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K王之王(上)

    TxT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出门时,千道忍冷冷掷下一句:“活着出去。”

    肖斯诺微微勾了下唇,笑的时候,眼睛是习惯地眯起,眼尾线条流丽挑起,是种傲气的神,背着极洒脱地挥挥手:“我尽量了,长官。”

    拉开门,狱警已经等在门口,面无表地说了声:“时间到了,走吧。”

    肖斯诺想了想,确实,今天是“预备赛”开赛第一场。

    哈,预备赛。

    肖斯诺无声地笑了笑,扭头又看了眼千道忍的办公室,然后才跟着狱警离开。

    原本按肖斯诺的设想,七营的“预备赛”大概也就和黑市拳赛差不多,站到台上,把对手打死打残或被对手打死打残,可能有点不同的是,黑市拳赛的目的是金钱和命,而“预备赛”争抢的,除了命还是命。

    但显然,人类的想象在事实面前,永远显得贫乏了些。

    歌剧院似的恢弘大厅,走进的一刹那,让人有种乱入时空的错觉。

    星际之旅的穹庐拱顶,门上的玫瑰窗折进斑驳陆离的光彩,中央数只巨大光球悬浮在三维空间,规整的六角大厅,四面八方都设了视野极好的高台,高台上,全副武装的看守持械警备,目光来来回回地在全场逡巡扫视。

    狱警把人押到,和守卫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肖斯诺回头看看,自动开合门已经关上,眼光随意扫了两眼,处处都是全方位能成像监测系统,如果没料错,某些地方甚至还安了最新的激光武器。

    肖斯诺撇撇嘴,实在觉得很无语——这座监狱真是另类得处处叫人惊奇。

    “Snow!这边!这边!”邱禾挤在人群里,见肖斯诺来了,很兴奋冲他挥手。

    肖斯诺看了一眼,见乔白段洛都在那里,淡淡点了下头,也朝那边走过去。

    一路上略略留意了下两边,几乎都是熟面孔,显然七营三个区的人物都集聚到这里来了,眼睛漫不经意地又扫了两圈,King座和他边的首席袖人都不在场,王党们散成一堆一堆的,彼此间都有几分警惕的神色。

    还没等肖斯诺走近,邱禾一个急冲就窜到了跟前,眼光在肖斯诺脸上打了个转,笑嘻嘻地道:“Snow,新来的看守长找你?”

    “嗯。”肖斯诺淡淡应了声,直接走向乔白段洛那边。

    “啊咧!有况哇!”邱禾摸了摸自己的尖下巴,眼睛弯得有点狡诈,反就熟络地勾搭过去,“说说,说说嘛。”

    “玛门,不该你知道的最好还是闭着些嘴。”乔白淡淡开口,伸手就挡开了他。

    段洛头枕着双手靠在墙上,侧着脸笑眯眯地看着,冲邱禾一挑下巴:“小子,别惹乔生气,会很恐怖哟。”

    邱禾哼哼了声,没意思地往边上一靠,手指挑挑栗色头发:“小爷可不怕他。”

    “哈。”段洛朝乔白瞥了两眼,漫不经心地笑道,“豹子不攻击猎物的时候总是最优雅的。悠着点吧,小子。”

    邱禾扭头看了看他,忽又眉开眼笑:“你在他手里吃过亏?”

    段洛眯起嚣张的眉眼,斜飞的眼梢微微挑过去,忽地一笑,懒洋洋地道:“玛门,想老子话,没门儿。”

    邱禾不屑地切了声,眼光四处转了转,忍不住怪叫:“靠,什么鬼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星际旅游去了呢!”

    “星际旅游?”段洛唇,眯着眼睛笑道,“再过些年吧。说不定这岛就开到太空去了。”

    “擦!这想法真爆!”邱禾撇嘴,“小爷还想在地球多混两年呢。”

    肖斯诺听着两人极没营养的对话,想了想,侧过脸问乔白:“怎么回事?”

    乔白耸耸肩,眼光在大厅内淡淡扫了扫,笑道:“不清楚。基本所有人都这状态。”

    邱禾忽然凑过来,笑嘻嘻地比划道:“啊咧!本来以为会有个徒手搏狼,或者斗灰熊的啦!老早就听说监狱长恶趣味了,没想到恶心成这样,竟然在监狱弄这种地方。”

    段洛摸着下巴接了句:“应该是传说中的监狱长。没人见过的。”

    正说着,正前方高台上的大门忽然开了,偌大的六角大厅顿时一静。

    一军装的千道忍带着两名狱警从门内稳步走出来,黑色的半指皮手覆上手上,细长的正宗刀一如既往的执在手里,锋芒毕露。

    一现,就是镇压全场的强悍气势,这个监狱,除了King座米兰·Z,无人再可与之匹敌。

    千道忍冷峻的目光在底下静静一扫,左手手指轻轻一抬,瞬时间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中,还未等场上众人生起动,下一秒,头顶悬浮的数只大光球突然剧烈旋转起来,发出耀眼蓝光,穹庐拱顶立时成为一个360度的巨型3D球幕,零距离的华丽视觉冲击直接撞进眼球。

    巨大的圣十字剑和血色袖蟒图案。

    邱禾哇靠一声怪叫,小声咕哝了句:“什么玩意儿?”

    三维球形大屏幕上,色泽浓艳的血色袖蟒蛇形态真地扭动起来,张牙舞爪,在圣十字剑上缠出一个彪悍非常的“Z”形,蛇头绕着圣光明的剑柄一下张开血盆大口,然后一行花体字环绕整个拱顶映入眼帘。

    “Welcome to Sears' tower!All for my king!”段洛眯着眼睛念完屏幕上的字,抬起手揉了揉发酸的后颈,似笑非笑地勾勾唇,“谋味好浓哦。”

    “同感。”邱禾咬了下手指,撞撞肖斯诺的肩,“那蛇的形状真有意思!Z耶!你觉得会不会是咱们的King座?”

    肖斯诺抿着唇没说话,脸上拢了一重微蓝的荧光,面容冷淡而精致。十字剑和血蟒,以及那个Z……确实是个很值得推敲的问题。

    高台上,持枪的狱警们很快戴上了有夜视功能的护目镜,千道忍的影在晦暗的光线里变得有些模糊,开口的声音却依旧冷硬清晰:“开赛第一场,王战。”

    话音一落,球幕上画面一下变换,古罗马式的竞技场画面转到眼前,八道闭合的精铁大门环着球形拱顶绕了一圈,众人仰着脖子莫名其妙地扫了扫,骤然在某个方向发现了米兰·Z和卫斯的影,当下一众王党们就沸腾了。

    “……Z!Z!”野兽们开始疯狂咆哮,闹哄哄的场面瞬间失控。

    “安静!”千道忍一声冷喝,寒冽刀光一下从高处斩下,纵横十米高台,影瞬息间落地,刀尖一下挑在了某个带头闹事的犯人口,那人整个被凌空顶到了墙壁上。

    一刀毙命。

    “在这里,只需要一双眼睛!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声音全部格杀!纪律,希望从现在就有!”鬼斩一语喝下,瞬间压住了全场的呼喝,立马鸦雀无声的。

    千道忍俐落收刀,军靴蹬在地上,长刀在屏幕荧光下镀了一层冰蓝的冷光,仿如修罗出世:“所有话我只说一遍!这里,King就是绝对规则!用你们的眼睛观摩好一切!这里发生的,不是游戏,全是真实!没有侥幸!没有运气!强者杀人!弱者被杀!不管你们以前是谁,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是一样!新人!新血!死去和重伤的都会被埋掉,即使最后只有一个人活着,那也是胜利!除了生死,你们没有选择其他的权利!囚徒,是重生还是埋没,就让King来指引你们的前路。”

    ————更新————

    ****

    监狱长办公室。

    从朱袖色的复古拱窗看出去,海岸线折出金绿的色泽,天鹅绒窗帘拉开半边,晨曦透进落地窗,在黑色大理石上铺了层淡金,暗紫色调的书房,一如主人怪异的格,到处充溢了异教徒式的极端气息。

    茶几上一盘西洋棋,黑白的纯水晶棋子,在晨光里折着剔透的奢华。

    脚蹬尖头皮靴的俊丽男子斜靠沙发,微微翘了下长腿,端起旁边的黑咖啡浅浅品了一口,向对面的人含笑致意:“陆军长,看来这局又只能和了。”

    坐在对面的军装男人看了看棋局,不由一笑,伸手拨倒了自己的黑王,带着皮质手的双手十指交叉了下,又松开:“连和五局,林公子,你棋艺退步了。”

    “陆军长其实是在赞自己棋艺大涨吧?”林希淡淡挑了下眼梢。

    “哈哈。”男人大笑了两声,“怎么敢?”

    “何必妄自菲薄呢?”林希揉了揉眉心,微微勾唇,“看来这次的买卖不好做了呀。”

    “难得输上一局不伤大雅。买卖年年都做,每次那么顺利,难免会让人失掉兴趣。”中年男人笑笑,站起,整了整袖口,眯着眼睛朝落地窗外看了眼。

    “唉,话是这么说,不过代理人有代理人的难处,搞砸生意就等于丢了自己饭碗啊。”林希似笑非笑地翘了下嘴角,淡淡开口。

    “林公子的饭碗谁敢砸?亚洲的财源可都在你手里啊。”监狱长立在窗边,抽了支烟夹手里。

    “那是费斯廷格先生的时候了,现在我真是半毛钱的价值也没了。”林希叹息。

    “费斯廷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监狱长低低笑了声。

    “您觉得呢?”林希掀起嘴角,端着咖啡搅了搅银匙,“我已经离无业游民不远了。”

    “这就是你今天来的原因?”监狱长抽了口雪茄烟,回头看他一眼。

    “元老人物无功受禄,总是要被新任掌权人嫌弃的。”林希微微一笑,起,朝窗边的男人优雅地欠了下,“所以,这次的交易一定要仰仗陆军长了。”

    监狱长若有所思地弹了弹指尖的烟:“米兰·Z那个年轻人吗?”

    “米兰·泽拉·古斯卡特兰。”林希淡笑着接道,“绝对正统的皇室贵族。”

    “北欧的古斯卡特兰家族?”监狱长忽然笑起来。

    林希亦笑得意味深长:“陆军长总是这么博闻强识,一点不留让人发挥的余地。”

    监狱长吐了口烟,点点头:“心高气傲的皇室贵族。好吧,你回去告诉他,你作中间人的话,彼此的合作关系能一直愉快下去。”

    “那真是多谢了。”林希轻轻一掀嘴角,眼睫微抖的瞬间,掩下了一掠而逝的冷峭细光。

    “对了,关于肖斯诺,您一直没有给我准确答复。Boss很中意这个少年。”手指翻了下风衣领子,林希微微笑道。

    “你也很中意他?”监狱长眯了眯那双冷锐郁的眼睛,侧头笑了声,“抱歉,我虽然应你要求把他调进七营,但你知道的,上头还是很关心这个人的。”

    “我家那位Boss可不会管你们C国的内务。”林希说。

    监狱长笑道:“肖斯诺本并没什么背景,能说说你们中意的理由吗?”

    林希亦笑起来:“老板的心思要能摸透,也坐不住那个位子了。”

    “那么你呢?”监狱长问道。

    “纯粹乐趣。”林希淡淡挑了下眉,“就像陆军长,不为常人理解的信仰。”

    “哈哈。”面容刚毅冷硬的男人凝视了会窗外,开口道,“林公子,给你句实话,军部现在出了些变故,根源就在肖家的案子,所以说,肖斯诺的存在实在太碍眼了。”

    林希想了想,轻轻一勾唇:“原来如此。您的意思是,即使他不死在七营,也出不了黑岛是吗?”

    “是的。”监狱长随手摁灭了指尖的烟,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慢慢笑道,“虽然我很愿意多做一笔买卖,可是上头压着,你知道的,岛是直属军部的地方,当然,除了你们BLOODY投资给我的七营,那是只属于BLOODY和我个人的地盘。”

    林希沉默了下,然后朝男人笑笑,拎起茶几上的小羊皮手:“说起来,今天似乎是开赛第一场。王战的话,我也该去看看了。”

重要声明:小说《(监狱)重生之贵族囚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