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小心走火(上)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作者有话要说:
鬼斩大人就是伪忠犬,真鬼畜啊~~~泪

    今天二更啊~~~霸王的太不厚道了啊~~~吼

    ————

    抓虫
  嚣张有嚣张的理由,进退得当才是真本事。

    王战的用意,是需要观摩的囚徒们自己揣摩理解的,无法明晓其中奥义,就等于自弃命。

    但是。

    肖斯诺一句“绝对的公平和公正”破坏了规矩。

    自找麻烦,向来不是他会干的事。

    挑明王战里暗透的规则,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赛中不会出现不懂规矩的半路杀出,异想天开的想干掉他,有人犯规是好事,但太多人犯规,就会妨碍整个赛事的推进速度。

    以小麻烦避免大麻烦,这是最浅显的原因。

    那么深层次的呢?

    惹眼。

    监狱里,隐忍或许是个好的生存之法,但在七营,锋芒毕露才是王道。

    锋芒毕露,证明你有足够求存的自信。

    七营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和潜规则,但有一条是肯定的,强,强到不败,这就是求活的出路。

    就像巴曼德说的,活着出去,才是真正的规矩。活不下去,什么都是空的。

    那要怎么活?

    强。然后是,王的庇护——王战后,几乎每个人都嗅到了这种绝对称不上正常的气息。

    隔绝外界一切联系后,这里就开始形成一种以King为中心,狱警重重围拢上去的怪圈——King座,绝不是为了米兰·Z而设的,但米兰·Z掌控下的King座,却仿佛是一个真正的Bloody金字塔,从高处俯瞰,处暴力机器的中心,掌握着绝对权力,这种权力,赤/得没有任何遮掩,却牢牢掌控了每一个徘徊在金字塔周围的奴隶们的命。

    奴隶们的出路,就是选择死忠。暴力反抗,得到的只有血腥镇压。

    但是,当奴隶的感觉很不美妙。

    所以,肖斯诺拒绝继续沉默。

    沉默的结局,也许就是随着底层人流一起消失。

    人可以骄傲,但不必清高,攀爬求存甚至反抗的时候要懂得技巧的抓住生机。

    依附强者,变成强者,毁灭强者,这是肖斯诺一贯险中求胜的生存之道。

    王在高处,那他就要爬上顶峰——一招将军,可以叫一切规则改写。

    所以,他需要适时的惹眼,惹米兰·Z的眼,其次是——千道忍。

    他要见千道忍一面。

    不出所料,戴辛格离开后没多久,巴曼德就来找他了:看守长传人。

    “……王有能力喜公平,竖立公正,在雅各中施行公平和公义。嗯?”巴曼德咬着雪茄,扭头冲肖斯诺吐了口烟笑,“小绵羊,这话什么时候成老子信条了?”

    肖斯诺被喷过来的烟圈呛了两口,瞥他一眼,很淡定地说:“猜得。基督徒都信奉《圣经》。”

    巴曼德咂咂嘴,夹着烟手指挑了挑口挂着的银制十字架,嘿地一声笑:“你倒真敢猜?老子一个伪基督徒,连半句耶和华说的话都记不住,你还敢跟屠夫那狗家伙扯这玩意儿?”

    肖斯诺唇角一挑:“戴长官可是个虔诚的信奉者。”

    巴曼德咬着烟,眯了眯眼睛笑:“小子,你运气总这么好吗?戴辛格都敢糊弄?”

    “还好。主说了,信他者得永生。”肖斯诺微微一笑。

    “好了好了,别在老子跟前扯淡!”巴曼德仰头吐了口烟圈,弹了弹指尖的烟,手朝前示意了下,“喏,也不是第一次来,自己过去吧。鬼斩的地儿,真不是老子去的,气压低得都叫人心悸。”

    肖斯诺点点头,没说什么,径直朝千道忍的办公室走去。

    “小绵羊!”巴曼德在背后忽然又冲他喊了声。

    肖斯诺转过头。

    巴曼德扛着枪扬扬下巴,笑道:“老子祝你首战告捷!”

    肖斯诺愣了下,顿了顿,也是一笑:“多谢。”

    ****

    推开门,千道忍已经等在里面。

    侧对着窗,一军装的男人靠在办公椅上,面容冷峻,单手支着下颌似在沉思着什么,桌上摊了几份文件,全是开封的,显然都已经过了目。

    见肖斯诺进来,男人转过眼睛,淡淡点了下头,把搭在腿上的文件往桌上一扔:“来了。”

    肖斯诺笑笑:“师兄,你动作很快嘛。”

    “你难得弄这么大动静。”一挑下巴朝沙发处示意了下,“坐。”

    肖斯诺也不客气,找了个地方就往那一靠,习惯地一支下颌,歪着头两条长腿交叠地伸了出去。

    千道忍看了眼,也没什么表示:“找我?”

    肖斯诺淡淡动了下眉毛,笑:“师兄你还是这么善解人意。”

    千道忍手指搭在扶手上轻叩了叩,沉吟了下:“什么事?”

    “我的刀。”肖斯诺挑起下巴,淡淡吐出一句。

    “是谁说可以随意丢弃的?”千道忍脸色一丝不动。

    肖斯诺顿觉无趣地撇撇嘴:“师兄,你活得这么一本正经,不累吗?”

    “作为一个人,就该有原则。”千道忍冷硬地说。

    肖斯诺淡淡哼笑了声:“我也有原则。活着,就是我的原则。”

    “D已经死了。”千道忍忽然眼神一锐。

    肖斯诺脸色沉了下,唇边微冷,盯着他半响没说话。

    “不承认?”千道忍手一撑,从办公椅上慢慢站起,“你早就不是D了。无法正视这个问题,你想怎么活下去?”

    肖斯诺一抿唇,蓦然冷笑:“我就是D,我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死了?”

    “你是肖斯诺。”千道忍不容置疑地扔出一句。

    “可笑。”肖斯诺别开脸,顿了顿,唇角冷峭地一勾,“现在,肖斯诺就是D,D就是肖斯诺,有区别吗?”

    “你需要正视肖斯诺的份。”千道忍拿过桌上几份文件直接扔到了他面前的茶几上。

    肖斯诺微微一皱眉,抬眼看了看千道忍,随手拿过一份文件,翻开扫了两眼,沉默了下,又拿过另几份文件一一看了个遍。

    不是肖斯诺的资料,而是肖臣的黑色案底,几百亿几百亿美金的大手笔军火走私买卖,甚至还有一批新式军工武器的研发蓝图。

    肖斯诺想了想,挑了眼千道忍,扬扬手里的文件,微微一笑:“师兄,你对我表现得是不是太关注了些?”

    千道忍冷着脸,连眼神都没动一下。

    “哪来的?我可不信你随便翻翻就翻到了。”肖斯诺说。

    “这你不用管。”千道忍冷硬地来了句,顿了下,回过头说,“这副本,只有肖臣接手的那部分。”

    “看出来了,但整死肖臣也够分量了。”肖斯诺笑得漫不经心,把文件往茶几上一甩,“说说,你给我看这玩意儿是什么意思?”

    “C国上层咬这案子咬得很紧,肖臣死了,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了,但实质的追查一直没松过,原因就是这些文件不完整。”千道忍没什么感地掠了眼案几上被扔得散作一摊的纸页。

    肖斯诺闻言也不意外,淡淡笑了下:“这我清楚,我进这里之前已经被提审过了。”

    千道忍说:“那你该知道有两拨人要这东西:C国政府和肖臣背后的那只手。”

    肖斯诺无所谓地一笑:“那又怎么样?以为我有吗?”

    “原来的肖斯诺有。”千道忍声音平板。

    “那也是原来,我是借尸还魂,没有死人的记忆。”肖斯诺讥诮地睨他一眼。

    “所以更麻烦。”千道忍淡淡掠他一眼,不带绪地说,“你活着就是个麻烦。”

    肖斯诺笑了:“师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叫我再死一次,然后等你给我找个像模像样,又没麻烦的体吗?”

    千道忍沉默了下,盯住肖斯诺的脸,良久极为正色地说了句:“这张脸不好看,我会安排人替你换张脸。”

    肖斯诺一听,立马黑脸,站起来就准备走人:“把刀给我。我的命就不劳你担心了。”

    千道忍手指搭着桌角,微微眯了下眼睛,冷峻凌厉的气息一下从眉端透出:“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虽然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D,但这张脸,我还不习惯。”

    肖斯诺脸色更,唇线一抿,眉眼间迸出的气势亦是俐落锋锐。

    一时间,气氛立即剑拔弩张起来。

    肖斯诺挑起下巴,掀唇冷笑:“看不惯?把头割下来要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