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福音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当初肖斯诺三人挑战千道忍,对方撂下了话:不断手脚,预备赛上武器。

    说起来,那场比试算是输了,最后一招,肖斯诺被正宗刀抵上了脖子,要不是他先前叫了声“师兄”,千道忍是绝不可能手软的。

    比试输了,所谓的福利自然无人敢提,鬼斩手里的刀,没那么多人有那自信扛得住。

    所以,一众囚犯都很忧郁。

    大早上,一帮人在饭堂用饭,几名狱警忽然提着枪蹬蹬地冲了进来,军靴踢踏地面的声音压得人心里一沉,几乎立刻,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神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

    领头的狱警用枪托撞撞桌面,眼光毒辣地在一众人脸上慢慢扫过,然后点点头,蓦然爆了两声大笑,抬手挥了挥,说:“紧张什么?吃饭,都吃饭。”

    板寸头,左耳闪着两颗紫钻耳钉,一军装挂在上,铜质衣扣从来也不见扣整齐过,迈着狐步的男人上透出的却是荒原野狼一般的气息——“屠夫”戴辛格,只要进七营,就没不认识他的。

    恶名在外,谈之色变。

    戴辛格是个实实在在的变态,专门喜欢虐杀不听话的囚犯,甚至有传言说,他曾经当了一个区人的面,把一名夺枪造反的囚犯剐了一千刀,直接将个活生生的人片成了具骨架。

    囚犯们脸色各异,被恶魔盯着用饭的感觉,简直就是食不下咽的难受,背脊都森森发寒。

    “人都来了是不是?有没有抱病需要请个假的啊?”戴辛格慢慢踱着步,满面笑容地从中间走道巡视而过,抑扬顿挫的声音甚至称得上风和煦,“来来,不要拘束嘛,这里实行的可是最人化的管理,给予你们的都是最好的待遇。”

    天方夜谭的笑话,在那人嘴里,却跟真的一样,说不出的讽刺。

    可是,谁敢笑?谁敢斜个眼神?

    没有。谁都不敢。

    于是,戴辛格继续用诡异的眼神关怀过每一个人,笑盈盈地发话:“勇士们,即刻上战场的感觉如何?血沸腾?血脉贲张?忍不住想踢爆谁的脑袋,比如我?哈哈哈……”兀自爆了阵大笑,手指按按眉角,继续他的变态演说,“当然了,你们有这自信的话,我是由衷的欣慰和高兴啊……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你们的血筑成新的长城!”

    戴辛格兴致高昂地吼了两嗓子,随手拍了拍一个犯人的肩,俯轻声说了句:“最危险的时候到了,该吼就吼吧。”

    底下一帮囚犯鸦雀无声的,连手里舀汤的勺子也停住了。

    戴辛格野狼似的眼光四处瞄了瞄,一脚踩上凳子,手里的枪竖起来,枪托在桌面上重重一震:“好了,既然大家都没表态的意愿,那就说说正事吧。我来呢是为各位送声好运,顺便给没经验的菜鸟们讲一下规矩,没有文化,会让长官很烦恼。”末了,却又恻恻地加了句,“当然,我个人是非常乐意见到你们犯规的,因为我很想很想很想招待你们嘛。哈哈哈……”

    坐他旁边的犯人被他意义深浓的笑搞得一阵发虚,脸色都青了,僵硬着手指把凑到嘴边的那口饭硬吞了下去。

    戴辛格笑眯眯地看了眼,赞许地在他后脑上来了下,抬头扫视,继续发话:“各位,王战你们也都看过了,那真是太太太血腥惨烈暴力了。不过你们放心,不是所有人都有这运气参加这种S级别的战役的,你们,只需要活着从A\B级战场出来就算合格,S级的战斗,那是需要King的择优选拔的。明白的?”

    众人用个勉强称的上淡定的眼神回应了下。

    “哈,不错。”戴辛格满意地摸摸下巴,搭着手指敲了敲枪管,慢慢说道,“不过呢,你们的战斗等级直接决定了你们后在Death Match里的地位。那真是森严又华丽的世界啊。”

    那话一出,一众囚犯的脸色终于有了点变化,彼此心里都打起了各色主意。

    戴辛格踩着凳子一笑,眼光很是耐人寻味:“嗯,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看守长大人考虑到这次预备赛的特殊况,准许上武器。”

    “武器”两字轻飘飘吐出口,野兽们的眼睛顿时一亮,耳朵立马竖了起来——上武器PK,求存率直接上升50点,如果是火器,近格斗加远程枪械,KO率基本是90%以上。

    囚犯们的算盘打的很好。

    但是。

    戴辛格咂咂嘴,手指抬了下,笑眯眯地说道:“火器不在选择范围内,只提供冷兵器。纪律,需要铁血和暴力的镇压,围剿成功的前提是造反的没有威胁的武器。”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句:“长官,那犯规的底线在哪里?”

    “犯规的底线?”戴辛格眯着眼睛挑了那名犯人一眼,笑得如沐风,“很好,值得表扬,这真是一个意义深远的问题,维系了你们每一个人的命,从事物普遍发展和联系的角度来看……”

    众人又忍受了戴长官一番孜孜不倦的“教诲”,才听到一句有价值的话:“……规矩,就在于……王战。”

    规矩就在于王战。

    王战……杀杀杀。

    那就是规矩?

    一帮囚犯突然惊悚了,他们似乎没有领会到王战的真谛。

    一片死亡似的寂静。

    “长官,规矩是绝对的公平和公正,是吗?”少年淡漠的嗓音忽然响起,轻飘飘掠过每个人的耳朵。

    众人都是一惊。公平和公正,更深的含义是……

    肖斯诺淡淡笑了下,很随地站起,盯着戴辛格进一步地问道:“……止同伴相杀相斗,止在对方赤手空拳的况下动用武器,这就是绝对的公平和公正,是吗?”

    这么突兀高调的举止,实在很不合肖斯诺的子,坐在旁边的乔白惊异地看他一眼,段洛见状,嘿嘿笑了两声,朝乔白挤眉弄眼,戏谑地小声说了句:“担心什么,肖美人的心眼坏着呢。”

    ——更新———

    戴辛格眯起眼睛,盯着肖斯诺深看两眼,一掀唇笑起来,轻轻勾了下手指头叫道:“出列。”

    肖斯诺无所谓地笑笑,走上前。

    “嗯……”戴辛格玩味地翘起嘴角,脚踩在凳子上抖了抖腿,看着肖斯诺说,“聪明的小绵羊。不过,没人提醒你,长官们最不喜欢的就是自作聪明的家伙吗?”

    肖斯诺眼角余光一瞄,耳边风声忽紧,戴辛格的枪托直接照头砸了上来。

    电光火石间,也不迟疑,体向后一仰,抬手就抓上了对方的枪托,但就是同时间,后传来一片齐刷刷的子弹上膛声音。

    戴辛格朝肖斯诺挑挑下巴,笑得一脸变态:“再动根手指看看?”

    肖斯诺无可奈何地撇撇嘴,极识趣地松了手,忽然又一笑,对戴辛格说:“你们作主人的,要公公正正地待仆人,不要威吓他们。*1”

    戴辛格听得一愣。

    “他们和你们在天上同有一位主,他并不偏待人。*2”少年淡淡动了下眉,掀唇又加了句。

    底下一众囚犯听得是又迷惑又惊悚,虽然早知道这小子有能耐,不好惹,但在屠夫面前还能这么嚣张,这气焰可真不是盖的。

    戴辛格盯着肖斯诺看了好一会儿,手里的枪突然往桌上一砸,回头朝肖斯诺点点头:“不偏待人的主?昂?”一挥手叫狱警收了枪,走过来重重一拍肖斯诺的肩,笑起来,“小子,你有种!不过你说对了。主是信实的,是公义的,信者得永生。*3”

    “那是当然。”肖斯诺亦笑,眼睛折着冷淡精致的锐光,“王有能力喜公平,竖立公正,在雅各中施行公平和公义。*4”顿了下,朝戴辛格淡淡一勾唇,“巴曼德长官的信条。”

    戴辛格危险地眯了眯眼睛,顿了下终于乐了,猛地爆出一阵大笑:“哈哈,小子,你真是前途无量啊!”

    前途无量。袖头发的巴曼德也这么说过。

    肖斯诺挑下了唇,抬起眼睛:“多谢长官吉言了。”

    戴辛格又看他一眼,眼神微妙,很是玩味地笑了下,用拳头撞了撞他的肩:“小绵羊,我记住你了。”然后扬扬下巴,示意肖斯诺可以回去了,眼睛扫了扫底下一帮人,抹抹唇一笑,把枪往肩上一扛,蹬着军靴一脚踹开边的凳子,直接往最前方走去,后面两名狱警立马提枪紧步跟上去。

    肖斯诺回到座位,还没等坐下,段袖毛就凑上来冲他竖了下拇指,咧着嘴笑得那叫一个诈狡猾,意味深长地说:“肖宝宝,你这风头出得可真是居心不良,动机不纯啊。”

    肖斯诺一脚把人蹬开,拽得都没鸟他。

    段洛翘起长腿,习惯地摸下巴,然后突然阳怪气地来了句:“王有能力喜公平,竖立公正,在雅各中施行公平和公义……哈哈哈……”段洛桀桀怪笑一阵,戏谑道,“肖宝宝,你这是在对米兰·Z表白吗?”

    肖斯诺眯了下漂亮的桃花眼,盯着段洛冷光湛湛,轻哼了声,没说话。

    乔白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

    段洛撞撞乔白,调侃十足地说:“我说白少,你家小美人要另投明主了,你给点反应好吧?”

    乔白漠然地笑了笑:“那就一块儿投。”

    “啊?”段洛惊了。

    乔白挑了眼前方,眼神有淡淡讥讽,冷静道:“明示暗示都在那了,还有更好的出路吗?信者得永生,你说信的是谁?”

    段洛抹了下唇,痞痞笑道:“战斗等级决定后在Death Match里的地位,要上S级战场就需要王的支持,如果不死忠King座,那还真是悲惨非常的命运啊。”

    乔白笑笑:“King就是绝对规则。成为King可以超越规则。”

    段洛不屑地切了声:“这么NB,进这来干什么?”说着,却扭过头对肖斯诺一脸笑,“肖宝宝,王召见的时候,别忘了哥哥啊。”

    肖斯诺看他一眼,冷笑:“你也要去表白?”

    段洛眉毛一挑,气势嚣张,出口的话却极不要脸:“老子那是去陪!”

    乔白忽然在旁不冷不地来了句:“你再说得大声点。”

    段洛眼光一转,直接瞄到戴辛格扛着枪,迈着曼妙非常的狐步朝这里悠悠踱过来。

    段洛头皮都紧了下。他和戴辛格算得上老熟人了,一个原二区犯人的头儿,一个原二区看守的头儿,就戴长官那点变态破事,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哟,阿洛,准备去陪谁的啊?”戴辛格走过来,一脸诡笑地拍拍他。

    “哈哈,戴长官,好久不见啊。”段洛熟络地打了声招呼。

    戴辛格啧了声,皮笑不笑地继续拍段洛的肩:“哪里?我可天天都见你在眼前晃啊晃的。”眼光一转,瞟瞟肖斯诺和乔白,又笑起来,“怎么?龙老大被灭了,你就跑路,我这么不受人待见?”

    段洛哈哈干笑两声,很无耻地抬脚蹬了下乔白,瞄瞄他,对戴辛格解释:“我和乔本来就是一块儿进来的嘛,乔他不来二区,我也不能抛弃他啊。”

    戴辛格意味深长地哦了两声,用枪撞了撞桌面,笑得极暧昧:“这么说你是要抛弃我了?”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

    你要抛弃我了……

    你要抛弃我了……

    你要抛弃我了……

    这么暧昧生动惹人遐想的话,从变态戴长官的嘴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

    一帮犯人投过来的目光立刻微妙起来,尤其是原二区的,那真是——

    太了。段大少心里极为鄙夷地唾弃一声。

    “戴长官这玩笑可不能开,这实在是太有损您英明神武睿智的形象了。”段洛用嚣张的眉眼说着谄媚的话,表显得分外扭曲。

    但扭曲,就是变态乐见的。

    于是,戴辛格心一好,来了句:“阿洛啊,大哥关照关照你,把你们几个熟人来个串烧吧。”

    串烧?!

    什么叫串烧?!段洛忧郁地瞟了眼乔白和肖斯诺,对面两人直接哼了声,无视。

    戴辛格挥挥手,叫来狱警,狱警递上手里的花名册。

    长官随意翻了翻,忽然一笑,对手下指示道:“……肖斯诺,乔白,段洛……嗯,再加个安瑟,这几个成一组。”

    对面的狱警迟疑了下,侧头看了看段洛几人,对戴辛格直言:“原则上是八个人一组。”

    戴辛格摸摸下巴,居高临下地睨了眼段洛,冲他笑道:“阿洛,你那体力一夜御数女都没事,一抵两,成吧?”

    段洛表僵硬。

    八个人直接被砍了一半,就算其他几个都菜鸟,那也有当盾的价值。

    乔白漠然地看了看他,肖斯诺也瞥他一眼冷笑不止,段大少那个闷憋屈,顺了两口气,眉毛一扬,一拍脯一脸豁出去地冲口道:“老子全包了!”

    戴辛格阳怪气地哦了两声,回头对手下泰然道:“看吧,成。公平又公义。”

    拍拍段洛的肩,哈地笑了声,走过肖斯诺边时,又顿了下脚步,嘴角噙笑地说了句:“主的关照,有时候也是一种试炼。这句话,巴曼德说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