “走吧,这里温度还是太低了。”乔白伸手扶他一把。

    肖斯诺没拒绝,看他一眼,睫毛垂了下,撑着墙站起:“为什么不和段洛他们一起走?”

    乔白把他手臂搭到了自己肩上,扶住他,侧过脸朝他笑笑:“既然一起出任务,搭档命很重要。”

    “我不会管你。”肖斯诺眼光闪了闪,声音冷硬,“如果位置互换话。”

    “早知道了。你无惯了。”乔白口气轻松,极为自然地搂过肖斯诺腰,“走吧。”

    肖斯诺体实在很虚弱,即便重心全撑到了乔白上,四肢还是一阵一阵地发虚。

    “乔白,”肖斯诺忽然叫了声,“你以前几营?”

    “什么?”乔白一愣。小燕文学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xiaoyaNwenxuE.com]

    “进六营前,你几营?”肖斯诺抬起眼睛,黑发落在眉角,侧脸上拢了淡淡影。

    乔白无所谓地笑笑:“四营。不过几天就调走了。怎么了?”

    “没事。”肖斯诺淡淡弯了下唇,韵致睫毛轻抖了抖,垂下,“我在想,似曾相识感觉真不错。”

    “林,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发男子悠闲地靠在沙发上,腿上趴着温顺漂亮宠,细长矜贵手指轻轻顺着波斯猫华丽袖毛,“让Z替人换血,是不是过分了?”

    林希翘着长腿靠那里,轻支下颌,微微一笑:“个人建议而已,决定还要看Z意思不是吗?”

    西尔斯说:“这种建议叫人不快。Z血统不容玷污。”

    林希但笑,眼睛转向窗前米兰:“Boss,您意思?”

    “我不喜欢被谋算计感觉。”米兰转了转手里水晶杯,微微侧过头,眼睛色泽在阳光下淡成了纯粹银色。

    林希唇边噙起完美弧度:“错觉,这完全是您错觉。”

    “错觉,也是反应本质一种现象。”米兰抬手浅浅饮下半口白兰地。

    林希笑意不变:“Boss,付出必然有回报,您将收获,将是一个完美副体。”

    “我反对。”西尔斯眯了眯眼睛,不悦地看向林希,“King完美无可取代。”

    林希耸肩,戏谑道:“Queen陛下,您是在小气Z那点血吗?”

    西尔斯挑起下巴笑了声:“林,你恶趣味和我不相上下,但是,我不许你挑战王座权威。副体,什么副体,没有意志上绝对控制,副体存在就是最大威胁。”

    林希笑笑,侧头对米兰说:“Boss,肖斯诺可以成为您毕生所有物,如果您成功征服他意志。”

    西尔斯笑了声,手指撩了撩金发,把腿上波斯猫挥开,起说:“无聊话题,没有继续意义,你们谈。”

    米兰忽然开口:“代理人,说个让我满意答案,否则你破坏游戏规则惩罚,不会因为你份而有什么改变。”

    西尔斯挑挑眉,转头看向林希,给了个你在自找麻烦眼神。

    林希手指揉揉眉心,无奈叹气:“目很简单,Boss,我想看看你失恋嘴脸。”

    西尔斯嘴角一抽。

    米兰啪地一声捏碎了水晶杯,盯着他面色无异地一笑:“你答案真叫我满意,林希。”

    通道出口,巴曼德正咬叼着烟吞云吐雾,手指夹烟弹了弹,脸一侧,就看到了肖斯诺两人。

    “哦,终于出来了。”巴曼德军靴踢了下竖在地上枪,单手一拎扛到肩上大步走过去。

    “哈哈,小家伙,你脸色可不好啊。”袖头发狱警大笑两声,拍拍肖斯诺肩,“不过还算不错,没死在里头。”

    乔白看了眼巴曼德,没说话。

    肖斯诺喘了口气笑:“长官,可以说说况吗?”

    “况?”巴曼德哈哈笑了两声:“加上你们两个,十六。”

    十六……

    肖斯诺没什么感掀了下嘴角。他和乔白明明是该死在里面……

    巴曼德挥挥手:“上去吧,老子不喜欢待海底。”

    跟着巴曼德坐上电梯,电梯上数字迅速跳动,没几秒就升了上去。

    从电梯里出来,巴曼德咬了支新烟在嘴里,挑了挑下巴对乔白说:“直走,左转,503号,自己过去吧。”

    乔白看了眼,扶住肖斯诺正准备走,巴曼德却突然枪一横:“不用你了,这小子交给我。”

    乔白皱皱眉,还没有什么动作,肖斯诺直接推开他,看都没看一眼,对巴曼德说:“走吧。”

    巴曼德嘿嘿笑了两声,错时候拍拍乔白肩膀:“被甩滋味好不好?”

    乔白愣了半响都没回神。

    把人押到一扇精雕细琢袖木门前,巴曼德把门一推,对肖斯诺侧了下头:“进去吧,用品齐备,自己看着办。”

    肖斯诺点点头,走进去。

    背后门一关,他靠在门上喘了很久,房间里白晃晃光照得他一阵一阵发虚,额上冷汗涔涔就下来了。

    从没觉得这么累过,体有种支离破碎感觉,骨头像是一根一根拆下来再装回去,肌松软得几乎支撑不住任何微小力道冲击。

    到底在他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体损耗这么大,像是精力全被抽干似?

    还有脑中翻转那些梦和记忆,像真,又像假……

    肖斯诺晃晃头,努力平静了下心绪,低头翻了翻手臂,内侧被撕掉一块伤口狰狞不已,甚至已经有些发黑。

    那个安瑟……

    肖斯诺眸光一沉,狠狠捏紧了手指。

    那时候如果不是他及时反侧了下军刀,那家伙绝对会把他手一起砍下来!

    肖斯诺忽然觉得这世界真是疯狂,竟然抓不住一丝真实感觉。

    “你准备发呆到什么时候?”低沉冷淡声音一下传进耳朵。

    肖斯诺愣了下,猛地震惊抬头。

    米兰·Z单手支着下颌斜靠沙发,赤脚踩在柔软羊绒地毯上,优雅和矜贵,仿佛从那轻轻一动手指尖就能透出。

    “肖斯诺,是吗?”男人轻轻眯了下眼睛,冷淡目光似在审度,“你看上去似乎比上次还要狼狈了?”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