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西尔斯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您终于决定要完全撤出这里了,My King?”金色长发的男子淡淡接过侍从端来的袖茶,描金奢华的骨瓷杯凑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抬起眼睛。

    一蓝一紫的异色双瞳,妖异,美丽,毫不浓重的一瞥,似乎就能攫人心魂,那样的眼睛,早已经模糊了主人雌雄的别。

    “西尔斯,你也会讲废话了。”米兰看着窗外,手指搭在沙发扶手上极有韵律的敲了敲,“西西里那边怎么样?”

    “哦,很好,非常好。”西尔斯微微一笑,低垂下眼睛,细长的手指轻柔地抚了抚趴在腿上的波斯猫,“泽勒曼大人还是那么忧心您的体。”

    米兰勾了勾唇:“我很好,好得超出他想象了。”

    “那是当然,My King。”西尔斯屈起手指弹了弹宠物漂亮的耳朵,“您可是我们西尔斯家族最伟大的骄傲,我个人最完美的作品。”

    “谢谢,我真荣幸。”米兰淡淡侧过脸,“不过,作为完美,就注定了被超越的命运。”

    “您还是这么理智。”西尔斯轻悠悠地笑起来,“不过正是因为您的理智,您永不可能被超越。您,就是唯一。”

    “西尔斯家的异数,我真欣赏你。”米兰说。

    “就如同我对您的和敬仰,”西尔斯轻轻支起下巴,朝米兰一笑,“永垂不朽,矢志不渝。”

    卫斯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擦刀,长腿交叠地翘在茶几上,闻言忽然掀起唇角一笑,恶毒道:“西尔斯美人,My queen,您的肺腑之言真是叫我三天不用吃饭了。”

    “哦,请便。”西尔斯优雅一笑,顺了顺波斯猫轻如丝的袖毛,“三天后希望你把绝食的感受告诉我。我想了解一下,人类在感受挫时,绝食将如何耗损体能及击溃心智防线。”

    卫斯瞪了他两秒,目光转向米兰:“Boss,你这什么意思?”

    米兰淡淡说:“以此表示一下我对你的失望。”

    “以及鄙视。”西尔斯手指轻轻捋了捋宠的细胡须,挑起下巴冲卫斯一笑,“我亲的花蝴蝶。”

    卫斯气极,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脚踢翻了茶几,拎着刀直接摔门而出。

    西尔斯笑看了眼,支着腮对米兰说:“My King ,您对他的纵容叫我嫉妒了。”

    “纵容是放弃的前奏。”米兰随意说道。

    “他可是您最忠实的将,您舍得放弃吗?”西尔斯笑问。

    米兰微微挑了下唇:“不舍得。可是他已经开始动摇了。”

    西尔斯忍不住笑出声:“您对人真是太苛刻了。”

    米兰说:“苛刻,代表我对他寄予厚望。”

    “My King,您的话矛盾了。”西尔斯端起袖茶,漫不经心地喝了口,抬起眼睛笑,“既然已经有放弃的想法,又何必寄予厚望呢?”

    米兰淡淡瞥他一眼,唇角的弧度都是矜贵的:“西尔斯,愚蠢的问题不适合你我来讨论。”

    “哈哈。”西尔斯端着茶杯朝米兰举了举,“是的,你我都是异数,我们只为世界疯狂。”

    “代理人交给你的东西,怎么样了?”米兰贵气的银灰色眼睛轻轻眯了下,忽然问了句。

    “哦,那个呀,是个有可塑的娃娃。”西尔斯优雅地笑笑。

    “西尔斯。”米兰轻敲着的手指微微一顿,转过眼睛,“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西尔斯一笑,叹息:“有林这样的元老跟在边,您怎么还是这么无趣呢?”

    米兰看着他,忽而一笑:“西尔斯,把东西毁了就直说,不用转移话题。”

    西尔斯往沙发上轻轻一靠,抱着自家宠波斯猫,无奈道:“好吧好吧,算您又说对了。我就是毁了,和娃娃脑中的小东西一起毁了,我即将完成的作品不容任何碍眼的东西来干扰。”

    米兰想了下:“看来,那东西只属于私人物品了,不是出自C国政府。”看了看西尔斯,“不然你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毁了。”

    “My King,以后在我面前可以收敛一下您的聪明吗?好让我有发挥的余地。”西尔斯手指撩撩眼梢的头发,抵了下眉心,笑,“不过确实像您猜的,那东西不是出自C国政府。恶魔玛门,天才的叫我刮目相看了。”

    “看来你对这个试验**很满意了。”米兰说。

    西尔斯点头微笑:“满意,非常满意,比泽勒曼大人的那些垃圾们叫我愉快多了。”

    “嗯。”米兰淡淡应了声,忽然笑了笑,“垃圾们马上都可以被清除干净了。”

    “我期待您亲自挑选的新血。”西尔斯沉吟了下,“说起来,林在岛经营这么多年,制造出来的那些废品处理干净了吗?我们要的只是一份最优异的基因排序。”

    “正在处理。”米兰浅浅一勾唇,十指交叉,轻轻撑了下下颌,对西尔斯说:“废弃物,就让新血们来清理干净。”

    西尔斯揉了揉波斯猫的漂亮脑袋,略略抬了下眼睛:“My King,您做事总是这么大手笔。让新血去处理废品,等于不给任何人选择的余地了。”

    “进入Bloody的地盘,除了死,没有任何余地。”冷淡的口气却绝对不容置疑。

    西尔斯笑:“七营欺骗了所有人。您的舅舅,费斯廷格大人真是伟大的谋家啊,连陆宗南都被算计了。”

    “有利益就会冲昏头脑。”米兰眼光流出冷峻的讥诮,“陆宗南敢向Bloody借用最高生化人才,就该有所觉悟,区区几个囚犯足够让我们满足吗?”

    西尔斯慢条斯理地笑道:“不是他没有觉悟,而是您的手段太高了。这次的双面人角色,林可谓当得相当到位啊。”

    “凡是能让他得到乐趣的事,他总会格外尽心。”米兰一笑,端起面前有些冷了的茶,转了转杯沿,抬着手慢慢倒了下去,落地的茶水溅到天鹅绒的提花地毯上,悄无声息的,就隐没了痕迹。

    “陆宗南安排进来的人,他处理的很好。”

    西尔斯挑起眼睛,极为礼节地笑笑:“您满意就好。我只期待我们的最高首领登上黑暗王座,My King。”

    —————更新——————

    *****

    异变体,生化试验下的失败品,通俗点就是垃圾。

    可是这种垃圾,无疑太危险,太恐怖。

    肖斯诺看到那东西的时候,也不住变了脸色。

    两米多的高壮体形,完全脱去人类形态,连五官都已经异化,鳄鱼似的粗糙皮肤裹满全,瘢痕疙瘩触目惊心,青灰的鳞甲寒森森地覆盖了手脚,指甲尖利,锋锐坚硬得像钢爪,百分百的爆击力,架住段洛挥过去的半刃巨剑一个抡臂,直接把人砸了出去。

    段洛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晃晃头,冲过去又是一剑,嚣张的气焰一点不减:“靠靠!就是哥斯拉老子也灭了你!”

    “别他妈废话了!”乔白凌空一脚踢中怪物的后肩,贴着墙俐落地闪了下

    段洛边动手边咆哮:“不废话干嘛!老子很火大!”说着手里厚重的半刃巨剑一下砍到那异变体的肩上,双手握着剑柄狠力压了压,却丝毫切不进,就像砍在了金属盔甲上一般,叫人无可奈何。

    “!不死之啊!砍都砍不死!”段洛怒不可遏,单手抡剑再次冲了过去,却被对方一爪子掀到了地上。

    肖斯诺看形,再等不下去,双手一挥刀就合攻而上。

    “肖宝!”段洛一见人就激动了,举着剑当刀砍了几下,趁机退后狂喘了几口气。

    肖斯诺出刀的速度惊人,瞬息间,几个连斩疾挥而下,但都和段洛砍上去的效果差不多,异变出来的生命体自防御高得可怕,几乎就是无所顾忌,两只兽爪锋利如刃,以致命的方式不断攻击人类最脆弱的喉咙。

    乔白一刀架住那怪物抓过来的钢爪,反两脚就蹬了过去,吃力地喘了喘,说:“不行,这样下去我们会被他拖死。”

    “找不出弱点就干不掉他。”肖斯诺又挥了几刀,几乎在对方体各处都试探了遍,但结果叫人失望,毫无破绽。

    段洛神扭曲:“戴辛格那个老处男!狗的公平公义!给把刀就让我们来砍怪!”

    闪纵间突然被抓了一爪子,肩膀上的伤口立刻就翻出了白花花的血,嗷地一声,段袖毛龇牙咧嘴,差点一头撞上墙:“为什么King不来打哥斯拉?!”

    “闭嘴!”肖斯诺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先去找出口!”

    他刚才就发现了,这里已经是通道的尽头,四壁冻了厚厚的坚冰,根本看不出哪里有门的痕迹,但这里既然被称之为A段,就肯定存在进入B段的出口,异变者不好对付,如果等干掉他再寻出口,30分钟后,温度骤降几百度,那就必死无疑了。

    他,不想死在这里。

    乔白一把军刀在手里转得化成一道影,目标直接瞄准了怪物的双目:“也许不需要彻底解决他。没有火器,单用刀没用。时间不多了。”

    段洛闻言,想了想,虽然不甘心,但也知道乔白说的没错,这种东西没有那么好灭,手捂了捂伤口,拎起剑一砸冰墙:“!老子也不想冻死在这。”

    说着,猛地又朝乔白和肖斯诺两人嚎了一嗓子:“你们夫夫给老子撑住了啊!”

    段洛心烦燥地开始在墙壁各处乱摸狂敲,却忽然看见安瑟靠在入口处,撑着墙一口一口地狂喘,脸色虚得发白。

    这当口,哪有功夫管他,段洛瞥了两眼,又忍不住冲过去,一把将人拎了起来,脸色难看地说:“搞什么飞机?老子受伤也没到你这副孬样。”

    安瑟动了动没血色的唇,喘息着说了句:“……有办法可以干掉那个异变**。”

    段洛惊讶地看他一眼,脱口就问:“怎么干?”

    安瑟说:“他的基因密码被调整过,皮肤硬化为金属质应该是受了辐……”

    段洛听了两句就不耐烦了:“技术流的就不用说了,怎么搞掉他?”

    安瑟顿了顿,细致的喉结滚动了下:“……不管他的表皮异变成怎么坚厚的盔甲,只要还是个**,他的内部就还是和人类一样的脆弱和柔软。从突破口直接撕毁致命的要害。”

    “突破口?”段洛回头瞄了眼那死老怪,咬咬牙,只觉得肩膀更痛了,对安瑟说,“直说直说。老子恨不得打爆他的头。”

    “不是头。”安瑟眼光也投了过去,抬起手指比了比自己的咽喉,“口腔,从口腔里直接扎穿他的喉咙。”

    段洛一愣,立即懊悔地抓毛。妈的,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就应该对着他嘴砍!

    段洛扛了自己的大家伙就准备冲过去,被安瑟一把拉住:“段哥。”

    段洛看看他,忽然挑着声哦了声,恍然大悟似的,笑嘻嘻地凑过去,抓住对方的头发就狠狠吻了一口,暧昧不清地说了句:“哈哈,宝贝儿,等出去了请你吃大餐啊。”

    安瑟脸一下袖了,扭过头喘了喘,然后抽出插/在腰间特制三棱军刺递给段洛:“拿这个。一击毙命,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段洛拿过军刺在手里掂了掂,眼珠子转转,笑了声:“这个乔在行。”

    说着,转就冲了过去,但也没忘朝安瑟挥挥手:“找出口,宝贝儿。”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