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饕餮盛宴

    作者有话要说:
稍后更新
  D夜平复下心绪,决定先把当前处境弄明白再说。

    眼睛一抬,却发现那斯文秀气男子正用一种似笑非笑兴味眼光望着他,心下当即不悦,拉过被子盖住自己什么也没穿体,下巴微挑,波斯猫一般漂亮眼睛隐隐流出几分危险细光,声音平静而冰冷:“怎么?你是gay?”

    林希一愣,然后挑了下细长眉,忍不住失笑,声线柔和:“我不是gay。不过我很喜欢你,我对你很好奇。”

    “好奇心是一切罪恶开端。”D夜睨了他一眼,冷冷哼笑了声,“会让人死得莫名其妙。”白皙修长手指漫不经心地拨了拨手腕子上钢铐,叮当作响。

    林希似乎一点不以为意,微笑道:“真有趣,你以前也是这么说话?”

    D夜撇撇嘴,没搭理他,垂下眼睛也不知在思忖着什么。

    林希轻轻斜支起下巴,笑容温和,不紧不慢说出话却极为恶趣味:“我喜欢艺术,包括具有艺术感美人。每次为你受伤下/上药,我都忍不住勃\起了。”

    D夜霍然抬起眸盯住他,眼神冷得像把寒厉刀子,能钻进血锐利。

    林希迎着他目光,笑容愈深。

    如此对视良久,D夜眼睫忽然优雅地轻抖了下,然后笑了,舌尖习惯过下唇,那姿态仿若最有惑力暗示,语气却依旧骄矜:“那要不要来试一次?”

    林希眸色一下子深了起来,笑容暧昧柔软得有种宠溺味道,纤秀手指轻挑起少年精致下颌,细细摩挲起来:“小猫,你真叫我惊讶,算起来,你来这里才不过几天,已经开始适应良好了吗?”

    这里?D夜心下微动,脸上却未露声色,唇角挽起漂亮凉薄弧度,顺着他话接道:“伪善人决定了人类具有最好适应力,而适应是生存根本法则,不是吗?”

    林希笑得很愉悦,手指缠绕着那黑缎似长发,俯下凑近了D夜唇,慢慢道:“真是个懂事孩子。在这座只有奴隶和奴隶主岛上,进化论真正主宰了一切,这里没有神,没有光,想要生存,就要懂得优胜劣汰,还有……珍惜自己体。”说着,那眉目秀朗医生抚了抚少年瀑布似柔顺黑发,然后微笑着直起,兀自收拾起桌上医用药品。

    D夜被他弄得一愣,深深瞥了眼那一洁净白袍男子,手上蓄势待发劲道慢慢散去了,那男人要是再靠近一点,或者再晚一秒起,他保证这刻已经勒断他脖子了。

    D夜扬扬眉,冷嗤一声:“莫名其妙怪人。”

    医生转过头,笑容温柔,琥珀色眼睛也是弯弯,冲着D夜摇了摇细致修长食指:“我不是怪人,我叫林希,这座监狱里唯一狱医,得罪了我可是要吃苦头哦。”

    监狱?哪里监狱?

    D夜皱了皱好看长眉,想了想,忽然心头一动,脸色微微变了下。

    ……难道是岛监狱?!

    岛,G海域两座双子岛,两岛间距不过五海里左右,由于岛上岩石特殊,远观时候两岛呈现出截然不同颜色,一袖一黑,二战时曾作过美海军临时驻扎一个秘密基地,战后撤军,那里就成了无人管辖区。也不知道C政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营建这座岛监狱,发展至今,除了政府要员、黑帮大佬、在内工作狱警和假释刑满犯人,几乎没什么人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个关押着数百号重刑犯、被称之为“与魔鬼同归宿”地方。

    ——为什么会想到它?因为D夜当初开游艇逃难时,原本就是想利用岛监狱周边防御系统阻挠那些对他紧追不舍狗,但人算不如天算,游艇冲断了海面下不足半米铁丝网,断裂铁丝网挂住了螺旋桨,后面肩扛火箭筒家伙不失时机地来了一发,就他妈那么准,直接把他连人带船给轰了。

    这么一想,D夜抬眼瞟了下林希,故作讶然地试探道:“岛监狱只有你一个医生?”

    林希朝少年笑笑,唇边流出了一点点诡秘味道:“我一个就够了,黑岛那边是用不着人。”

    D夜听了,看了看他,转开眼睛没说话。虽然他对这座岛监狱有所耳闻,但毕竟不是真那么了解,他只知道这座监狱还有一个称不上美好名字——奴隶岛。

    人会被打上卑烙印,像牲畜一样,苟活在暗无天黑暗,这里没有神,没有光,生存是奴隶主施舍,死亡是奴隶归宿。

    D夜思忖一番,有点不知道他该高兴还是该悲哀了,待在这里,莱斯沃枪子儿肯定是打不进来,不过那坚厚高墙同样也给他自由带来了麻烦,如果以后无法越狱成功,那么又将是一个悲剧,他还没想过要在监狱这种地方过完他下辈子。

    真是见鬼!

    D夜捏了捏拳头,郁闷不已,他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进这牢子,再加上上那些莫名其妙伤,他隐忍怒意早在冷静冰层下翻涌着要喷发了。

    沉默了会儿,D夜终究忍不住问林希:“我怎么到这里?为什么我没一点印象?”这句是实话。

    林希眸底划过一丝讶然之色,看了看他,似又了然了,这小家伙从入狱就一直是个恍惚没意识人偶娃娃,不清楚自己事其实也很正常。

    他手指托了下下颌,温柔地一弯眼睛:“你杀了你亲叔叔,而且手段残暴恶劣,还记得吗?”

    “我杀了我亲叔叔?”这话让D夜惊讶极了,怔了片刻,他忍不住怪笑起来,“哦,上帝耶稣玛丽亚,我该不该为我罪行忏悔呢?”他眨眨眼,又大笑着在前划了个十字,“我忏悔。哈哈……这罪行也太荒诞搞笑了。”

    林希唇角挽笑,没说话。

    D夜忽然神一变,冷冰冰地看向林希,讥讽道:“医生,你说这笑话太冷了。”

    “是吗?”林希也不反驳,冲少年一笑,转将挂在窗前一囚服拿了过来,略长头发在阳光下折出栗袖光泽,琥珀色眼瞳泛出暖暖蜜色,“穿衣服吧。你该回去了。或者,你可以给我一个吻,我稍稍徇私一下再留你一晚。”

    D夜觉得这人实在是无聊又嘴,以前要是碰见这么个人,非干掉他不可。

    他接过衣服,挑眉看了眼林希,眼光示意了下自己手铐。

    林希会意,却摊了摊手,笑道:“这个我没办法。狱警怕你自残,以防万一手段。”

    自残?他?D眉角跳了下,就算世界人民死光了,相信他也没自杀冲动。

    林医生一双凤眼弯得很漂亮,琥珀瞳仁里流着暖调蜜色,但D夜就觉得这人笑得很不怀好意:“虽然上衣没法穿,不过我可以代劳帮你把裤子上,包括内裤。”

    D夜面无表地看他一眼,自己拿了裤子掀被下,在男人似笑非笑目光下毫不羞涩地穿上了。

    他可不会认为这位林医生有多圣母善良,据他所知,监狱里狱警狱医向来不会有多好心,在黑暗地方待久了,心理或多或少都有点变态。如果这个林希不若其他人那般以践踏犯人自尊和生命为乐趣,那么他恶趣味还可能更高一筹。

    越是变态人,总会觉得自己所做所想,是可媲美神高贵和美好,这样子例子真是多得不胜枚举。

    D夜脸上没什么表,心里却打了个哆嗦——他讨厌变态,比如前任BOSS莱斯沃,虐杀人时候,总喜欢温柔地说一句“把灵魂寄托上帝,把**交给我”。这太他妈恶心了。

    林希看着他,忍不住愉悦地笑出了声。少年生气时候眼睛真是迷人非常,冷冰冰瞳仁沁出水墨色泽,纯粹黑仿若能将人吸纳进去深邃,美极了。也正因为如此,恶趣味林医生总想不失时机地逗弄一下漂亮小猫,毕竟监狱这种地方生活真是太乏味了,除了斗殴、强\,就是无所事事看戏。

    D夜当然没有林希好心衣服时候,他发现自己板单薄了不只一点点,纤细削瘦骨架上苍白体,简直有种弱不风、一捏就碎脆弱。

    他蹙了蹙眉,心里那种怪异感觉越来越强烈。一开始只以为九死一生捡回条命,体虚弱无力些也很正常,但现在却觉得很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他扯了扯落在臂弯上黑色长发,柔滑凉意却让他有点悚然发毛感觉。他有这么长头发吗?!就算疯长,就他妈五天也不能把板寸长这么长吧?!

    就在这际,医疗室门开了,两个着蓝黑色制服狱警稳步踏了进来。

    “661号,肖斯诺醒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