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蚀骨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暗袖色的圆形拱窗半开着,落地窗帘微微一动,不带一丝的声息的,像个幽魅一般,人影倒挂着从窗上翻了进来。

    千道忍看了来人一眼,冷峻的脸色丝毫没变,转拾起地上的鬼斩刀,拿过拭刀布慢慢擦了起来。

    一如既往的冷傲,连握刀的姿势都没变化——单调无趣。

    “呵,还是这么闷。”卫斯靠在窗边,淡淡斜了下眼睛,手指抹了抹暗袖的唇意味不明地笑了声。

    千道忍稳稳执着长刀,眼睛都没抬,手指慢条斯理地拭着刀刃,没什么感地沉声说了句:“蝴蝶,不要挑衅我。”

    卫斯轻漫地笑了声,走过去,探凑到男人耳边,盯住千道忍的眼睛极慢地吐字:“Boss叫你来,可不是为了让你搞他看上的人?”

    擦刀的动作顿了下,冷硬得不透一点感的眼睛抬起来,看了眼卫斯,凌厉的唇线挑了下:“你的Boss,不是我的。”

    卫斯盯着他看了半响,眼尾的蝴蝶折过细微的妖丽冷光,不怒反笑:“怎么?你还想跟Bloody抢人?”

    千道忍收刀,摆上刀架的正宗刀在眼底一掠,冷光折上唇角:“肖斯诺拒绝加入。”

    “!你拒绝还是他拒绝?!”卫斯怪笑两声,眼光怨毒地瞪着千道忍,突然一把扯住男人衣襟,歇斯底里地叫起来,“他是D?!他是D?!你他妈脑子有病!这种话也信!”

    “你果然听到了。”千道忍平板的说了句。

    “哈,做的兴奋了是不是?连警觉也没了?”卫斯冷笑。

    千道忍沉默了下:“他是D夜,没错。”

    卫斯盯住他,慢慢眯起眼睛,声音发沉:“舐犊深也该有个度?你这算什么?”

    “这是我的事。”千道忍冷冷绷起了唇线。

    卫斯直在那的背影似乎扭曲了下,侧着脸,窗外的白光打在他轮廓细致的面孔上,淡紫的蝴蝶花印纹在眼尾,宛然有种融化的错觉。

    “千道忍,你这是什么意思?”卫斯扬起下巴,微微一挑唇,那话却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

    “字面上的意思。”对方面色依旧如玄冰雕砌成的一般冷肃。

    “你!”卫斯瞪着他,手指紧紧一捏,声音都变了调,深深呼吸了两次,冷静下来,“你出现在这,就是为了D?”

    千道忍静静摸着自己的刀,眼底折着锋锐的光:“我为什么而活,你知道。”

    “……好。真好。”卫斯大笑了两声,点头,冷冷讥讽道,“柳生门人,你真骄傲啊。可是你别忘了,你还欠我条命。”

    千道忍转过眼睛,看着卫斯,忽然挑了下唇角,凉薄冷酷,绝不带笑意味:“不欠了。五年前就不欠了。”

    ……五年前。

    三个字掠过脑海,卫斯脸上表瞬间僵了,笑也不笑了,站在那里,只是瞪着千道忍。

    五年前,他回归Bloody。

    五年前,鬼斩站在他和米兰·Z的前,拿正宗刀指着他说,我,千道忍永远消失。

    “如果不是D夜出事,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的。”千道忍冰冷地吐出一句。

    卫斯手上一紧,狠狠拽着对方的衣襟,一字一顿地吐声:“你是我的男人。”

    千道忍看着他,把卫斯的手指从军装上一点一点捏开:“狗当一次就好了。”

    “千、道、忍!”卫斯再难冷静,眯起眼睛,抓住男人的头发往下一拉,凶狠地吻了上去。

    唇角一下就咬出了血,浓腥的滋味漫上舌根,可谁都尝不出味道。

    千道忍眉宇间冷了冷,强势地捏开卫斯的手,把人用力一推,卫斯受伤的左膝重重一撞办公桌,腿一软,整个人就半跪地撑在了桌角上。

    千道忍直着腰板站在那里,周散着刀一样的寒气,慢慢抬起手,指尖一抹唇角,眼光郁地看了看卫斯,不发一言地转出门。

    “千道忍!”卫斯喘着气地冲他咆哮,眼神狠杀不已。

    男人头也没回,军靴踏到门边的时候才顿了下:“告诉米兰·Z,肖斯诺死在这里的话,交易作废。”

    门毫不留地被摔上。

    卫斯伏在那里,怔了半响,忽然慢慢笑出了声,窗外的白光掠了掠,眼尾的暗紫色蝴蝶抖了下,翩然飞的感觉:“哈哈哈……”

    ……原来,驯服的狗,放跑一次,还是会变心的。

    ——更新——

    ****

    肖斯诺一出门就碰到了戴辛格。

    戴辛格拎把枪,敞着军装斜靠走廊圆柱,一脚蹬在白石栏杆上,咬着根烟正在掏打火机,一眼瞥见肖斯诺出来,手指一夹香烟,随手塞进了上衣口袋,迈着狐步笑眯眯地走过来:“Hey,boy,这么快就完事了?”

    肖斯诺脸色白得透明,脚步都有些虚浮,听见戴辛格明显话里有话的一句,握在手里的武士刀不自觉紧了一紧,抿抿雪白无色的唇,眼睫一低,没说话。

    戴辛格眼光在他上转了转,摸摸下巴,挑了眼肖斯诺手上的刀,啧了声,笑得颇为意味深长:“不差嘛,竟然还捞了样好东西。”

    肖斯诺直的背脊僵了下,手指捏得发抖,目光死死盯住脚尖,良久,才抬起头,面无表吐出一句:“长官,可以回去了。”

    “哦哦。”戴辛格变态兮兮地笑了两声,瞥瞥肖斯诺,把枪往肩上一扛,“走吧走吧,老子也忙得很。”

    肖斯诺咬咬牙,忍了下/叫人难堪得不适,脚步如常地跨了出去。

    但还未走几步,浑冷汗就渗了出来,连膝盖都忍不住发抖,上楼的时候,脚下一软,差点跪下去。

    戴辛格用枪托在他背上用力顶了下,笑起来:“喂,我说小子,不至于吧?看着难耐,就这点本事?”

    “滚!”肖斯诺漂亮的脸孔一下扭曲,半靠墙上,拎着的刀突然反手恶狠狠地挥了过去。

    戴辛格枪杆一竖,架住他的刀,抬腿就是一脚蹬过去,看着肖斯诺滚了几级台阶趴在那里不动了,走过去,用枪顶了顶他的头,居高临下地看下来:“给奴隶们武器,可不是叫他们来造反的。小子,安分点,不要以为让鬼斩上了一次,就有资格朝我们挥刀。”

    肖斯诺趴着静静喘了几口气,手一撑地,默不作声地爬起来。

    戴辛格看着他,扯起唇笑:“小绵羊,嘴巴厉害是没用的,拿点实质的出来。就算爬的是鬼斩的,他也罩不住你。这里,主才是真理。”阳怪气地笑了两声,踢了踢军靴,催促道,“快走。下午的预备赛可不会因为这点破事就给你假,那是娘们才有的待遇。”

    肖斯诺没作声,低下头看了看还脱臼着的左手腕,深吸口气,尽量忽视掉浑的剧痛,拖着步子继续走。

    回到囚犯们休憩的集体宿舍,戴辛格跟门外守卫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肖斯诺进门,发现里面竟然安静得出奇,想了想,才记起来早饭后狱警就押着一众人挑武器去了。

    刀往上一扔,几乎瞬间,肖斯诺靠着墙就滑了下去,瘫在地上一阵恍惚,愣愣盯着高窗外看了很久,光线刺进眼睛,一片白花花的耀光。

    角落的影里,飞着细末似的灰尘,在眼睫上抖着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恍惚中,仿佛沾了一黏腻的污秽,叫人颤栗不止。

    ……觉得痛,这很好。

    ……你该记住,这种事永远不该习惯,即使处弱势。

    ……被人侵犯,就是种耻辱。

    ……就是种耻辱……就是种耻辱……就是种耻辱……

    肖斯诺脑中隆隆的像有机械在碾绞神经,突然一惊,如梦初醒般,猛地弹站了起来,捞过上的刀就冲进了浴室。

    耻辱,就该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有一天,全部讨回来。

    ****

    “肖宝宝,来来,看看哥哥淘来的宝。”段大少扛着把厚重的半刃巨剑大剌剌地跨进门,嘴角笑得都咧到了一边,显然是得意至极。

    乔白一进门,看到肖斯诺窝在被子里动也不动,直觉有些不对劲,旁边段大少欠抽兮兮地要扑上去,被他一脚蹬开了。

    同室的囚犯们也陆陆续续进了门,一眼瞧见段洛肩上扛着的那把极威武极彪悍的半刃巨剑,几乎没人能淡定的,全都投以敬佩万分的目光,拳头撞撞段大少的肩膀,憋着笑说:“段哥,您真生猛!”

    段洛轻轻巧巧地一挑眉毛,单手挥了挥足有一人高的厚重巨剑,呼呼的风声扫过人脸,硬是把一干人惊得退了三步,巨剑一撑地,段大少摸摸下巴笑起来:“就你们这些能耐,都不够老子砍的。”

    一帮囚犯立马作鸟兽散,拎起毛巾撒丫子就往浴室奔,到了门口,有人回过头,冲着段洛挤挤眉弄弄眼,不怕死地来了句:“段哥,您全包了,是得卖点力啊!”

    “滚你丫的!”段大少挥挥拳头,朝着对方蹬了一脚,“小心老子把你老二切下来!”

    咂了咂嘴回头,眼见肖斯诺还趴着没动静,眼珠子猾地动了动,趁着乔白不注意,一个狼扑扑过去:“嗷,肖美人……”

    才嚎了半嗓子,后半句话就硬生生卡喉咙里了,寒光湛湛的细长刀刃一下从被子里刺出来,差点把他喉咙扎个对穿。

    段洛僵硬地仰了仰脖子,两条手臂撑在上不敢动,乔白在旁冷眼看着,直到段大少脸上淌了滴冷汗下来,才抬起长腿蹬了一脚过去,直接把人踹得贴到了墙上。

    段洛揉了揉被蹬得发闷的口,咳了两声,扭头一看,竟然发现肖美人还躺得不省人事似的。

    莫名其妙地摸摸鼻子,段洛纳闷道:“怎么回事?”

    乔白耸肩:“睡着了。”

    “靠!睡着了还拿刀扎人!什么破小孩?!”段大少不淡定了,弹起来就想蹬人。

    脚还没到,被子却突然一掀,肖斯诺翻一滚,单手撑了下,半跪着刀柄在手里转了方向,双手握刀,一招俐落的横斩朝着段洛毫不含糊地挥了过来。

    “停!!”段洛惊得忙大喊,背上冷汗涔涔就下来了。

    乔白卷了条被子,眼疾手快地一下罩过去,顺势一蹬段洛,一把将人拖下

    “!”段洛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满口\爆粗,神都扭曲了。

    肖斯诺几刀就碎了被子,反手将刀一插,单膝跪在那里直喘气,慢慢抬起头,眼神迷离了会儿,眯了眯眼睛,才有种薄雾退散的清明,但那脸色,极冷极淡,精致的轮廓里透出的是坚冰雕砌出的冷漠。

    乔白一怔,眼光闪了闪,蹬了脚段洛,段洛莫名其妙地看了眼,也立马闭了嘴。

    谁都察觉出了少年上某种质的变化。

    从冷淡嚣张一下转成了一种冷漠残忍,连神经末端都绷紧了的感觉。

    段洛探过,笑嘻嘻地说了句:“肖宝宝,你好吓人哦。”

    乔白忽然走上前,一步挡住了段洛的视线,拿过旁边的被子裹在了肖斯诺的上,若无其事地笑了下:“累了就再休息下吧。你的战前恐惧症也不轻啊。”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